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要碰我龙爪子! > 64.第六十四章
    花灯街, 不,现在应该说是东街了。

    卯时三刻(早上5点45), 昨夜摩肩接踵、热闹非凡的街面已经变得冷冷清清,一眼望去, 空荡得唯有风和落叶的回应。

    阿青遗憾地看着紧闭的一间间店铺, 脑袋没忍住耷拉了下来。

    白银也没曾想会是这样一幅场景。

    别说卖花灯的了,就是连个开着的店面都没有。

    “媳妇啊, 那个, 没花灯卖……”

    “……嗯,”小青龙小声抱怨,“昨夜就说去买, 你不肯去,你要等那些修真者。现在好啦, 没有花灯了。”

    白银冷汗连连,“这不是……我还以为能同他们大杀一场, 结果谁知道……”

    谁知道那些修真者跟他想的全然不同。

    非但不敢来他面前使上几招, 而且最后还一个个对他又敬又畏, 哗啦啦还跑完了。

    “你不要解释了,我不想听!”阿青鼓着脸, 双手捂住耳朵,转身就走。

    “哎……媳妇儿,等等我!”

    白银赶紧追上。

    一边追一边放出神识, 神识荡去隔壁街, 发现只一家包子铺开着。

    便赶紧讨好道:“我带你去吃包子好不好?”

    “包子?”阿青歪头, 复又摇头,“不吃。我要去找买花灯的!”

    白银头都大了。

    “吃的不比花灯好?”他试图诱惑某只小吃龙。(小·吃货·青龙=小吃龙)

    然而小吃龙并不给面子,“我已经辟谷了,不吃包子了。”

    “那……”

    “算了,还是去吃包子吧。”阿青叹了口气,又问:“包子铺在哪条街呢?”

    白银指了指右边,笑,“这边这边。”

    “嗯,走吧!”阿青想,我可真是懂事,看出他想讨好我,顾着我家大白龙的面子,唉。

    本小龙可真是善解人意。

    白银可不知道那么多,只一心想着:希望那家的包子能好吃点吧。

    ……

    阿青捧着白嫩嫩的包子,嗷呜一口咬下去。

    “味道如何?”白银盯着他。

    阿青抬眸,哭丧着脸,“叔,善解人意太难了。”

    “啊?”

    阿青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看白银又看看手里的包子,控诉道:“不好吃!”

    事实证明,修真的无论是龙还是人,一旦辟谷,都是靠天地灵气还维持自身机能。要他们吃肉包子这等俗杂物,实话有种食之无味的感觉。

    白银无奈,拿过他的包子,“那就不吃了。”

    “好……那这个包子怎么办?”买了三个呢。

    阿青转了转眸,突然瞥见倒在街边穿着破烂的乞丐,“我们把包子给他吧!”

    白银弯唇,“好。”

    白银带着阿青走近,结果刚走出几步,白银便皱了眉,回头对阿青道:“媳妇……”

    “嗯?怎么了?”

    “他死了。”那在破烂干草席下压着的,是一具尸体。

    大概是刚没了气的,还有一丝活人的生气弥留。

    “……”阿青沉默。

    白银:今日是怎么了,为什么感觉从早上开始就诸事不顺?!

    阿青瘪了瘪嘴,“那我们把包子带回去吧。”

    “别难过。”

    阿青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白银大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回去吧。”

    “好。”

    阿青从他手里接过包子,塞进白银胸前的衣兜里。他弯了弯眸,突然想到什么,左边塞了一个,右边塞了一个。

    “……”

    白银:“我能问问你是想干什么吗媳妇?”

    阿青一脸无辜地抬起头,“装包子呀?”

    “你一定是在惩罚我……”白银捏了捏他的脸,真是……滑又软。

    “叔在说什么,我没有我不是!”

    白银哭笑不得,低头在那脸蛋上轻咬一口,引来小青龙一声惊呼。

    “好好拿出来嗯?别人看见会笑的。”

    阿青吐吐舌,“喔!”

    将包子重新兜在怀里,两人这才准备走。

    结果,意想不到的事又发生了。

    “叔,他动了!!”

    阿青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却发现那躺在草席里的乞丐突然动了,顿时诧异出声。

    白银闻言更惊。

    回头一看,那乞丐果真又活了,不仅活了,还站了起来!

    怎么回事?

    刚才分明是死了的。

    他的判断不可能出错!

    白银蹙着眉,阿青却想不到那么多,他只想着——不爱吃的包子可以送出去了!

    于是抱着包子就朝那乞丐跑了过去。

    ……

    那乞丐看起来还是个孩子,约莫才到阿青的胸口,灰扑扑的脸,破破烂烂的衣衫上还挂着几大块深红血印,嘴角处也有干涸的血迹,看起来很是骇人。

    最惊讶的莫过于那个乞丐。

    突然看见站在面前譬如仙人的小哥哥,小乞丐一愣,颇有些局促地后退了几步。

    阿青拿出还热腾的包子,递到他面前,“给你。”

    小乞丐一看,只觉得肚子更饿了。

    他怯生生地接了过来,又小心翼翼地打量着阿青的面容。

    也许是发现阿青真的是个好心人,也是真的要把包子给他,于是埋头就开始啃起来。

    阿青笑着望着小乞丐狼吞虎咽。

    白银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小乞丐,便问他:“昨夜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乞丐蓦地抬起头来,见白银盯着他破衣衫上的血印,嘿嘿笑了一下,“昨夜啊……我听见好多大人在说龙在咱们洛城出现了,我就来看看……不过我赶到的时候天都快白啦!刚想去看看,谁知道惹了一位大人,就被大人一巴掌给扇飞了。”

    小乞丐似乎也很奇怪,“那一下扇得我以为自己差点没命了,就这么昏了过去,结果谁曾想,活下来了还……”

    “对了!多谢两位大人赏的包子,嘿嘿。”

    小乞丐笑起来很讨喜,也不知道为什么流落至此。白银本没有什么想法,但听了小乞丐说的话,心里的疑惑却越发大起来。

    依照小乞丐所言,他应该是被生性暴戾的某个魔修打了一巴掌。魔修的一巴掌凡人怎么可能挨得住。再看小乞丐身上大片的血,也知道事实并非如他所说的那样简单。

    但……

    问题出在哪里呢?

    白银弯起食指抵着唇,却想不出关键在何处。

    难道是这个孩子本来就有大机缘?

    “你叫什么名字?”

    小乞丐挠了挠头,“我叫小狗子。嘿嘿,大人别介意,我是乞儿,没有名字的。”

    白银敏锐地注意到他右手竟有六个指头。

    六指吗……

    一千年后,也的确有个六指高人,只是那确实真正不入世的大能了。

    眼前这个孩子?

    白银不敢断定,只说,“你可愿意随我一道回去?”

    阿青和小狗子都瞪大了眼。

    ……最后,小狗子便被带回去了。

    洗洗干净,穿上干净的衣衫,小孩子还是很可爱的。

    小少年天生笑唇,眼睛也很漂亮。

    阿青倒是挺喜欢这个孩子的。

    不过白银却没有多留他,只转手就送给了隋风。

    隋风:???

    “师父,这是……?”隋风抱着剑,看着白银身后怯生生的孩子。

    白银将小少年推到他面前,“交给你了。我亲戚家的孩子,你务必将他教好。”

    “……啊,哦。”隋风看了一眼孩子。

    嗯,是个人。

    ……所以,师父你不是龙吗?为什么你亲戚家的孩子是个人?

    隋风默了默,“师父是说,要我收他为徒?”

    白银一怔。

    其实他只是想找个人照顾这个孩子,顺便看看这孩子身上的‘不死之谜’到底是什么。然后挑挑选选,几个徒弟中,好像就隋风孤家寡人的比较闲。

    所以……

    “你可以先看看,若是觉得可以培养那收为徒弟也无妨。”

    隋风点头,“好。”

    小狗子眼睛瞪得大大的,甚至理不清这到底什么情况。

    他揪着阿青的衣角,小声地问:“阿青哥哥,白叔叔是什么意思?”

    阿青同样小声地与他交头接耳,“是要你跟着那个大哥哥去修炼,变成修道的人!”

    小狗子一脸不信,“可是,可是我只是个乞……”

    “嘘!”阿青赶紧打断,“你以后要记住,你不是!”

    小狗子眨了眨眼,“我不是?”不是乞儿了吗?

    阿青对他弯着眼笑,捏了捏他的小脸蛋,“以后就跟着隋风大哥哥,他会照顾你的!”

    隋风听到这,不得不站出来说一句,“阿青,其实我……不太会照顾人。”

    他独身惯了。

    突然给他这么一个孩子,真是……

    阿青笑着摆手,“没关系,小狗子会很乖的!对叭?”

    小狗子重重点头,“嗯!”

    “嘿嘿嘿。”

    “嘿嘿嘿。”两个凑做一堆,也不知道在喜笑颜开什么。

    隋风无可奈何,只得收下那个孩子。

    在此间,白银又将今日所见的‘不死’之事传音告诉了隋风。

    “你知道这世间有什么法子能起死回生吗?”

    隋风摇了摇头,蹙着眉陷入沉思。

    “罢了,孩子交给你了,慢慢再看吧。”

    ……

    回到神龙堂后,白银就带着阿青去了别庄。

    阎和当初将救回来的龙全部都安置在了这庄子里,也没去查这些龙的来历……就是想查,恐怕也很难。

    这才出了这次的事。

    索性罪魁祸首已经被抓到了。

    地牢——

    “阿乌,你倒是好大的胆子。”说这话的是小结巴,周围,阎和、十七、年舒明以及隋风也都在。

    说来也好笑。

    阿乌原本觉得十拿九稳,可入了夜心里还是惴惴不安,便从自己的屋子跑了出来,想去看看猎手小队的人是否已经成功。

    他们约好了在别庄门口接头。

    可谁知道他刚出去,却遇到了正要去散步的小结巴与年舒明夫夫俩。

    小结巴化了人形,阿乌未必认得。

    可阿乌没化形,却是被小结巴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黑衣青年大步朝小灰龙走过去,一把将小龙抓了起来,几乎没有给他反应的任何机会。

    阿乌还为此怔了好久。

    神龙堂的人怎么会认识他?

    直到他被关进了地牢。

    再待阎和十七将那两个人修抓了回来。

    这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便昭然若揭了。

    当下,再看阿乌,已经浑身是伤的躺在地牢里了。

    不过却没人给它任何同情。

    “我没想到时隔三百年,你还能蹦跶?”白银是最吃惊的,当年族长叔将它与二长老一行放逐出族地,谁又能想到阿乌过了这么多年还能盯上阿青?

    阿青没有说话,只是半靠着大白龙,默默地看着奄奄一息的阿乌。

    阿乌呲着牙,“这一次是我失策,没想到这样都弄不死你!”

    他低估了大白龙的实力,也高估了这些猎手小队的实力!

    阎和听了这话冷笑。

    在这里最觉可笑的就是他了。

    他把这龙救回来,这龙却暗地里差点害了他师父师爹。

    现下还在这疯魔似的叫嚣。

    阎和骨子里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他是神龙堂的堂主,血腥?他可不怕见。

    提着刑架上的鞭子,往酒里一裹,啪啪地便朝阿乌甩了过去。

    “啊!”

    惨叫接二连三的响起。

    “阿青,你怎么不去死啊!!”

    每打他一下,他还疯得更加得意,“你最好杀了我,否则终有一天,终有一天我会弄死你的!”

    白银眼一眯,直接抢过阎和手里的鞭子,手腕一震,灵气上涌,恶狠狠地一鞭下去,恐怕立即就会要了阿乌的命!

    “啪!”白银似乎想到什么,那一鞭最终只是落在了地上。

    他低头看怀里的少年。

    果然,少年惨白着脸,目不转睛地看着。

    白银的心一下就软了。

    阿青没有求情,可就让他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吗?

    白银舍不得。

    他阖上眼,将鞭子丢还给阎和,“交给你们了,直接弄死就好。我先带阿青出去。”

    阎和点头。

    “走吧,嗯?”他低头,问阿青。

    阿青抿唇,“嗯。”

    白银把人就这么带出去了。

    至于阿乌,最后的结局,无非也就是一个死字罢了。

    ……

    本该如此的。

    但翌日,阎和却又把白银叫了出去。

    他说,“师父,那只龙又醒了,不,该说是……又活了。”

    白银嘴角一下子就压了下去,冷声道:“什么意思?”

    他心中竟有些不安起来。

    为什么?

    区区一只阿乌,怎么会让他不安?

    “我确定那日已经将它弄死。可昨日属下去收敛尸体时发现它还有气。可昨日我分明是见它断气后才离开的……”

    阎和语无伦次的说着,看似奇怪的话,却在白银心中深深地烙下一个重印。

    死而复生?

    阎和不会拿这事骗他。

    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心头的不安定,又是为何而来!

    白银握紧了拳,“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