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喜欢我就吱一声 > 74.小红椒X大师兄
    晋江文学城阅读正版, 72小时后解锁~  闪亮的白光略过陆衍之的眼,往小痣上渡了层光,男人的表情震惊又僵硬, 瞳仁里印照着抿着嘴笑的梁凉。

    小家伙自以为解除了困境,还有点得意:“您别担心了。”

    “……”

    “我开手电筒啦。”梁凉挪了挪身子, 好心地把光打的更靠近陆衍之那边,解释:“这样就不黑了。”

    陆衍之:“……”

    梁凉还没走一步,就被身后的人拖住了。

    陆衍之紧紧拉着梁凉的胳膊, 蔫头巴脑的摇了摇头:“不行, 还怕。”

    梁凉没办法了, 只能拉着陆衍之的衣服角, 领着他往外走。

    陆衍之的心情很好, 衣服袖口被小家伙拽着, 幅度偶尔打了还能感受到她手背轻飘飘地往过滑。

    梁凉就这么肩负着重担把陆衍之领到了地铁站。

    小家伙松开手,垂头看着陆衍之的袖口上的两道凹痕, 是自己刚刚抓过的痕迹,在衣服上显得有点丑。

    想了想, 她又伸过去,轻轻拍了两下, 把皱痕抚平。

    陆衍之嘴角往上扬,仔仔细细地盯着小家伙的动作, 拉起他衣袖, 还那么认真的摸两下, 她舍不得我。

    地铁站里陆陆续续地开始往外走人, 陆衍之低下头,往她边上蹭:“刚刚是不是想对我说什么?”

    “啊?”梁凉什么也没想说啊。

    陆衍之轻笑一声,又想到活动室里小家伙害羞的样子,催促:“就活动室那会儿。”

    “啊——”梁凉想起来了,眨巴两下眼:“我是想说,您好像记错台词了。”

    陆衍之:“?”

    小家伙抓了两下衣边:“就是,原文应该是Juliet is the sun。”

    陆衍之:“……”行吧。

    陆衍之刚上地铁,梁凉总算有了时间给周行宇发消息,解释她今天迟到了,非常抱歉没有去看排练。

    半个多小时后,周行宇好像才把事情忙完,很温和地回复她:【没事,公演的时候看也一样。】

    ***

    周行宇的演出在两周以后。

    他参加的是个关注大学生校园心理健康的心理剧,原本是院里推校里再推全国的话剧活动,可今年换了个院领导,新的院领导的希望让心理剧看起来有排面有人气,心理剧正式演出的上午,周行宇突然改了通知,从自愿前往到强制要求,并且会把没有到场的人名单记下来上交给院领导。

    周行宇刚通知完,群里就一片怨声载道。

    【曹锦云:什么啊?都大三了还玩这套啊?】

    【陈晨:哇,那我可真是好好期待呢/咧嘴笑】

    【王亮:能不去吗?天还这么冷,不想出被窝啊。】

    【李新星:有毒。】

    【周行宇:幸苦大家了,新领导上台,突然要求大家到场也很不容易,请大家配合一下。如果有特殊情况给辅导员请假,对不起大家了。】

    梁凉刚从图书馆回来,就听到床上的聂百倩暴躁地骂了一声,虽然说是在自言自语,却着实把刚进门的梁凉惊了一下。

    小家伙抬起头看着把手机扔到一边的聂百倩,没敢说话。

    “喂。”倒是聂百倩先开的口,声音有点冷漠,淡淡地问她:“晚上你去看吗?”

    “嗯。”小家伙点了点群上的通知,很认真:“听说不去会被记大过的。”

    聂百倩:“…….”

    聂百倩其实还挺喜欢梁凉的,但不是那种喜欢。

    聂百倩喜欢梁凉的长相,还有做事认真的性格,但她有时候又受不了她。都大三了,胆子还跟个初中生似的,什么出格的事情都不敢做,无论是演讲还是排练都去的最早,做的最认真,这不是浪费时间吗。

    况且这个心理剧,还有周行宇参加,一想到这里她就烦的要命。

    梁凉眨眨眼:“你不去吗?”

    聂百倩又看了一眼梁凉的脸,心里跳一下,挪开头,把课本放到腿上,“嗯”了一声,淡淡道:“不想去。”

    ***

    晚上的心理剧演出,座位是按学号挨个坐的,梁凉的下一位就是聂百倩,一开始梁凉还挺为聂百倩担心的,这一望过去都不用点名就能知道谁没到。

    上一秒,小家伙才给聂百倩发出去消息,通风报信。

    下一秒,堪比曹操的聂百倩就闪现在她眼前,顶一张“谁他妈想搭理你”的表情坐到了梁凉旁边,没说话,直接从书包里掏了本《结构力学》翻了起来。

    梁凉惊讶:“你来啦。”

    聂百倩眼都不眨一下认真看书:“嗯。”

    离演出开始还有段时间,灯光还没调好,就台上开了盏小灯,梁凉没有带书,就干巴巴地刷手机玩。

    突然,手机上方弹出条消息。

    【周行宇:要不要来后台?】

    梁凉抬起头往四周望了望,最右侧的偏门亮着光,周行宇一身病号服站在门边朝她招了招手,他又低头拿着手机打字。

    手机又颤抖一下。

    【周行宇:我过去吧。】

    说着,周行宇真的往过走了。

    周行宇的身板是属于挺消瘦的那种,正合适穿上这样的病号服,简直就跟量身定做的一样。

    梁凉很衷心地夸奖他:“班长,这个病号服真适合你。”

    一边的聂百倩没由来,笑了一声。

    梁凉的小脑袋被这一声笑一下打蒙了,她分不清是冷笑还是真的觉得这句话搞笑,何况她是真的觉得周行宇这么穿也挺好看的。

    小家伙很努力地想解释:“我不是说你看起来像病人,就是,挺合适的。”

    “我知道。”周行宇压根没看聂百倩,只是看着梁凉,面上还挂着温和的笑,似乎压根没把事情放心上:“一会一起吃饭?“

    梁凉受宠若惊,她刚应,聂百倩就又笑一声。

    这次梁凉听出来了,是冷笑。

    周行宇又没搭理聂百倩,就对着梁凉“嗯”了一声,看了眼朝他招手的工作人员,又回了后台。

    梁凉用余光紧张地瞥了瞥一旁看似认真看书的聂百倩。

    她越来越好奇聂百倩和周行宇发生什么了,聂百倩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周行宇把她追到手玩了一玩又随手一抛,而可怜的聂百倩惨遭情人抛弃终究暴怒,于是成就了现在两个人即使不说话都能给她种上战场剑拔弩张,一开口必定得倒一个的错觉。

    但周行宇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吧。

    小家伙想了想,又看了眼聂百倩,才开口:“那个。”

    梁凉的小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紧张极了:“你和周行宇…”

    还没说完,聂百倩心里就有口气往起憋了,恶狠狠地瞪一眼梁凉,开口就骂:“你你你什么你,你烦不烦?”

    梁凉脑子瞬间死机:“什么?”

    “什么什么啊?现在才开始八卦来八卦去有意思吗?啊?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抱上周行宇大腿了?”

    “没有...”

    梁凉眼睛一点点睁大,轻轻地反驳。

    她没想八卦,只是看着聂百倩总是不开心,想关心一下,也想跟她说周行宇人还挺好的,不用那么凶巴巴的,还想跟她说她压根没想过抱周行宇大腿,更想跟她说自己也不想那么烦的。

    她废了半天劲,等聂百倩拿起书包都跟人换了座,也没能把这些说出口。

    话就噎在喉咙之里,像是被什么东西牢牢堵住,连点风都不透,让她不会说,也说不下去。

    小家伙把肩上的书包带往上提了提,刚想着回复陆衍之的消息,右上角的视线就多出了份花花绿绿的传单。

    梁凉抬起头,看清了传单小哥的脸。

    传单小哥的脸挺黑,皮肤上的冻红又一清二楚,梁凉瞬间就想到了黑炭火上的红丝,外表坚强内心寒冷。

    梁凉一秒就想到了大一寒假前自己为了挣生活费在大马路上发传单的时候,手都冻僵了也没有人愿意拿她的传单。

    而且主动走上去把传单递给路人是需要好大勇气的,被拒绝了心理又回好不舒服。

    小家伙抿了抿唇,愈发觉得面前的小哥可怜的很,原本没空出来的手也努力往旁边挪了挪,想让他把传单放在自己手机上。

    传单小哥心领神会,吧叽一下往她手里塞了五张传单,迅速抽回手,连带着带掉了梁凉握在手里的手机。

    “……”

    传单小哥和梁凉对视三秒种,迅速挪了地方,只留下苦巴巴的梁凉在风中独自凌乱。

    梁凉说不出话了。

    小倒霉蹲在地上,默默捡起手机,打量一圈,这次屏幕倒是一点摔坏的痕迹都没有。

    不幸中的万幸,梁凉觉得今天自己做了好事还挺有效,小家伙一边起身一边摁着开机键,想要把刚刚陆衍之的那条消息回复完。

    五秒以后,屏幕呈现缓慢的彩色。

    又摁了两下,屏幕彻底黑了,连一点光亮都不剩了,从简单的彩盲机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死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