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恩雅老太婆嘶哑的尖叫, 杜王町的地面开始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这是地震吗?!”年轻的乔瑟夫喊道。

    “不、不是地震——是——”

    眼前的场景发生了变化, 从杜王町的街道变成了铺天盖地的夜空,我不知道自己脚底下现在踩的到底是什么,甚至低头都能在脚边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以及无穷无尽的星辰。

    “这地方到底是?”我抬起头来,看到了站在前方的……

    哇靠,迪奥这个捞批能不能穿的正常点,怎么还是这一身开裆裤配死库水啊?而且这脑袋上的星条是怎么回事?你这审美到底是什么鬼啊。

    我还没从(被迪奥那越发病态的审美打击导致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那个和乔纳森先生一起回来的骑着马的年轻人就连人带马一起冲了出去, 对迪奥进行了攻击——

    等一下,不要头铁,我们还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能力——

    骑马年轻人的攻击并没有奏效, 乔鲁诺是第二个攻出去的“黄金体验镇魂曲!”他喊道, 并且挥出一拳和迪奥直接对拳——哇,为什么你打你老爹这么积极。

    乔鲁诺的攻击同样没有奏效,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承太郎一步向前,一拳揍烂了迪奥的头。

    ……所以到最后还是要靠承太郎吗?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对迪奥宝具啊。

    迪奥把手放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被承太郎打出的伤口就消失了。

    ……我觉得他的能力肯定不是治疗系这么简单。

    “哼哼哼,乔斯达的族人们,虽然你们屡屡挡在我迪奥称霸的道路上,但是你们最终还是要成为我迪奥的踏脚石, 成为我征服世界的道具!”迪奥高举起了双手, 进行了异常中二的发言。

    啊, 这种标准的jump反派发言……

    “【真实】的【覆写】吗?”承太郎喃喃自语。

    “有意思,承太郎——”迪奥指着承太郎说道,“你的白金之星,似乎和我的世界是同一类型的替身呢。”

    ……啊,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我怎么觉得这家伙好像说出了什么特别不得了的禁句呢。

    随着“脊髓”的召唤,原本属于乔斯达家后人的神圣遗体纷纷聚拢,落在了迪奥的身上。

    “嗯?”他突然垂下头,看着承太郎,“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

    为什么只有承太郎所持有的那一份神圣遗体没有听从召唤,反而留在了承太郎这里?难道是传说中的……

    主角光环?!

    呵呵,我开玩笑的。

    承太郎所有的那份神圣遗体散发出金色光芒把所有人罩在了里面,等到这光芒散去的时候,我发现我们又身处在了罗马竞技场之中。

    而这里,早就有人在等着了。

    ……我说你们这群金发都什么毛病,为什么总喜欢在自己的头发上挂点甜甜圈?

    来者做了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法尼-瓦伦泰。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骑马的年轻人……我记得他好像是叫乔尼——乔尼直接骑着马冲了出去,“是你这个混蛋啊!”

    “乔尼-乔斯达,你给我退到一边去,虽然我们之间有恩怨,但是我现在不是来找你的!”瓦伦泰这样说道,并且把目光落在了承太郎的身上,“承太郎,我是来找你的。在此之前,先让我试试看你的力量吧。”

    哦吼?

    看样子是要打啊。

    我把手放在下巴上,“乔鲁诺,看上去他们是打算在这里动手。”

    “嗯?有什么事吗?”他问我。

    “趁着承太郎和那个什么瓦伦泰动手,你先把你那边的事情给我过一遍吧。”我对他说,“毕竟特莉休没来得及和我讲。”

    “好。”他点了点头。

    “……不打算隐瞒我了?”

    “我会适当隐瞒一些的。”他笑眯眯的回答我。

    “嘁。”

    这个小恶魔。

    趁着承太郎和瓦伦泰对战,乔鲁诺简单的和我描述了一下他们遇到的战斗,并且……

    “靠!垃圾迪亚波罗,居然敢欺负我们家波鲁那雷夫?!”我气的锤了一下旁边的墙壁,“弄死他!”

    “……花子,冷静。”乔鲁诺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想吐槽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表情。

    那边的承太郎终于完事了,瓦伦泰开始叙述他的经历,“我的能力是穿梭在各个不同的平行空间——”

    “我靠,果然是你搞出来的事情啊!”我喊道。

    “……嗯,是的,这是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的。”他尴尬了一瞬,回答,“我原本是为了我的国家才这么做的,但是现在别说国家了,世界都快被那家伙给毁掉了,所以我假装受他指使,穿梭在不同的世界,希望能寻找到可以干掉那个家伙的替身使者——我把这个希望压在了承太郎的身上。”

    “不要相信他!这家伙不是好人!”乔尼喊道。

    “哼,你这么说我也无可厚非,但是……”瓦伦泰昂起头,“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国家,吾心吾行澄如明镜,所作所为皆属正义!”

    好、好中二。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到底是为什么要把宝押在承太郎的身上,就因为白金之星和世界是同类型的替身?

    嗯,仔细想想,好像……是那么一回事啊。

    世界,快跑,那个白金之星又来抄作业了。

    “不同世界的同一样东西碰在一起会相互湮灭,这件事,那家伙还不知道。”瓦伦泰这样说道,“这个世界他的尸体还在吗?”

    “已经被我拖出去晒太阳了。”承太郎回答。

    “那就没办法了。”瓦伦泰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不是还有个迪奥吗,把他的脑袋砍下来丢过去行不行?”我问。

    “……花子小姐,你是什么品种的魔鬼吗。”乔瑟夫吐槽我。

    “呸,难道你要把乔纳森先生丢过去吗!”我瞪他。

    “……如、如果这样做可以阻止迪奥的话,我——”乔纳森一脸决绝的回答。

    “不、我没这个打算,求求你不要说了。我良心痛。”我捂住了胸口。

    我果然是拿乔纳森这种类型没办法。

    “什么你居然有良心这种东西吗!”乔瑟夫捧脸。

    闭嘴,你这个老——不对——小东西。

    虽然瓦伦泰告诉了我们很多东西,但是我依旧无法信任他,所以,直到他说要继续去其他世界寻找办法离开之前,我都没有说话。

    直到他完全消失之后,我才伸手拉了拉承太郎的袖子,“有。”

    “什么?”他侧过头来卡看着我。

    “这个基本世界的迪奥还有东西遗留下来。”

    “?”

    “他的镯子。”我抬起头来看着承太郎。

    “但是已经过去很久了,也许这东西早就已经被别人捡走了吧。”他说道。

    “我有办法。”我深呼吸一口气,对他说道,“我能拿到。”

    虫洞原理。

    红桃皇后理论上可以无所不能,只要我能“理解”,但是即使这样的红桃皇后,在“理解”的基础上发动的能力,也要看是否遵循这个世界的规则,理论度越高,实现也就越是困难,就比如说“虫洞”。

    穿越时间、穿越空间——

    我只有这一次机会,也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如何,但是我要试一试。

    为了美好的he啊。

    我伸出手去,探进了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个小小的,扭曲了时空的黑洞——我甚至能从这边看到埃及的沙漠,以及……

    安安静静躺在原地等待的镯子。

    我的手握住了那对镯子,把它们从黑洞里拿了出来。

    “我就知道我能——”

    伴随着徐伦的喊声,我的眼前“倏”得一黑。

    啊,玩过头了——

    我会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