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兄宠 > 104.女装
    此为防盗章, 购买比例50%即可看哦。  通体水润的玉观音吊坠,镶嵌着莲子米大小珍珠的暖帽,赤金錾莲花纹的手镯子, 还有那些他见都没有见过的料子做成的衣裳,哪一样都足以说明许攸宁原本的身世必然不凡。再如何, 不比跟着他这个穷酸秀才过活好?但才十岁大的许攸宁只是目光随意的看了这些东西一眼,面上没有流露出半分或震惊或贪恋的神色。

    就算许兴昌随后将这些东西都交给许攸宁自己保管,许攸宁也只是找个箱子装了进去, 以后也从来没有打开看过。只当从来没有过这些东西。

    但是现在, 他竟然将这只玉观音吊坠拿了出来。

    其实许兴昌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当年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也约莫猜的出来许攸宁和那个侍卫模样的人是遭到了仇人追杀。这会儿许攸宁将这玉观音吊坠拿了出来, 若不幸被他当年的仇家发现......

    许攸宁明白他的顾虑, 就宽慰他:“虽然我也不知道当年发生的事, 但现在都已经过去十四五年了,也没有人追查过来, 想必当年也没有人料想到父亲救了我,天大的仇恨也该消散了。二来, 只是一只玉观音罢了,除了玉质好一些, 旁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应当也不会引人注意。再者, 将这玉观音作为聘礼送过去, 便是, ”

    还不晓得现在该怎么称呼叶细妹,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下才继续接下去:“便是她要戴在身上,也应当是贴身戴着,不会轻易拿出来给人看。爹你就只管放心吧,肯定没事的。”

    许兴昌知道他说的有道理,但还是有些期期艾艾的,很不好意思:“可是,可是这块玉观音是你的东西,还这样的贵重......”

    一语未了,就被许攸宁笑着将玉观音硬塞到了他手里:“当年要不是爹救了我,我早就死了,还要说什么这是我的东西?爹你快将这玉观音拿过去,找块红布包好。再找寻两套好些的衣裳,两方手帕出来。若有戒指首饰之类的东西更好。一块儿收好了,明日叫荷花婶子和小娥婶子送到女方家去,这聘礼的事就算成了。至于喜宴的事,爹你要是信得过我,我明日就拟个单子出来。到时爹你有空的时候照单子去镇上采买东西就成了。”

    许父一辈子没能考中举人,就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儿子身上。整日只让许兴昌念书做文章,旁的事都不让他插手,养的许兴昌成了个不通庶务的人。说起来他今年都三十六七岁了,但遇到这些事也手足无措,全无半点头绪,还没有许攸宁来的明白。

    分明是他自己要成亲,但下聘的事,喜宴的事却都是许攸宁在操办。还将他今儿犯愁了一天的聘礼和筹办喜宴的钱都给他解决掉了。

    许兴昌就觉得,他和许攸宁的身份反了过来。他是个稀里糊涂,什么事都不懂的儿子,而许攸宁却是什么都清楚明白,做事有条不紊的父亲。

    面上不由的有些发烫,嗯了一声,将手里的玉观音收好。

    然后叫许攸宁:“我推你回屋,你早些睡。”

    虽然家里有油灯,但点灯费油。晚上又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一等天黑父子两个都是直接上床睡觉的。

    许攸宁应下了。也不用他推轮椅,自己趁着外面的星月光亮洗漱好,回自己屋睡觉。

    许是今儿拿了这块玉观音出来的缘故,许攸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睡着之后就开始做起梦来。

    梦里是震天的喊杀声和哭声,满目奔跑的人和红色的鲜血,让他如同身陷泥沼,全身冰冷黏湿,不能动弹分毫。

    其实他小的时候经常会做这个梦。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是会被吓到,但随着梦到的次数多了,整个人就开始平静冷漠下来。

    后来他大了,就渐渐的不再梦到。现在时隔几年再次做了这个梦,他心里非但没有半分恐惧害怕,反倒还有想一探究竟的欲望。

    只可惜一切都如同隔着一层透明的琉璃,他只能模模糊糊的望着里面如同修罗场的一切,却不能靠近分毫。

    他就淡漠的想要转过身离开,这时耳中猛然的听到有个女人在撕心裂肺的大喊:“宁儿。”

    心头忽然一震。他忙想要回身看个究竟,但身子却如同泥塑木雕一般,无论如何都动不了分毫。

    后来经他用力挣扎,身子好不容易松动。急忙回头看时,却只见眼前一片血红迷雾,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也没有迟疑,抬脚就要跑进那片血红迷雾里面,脚下却忽然一空,整个身子直直的往下坠落。

    心口一窒,许攸宁猛然的睁开双眼醒了过来。

    转头一望,窗外天光微亮,远处近处有细碎的鸟鸣声传来。

    他躺在床上出了会神,穿衣起床,拄着拐杖打开门去厨房,舀了冷水洗漱。然后开始做早饭。

    早饭是绿豆稀粥,菜是昨儿晚上剩下来的豌豆,热一热便能吃。

    等到他将稀粥烧好,许兴昌听到外面的声响也已经起来了。

    父子两个在桌旁对面坐下吃早饭。饭后许攸宁坚持要洗碗,许兴昌也只得由着他。

    昨晚入睡前想了好一会儿,许兴昌也想明白一些事,这会儿就叫住许攸宁跟他说话。

    “你做木雕的事,往后也不必再瞒着我了。有门手艺傍身总是好的。不像我,年近四十的人了,还文不成武不就的,半辈子都荒废了。只是一样,有空的时候你还是要多看看书。等过些日子我空闲下来,就带你去城里看看。兴许遇到个名医,就能将你的腿给治好了呢。到时你还是要以举业为重的。”

    许攸宁断腿的这三年,许兴昌已经带着他将镇里所有的大夫都看遍了,但依然一点用都没有。甚至还有人说许攸宁这腿永远都治不好,往后只能这样瘸着了。

    可是许兴昌总是不愿相信。

    他觉得许攸宁是个很聪慧的人,这辈子就该有个锦绣人生。怎么能因为这断腿的事让他一辈子都只能待在这乡下?

    哪怕倾家荡产,只要能治好许攸宁的腿他都愿意。

    许攸宁对此却不抱什么希望。但也不想打击到许兴昌,就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我知道了。”

    父子两个又说了几句话。许兴昌正要出门去学堂教书,叶荷花和叶小娥就过来了。

    请她们两个坐下,倒茶过来给她们两个喝,彼此闲话几句,许兴昌就将昨儿晚上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

    两套衣裳,两块手帕,两只乌银戒指。另外就是那块玉观音吊坠,用大红布团团的包裹了起来。

    衣裳手帕和银戒指还是许兴昌那死了的前妻留下来的,都有些旧了。但看得出来保管的很好,看起来还都是干净整洁的。

    叶荷花和叶小娥接过这些东西,笑着对许兴昌说了几句贺喜的话,便拿着东西去叶细妹家。

    一路上两个人还笑说,这个许秀才倒是个有骨气的。细妹都说了,不要他一分聘礼。若是旁人听了,白得一个堂客,心里不要喜欢的跟什么似的。这许秀才倒好,一定要出聘礼。

    就算这些东西不值什么钱,可到底是他的一番诚心不是。

    两个人一路说笑,等到了叶细妹家,也是先说了几句贺喜的话,然后就将这些东西拿出来递过去。

    叶细妹留她们两个吃了茶。还将前些时候买的芝麻糖装了一盘请她们两个吃。

    等到她们两个走了,叶细妹才开始翻看许家的聘礼。

    叶细妹这几年手头宽裕了些,也给自己置办了几件好衣裳和几样首饰,所以看到许家拿过来的这些衣裳手帕和戒指,便笑了一笑。

    她倒不是要许家给她多贵重的东西做聘礼。实际上许兴昌竟然有聘礼给过来已经叫她觉得很意外了。不过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的想笑。

    待看到那块大红布包裹的东西时,叶细妹也没有多想,随手打开来。

    不想里面竟然是一块翡翠玉观音!握在手掌心里的时候感觉有些凉。

    叶细妹吃了一惊。拿起来对着太阳细看时,只觉整块玉都是透明的,仿似连日光都能透过玉照到她脸上一样。

    不过她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玉,也没有想到这块玉观音会有多贵重。就许家那样的人家,还能真的拿得出什么贵重的玉来?那他家就不会穷困成这个样子了。指不定就只是一块好看些的石头,找人打磨成了观音的形状罢了。

    但既然打磨成了观音的形状,那戴在身上就肯定是好的。

    于是叶细妹就叫了叶蓁蓁过来,抬手将这玉观音吊坠挂到了她脖子上。还笑道:“好孩子,这个往后就给你戴。希望观音菩萨看在娘诚心的份上,能保佑你这病早些好起来。”

    那几十只鸡蛋就放在这后生挑的箩筐里面。

    后生笑了笑,弯腰将扁担架在肩头,叫了一声起,挑着一对箩筐就跟着前面的人走出了院子。

    叶细妹这时去牵了一头驴过来,将叶蓁蓁抱在驴背上坐了。伸手给她抚平了衣襟上的一丝折痕,笑着柔声的跟她说话:“蓁蓁乖。你骑着驴先过去,娘待会就过去找你啊。别怕。”

    叶蓁蓁点了点头,没说话。

    虽然叶荷花已经跟人说了,蓁蓁这孩子的傻病好了,刚才我可是亲耳听到她叫娘了呢。现在院子里的人都用一种探究的目光在看她,但那也不能一下子啥病就全好了,什么话都能说了呀。

    这事急不得,得慢慢的好起来。所以叶蓁蓁现在能不说的话还是不说,免得旁人心生怀疑。

    叶细妹见她点头,就叫了一个看起来很稳重的后生过来,让他专门牵着驴,看着叶蓁蓁,不能让她从驴背上摔下来。

    后生应下了,牵着驴的绳子往外面走。

    正好在送嫁妆队伍的最后面。也不晓得这算不算是让她压阵的意思。

    叶蓁蓁心里这样想着,在驴背上回头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