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养成娇憨淑女后(穿书) > 83.恩恩怨怨
    此为防盗章  她轻拂过杯盖, 唇角仍然带着一抹淡笑, “不要紧,你能来姑母已经很欣慰了。”

    在她的眼中纪霖从来都是一个极为温柔的女人,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引来宫中妃嫔的羡慕和妒忌。

    纪以甯被她边上的小宫婢搀了起来, 她摇了摇手表示谢意,在纪霖的示意下,她坐在了她的身旁。

    她拿起了杯子,思索了半晌又放了下来, “不知姑母今日找甯儿来为何事?”

    她知道洵美人召她进宫一定不会是只让她来喝茶这么简单。

    纪霖似乎欲言又止, “过两日,皇后在锦绣宫中举办了露台争交,让姑母也去观赏, 可姑母并不想一人前去, 所以召你进宫。”

    她知皇后是一个刁蛮任性,妒忌心极重的人, 早就因为陛下册封了一个舞姬做美人恨的牙痒痒。

    不过想来也是,这皇后比皇帝略大两岁,虽出生高贵,可年老色衰是每个女人要经历的事,即使她身为皇后也避免不了,她的性子又善妒,所以处处与宫中的妃嫔为难。以往这独一无二的恩宠要去和别的女人分享, 她自然难以接受, 何况这个时代都是欣赏些清雅, 娇柔的美人,就好像以她姑母为首这样完美的女人,所以以皇后的性子自然让皇帝厌烦了。

    纪以甯好像对这个词有一些印象,她问道:“露台争交,可是角抵竞技赛?”

    在她的时代也有关于角抵竞技,不过叫相扑,是日本的一种摔跤运动,虽是日本武技,可类似于相扑的角抵竞技,在历史上更早的秦朝已有记载。

    “不错,皇后的义弟,也是个力大无穷的武士,听说他手能举鼎,角抵更是无人能同他匹敌。”

    或许是因为皇后专门让人培养了程锦,为了将他引荐进宫,让人教他武术和锻炼他的气力,如今他身高八尺二寸,身材健硕,恐怕角抵也不会有几人是他的对手。

    “那陛下一定很喜欢他了?”既然是皇后引荐进宫,那就是替皇帝分忧。

    “甯儿可知卫尉丞这个位置悬空已久,陛下想趁这个机会挑选出合适的人选。”纪霖知晓陛下是为了试探这些人的能力,虽说卫尉只是保护皇帝安全的禁卫军,可是这是一个让皇帝知晓纪家人才辈出的大好良机。

    “甯儿愚钝,姑母说了许久我却不知其意。”纪以甯猜到了几分,却等着姑母直白地说下去。

    纪霖轻瞥了身侧的女子一眼,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气,“如此大好良机,你大哥却不愿参与,我听闻你同你大哥关系甚好,可否前去一劝。”

    前朝后宫本就有极大的裙带关系,若是纪子佩能成为西周的有功之臣,她在后宫的地位也可以稳固一些。

    纪以甯秀眉微蹙,大哥虽是个武士,身高也同他所差不多,可这体形和气力定是不能相比,又如何会有赢的机会。

    “姑母,这角抵靠的是气力,既然这程锦手能扛鼎,那大哥如何有赢得机会?”

    她的担心不是怕纪子佩会输,而是这程锦若是仗着是皇后的义弟,以此为借口欺凌大哥,不遵守规则点到为止,若是害大哥受伤那改怎么办?

    “可武功讲究的是灵活和智谋,打仗也是如此,单凭气力又有何用?”纪霖觉得皇帝需要的是文武双全,足智多谋的人,领兵打仗的也不可能会是一个莽夫,所以她才像陛下推荐自己这个侄子。

    纪以甯如羊脂一般的面庞稍露一丝担忧之色,“那角抵单凭蛮力,大哥也未有致胜之法。”

    她担心的不是大哥能不能当上什么大将军,她担心的是他的安危。

    纪霖紧盯着她,目光炯炯,“难道你一点都不为你大哥的前程考虑?”

    看她的神情仍有些犹豫,她拍了拍纪以甯的手,“不试又如何有机会?”

    她记得纪子佩的志向,奔赴战场,去一展宏图,或许纪霖说的对,若是能用这个方法让陛下注意到他,为何不去试试,以他的能力绝不会只做一个卫尉丞,陛下一定不会将一个天生的战士埋没在皇宫里。

    “好,我愿意替姑母去劝大哥,但是姑母也一定要保证大哥的安全,保证竞技能点到为止。”她点头不是为了姑母,而是为了大哥。

    两日后,纪以甯将自己连夜赶好的长靴兴高采烈地送到了纪子佩那里,虽然针角不够细致,可也算是她第一次完完整整做出一样完整的绣活。

    她宝贝似的捧着靴子,笑眯眯地将鞋子赛到了男子的手中,就好像炫耀着自己的作品一般得意。

    “大哥,看看我替你做的靴子如何?”

    纪子佩看了她一眼,又惊异地看了一眼桌上的鞋子,欲言又止,“好是好,只是这鞋子有些……”

    只是这傻丫头没有发现这双靴子有些偏小了,看来她从未注意过他的鞋号,但这毕竟是纪以甯第一次为他做鞋子,她也不舍得去拆穿或是打击她。

    纪以甯巴巴的看着他,目光如同泉水一般快要溢出来,呆呆地问道:“只是什么?”

    男子收起了靴子,宽大的摩挲着上头的刺绣云纹,摇了摇头,“无事,大哥很是喜欢。”

    只要是她用心给他做的,他都会视为珍宝,只因为他是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他看着眼前这个傻傻的人儿,纪子佩的心中骤然一暖,他觉得当初自己那个决定是最正确的。

    听了他的话纪以甯这才放下心来,自己的绣活虽然粗鄙,但也是辛苦熬了两天两夜才做出来的。

    “大哥喜欢便好。”

    纪以甯来不仅仅是为了靴子的事,更是为了姑母前几日和她提起的事,她敛起了脸上的笑容。

    “我有件事相同大哥商量。”

    “你前几日进宫了?”纪子佩猜到了几分,因为她进宫的事自己早就听说了,纪霖知道他们兄妹二人感情甚好,所以只能从他这个心爱的妹妹入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件事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他认为真正的兵官绝不会以角抵取乐众人,他所学的东西都应该用在有用的地方,绝不是一场儿戏。

    纪以甯看穿了他的心事,大哥这个人为人狂傲,也是个不善于玩笑的人,所以或许同他在一起的姑娘会觉得很无趣,也觉得他身高八尺的身姿有些望而却步,就连纪以甯也要仰望着他。

    “大哥难道不想去试试,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身为他的妹妹想让他施展自己的抱负,不让他做出让自己后悔的决定。

    没想到自己的妹妹也会如此劝自己,纪子佩的神情有些犹豫,“甯儿也希望大哥去吗?”

    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妹妹是最懂他的人,也应该知道为何拒绝了姑母的要求,并不是因为他怕了程锦,程锦只有蛮力,而他亦是身姿伟岸,武功高强,他比起程锦毫不逊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实我明白大哥的想法,大哥认为真正的武士上的是战场而并非是竞技台。”她虽来纪家不久,也同大哥接触的不多,可却知道他的高傲。

    可纪以甯也有她的想法,她的想法并不是为皇后,而是因为整个纪家,也是为了西周,西周需要这样一个大将军。

    “可我听宫中的小婢女说起皇后飞扬跋扈,妒忌心极重,又和陛下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这样的地位本就无人可以撼动。姑母一人在后宫,前朝却无一人可无一人可以依附,难道大哥想眼睁睁看着纪家的荣耀只是昙花一现吗?”纪以甯知道皇后虽然年老色衰,可陛下对她的情谊还在,她的家族地位还在,纪霖只是一个小小的美人,要知道宫中得宠的妃嫔不超过三个月便都以悲惨的下场收场。

    纪子佩沉默了良久,听到她的这一番话眼中装满了宠溺,他慢条斯理地开了口,“你真是个优秀的说客,不过甯儿长大了,会为纪家的着想了。”

    他的甯儿不再是当初那个霸道跋扈,任性妄为的纪家大小姐,她成长了,就连纪子佩也对她刮目相看。

    纪以甯拉着他的手臂轻轻地晃动了两下,又扯出一抹明朗的笑容靠在了男子宽阔的肩膀,他的肩膀岂止是宽阔,简直是比任何的玉枕都枕的舒服。

    “妹妹要依傍大哥。”她可以依靠的只有大哥,他如同大树而自己只是脆弱的绿箩。

    “要知以色示人,色衰爱弛,皇后便是很好的例子,所以只有赫赫功勋才能换来纪家长久的安宁。”

    纪子佩唇角微微扬起,捏着她如同粉团一般的面颊,他的声音甚至比六月的清风还要温柔,“好,我答应你,大哥会竭尽全力护你一世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