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为防盗章  虽然知道现在的高中生想法很多, 但对于校医来说呢,他没有老师那么的严谨, 偶尔还能开开玩笑,逗一逗学生。

    看着面前女学生脸上严肃的神情, 他只觉得挺惊讶的。要知道外面学生们对这位的传闻可是……不堪入耳, 现在看,也并非如此。

    姜烟这会被两人看着, 实际上有点紧张, 可再紧张,她也不愿意让霍廷琰扶着自己回去,给他惹来不好的流言蜚语。她现在可是一心一意为‘儿子’着想的亲妈粉, 怎么可能给偶像招黑。

    她顿了顿,总算是从脑海里找出来了一个答案:“男生背着女生走在学校会被人误会的。”

    这是事实。

    闻言校医乐了。

    “你这是脚不方便, 没关系的。”

    “不用不用。”姜烟摆手拒绝:“我自己能回去的。”

    “你怎么回去?”一直没说话的霍廷琰问了句,虽然他也不赞同背人回去, 毕竟他确确实实不想和面前的女生有过多的接触, 现在的话, 仅仅只是因为愧疚感和责任感。

    可即使是如此,被一个女生这样坚决的嫌弃, 心里莫名的涌现了一丁点不舒服的情绪。只是一瞬间,霍廷琰便把那点似有似无的情绪压了下去,神色冷峻的望着她。

    姜烟撞进他深邃的眼眸里, 有瞬间的走神, 过了会才结结巴巴道:“我让同学过来接我就好了。”

    -

    阮妍妍接到姜烟电话的时候还无比惊讶, 她体育课的时候追向安澜去了,虽然后来听到了大家说有个女生被大家推在地上了,但也没多关心。她全心全意的扑在自己的偶像身上。

    到这会接到姜烟电话,才知道那个倒霉蛋是她。

    两人搀扶着往教学楼走,阮妍妍偏头看了眼姜烟那‘猪蹄’,忍不住笑了:“你怎么那么惨啊!还有你不是跟着我去找向学长要签名的吗?为什么会被挤到霍廷琰面前摔跤啊。”

    姜烟:“……”

    她看了眼阮妍妍,沉思了会转移话题:“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给阮妍妍打电话的时候,姜烟是抱着忐忑心情的。因为她不知道就这两天的相处,能不能让阮妍妍过来帮她这个忙。

    虽说两人现在是能聊天的同学,但关系也只是点到为止,阮妍妍之所以对她特别,也仅仅是因为她认为她们有个共同的爱豆。

    阮妍妍啊了声,没心没肺的:“姜烟,我不知道你多惨吗。”

    她笑着说:“能帮忙就帮忙,而且我发现你也没那么讨厌啊。”

    闻言,姜烟无声的弯了弯唇,真诚道:“谢谢。”

    来到这里收获到的第一个朋友,好像还不错。

    “客气。”阮妍妍回头看了眼,戳了戳她肩膀:“霍廷琰没跟在我们后面了。”

    姜烟哦了声,“估计回宿舍了吧。”

    她之前便感觉出来了,霍廷琰和她们一起出了医务室之后就往另一边走了,想来也是回宿舍了。他刚刚打完球,还有点小小的洁癖,肯定是要回去洗澡的。

    正想着,耳边传来一声:“姜烟,你脸为什么红了?”

    姜烟啊了声,眨了眨眼看着她:“红了吗,是太热了吧。”

    阮妍妍:“……”

    她看着姜烟那脸上不自然的红晕,沉默了。热吗,她没觉得。

    两人互相搀扶着,十分钟的路给了二十多分钟才到,好在教室在二楼,比较近一点,等回到教室的时候,阮妍妍松了口气。

    “总算是到了,校医老师有没有说你的脚什么时候好?”

    “两三天就可以了吧。”

    就是刚刚看起来有点严重而已,其实脚崴了这种也不是多严重的伤。

    阮妍妍点了点头,看着姜烟说了句:“行吧,那你这两天要去哪里记得喊我。”

    她是比较热心肠的人,也一直都觉得人以和为贵,不爱吵架,班里要是有人需要帮忙,也会尽力的帮,虽然大家对姜烟都不喜,但至少这两天的相处下来让阮妍妍觉得其实姜烟也是一个可怜人。

    她除了在之前做的一些事情上比较偏执,比较让人讨厌之外,好像也没什么了。

    姜烟抬眸看着她,一双明亮的眼睛里写满了感激:“谢谢。”

    “哎哟,客气什么。”阮妍妍被她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摆了摆手:“我先回位置上去了。”

    -

    姜烟没吃晚饭,她这脚也不适合去吃晚饭。

    从下午回到教室后,姜烟就一直在低头看书,她以前的基础还挺好的,不然也考不上p大。其实她发现自己和原主有比较类似的经历,姜烟自己是父母双亡,但留下了一笔财产给她,让她后来的生活无忧。

    她父母是初中时候出车祸去世的,那会姜烟正值叛逆期,从好学生往坏学生转变,这种转变直到高二才好了起来。她那一年就是高二的时候喜欢上霍廷琰的,注意到霍廷琰是因为他的一部电影,不是主角,只是一个小小的配角,那个角色有着和姜烟差不多的经历,父母去世后他寄人篱下生活,每天都遭受着亲戚的白眼和各种的嫌弃。

    家里有客人来了,他不能出来,买了好吃的东西回来,如果亲戚不喊他,他不会去拿。就一直过着这种生活。

    姜烟是比他好,可其实也在亲戚家住过一段时间,感受过冷暖自知。所以当时看到霍廷琰的那个眼神时候,她就想到了自己,那一晚回家后,姜烟就疯狂的搜索霍廷琰的信息,只是那会他不够出名,没有太多的消息,但他很优秀。优秀谦逊到让人心动,姜烟花了几天的时间把他的各种综艺和采访以及小配角的电视剧电影都看了一遍。

    后来在一个采访中,霍廷琰说自己喜欢的大学是p大时候,姜烟突然就好像有了努力的目标和方向,她也想去p大,想离这么优秀的人近一点。

    虽说是一时脑热,但她当时确确实实认真的开始学习了。

    她想为了霍廷琰这个闪闪发光的人改变,变好再去追他,成为他会引以为傲的粉丝。虽然说有点夸张,可当时的姜烟,确确实实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去的。因为她在霍廷琰的眼里看到了未来的光,看到了希望。

    ……

    想着,姜烟无声的摇了摇头,低头看面前的书本。高中的很多知识虽然都丢了,但只要是认真起来,就会再回来的。

    高二时候是两节晚自习,一整个晚上下来,姜烟都深陷在学习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之后的两天,姜烟的腿脚行动不便,让阮妍妍帮忙了好几次。她也一直认认真真的学习着,连上课都不走神了。导致班主任老师还特意找她谈了话。

    在得知姜烟是真的想要变好的时候,温柔的班主任表示支持,甚至还让姜烟遇到问题的时候找自己。

    姜烟都一一的答应了下来。

    -

    一眨眼到了周五下午,他们学校下午只有两节课,然后就放假。

    阮妍妍看着坐在宿舍里的姜烟,收拾的手顿了顿:“姜烟,你不回去吗?”

    “回去的。”姜烟深呼吸了一下,这两天下来她的脚好的差不多了,她拿着一个书包看向阮妍妍和另外的两个室友,微微一笑道:“那我先走了,周日见。”

    阮妍妍应了声:“好啊,周日见。”

    至于另外的两个室友,也尴尬的点了点头。她们和姜烟不熟,甚至有点讨厌,但这一周下来,她们也感觉到姜烟变好了,脾气什么的,都变化很大。所以偶尔还是会说一两句。

    姜烟背着书包走在校园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其实她不想回去……她怕露馅。她记忆里原主大部分时间是跟妈妈生活的,虽然爸爸妈妈没离婚,但是她爸出轨了,在外面养着小三,很少回家。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原主爸爸才觉得对她有亏欠和愧疚,在物质上给她最好的。

    也是因为这些事情,让姜烟变得偏执,变得不像一个正常的高中生。

    她磨磨蹭蹭的,终于还是在夜幕低垂的时候回了家。

    只是出乎姜烟意料之外的是家里没有一个人。

    看着黑漆漆的房子,姜烟站在门口给姜母打了个电话,这是来这里后,她给原主亲人打的第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通,那边传来姜母温婉的声音:“烟烟到家了吗?”

    “嗯。”姜烟听着,心有些颤动着。她握着手机的手有点发抖,张了张嘴半天,才挤出几个字:“您去哪了。”

    姜母淡淡一笑说:“妈妈和朋友出来走走,要下个周末才回去,烟烟你周末去外婆家吃饭吧,我跟外婆说过了。”

    “不用。”姜烟想也没想的拒绝,她说话的急,沉默了片刻后说:“我周末要跟同学去玩,要在外面住一天。”

    姜母应了声,情绪依旧没有任何波澜的变化:“好,没有钱就找你爸爸要。”

    “嗯。”

    直到挂了电话,姜烟拧眉想着姜母的情绪反应,觉得不对劲,可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好像原主的母亲一直如此,无论是对女儿还是老公……态度都一直淡淡的,他们做什么,她都不生气,不会有多余的情绪出现。

    姜烟站在门口良久,才深呼吸了下走进去。

    该来的还是会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到家后,姜烟凭借着记忆找到自己的房间,一坐下就开始买票。她要去外省,等了一个星期,总算是能去外省找答案了。

    她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几年前就死了,也想知道……现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买好票之后,姜烟下楼环视的看了一圈,冰箱里空空的,除了几瓶牛奶之外,没有其他能入口的食物。

    她沉默了下,决定出去买点吃的回来。

    -

    外面的天气还很不错,姜烟随手套了个外套便出门了。

    他们家住的地方是小区的洋房,算是市中心的位置,房价高,地理位置也好,他们家就住在一楼。姜烟从屋内出来后,便往小区外面去,到小区门口需要经过一个小操场,是专门给小区人锻炼的地方。

    她正走在那里,眼睛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人正穿着黑色的运动服,正在一旁的跑道上跑着,身姿矫健,不疾不徐的朝自己这边跑了过来。

    她看到了霍廷琰……霍廷琰自然的也看到了站在原地不动的姜烟,他下意识的拧了拧眉。

    姜烟眨了眨眼,再眨眼,有点害怕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直到霍廷琰越靠越近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没认错。

    啊啊啊啊啊啊她她是跟霍廷琰住一个小区的吗!!!

    这到底是什么特别的缘分!!!

    她上辈子是烧高香拜佛了吗!!

    为什么会这么碰巧!!!

    霍廷琰瞥了眼她那白皙瘦弱的手臂,收回视线。

    姜烟压着心里那要蹦出来的激动心情,压着那想要在飞机上尖叫跳起来的冲动,好一会后她脸上的惊讶和惊喜才慢慢的收敛了起来,可那上扬的嘴角和眼睛里闪烁的光芒,还是让旁边的人能知道她的心情好。

    非常好。

    冷静了片刻后,姜烟才压着声音问:“你是要去工作吗?”

    “嗯。”

    姜烟眨了眨眼,回忆着此时此刻霍廷琰的工作,但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这会的他不火,连行程什么的都没有粉丝爆料的。

    她看着霍廷琰的侧脸片刻,才结结巴巴的从嘴里说出一句:“那……注意安全,也要注意休息。”

    霍廷琰:“……”

    姜烟还想要说话,空姐便已经过来了,微笑的询问他们需不需要点什么。霍廷琰的助理给他要了杯水,自己要了份面条,问到姜烟的时候,她怔忪了下,看着偶像的水,含笑的应着:“我也要一杯水。”

    和偶像同样的一杯水。

    有点儿开心。

    她脸上的笑实在是过于明显了,让霍廷琰没控制的多看了两眼。旁边的女孩笑容灿烂,眸中有海,有光,灿若星辰。

    姜烟长得其实还不错,只是因为她以前性格的原因,一直都是很长的一头直长发,还有比较厚重的刘海,所以显得人特别的沉闷和老气。但今天的她把全部刘海都给扎上去了,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额间和眼睛全都露了出来,眼睛很明很亮,额头饱满,整张脸看起来很漂亮。

    是那种明媚张扬的美。

    ……

    姜烟抿了口水,旁边的霍廷琰已经把口罩和帽子再次戴上,继续睡觉了。

    她盯着看了一会后,完全没有半点的睡意了。男神就坐在自己旁边睡觉,她怎么也睡不着的。

    就这样,姜烟盯着霍廷琰看了一路,因为是目不转睛欣喜的盯着看,所以也没注意到什么不一样。

    下飞机后,姜烟背着自己的包跟在霍廷琰的身后,在他们去取行李的时候,她小声说了句:“霍廷琰,我先走了,你记得注意休息啊,别太累了。”

    说完,她担心霍廷琰不给回复,飞快的跑了。

    -

    看着奔跑的背影,霍廷琰身侧的助理笑了:“阿琰,那是你同学还是粉丝?”

    飞机上这两人的互动他都看着,还觉得挺有趣的。不过看霍廷琰态度冷淡,助理也没敢多问。

    霍廷琰收回视线道:“同班同学。”

    助理笑:“那你这同学挺喜欢你的。”

    他一顿,挑了挑眉看向助理:“是吗。”

    “那必须的啊。”助理笑着说:“你睡觉的时候她看了你一路,那眼神……”他笑着摇摇头说:“是真爱粉才有的吧,她的眼睛能告诉我她是你的粉丝,还是死忠粉的那种。”

    霍廷琰睡觉的时候,他醒来过几次,每一次都跟姜烟对视着,姜烟被他看的不好意思,抿唇笑了笑扭头看向窗外,但没一会她又忍不住的把眼睛放在了霍廷琰的身上。这些,助理都看的一清二楚。

    霍廷琰:“……”

    他沉默了须臾,突然问:“怎么说。”

    其实他有点感觉,但一想到姜烟之前对向安澜的疯狂,又觉得不太可能。

    助理哈哈笑,拍了拍霍廷琰的肩膀感慨说:“她看你的眼神有种看崽崽的感觉。就儿子一定要健康成长啊,而且刚刚不还跟你说别太累了,注意休息,这绝对的亲妈粉。”

    霍廷琰:“……”

    他憋了憋,对着助理那揶揄的目光,实在是没憋住笑骂了句:“滚!”

    什么儿子,什么崽崽,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助理看着他的变脸,更是哈哈大笑起来。有趣,这还是头一回看霍廷琰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

    姜烟一下飞机就熟门熟路的打了车去了自己的原本的家。

    她站在自己原本的家门口,深呼吸了口气,才慢慢的挪步过去,颤抖的按了门铃。姜烟原本的生活富裕,父母都是商人,给予她最好的生活。只是后来出车祸去世了。出车祸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在车内,姜烟是被护着活下来的。

    门铃摁着,她焦急的等待着。期盼着屋子里能出来一个姜烟,即便是身体换不回来了,可至少得了一个安心。

    五分钟后,经过她不懈的坚持,屋内总算是有人走了出来,是陌生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

    那人看着站在大门口的姜烟,愣了下:“小姑娘你找谁?”

    姜烟一怔,顿了顿才问:“您好,我找这房子的主人。”

    闻言,眼前的女人笑了:“找我什么事?”

    姜烟瞪大眼望着陌生的女人,难以置信问:“这房子是你的吗?”

    那女人笑了笑:“那自然是了,你有事?”

    姜烟拧了拧眉,抓着她的手着急问:“这个房子不是一个叫姜烟的吗?怎么是你的呢?”她瞪大眼望着眼前的女人,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期盼:“姜烟呢,姜烟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