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和宿敌奉子成婚后[娱乐圈] > 59.第 59 章
    小天使嚎~订阅权限不足, 请确认购买比例~  褚辰并未思考太久,便将颜岫抱到车上, 并拨通了电话:“我有个朋友,男的, 怀孕了, 现在发高烧人事不省,我现在去你医院。别多问, 我要开车, 麻烦保密。”

    龙天寅:“……!!!”

    到了地方,龙天寅已经亲自来迎,褚辰将颜岫抱上推车, 舅甥一起把人推进病房,龙天寅亲自检查之后立刻给颜岫挂了点滴, 道:“都烧到四十度了,怎么现在才送来?”

    “他不想让人知道……”褚辰皱着眉, 道:“你能不能帮忙查查, 确定是怀孕了吗?”

    龙天寅定了定神, 又看了两眼,把了脉, 凝重道:“确定是了。”

    “那孩子……正常吗?”

    “这个要做b超。”龙天寅轻轻把门拉上,道:“发烧是可能对胎儿造成影响的,你应该早点把人送来。”

    褚辰揉了揉额, 龙天寅又道:“你妈知道这事儿吗?”

    “还不知……”褚辰一顿, 否决:“他跟我没关系!”

    龙天寅一笑, “你们什么关系我暂时不管。不过怀胎不易,男人更是闻所未闻,他既然来找你,肯定是信任你的,你得担着责任,好好照顾着,等他醒来做个全身检查。”

    “这事……”

    “放心。”龙天寅拍他肩膀,道:“检查结果出来之前,我会保密。”

    男人产子龙天寅也是第一次见,孩子会不会出现畸形谁也不知道,如果胎儿不正常,则要另做考虑。如果孩子很健康,就得揪着他这外甥一一问清楚了。

    病房内开着暖气,非常温暖,颜岫昏了一夜,到了早上才渐渐醒来。褚辰靠在窗边的沙发上沉沉睡着,眼底一片青影,想是为他忙碌了很久。手背贴着的医用胶带告诉他昨夜挂过点滴。

    他扫视一圈儿,确定这里是医院,心里一时释然,一时又更加紧张。周围非常安静,如果不是vip病房,就肯定是褚辰舅舅的私人医院了。

    头还有点晕,但已经能够下床了,颜岫拉开门探脑袋,恰好跟迎面走来的男人对上,他戴着金丝眼镜,十分斯文,见到颜岫微微一笑,加快脚步:“醒了?饿了吧,我想褚辰昨天守了你一夜,这会儿应该睡得正沉,所以自作主张拿了吃得来。”

    颜岫微微佝偻身子拉开门,对方也未点破,道:“我是褚辰的舅舅,你在这里很安全,不用担心。”

    “卫生间洗漱用品都是新的,随便用。”

    颜岫道谢钻进去,咬着牙刷胡思乱想。褚辰的舅舅他从未见过,看脾气倒是很好,就是不知道褚辰是怎么跟他说的,这位舅舅除了知道他怀孕,还知道什么。

    他不好意思挺着肚子在外人面前晃,于是又拉开门偷偷看了一眼,龙天寅脑子后头不知道是不是长了眼睛,把饭菜放好后道:“我先走了,有事可以打发褚辰找我。”

    房门被关上,颜岫松了口气。

    他昨天只喝了碗粥,这会儿已经饿坏了,一口气把龙天寅端的食物全部吃光,突然发现被人盯着。

    褚辰保持躺在沙发上的姿势没动,“你把我那份也吃了。”

    颜岫:“嗝呃——”

    褚辰出去给自己弄了点吃的,之后回来带他去做检查,也是龙天寅一人操作的,颜岫躺在上面十分不安。他没有做过检查,但心里也有些担心生出来的宝贝会不会畸形之类。

    他扭脸,屏幕非常清晰的将腹中的小家伙照了出来,手脚都已齐全,蜷缩在里面,乖乖巧巧,已经能够看到清晰的眉眼。

    颜岫心脏怦怦直跳。等从上面下来,龙天寅露出了笑容,一脸欣慰:“宝宝很健康,看翻身也很有劲儿。”

    颜岫一颗心瞬间落定,脸上放出光来,“谢谢褚辰舅舅!”

    他让颜岫先回去休息,褚辰则被留了下来,美名其曰,谈谈家事。

    房门一关,龙天寅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褚辰眼皮狂跳,听他道:“给你妈打电话。”

    褚辰还在挣扎:“他从来没说过孩子是我的。”

    “不是你的种,他来找你干什么?你们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他能专门跑来给你这个死敌看笑话?!”龙天寅压低声音道:“孩子几个月了,你们那时候有没有发生过关系,别跟我说你没印象!”

    褚辰:“……”

    “说话!”

    他不会撒谎:“有……”

    孩子将近八个月,而他发现自己在鸿腾酒店醒来,床上一片狼藉,也是在七个多月前。

    从二舅的办公室被赶出去,褚辰浑浑噩噩的推开了病房门,颜岫这会儿心里彻底踏实了,正在举着手机写日记,抬眼见他进来,立刻露出了无比刺眼的笑容:“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褚辰面无表情的望着他,好一阵,像是下定了决心:“二舅刚才给我妈打了电话,她很快就会过来。”

    颜岫立刻坐直,默默望着他。

    “鸿腾酒店那天我有印象。”褚辰神色晦暗,“只是不想承认。”

    颜岫眯了眯眼,不客气道:“那你现在承认了?因为孩子不是畸形?”

    “跟那个没关系!”褚辰青着脸道:“你肚子里那个东西要是我的,我们之间这辈子都牵扯不清了!”

    颜岫平静道:“如果我可以找到可靠的医生,能够封锁消息,是不会麻烦你的。”

    褚辰听的邪火旺盛:“那你为什么不打掉?!”

    颜岫翘唇,眼中跳跃着火焰:“打掉?你以为我演苦情剧呢?别说我不打,就算真的打掉了,我也会把这坨肉送到你跟前让你清楚我受的罪以及你做的孽,你想提上裤子撇的一干二净,做梦呢?”

    褚辰有苦说不出:“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褚辰抿着唇,艰难道:“我不跟你确认,是不想在这件事上站立场。你既然这个时候来找我,就说明你想要他,我想尊重你的意愿……”

    “你怎么不说你怂呢?”颜岫嗤笑,无视他难看的脸色,道:“原本你的做法正合我意,我本就打算等孩子生下来,带着他离开,谁想到你这么没本事,找个医生还闹得全家都知道……你不用瞪我,如果不是走投无路,我不会给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机会,你根本不会知道有他存在。”

    褚辰磨牙:“你倒是厉害。”

    颜岫轻哼:“可惜形势比人强。”

    “装了几天的兔子,到底还是原形毕露了。”

    “这段时间每天跟你客客气气,我也装烦了。”

    “求助要有求助的样子。”

    “那你可就错了。”颜岫道:“现在是威胁,假如我上了新闻头条,你也跑不掉,如果不想一起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就别对我拿谱儿,咱们俩最好相安无事,直到孩子出生。”

    “相安无事?”褚辰更火大:“我家人已经知道,这不再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了!”

    “那也是你蠢!”颜岫理直气壮道:“谁让你承认了?”

    褚辰憋了半天,急道:“谁跟你一样谎话连篇!”

    颜岫回归本性,猛地从床上跳下来:“你说谁谎话连篇呢?!”

    褚辰被他笨拙却凶猛的样子惊的退一步,不愿跟孕夫计较。

    颜岫装乖了这许久憋坏了,放开之后咄咄逼人:“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

    颜岫出了一口恶气,重新爬回床上抓起手机,道:“既然都挑明了,我也就不跟你客气,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就会带走,此后你大可装作不认识。不过念在你帮助他出生的份儿上,以后要是落魄了,我会让他给你一口饭吃。”

    “要真能这样可真太好了。”褚辰又放了胆,道:“待会我妈过来,你告诉她孩子不是我的,或可如愿。”

    “呵。”

    褚辰眉头皱起,又舒展,道:“那看来你是极想跟我扯不清关系的。”

    颜岫心知褚辰在故意激怒自己,偏不上当:“扯不清就扯不清,反正我没你家有钱,这也算攀龙附凤了。”

    褚辰立刻像是抓住了他什么把柄:“你果然在打这种主意!你跟那些想爬我床的人有什么区别?!”

    “区别可大了。”颜岫从容一笑:“只有我成功了。”

    “……”

    褚辰被气坏了,沉默了一会,拉了凳子在他身边坐下,放缓心情和语气,道:“以成年人的身份来聊聊?”

    颜岫厚脸皮道:“对不住,我才三岁。”

    他什么话都说的出来,褚辰却不行,他踌躇很久,微微叹了口气,像是认命了。

    颜岫瞧得好笑:“要我咬死不承认你有责任也不是不行。”

    褚辰立刻再次重燃希望。

    “等我复出,你的资源分我一半,所有。”

    “你口气挺大。”

    颜岫但笑不语。褚辰望了他一会儿,道:“我希望你是真心的,虽然我不喜欢你,但也不想委屈你。”

    “好话全让你说了。”颜岫冷哼:“我又不是女人,孩子本身就是意外,不需要任何人心疼怜惜,你也不用假仁假义。”

    “不是假……”

    “行了。”颜岫道:“你就说答不答应?”

    褚辰的父母真的来的非常快,颜岫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对方就敲门进来了。他们在接受事实之后,并未追问这件事的合理性,龙天姿又心疼又高兴的围着他嘘长问短,并做下保证:“你放心,这件事阿姨给你做主,褚辰绝对得负全责!等孩子出来,就立刻去打证!”

    颜岫心里一咯噔,打证?结,结婚??

    是夜,傅煊在灯下苦读,屋顶突然倒挂下来一个人。看清了倒悬的脑袋是景琛之后,他压下心中惊异,没好气道:“怎么又是你?”

    他跟景琛并非是完全一派,至少在这个情景之中,还是有些相看两厌。

    景琛道:“陛下命我来取一物。”

    傅煊问:“何物?”

    景琛答:“你的脑袋。”

    空气冰凉,寂寂无声。傅煊神思急转,剔透的眼睛直视面前的冷酷的男人,如果说锦衣卫是今上豢养的一群虎狼,而面前的男人毫无疑问就是那带头撕咬啃食的兽首,他甚至有先斩后奏的权利。

    冷寂过后,景琛忽而一笑,他从屋顶下来,直接顺着桌面滑入屋内,轻巧的坐在上面,道:“逗你的。”

    傅煊冷着脸,强压心中愤怒,转身便去拔剑欲要砍了这畜生。

    但他一届文人,找了半天屋内也未曾找到刀剑来,景琛看的哈哈大笑,上前来哄:“傅大人莫气,我其实是来送东西的,陛下命你为私服钦差,去调查江东私盐一案。”

    “江东?”

    “正是。”景琛娓娓将案情告知,傅煊颦眉思索,烛火下的脸庞清隽出尘。一段戏完结,有女工作人员笑道:“看你俩对戏简直是享受。”

    樊文冀道:“我们很般配吗?”

    剧组笑闹成一团。

    影视城到处都带着生活的气息,但大部分东西都是道具,演员并不在此居住,拍完了一场夜戏,颜岫跟着剧组回到酒店,丁艺偷偷拿眼睛瞧他,颜岫见状一笑:“怎么了?”

    “感觉你跟辰哥不像已经结婚的夫夫。”

    颜岫心里咯噔了一下,笑道:“我们俩不习惯腻歪那套。”

    丁艺没有再说什么,把颜岫送回房间收拾了一下,便打了招呼回去休息了。

    颜岫皱着眉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算着明天不用起那么早,便先泡了个澡。

    丁艺出门,迎面撞上朝房间去的樊文冀,四目相对,他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想打招呼的樊文冀:“……?”

    丁艺回了房间,没忍住给褚辰发消息:“你都不跟嫂子开视频或者打电话的吗?哪有夫夫俩半个多月不见也不联系的啊?”

    褚辰其实也不懂,为什么颜岫出去这么久,只跟龙天姿开过一两次视频看宝宝,从来都不跟他短讯或者通话。

    他回复道:“发生什么了?”

    “樊文冀今天跟大家说他跟嫂子很般配哦,别怪我没提醒你。”

    丁艺十分不高兴,他的偶像就是褚辰,认了褚辰当大哥之后,那颜岫何止是他大嫂,他现在瞧着颜岫被人盯着,就好像自己老婆被人盯着一样,对褚辰感同身受的很。

    也因为丁艺的缘故,褚辰远在N公里外还对颜岫的行动了若指掌,知道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看剧本,很少外出,只有偶尔实在吃腻了盒饭才会跟人一起出去觅食,绝大多数都是跟樊文冀一起。

    “平时吃饭你不都跟着吗?”

    丁艺很郁闷:“我觉得嫂子人挺好的,去哪儿都带着我,这或许能说明他对樊文冀其实没那个意思吧。”

    褚辰心里好受了些。

    丁艺又叹息:“可要是真没意思,他怎么天天笑得那么甜呢?说实话,他跟你在一起都没这么笑过。”

    褚辰的心又抽起来。

    颜岫半眯着眼睛靠在浴池里昏昏欲睡时,忽然便听到手机视频铃声响起,他跨出水把手机拿起,发现是褚辰,于是捏着手机重新跨回了浴池,把手机放稳,拍着水问:“怎么啦?”

    褚辰拿着手机下楼,在楼梯中段停了下来。屏幕里面可以看到颜岫的半边脸到锁骨的部分,雾气氤氲着,水珠儿在白里透红的面颊滚动,还能听到清晰的水声。

    “你在洗澡?”

    “累坏了,泡个澡缓缓。”颜岫把头发尽数朝上呼噜,扭脸看过来,睫毛湿漉漉黑漆漆像被油浸透过,乌黑的头发沾着水紧贴着耳朵和脖子,衬着皮肤更加雪白:“怎么突然找我?”

    褚辰眼睛有些不知道朝哪儿看,他把摄像机对着自己下半张脸,继续下楼,一边在颜岫看不到的地方望着屏幕里的人,道:“我带你看宝宝。”

    颜岫的眼睛立刻亮了:“宝宝还没睡吗?”

    这会儿也已经十一点多了,颜岫本身想瞧瞧他,也没好意思跟有早睡习惯的龙天姿开视频。

    “我听着闹人呢。”

    隔着手机,颜岫听不清楚这边儿的声音,他急忙道:“我披个衣服。”

    他豁的站起,‘哗啦’一声轻响,一条长腿跨出了屏幕,等到颜岫的脸再次在屏幕之中出现,锁骨已经被围紧的浴袍遮住,褚辰把手机对着睁着圆眼睛的宝宝,道:“刚刚哭了一次,把妈吵醒了。”

    “辛苦妈了。”颜岫弯着唇,对着红着鼻头和眼睛的宝宝挥手:“看到我了吗?宝宝?瑞瑞?有没有想爸爸呀?”

    宝宝的小手拍上屏幕,张嘴发出嫩嫩的声音,像是在跟颜岫打招呼,颜岫想的心里发紧,眼圈微红:“我也好想宝宝啊。”

    褚辰坐在小床前,觉得颜岫应该也想自己,于是把脸探入了屏幕一丢丢:“你吃晚饭了吗?”

    颜岫不满他的大脸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屏幕,但褚辰愿意给他看宝宝还是十分感激的,于是道:“回来的路上有卖糍粑的,文冀给我买了两个,还有一杯玉米粥。”

    褚辰皱眉,道:“你跟他最近走的很近?”

    颜岫把手点在屏幕上宝宝的小手上,像是能隔着屏幕碰到他一样,唇角弯起,满心柔软道:“一直都很近啊,我们以前不是同宿舍的么?”

    褚辰脸色阴郁,道:“你不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颜岫说:“哎呀,你、你摄像头歪了,我看不到宝宝了。”

    宝宝也配合的指着屏幕看褚辰:“哦!”

    褚辰重新把手机对着他的小脸,颜岫满心欢喜,道:“宝宝是不是又变样了?”

    “没变。”

    “你天天跟他在一起当然感觉不到了。”颜岫瞅着宝宝说:“我觉得他是不是瘦了……想我想的吧?”

    “他现在比以前还能吃。”

    颜岫不满的哼唧:“我瞧着就是瘦了。”

    宝宝抬起双手双脚附和:“啊!”

    颜岫抿唇笑,“宝宝真可爱,什么时候能再抱抱你呀?”

    小家伙跟颜岫哎哎呀呀的聊了一会儿就睡了,他是个乖的,平时很少闹。褚辰轻轻把小被子给他盖好,最后给颜岫看了一眼,走出门道:“他睡了。”

    颜岫有些失落,他把枕头抱在怀里当成宝宝抱,闷闷道:“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