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 57.第五十七章
    噫?好像哪里不对……

    一个裹着褐色毛边儿斗篷的小小身影穿过脏兮兮的小巷。

    兜帽下散落出几缕白到近乎透明的发丝来。

    那是张模样精致气色健康的小脸, 银灰色的眸子里氤氲着流转的色散光点。若是在绚烂的阳光之下倒也好用科学合理的解释这般美丽的原因……但在这种灰暗的清晨,只能说明这孩子绝对不是寻常人这一事实。

    ——他有着与这靠近贫民窟的小破巷子完全不符合的从容与干净的气质。

    小孩子轻缓的呼吸着,淡薄的寒气在他鼻息前凝聚成一小团,很快便消失不见。

    他来到某间以破烂木板为门的小房间前——这是居民楼下的储藏室一类的地方,却被暴力破坏掉, 如今大概成为了那些流浪者们暂时遮风避雨休憩的场所。

    小孩子伸出手来,有些犹豫。

    这种破烂门板稍微一推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定会吵醒那些正在睡觉的流浪汉。虽然战斗力上完全不同担心, 但是在普通人面前暴露基地入口……

    不妥。

    暴力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他露出了困扰的神情。向来以暴力解决所有问题、这之外完全不需要他操心的过往经历让他一时之间陷入了困境。

    不能惊动普通人。

    唔……

    隐隐约约可以听到有居民下楼的脚步声。似乎还在打呵欠, 应该是晨起的家庭主妇往楼下丢垃圾吧?

    不能拖下去了。

    意识到这一点儿的小孩子灵光一现。

    【既然不能吵醒, 那就一直睡下去吧。】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危险的死亡宣告。

    小孩子不太熟练的以手结印, 使用阴阳术中的催眠技巧,糊了上去。

    下一刻, 无形的能量波动以超乎他想象的范围振荡了出去,穿透物质阻碍, 影响了这周遭的方圆百米内的地区。

    刚刚正在下楼的妇人已经走出单元楼,手里还提着垃圾袋就倒了下去, 呼呼大睡了起来。

    那张精致的仿佛人偶的脸上出现了几分无措的颓败, 然后像是听到了什么嘲笑, 一下子羞愤到炸了毛, 却又因为自尊心而努力的深呼吸, 压住了懊恼, 转而径直去推开了木门。

    【不管那个人吗?】

    “什么?”稚嫩清脆却又有几分沉稳的冷意的声音伴随着吱呀作响的开门声, 打破寂静。

    既然大家都睡熟了,他也就没必要再闭着嘴。

    【这种天气睡在露天,人类是会感冒的。】

    他从记忆中扒拉出了“感冒”的概念。

    “这个时代应该可以治疗感冒,所以没必要冒着被监控拍到的风险去帮助他人。”

    【诶?罪魁祸首可是你控制不当的催眠术哦?】

    “难道不是因为那人太弱了吗?”孩童的视线扫过宛如动物般聚在一起的男女老幼,有一些人的身上还盖着脏兮兮的棉被以及游.行.示威所用的[倡导新法律,维护新秩序]之类的宣传标语——有些人确确实实不可思议的有着动物的体征——然后因为空气中难闻的气味皱了下眉头,“我为什么要为他人的弱小买单?”

    【……】那个声音无语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慢慢来吧,你这糟糕的性格……入口身份验证位置在窗户正下方的那块小玻璃,你用我的jungle 账号扫描一下就好——如果那个账号没被现任的绿之王权者冻结的话。】

    小孩子从衣襟的暗袋里摸出手机来。

    这动作稍微有点儿大,隐约可以看到他穿着一件灰绿色的和服,系着条黑色的腰带,腰间甚至还别着一把几乎要拖地的、被白布裹着刀鞘的太刀。

    “小流的账号是?”

    那个声音报了个账号密码出来。

    在绿色树状图标旁边摁下【登陆】的一瞬间,一只突然跳出来的虚拟3D鹦鹉突然拍着翅膀声嘶力竭的扯着嗓子嚎叫了起来!

    “流!是流回来了!欢迎回家,欢迎回家!!!”绿毛鹦鹉颇具有穿透力的喜庆的声音在小屋内回荡着,突然变成了惊恐的尖叫,“不,持有者不是流!流被盗号了!罗曼!罗曼你快醒醒!流居然被盗号——”

    粉雕玉琢的孩子面无表情的摁着音量减小的键,给嘈杂的鹦鹉静了音,嫌弃极了。

    “好吵……流,那是什么。”

    【是‘琴坂’。听说别的‘比水流’都会养一只名为琴坂的鹦鹉,我就给自己做了一个电子宠物。】

    这话说的,在被听者看来,就像是孩子在对大人说“我看到隔壁家小孩有了xxx所以我也弄了个类似的玩意儿”一样,不经意间就刺痛了监护人的小良心迫使其反省自己以往对孩子的疏忽——

    然而往往并没有什么卵用。小朋友的狡猾总是等不到一句宠爱的补偿。

    “电子宠物……不愧是绿之王,果然很厉害。”[家长]认真的口头表扬着。

    比水流:……

    嗨呀好气!

    虽然已经因为这个人的脑子缺根弦儿生过很多次没由来的闷气,但还是好气啊!

    “然后呢,要怎么做?”

    ……更生气了!

    【……】

    “小流?”完全不明所以的孩子模样的[家长]得不到回应,终于开始动脑子思考了,“原来你也没办法了吗?那么事出紧急,为了进入基地,就算使用暴力也——”

    【你给我住手!不许拔刀!!!】比水流忍无可忍呵斥住了这个陡然兴奋了起来的家伙,一缕极细的绿色电弧从白发男孩儿的脖颈处滋啦闪烁着,在左耳处爆出一个小小的火花来!

    “唔……!”

    一瞬间被这极细的电流侵袭了神经的孩子发出了忍耐的呜咽,猝不及防被电,身体本能的痉挛晃动着弯了下去。

    然后他很快便站了起来,一脸懵逼的惊慌中甩掉了棕色的兜帽,大惊失色的用没拿手机的另一只手摸着自己脖颈上的东西:“小流!你没说过这东西还有这个功能!”

    那是一个镶嵌着一颗绿宝石的黑色项圈,紧紧的贴合在脖颈上。项圈正后方的位置,被左右各三个的金属孔装饰包围着的地方焊接了一小段精致的黑色装饰小锁链,与扣在左耳耳垂上的黑色耳钉连为一体。

    【……只是我的力量稍微有点儿失控而已,金属导电不是很正常的吗?】

    扎进耳垂的黑色耳钉直接将声音传到听觉神经中,似乎连对方的情绪都能直接传递过来。

    至少现在,他觉得自家小流就是笑着的。

    【只是一点儿对于你而言完全处于安全电压范围内的力量失控而已,你刚刚……好像很舒服?要再来一下吗?】

    “……不!”虽然不懂是怎么回事儿,但是这话里明显有种糟糕的意味让他本能的抵触着。

    长发的男孩儿深吸一口气,端正了神色,努力让自己找回家长的尊严。

    “如果不能暴力突破……难道不用去你之前的基地了吗?”

    【肯定要去的。】那里还有人在等着他。

    比水流遗憾的收了手,他现在只是以灵魂体的状态寄宿在这个内部镶嵌着数枚德累斯顿石板碎片和特殊芯片的特制项圈中,依靠着对方的生命力而存活,这份信赖感已经让他很满意了,就算趁着对方身边的刀剑付丧神还没苏醒想要逗弄一番,也要适可而止。

    同为德累斯顿石板选中的“王”,即使命运稍微出了点儿差错,并不是由灰之王凤圣悟、而是由这位捡走、甚至还拐了个弯进了时之政府,比水流仍旧是比水流,当之无愧的绿之王权者。

    【终端机下方外放小音响的旁边有一个东西,你抠出来侧插.进项圈后面的金属孔里,随便哪个都行。】

    “我还以为那是装饰……”男孩儿说着,从比水流指导的位置抽出了一根倒插着的小巧的耳机插头来。

    【这个项圈上没有空余的地方放置多余的装饰。】比水流像是在叹气,【那是蓝牙接收器,插.进来。】

    他摸索着后颈项圈上的孔,将手中的金属棒状物缓缓地推了进去。

    像是中了病毒般冻结的手机屏幕几乎在下一秒就恢复了正常,并且显示了正常登陆后的身份验证界面。

    【可以了,去验证身份吧。】

    在绿光映入窗户下方的黑色玻璃上时,某种机关被启动了——

    房屋正中心的地面上,缓缓的裂出一个方形空隙。

    那之下,是一条深不见底、却有着绿色的灯光在照明的阶梯。

    【走吧。】比水流的声音很高兴,【欢迎来到我的世界,无色。】

    被称之为“无色”的孩童无奈的笑了,像是一位纵容着孩子的家长那般。

    “好吧,我来到你的世界了,小流。”

    他的命运转折在成为绿之王权者的那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