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姑娘,你这是喜脉 > 42.第 42 章
    此为防盗章  不用说, 任熠已经明白了。

    景航不可思议地道:“不会吧, 小师妹干嘛这么拼啊,考不好就考不好,有什么大不了, 至于把自己逼到这份儿上么。”

    贺芊羽白了他一眼:“你以为都像你,学渣!”

    景航登时跳脚,刚要吵吵起来,就被任熠不耐烦地赶了出去。

    “你们都滚, 吵死了!”

    景航灰溜溜地出来, 摸着脑门上的虚汗:“还没见过大师兄发那么大的火……”

    贺芊羽神情黯淡:“大师兄外冷内热,一片赤诚,我不如他。”

    景航满脸茫然:“什么你不如他?你当然不如他了, 他可是大师兄, 娘胎里就耳濡目染的,自然比我们医术学得好。”

    “我说的不是这个……”贺芊羽看到景航一脸蠢相, 气闷道,“算了算了,说了你也不懂。”

    景航哼了声:“就你懂的多,一天到晚想来想去,想那么多有什么用……你就是想太多,所以不仅不长个儿,连胸都不长了, 你看看你们班里的乐婷婷, 啧啧, 胸大腿长,那才叫漂亮。”

    贺芊羽大怒,追着他满操场地打。

    林度昏沉沉地睡了一觉,梦里也不安稳,一会儿是考试不及格被喊家长,她没有家长可以喊,被老师责骂,同学讥讽。一会儿又是师父师母沉痛的表情,大师兄将她扫地出门,指责她丢了任家的脸。

    林度一阵阵冷汗直冒,恍惚间觉得一阵凉意,极大缓解了她满心的焦躁。

    林度慢慢睁开眼,茫然地呆了片刻,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

    “醒了?”

    林度一惊,霍然坐起,一阵天旋地转,又跌了回去。

    任熠将她扶起来,坐在床边定定地看着她。

    林度心里有许多话想说,可又说不出口,被他看得面色讪讪,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大、大师兄,我……你、你怎么在这儿?”

    任熠淡淡地解释道:“你晕倒了,我正巧路过,送你来了校医院。”

    林度心里一松,随即紧张地问:“那、那你不回去上课吗,你在这儿陪了我多久,老师会不会……”

    “还不是因为你。”任熠面露埋怨,眼神示意,“你一直抓着我不放,我怎么走得了。”

    林度一惊,低头看去,就见自己紧紧抓着大师兄的手,少年虽然十指修长,但比起自己的,依然大了很多,因此也只能牢牢握住他的两根手指。

    林度登时撒开手,不安地蹭了蹭掌心,结结巴巴地道歉:“对、对不起……”

    任熠又忽然不满起来,毫不客气地指责道:“用完就扔,你这小没良心的!”

    林度默默地埋下头。

    心里大逆不道地想,大师兄这是在……无理取闹吗?

    任熠不满地收回手,心里有气,面色愈发冷淡:“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晕倒吗?”

    林度心虚地觑了他一眼,点点头,嗫嚅着道:“是、是我自己,身体太差了,一点苦都吃不了,对不起,给大师兄添麻烦了……”

    任熠冷笑:“你倒是能耐,我这边费力给你灌汤药,你那边给我拆台子。说吧,昨天晚上几点睡的?”

    林度大吃一惊:“你、你怎么知道?”

    任熠讥讽地看着她:“就你,有什么能瞒得住我?”

    林度咬着唇,在他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终于坦承道:“没、没睡……”

    任熠神色更冷:“几个晚上没睡了?”

    林度吓得大气不敢出,哪里还敢老实交代。

    不过她不说,任熠见她这表情,也大概猜出来了,差点气炸。

    “行!”任熠冷笑连连,“你这么不听话,以后就不要上学了,老老实实养好身体后就在家里跟师父师母学医吧。”

    林度瞬间脸色惨白,猛地扑过去,跪坐在床边,死死拉着任熠的手臂哀求道:“大师兄,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求你了,别不让我上学……”

    任熠脸色冷硬,不由怒道:“命都不要了,上什么学!”

    林度拼命摇头,带着哭腔恳求道:“我错了,我错了大师兄……我以后一定乖乖听话,我再也不熬夜了,我好好吃饭,我都听你的,求你了,让我继续上学吧……”

    任熠不发一言,林度心中渐渐绝望,面色灰败,眼中满是凄惶,大滴大滴的眼泪一颗颗落了下来。

    任熠心脏微微抽痛,色厉内荏地骂道:“哭什么,不就是上学吗,想上你就上,好好说话,不许哭!”

    林度手忙脚乱地抹了抹脸,泪眼迷蒙地看着他:“大师兄,你、你答应我了?”

    任熠气得胸口发闷,沉着脸不搭理她。

    林度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摆,抽着鼻子道:“大师兄,你别生气,我……”

    林度深吸口气,豁出去一般,坚定地道:“我任你处罚,打板子都行。”

    任熠神情微动,故作不屑地道:“就你这小身板,我怕把你打残了,你要赖我一辈子。”

    林度不由抽了抽嘴角。

    就那“仙女棒”似的软绵绵的戒尺,打一百下也伤不到她。

    林度低眉顺眼,诚恳地道:“大师兄想怎么罚我都行。”

    任熠面色不由松动,怀疑地盯着她:“真的?”

    林度咬咬牙,用力点头。

    任熠立马得寸进尺,趾高气昂地道:“那行,我要罚你……捏耳朵。”

    林度“啊”了一声,呆呆地看着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任熠咳了声,装模作样地道:“不是有个词叫‘耳提面命’吗,意思就是拎着耳朵当面教训。”

    林度诚恳地赞叹:“大师兄真有才华。”

    任熠眼神飘忽了一瞬,恶狠狠地瞪着她:“你说的,怎么罚都行。”

    林度连忙开口:“是是是,我愿意……捏耳朵,大师兄什么时候罚我都行。”

    任熠哼了声:“那还不把耳朵伸过来。”

    林度愣了愣:“现在?”

    “怎么,不愿意?”

    这地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进来,叫老师同学见到,也怪丢人的。

    但大师兄这么生气,罚她也是应该。

    林度心下叹息,忍气吞声地凑过去,面色赧然,将一侧耳朵偏向了他。

    任熠盯着那小巧白皙的耳垂,心里嘀咕,臭丫头小脸又糙又黑,这耳朵倒是跟白玉饺子似的,嫩生生让人见了就想捏一下咬一口的。

    林度紧张地闭上眼,长长的睫毛轻颤,明明害怕,却依然死撑着。

    看得任熠更想欺负她了。

    任熠终于架不住心痒,伸出手,捏住她的耳垂,软软凉凉……果然很好捏!

    还没怎么使劲儿,就轻轻捏了捏,指腹上就跟着了火般,温度越来越高。

    任熠皱眉盯着那霎时间通红一片的耳朵,纳闷嘀咕:“没用力啊,怎么这么红?”

    林度满脸羞愤,恨不得把耳朵切了。

    任熠捏了又捏,犹自气不过,狠狠拧了一把,听到林度不自觉哼了声,才解气地放了她。

    “这次就饶了你。”任熠语气森寒,威胁意味十足,“再叫我知道你不爱惜身体,我就不止捏耳朵了。”

    林度捂着红通通热度惊人的耳朵,只觉得被捏过的地方火烧火燎,一直蔓延到脸上。

    “我记住了。”林度小声地道,“我以后不会再犯。”

    任熠从鼻子里哼了声,一边拉着她手把脉,一边状似不经意地道:“初一摸底考很简单,抓住了重点也不至于考个倒数……”

    林度还没反应过来,一脸敬佩地听他吹牛逼。

    任熠不由咬牙切齿,只得直接道:“你不会,怎么不问我?随便给你补习补习,不比你一个人瞎琢磨好?”

    林度眼神瞬间亮起,惊喜无限地望着他:“大师兄愿意给我补习?”

    任熠身为大师兄的自尊瞬间得到了满足,装模作样地开口:“只要你乖乖听话,同门师兄妹的,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林度立马感激涕零:“谢谢、谢谢大师兄!”

    醒来就没有大碍了,除了这段时间因为压力大,天天熬夜造成了身体有些虚弱,但其实并没有太大妨碍。

    任熠老实不客气地拔了针头,不管还剩下的半瓶子液体,拉着林度就溜了。

    任熠也没将人送回操场,从行政楼绕过去,带着她七拐八拐,避开人群去了车棚。

    林度惊讶地出声:“大师兄,你要逃学?”

    任熠动作一顿,他翘课都成家常便饭了,因为有关系在,老师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早就习以为常。

    林度不赞成地劝道:“逃学是不对的啊,大师兄为了我,已经耽误了好半天的课了,还是回去吧……我也回去继续训练。”

    任熠当即怒道:“你还要继续?”

    林度不明所以地点头,讷讷地道:“还没放学,肯定要继续啊。”

    任熠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理直气壮地带着小师妹翘课,身为大师兄,是不是有点不应该啊。

    可怜贺芊羽和景航,两人入门这么多年,跟着他捣蛋惹事……任熠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师兄,从来没有为人榜样的意识。

    活脱脱那俩不是亲师门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