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什么?查不出背景?”男人皱着眉头, 眼里闪着怒火, 他捏紧了拳头,拍了下桌子,在桌子上留下深深的一个巴掌印, “到底是查不出?还是没认真去查?”

    黑衣人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桌子上那个巴掌印一眼,吓得打了个寒颤,这张楠木桌木质结实,他都能在上面打下一个掌印, 这要是打在他的头上, 他的脑袋还不跟豆腐一样,被打烂了。

    “主、主人,那徐一清确实查不出什么来, 他就好像跟孙悟空一样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我们查了,他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是在陈老大出手的时候, 那一次他就救了东方不败,从那之后,他就一直和东方不败在一起了。”

    “那这之前的呢?”男人拂起衣袖,正色问道:“这人总有爹妈,总有兄弟朋友,他既然有名有姓,没道理查不出之前的?”

    “这、这之前的事, 我们确实是查不出来。”黑衣人说完这句话, 就连忙低下头, 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难以启齿,连忙闭上眼睛,等着那一掌下来。

    但男人却没有出手,而是拧着眉头站起身来。

    他可以肯定他的手下没有人敢对他说谎,那么这个徐一清既然查不到之前的来历,说不定还真是跟孙悟空似的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什么?”黑衣人以为自己听错了,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看着男人。

    男人眼神如刀一般斜着看了他一眼,那黑衣人立即又低下头。

    跟孙悟空一样从石头缝里蹦出来,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是哪个隐士门派的高徒,那就很有可能了。

    大明朝域内高手众多、门派林立,不知有多少隐士门派,这些门派素日都是鲜为人知,但是他们的门徒一下山,每一次都会让世人震惊不已。

    难道那徐一清真是那种人?

    男人微微眯了眯眼睛,神色中若有所思,“查下他们到了哪里,我要亲自去会会徐一清。”

    黑衣人猛地抬起头来,首领要亲自去见徐一清?他心里一凛,应了一声:“是!”

    山城。

    已经快近了京城了,顶多再赶两三天的路,就能到达京城,徐一清和东方不败赶了十几天路,今日进城也比较晚,索性就在城里寻了一家悦来客栈住下。

    “要两间房。”东方不败对掌柜的说道。

    “好咧,两间房,天字一号房、天字二号房。”掌柜的笑呵呵地高声呼道。

    小二的肩上搭着一条抹布,殷勤地引着二人上了楼。

    这客栈是这山城里最大的客栈,上房的摆设倒是不落俗套,几张大家的丹青画挂在墙壁上,屋子桌子上还摆着个香炉,袅袅香烟从炉中升起,香味清雅而不腻味,叫人精神一振。

    东方不败赏了小二的几钱银子后就把他给打发走了。

    他四处看了下,确认了房间里没有小洞后,才放下心来,“徐先生,今夜就在这里歇息吧,等明日咱们再上路。”

    “好,你也早些休息。”徐一清说道。

    夜渐渐深了,星斗满天,一轮圆月却被乌云遮住了,城里宵禁严苛,白日里还吵吵闹闹,到处都是喧嚣热闹的气息,到了夜里却是鸦雀无声、万籁静谧。

    一道身影在屋舍中不断地跳跃,那道身影如鬼魅一般迅捷,上一秒还在那里,下一秒就出现到了别的地方,那道身影最后跃入了悦来客栈中。

    动作迅速敏捷,就连一丁点儿声响都没有发出,甚至连屋顶上打着哈欠的猫也丝毫没有发现刚才有个人从它身上一跃而过。

    那身影似乎对这客栈内了若指掌。

    甚至连看都不看,就直接朝着还亮着灯的地方去了,他从后窗溜了进去,倒挂在横梁上。

    天字一号房内。

    徐一清没有睡觉,他的身体似乎不需要睡觉,也不需要休息,事实上,他也不需要吃任何东西,但是吃这件事,是一种享受,所以他一直都是按照寻常人的作息来。

    今夜,他是完全没有任何想要入睡的意思,索性就点起了烛火,就着烛火翻看起东方不败给他整理出来的大明朝江湖内的各大势力、各大门派和高手们。

    他打算先了解一下一直在追杀着东方不败的那个杀手组织。

    烛火被窗户缝隙中吹进来的风吹得摇摇晃晃。

    徐一清看得实在不舒服,索性把小册子放下。

    横梁上,男人倒挂在梁上,身体轻盈如蝙蝠,他的视力不错,一眼就看清楚了桌子上小册子上的那一页,他的瞳孔一缩,呼吸急促了起来。

    他本来是打着先兵后礼的意思,先试探徐一清的武功到底深到了什么地步,故而使出轻功试探,他见徐一清毫无反应,还以为徐一清根本没有看穿,没想到,人家是早已看穿了,不但如此,还猜测出他的身份,以此来警告他!

    男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心里头又羞又怒。

    但心里头的感觉更多的是忌惮,他的轻功可是连薛衣人都不曾发现的,在武林上少说也能排在前三,这人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他!

    由此可见,此人的武功深不可测!

    既然如此,原先的计划就不得不改变了。

    男人翻身从横梁上跳了下来。

    徐一清被吓了一跳,好险就叫出声了,好在他立即反应了过来,绷住了表情,面无表情地看着男人。

    男人心里暗暗生出敬佩。

    这人的城府好深,竟然见到他,都丝毫没有任何惊讶的意思。

    他却不知道,徐一清这会儿是吓得有点懵了。

    这大半夜突然从房梁顶上跳下来一个一身黑又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这简直比鬼片还可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