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冠位团扇 > 70.探究
    第一组考生入场十分钟就直接开打了, 这开打速度也太快了点。

    就好像有人故意在里面搞事一样。

    殊不知在岛屿的另一侧,某块礁石的阴影里,两个忍者凑到一起窃窃私语。

    “咱们真的不上去吗?”一个忍者问。

    另一个忍者说:“上去干嘛?不可说大人也去考试了,咱们去砸了考场, 他考试不通过,能高兴吗?”

    “有道理, 那我们还是猫着吧。”最初的忍者说:“不过没想到不可说大人居然真的来了……话说我们上次出村子时,雷影大人还不同意吧。”

    “你觉得雷影大人能压住不可说大人吗?”他对面的哥们耸肩:“别忘记了,最初雷影大人去宇智波家挑战时, 他输了。”

    所以理论上来说,宇智波佐助才是云隐村真正的雷影。

    “话是这么说, 不过现在看来两位大人配合的还不错?”另一个忍者说。

    “配合的不错?”对面的哥们笑了笑:“是打成共识吧。”

    两人随便闲聊了两句放松精神,然后同时默契地停了下来。

    过了一会,另一个忍者语气很不好:“不过那谁谁谁没联系了,我怀疑他被抓了。”

    “你说,不可说大人知道这件事,会不会去将他捞出来?”

    “不可说大人的做法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对面的哥们语气冷漠:“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完成任务,不要让伙伴的死亡变得毫无意义。”

    另一个忍者:“如果他吐露机密……”

    “那就只能祈祷他已经死了。”最初的忍者冷酷地说:“我接到另一个小队的消息, 他提醒我们最近安静点。”

    “是那些贵族老爷要出海了?”另一个忍者很快就得出结论:“中忍考试第二场结束,估计要隔一段时间才最后一场,我们也的确该潜伏了。”

    两个云忍暗部咬完耳朵,转身就溜了。

    至于被他们忽悠着进去袭击考生的水之国叛忍……

    emmm, 这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又没亲自下手, 所以他们是无辜的!

    佐助并不知道自己手下煽风点火将水之国闹的乱七八糟, 甚至近在咫尺的考场附近都有两个。

    他只是本能地觉得奇怪。

    按照忍者的谨慎程度,一般都会先进行情报探查,只有在情报准备充足的情况下才会真正动手,哪怕是遭遇战,也会互相观察后小心避开。

    而且还有个问题。

    佐助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尸体上,身旁的鬼灯伴月已经将佐助心中的疑惑嘀咕出来了:“考官在考试中途还会进去清理?”

    克玛喃喃地说:“恐怕是了,考官们给的那个小竹筒,其实也能追踪到每个下忍的位置吧?”

    佐助想起自己以前的小伙伴鬼灯水月,他说:“鬼灯一族的血继界限很奇特,只要有水的地方,他们就能施展忍术,你们一会要小心。”

    鬼灯伴月要笑不笑地看着佐助:“上水桑对我们还真了解啊。”

    佐助冷哼一声:“说的好像你们雾忍没研究过我们云忍的忍族一样。”

    自来也咳嗽了一声,他奇怪地说:“可是人都死了怎么打开竹筒?”

    大蛇丸的目光落在考场外的考官们身上,淡淡地说:“当然是杀了他的人打开的。”

    佐助没说话,他想起了鸣人,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这么做。

    天真而且认死理,几乎没人能说服鸣人改变。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佐助突然心中一动,是啊,鸣人一直是个信念坚定的人,可是自从鸣人找过来后,他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佐助垂眸,鸣人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事呢?

    鸣人虽然说过,可是现在想想,好像不太对劲。

    佐助默默记下这一点,决定回头就让人去查一查鸣人这些年来的经历。

    一具尸体被带了出来,这仿佛是个信号,大约五分钟后,雾忍考官们又送出来了三个下忍。

    这显然是遭遇战,攻守双方发生了第一次碰撞。

    出来的三个下忍倒是还有一口气,他们都昏死过去,竹筒被人打开了。

    其中有一个是云忍,另外两个是砂忍。

    另一个平台上的夜月上忍立刻上前将自己小队里的下忍捞了回来。

    “出来的四个人里有三个都是b组的。”鬼灯伴月喃喃地说:“a组的人很强吗?”

    克玛的目光从夜月上忍身边的云忍下忍移开,面色凝重起来:“如果是同队伙伴,肯定不会打开竹筒,毕竟稍微救治一下,醒过来也许还能继续战斗。”

    “所以a组必定有个实力强悍的下忍,他的实力很强,在击败敌人后还能从容打开竹筒。”鬼灯伴月跟着说:“可是直接干掉不是更省事吗?”

    佐助叹了口气:“也许因为这些人都不是他的对手,给与弱者怜悯是强者的特权。”

    鬼灯伴月听到这话浑身一震,他忌惮地看着佐助,心里默默哀嚎起来。

    完蛋,能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脑子有坑就是实力超强啊!

    大蛇丸沉默了一会才说:“你似乎很理解这种心态,恕我直言,这样的忍者总有一天会死于自己的骄傲和狂妄。”

    佐助嗯了一声,他用很平淡的语气说:“强者有肆无忌惮的资格。”

    他看了一眼大蛇丸,嗤笑道:“否则你们木叶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木叶百族联合建村,说得好听,其实还不是被千手柱间强行拉扯到一起的?

    再说了,大蛇丸有资格这么说吗?

    似乎被佐助如此凛然霸道的语句震住,雾忍三个下忍的神色都变得谨慎了很多,倒是纲手听后握起了拳头,她说:“所以不管想做什么,变强就行了。”

    金发女孩的眼睛异常明亮:“只要站在所有人都达不到的巅峰,很多问题就会自然而然地被解决掉。”

    鬼灯伴月看了看木叶忍者,又看了看云忍,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他想,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云忍和木叶被称为五大国忍村中的超级大村,只是看这两个忍村下忍的胸襟和气度,就能明白了。

    在他们雾忍还在仔细观察其他村子有天赋的下忍,并打算暗中挑拨离间并收集情报的时候,这两个忍村的下忍已经将目光看到了更遥远的地方。

    突然之间,鬼灯伴月有点明白自家族长为什么要让雾忍举办第一届中忍考试了。

    因为在第一届的考试里,来参加考试的下忍,一定是其他忍村未来十年后的栋梁,也是雾忍未来十年绕不开的敌人。

    想到这里,鬼灯伴月深吸一口气,他打起精神,笑着说:“真是令人赞叹的觉悟呢,纲手吗?”

    他很绅士地欠身行礼:“我为之前的轻视道歉,希望我们在考试中合作愉快吧。”

    纲手很大方地伸出手:“我原谅你了,合作愉快。”

    佐助看着这样的纲手,他微微垂眸,心下叹息。

    也许正是有如纲手这样胸襟宽广的人在,鸣人才会这么喜欢木叶村吧。

    木叶村,那个地方真是太得天独厚了,不仅能容纳令人窒息的黑暗,也能在深沉的黑暗中孕育最璀璨的光明。

    真是令人又厌恶又向往。

    第一场考试大约持续了一小时就结束了。

    一共18个人的考场,最终能自己走出考场的下忍居然只有7个。

    考试的惨烈程度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不过雾忍方面倒是没多大压力,因为很多带队上忍出了分1身进入考场当商队成员,他们都亲自经历了考试,知道是怎么回事,雾忍自然不担心会被其他忍村诘问。

    出来的7个考生里,鸣人的状态是最好的,其次是云忍的那个黑皮小哥,然后是一个雾忍和一个岩忍,其他三个忍者都是被自己的同伴扶着出来的。

    鸣人队伍里的山中熏被月光纯背着出来了,他一出来,不管是猿飞日斩还是千手杰都冲了过去。

    猿飞日斩的分1身在里面当商队成员,不过开战二十分钟后就砰得消失了,对后面发生了什么不是很清楚。

    不过即便如此,在看到三个下忍都活着出来时,他还是长出了一口气。

    鸣人言简意赅地说:“有第三方在袭击我们,小薰中了敌人的术,我简单处理了一下,但还是需要立刻治疗。”

    鸣人在千手家生活了这么多年,学了一点简单的治疗术。

    或者说自从经历过大蛇丸的封印术修行地狱后,鸣人对这种术的结构没有封印术难的忍术接受程度已经能到达普通人的水准了。

    但还是比不上专业的,比如他这位堂哥。

    千手杰:“交给我吧。”

    月光纯低下头:“我的分数可能不够。”

    鸣人:“我们虽然成功将考官的分1身送到指定地点,每个人都能得到额外的加分,但是b组也打掉了5个分1身,他们也有50分可拿。”

    猿飞日斩叹了口气:“你们别想太多,先休息一下吧。”

    月光纯将山中熏交给千手杰,和鸣人坐下来休息。

    佐助的目光在鸣人身上打了个圈后就看向了云忍另一队里的夜月小哥。

    克玛主动凑了过去:“里面什么情况?”

    那个夜月小哥表情很难看:“雾忍怎么回事?考场里还有其他敌人偷袭,这根本就是三方混战。”他压低声音:“我怀疑上忍分1身可能做了什么。”

    夜月小哥的队友死了一个,另一个被提前送出来的,所以心情极为恶劣。

    就在克玛还想多问点情况时,雾忍考官已经招呼c和d的下忍了。

    “第二场开始咯~”鬼灯伴月的心情似乎好极了。

    因为他发现了木叶未来十年绝对是最杰出的下忍,那个千手家的鸣人!!

    目标确定了,以后搞木叶就搞千手,尤其是这个鸣人了!

    或者说在场大部分上忍都能轻易判断出考试结束的下忍状态如何,其中的鸣人就像是在一堆砂砾中闪闪发光的珍珠,很多上忍都在不着痕迹地观察鸣人。

    猿飞日斩发现了这个情况,他上前一步,挡在了鸣人身前,环视一圈,除了寥寥几个上忍,大部分上忍都不由自主地避开了猿飞日斩的视线。

    夜月上忍看到这一幕,私下里叮嘱几个下忍。

    “那个千手鸣人将来肯定会成为你们的敌人,记住这个人,你们要想办法提前干掉他,知道吗?”

    几个下忍纷纷点头,佐助倒是没在意夜月上忍的话,他只是看着猿飞日斩,眉心微皱。

    三代火影是不是哪里怪怪的?

    猿飞日斩怪吗?他心里当然怪怪的,作为纲手小队的上忍,他自然要参加鸣人那一组的考试。

    他这是头一次真切见识到鸣人在战斗时的表现,和以往的报告书以及其他忍者向他汇报的感觉不同,战斗中的鸣人气势沉稳坚韧,完全不是一个下忍能有的状态。

    甚至当鸣人发现山中熏中了敌人的忍术昏死过去时,面对鸣人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澎湃战意,猿飞日斩甚至下意识地做出了戒备和对战的动作。

    不出五年,千手鸣人将成为千手一族举足轻重的强者。

    这个念头在猿飞日斩的脑海里不断徘徊,他甚至有种荒谬的感觉:千手一族将纲手交给他教导,真的是希望他好好教导纲手,成为下一任火影预备吗?

    还是说,纲手只是个幌子,千手一族真正的继承人其实是鸣人?

    想到当年自己的老师千手扉间曾亲自安排鸣人的任务,猿飞日斩心中产生了强烈的动摇和怀疑,以至于他甚至发散思维,忍不住猜忌起来:千手一族向他隐瞒这个消息,难道想做什么?

    不过尽管猿飞日斩心里已经开了惊天脑洞,可目前来说,千手鸣人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而且鸣人自身立场还比较靠近火影一系,猿飞日斩只能自我安慰,也许千手一族不知情呢?

    ……但是可能吗?

    猿飞日斩心里满是乱七八糟的念头,面上依旧沉稳平静。

    无论如何,他是火影,他都要平安地带着几个孩子回村子,有什么龌龊关上门再撕逼,现在不是思考千手一族态度的时候。

    尽管猿飞日斩的表情很完美,但佐助还是捕捉到了一丝不协调。

    或者说,自从佐助当了彼岸之涯的老大,天天面对可能变成病娇或者神经病的付丧神,再加上灵力修行带来的高敏锐感,佐助对于人的情绪变化捕捉得极为准确。

    他也许不会戒备认可的伙伴和亲人的态度变化,甚至偶尔还会显得迟钝,但对于猿飞日斩,佐助是提起了一百二十的警惕心。

    呵,别以为他不知道,虽然有团藏瞎几把撺掇,可当初给宇智波鼬下那样任务书的人可是三代火影!

    佐助看了看还在闭目休息的鸣人,再看看神色平静的猿飞日斩,他收回目光,心中越发好奇了。

    鸣人在木叶过得到底如何?

    佐助虽然在政治斗争时脑子不太灵光,可还是那句话,他比葫芦画瓢的能力挺好的,如今木叶没有宇智波,是千手一家独大,代入一下当年宇智波的境况,再看看千手一族……

    佐助的表情有些僵硬。

    等等,千手不会这么倒霉吧?他们毕竟是千手柱间的族人,比起当年宇智波以战败者的身份结盟,所以在千手一系的人面前抬不起头,千手一族的人在木叶……

    想到自己之前在木叶村和谈时基本没怎么见到千手的人加入谈判,佐助陷入了诡异沉默。

    他啧了一声,神情很不耐烦:“这都什么乱七八糟?”

    之前鸣人曾说千手一族和现在的三代猿飞日斩之间有些矛盾,佐助没往心里去。

    毕竟火影的位置不好坐,猿飞日斩成为火影后肯定会和各个家族产生矛盾,千手又是建村一族,猿飞日斩若是不做出点成绩,态度硬气一点,他在千手一族面前能站直腰板吗?

    千手终归是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的家族,就算在木叶村的日子不好过,但想要过下去还是没问题的。

    鸣人又主动向三代火影靠拢,佐助一直以为鸣人头疼的是家里和村子,可现在看来三代火影对鸣人的态度也琢磨不定啊?

    事情好像没有鸣人说的那么轻松。

    不行,他要查一查。

    佐助下定决心搞一搞三代火影。

    他的世界并不大,如果说对过去的木叶村还有什么留恋的话,那就只有鸣人了,哦,卡卡西也勉强算一个,小樱也算。

    如今卡卡西和小樱在另一个世界过的挺好,而鸣人追着他来到这个世界,如果在此世界的木叶村被三代火影搞了……

    佐助觉得自己要爆炸了。

    他身边的克玛并不知道自家堂哥处于可能爆炸的状态,他也在看鸣人。

    克玛低声说:“千手鸣人吗?”

    他握紧拳头:“看样子以后他就是我的对手了吧?”

    佐助:???

    克玛今年十三岁,和鸣人同岁,他是个开了眼的宇智波,而鸣人又是个千手,克玛已经自发地生出竞争和对抗的意识了。

    佐助哑然,是哦,鸣人现在才十三岁,而自己已经快二十了。

    哎?佐助突然想到一个不是主意的主意。

    他再度看向远处的鸣人,如果云忍再出一个宇智波斑,没有千手柱间的木叶村,会怎么做呢?

    佐助垂眸,当年宇智波斑当族长,族人中不是没有反对的,但只有宇智波斑能对抗千手柱间,所以宇智波族人还是捏着鼻子忍了这个族长。

    现在的局面似乎有点类似?

    想到这里,佐助环视四周,水之国是个岛国,他就算砸一两个小岛,应该问题不大,对吧?

    佐助脑海中闪过宇智波镜的叮嘱和雷影艾的紧张的脸,最后又变成鸣人傻乎乎的笑脸。

    “那个笨蛋。”他低声说:“算了,先做了再说。”

    与此同时,某个昏暗的密室内,宇智波镜正在翻看情报。

    宇智波一族有自己的情报渠道,这次宇智波镜出来和二代土影交涉,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他没有立刻回村子,而是打算绕一圈看看自家的产业和情报据点。

    由于佐助跑去参加水之国的中忍考试了,不管是云忍内部的情报网络还是宇智波的私密渠道,都不由自主地偏重于中忍考试的情报,宇智波镜翻看情报时也先拿起水之国的谍报。

    情报内容有点多,主要涉及到每个忍村派来参加考试的下忍资料,有些下忍名不见经传,资料就少些,有些下忍已经小有名气,资料就多些。

    千手是宇智波的老对头了,这次木叶村派出的两个下忍队伍里都有千手忍者,其中一个带队上忍还是千手家的,相关资料自然很多。

    宇智波镜先看了千手杰的情报。

    对于千手杰这个人,他其实早就有所了解。

    这小子擅长土遁和风遁,是千手一族较为杰出的下一代,还和三代火影猿飞日斩的关系深厚。

    在宇智波镜看来,只要千手一族始终保持着一部分族人和火影间的深厚情谊,就算千手一族被敌视又如何?

    千手的血脉就是最大的倚仗,千手一族在明面上占据着绝对的舆论优势,就算千手一族要将村子搞完蛋也没关系,毕竟这村子就是他们家建立的,不想要了就弄烂,又有谁能说个不字?

    宇智波镜看不上千手如今的族长千手辉,觉得这家伙手段太烂。

    幸而漩涡水户长袖善舞,拉着漩涡一族和千手一族共同进退,才让千手看起来一如往昔。

    现在看来千手扉间还是有点眼光的,他将千手一族重要的东西放在漩涡水户手里,既稳定了漩涡水户的地位,同时也变相禁锢了漩涡水户的选择。

    她要是偏心漩涡一族,将失去千手的支持,若是太过支持千手,漩涡一族……漩涡一族又能如何?他们终究是住在千手建造的村子里啊!

    漩涡水户作为八尾人柱力,无论如何都撇不开千手一族,她将是千手一族最强的战斗力。

    只要漩涡水户活着,千手一族就有基本的武力保障,但凡千手一族不要脸一点,厚着脸皮老赖一点,等下一代成长起来,千手一族就依旧是木叶第一大族。

    对于千手一族在木叶的形势,宇智波镜很是不屑。

    还是以前过的太好了,放不下脸皮而已。

    宇智波镜这么想着,他一边端起茶碗润润喉,一边继续往下看。

    资料是按照年纪排顺序的,下一个自然就是十三岁的千手鸣人。

    千手……嗯嗯嗯?

    千手鸣人?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眼熟?

    宇智波镜一口茶水喷了出去,整个人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