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桃花煞 > 40.驯夫第一课
    不看盗文的孩子是好孩子, 鬼王才会让你看到正确章节哟  这些,就是鬼留下的踪迹。

    一只鬼跟随人们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容易, 因为痕迹微小,不容易被发觉。但一群鬼移动, 难度就大了。

    从童安市到海市的大巴车上, 司机打了个哆嗦,问乘客:“你们冷吗?”

    乘客们纷纷表示冷。

    司机:“奇了怪了, 今天降温了?”

    明明冷气还是平时的温度, 怎么就今天冷了起来?

    大巴过隧道时,光线暗了下去,如果这时有人抬头, 会在眼球移动的瞬间,捕捉到玻璃上映出的影子。

    大巴车超载了, 乘客只有十一人,但车上却站满了冒着煞气的大鬼。

    ----

    从十五岁见鬼开始, 妙妙已经见了十年的鬼。死和鬼于她来说, 不再是让人害怕的事情。

    苏妙愣愣地注视着床上没有呼吸的邻居, 手不听使唤,又擅自行动, 触碰了卓忘言的脖颈。

    “……”苏妙恨铁不成钢骂自己的手道,“你怎么跟猫尾巴一样!”

    众所周知,猫尾巴和猫不是一种生物, 妙妙的手和大脑, 也一样。

    苏妙的大脑疯狂提醒着她的手不要轻举妄动, 但手不听啊!

    “诶。”当手触碰到卓忘言时,妙妙震惊了。

    “……有点温?”苏妙自言自语道,“软的?温的?幻觉?”

    她整张手贴了上去:“……有跳动?”

    苏妙大脑的控制系统此时彻底罢工了,完全镇压不住苏妙的身体,苏妙耳朵贴在了卓忘言的胸前,试图听他的心跳。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听到了还是没听到,迷迷糊糊一转眼,看到了床边衣柜前镶的镜子。

    苏妙盯着镜子看,眼睛慢慢瞪圆了。

    镜子里的她,耳朵贴在被子上,而她眼前的邻居,并没有出现在镜子里!!

    苏妙浑身的血都凝固了,咽了咽口水,慢慢爬起身,张开手,慢慢退开。

    退了几步,她又探着身子,小心翼翼伸出手指尖,戳了戳床上的人。

    她转过去看镜子,镜子里,依然只有她,没有卓忘言。

    “鬼……”妙妙凭借十年见鬼经验,得出了结论,“已经变鬼了?!”

    看来是死透了,可是……可是为什么不是鬼影?!

    妙妙虽然没问过鬼他们死后会经过几个阶段,但凭借她这些年看到的,她心里多少能判断出,人刚死化鬼时,只会是鬼影的形态,就跟她家里的那些鬼房客们一样,时间长了,或者出现什么契机了,才会慢慢成为实体,身体看得见摸得着。尽管普通人依然看不见有了身体的鬼,但对于妙妙这些阴阳眼,如果手边没有镜子,他们很难判断有身体的这些,是人还是鬼。

    妙妙惊呆了。

    “难道卓忘言原本就是鬼?”

    可,自己昨天还和卓忘言出席了婚礼,虽然婚宴上她没有注意到卓忘言在哪里,但一起进门时,卓忘言接过新人家长送来的喜糖,剥开一个尝了。

    如果是鬼的话,根本不会有人看到他,也不会给他递喜糖,他也根本不可能吃掉那块糖吧?

    而且林警官也跟他搭话了……林警官能看到的!

    卷发女鬼飘了进来。

    “被你发现了。”她说,“心情如何?”

    苏妙转过脸,表情僵硬。

    “……他是个什么东西?”苏妙道,“他是鬼吗?”

    “是啊。”

    “也就是说……他一直是鬼?”

    “没错,一直是。”

    “可我带着他出去,别人也能看到他……所以他到底是人是鬼?”苏妙没见过这种情况,她多年的见鬼经历并不能解释这个现象。

    “你一直没问过,我们也没说。”卷发女鬼道,“从个体来说,鬼有三化,一化就是人化鬼影,限制颇多,法务部来抓的时候,你只能藏。二化就是鬼影化身,有了身体就可以用工具作战,阴兵听过吗?就是指二化的鬼,这个时候就能和法务部抗衡。”

    “三化就是化肉身,和人一样。”卷发女鬼道,“这是鬼的三化。到底什么时候化,也有个体差异,也要看天意。心性不坚,不疯不癫,运气不好的,基本上没办法二化,更别提三化。。”

    “他是三化?”

    “他不是。”卷发女鬼看着床上的卓忘言说道,“你现在看见的是二化,毕竟镜子里你看不到他。而且……我刚刚说的这些只是普通规则,在他身上可能也不适用。有一点你要知道,他要是醒过来,就能化出真实的人身,有温度有呼吸,可能完全不会受限制,你可以把他当作真实的人。”

    “……”苏妙道,“这不就是逆天的本领吗?!那做鬼太好了有没有!死了跟复活有什么差别?!”

    “只有活人会说做鬼好。”卷发女鬼嘲讽道。

    苏妙:“你的意思是,卓忘言是鬼,但他平时化人身伪装成活人来见我,现在这样可能是出了差错,或者在充电,所以暂时是鬼身的状态……”

    苏妙沉吟道:“那他来头不小啊?!连死都是实心的……”

    苏妙瞥了一眼浮在空中的卷发女鬼,她还是个虚的。

    “那他有什么目的?”苏妙道,“肯定是我吧?这么看来,那个律师也是……怪不得他们说话奇奇怪怪的。”

    “那个律师是人。”卷发女鬼道,“你知道鬼上身吗?姓晁的律师属于这一类。”

    “鬼上身?!”

    “身体虚弱的人,濒死的人,就会被他占据身体,代替原主活着。”卷发女鬼道,“俗称鬼上身。”

    苏妙喃喃道:“他们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她想起卓忘言用软笔写字,对智能电器完全不通,吃个零食都那么惊讶。

    他应该不是现代人……古代人?

    会是哪个朝代的?

    等等,还有刚刚的那只鸟,不是自己眼花了……

    苏妙激动地抖了起来,整个肌肉都僵硬了:“姐姐,刚刚我进来时看到了一只黑不溜秋又发着光黄黄的鸟……我以为是秃鹰之类的,现在想想看……是那只鸡仔吧?!晁律师不是说,它叫凤凰吗?!真的是凤凰吗?!”

    卓忘言的手指动了动,苏妙迅速转头,盯着他看。

    “要醒了吗?”苏妙轻声问道。

    卓忘言的睫毛微微颤动。

    苏妙压低声音感慨:“好长的睫毛……”

    卷发女鬼道:“把你的花儿搬来。”

    “花儿?”苏妙眨眼。

    “程风的那朵。”卷发女鬼道,“再给你说个秘密,你的这个邻居,搬过来就是想吃花。”

    “……吃什么?”

    “看起来,程风之前的猜测没错,应该是花开他醒,吃了花化肉身。妙妙,你种的花,是他的食物。”

    “吃花鬼?!”

    “花快开了。”灰衣老鬼在门口指着那盆花说,“也该醒了吧?”

    苏妙语气兴奋道:“真的吗?花开他就醒了?”

    苏妙跑回去,抱起花盆,果然,金黄色的魂花处于含苞待放的状态。

    苏妙小声感叹:“这都是什么奇迹?!”

    苏妙转过身,抱着花向邻居家走去:“所以说,上一朵花,是被他吃了?”

    会吃花的鬼,所以才搬到她对门,等她种花吃吗?!

    苏妙身后的灯忽然闪烁起来,继而是整个楼的灯都忽明忽灭起来。

    气温骤降。

    苏妙愣了一下,转过身:“……跳闸?”

    跳闸的话,电闸箱就在她手边。

    苏妙放下花盆,去开电闸箱。

    手触碰到电闸箱时,电闸箱是扭曲旋转起来。

    苏妙缩回了手:“怎么回事?!”

    墨镜鬼飘进楼道,大喊:“是决斗阵!!我们现在都进决斗阵了!!”

    “决斗阵什么意思?!”苏妙慌了,她直觉到这玩意不是个好玩意,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报警,报警管用吗?!”

    “决斗阵是鬼阵。”灰衣老鬼说,“我曾经见过,两派争王,凡被圈进阵的鬼,必须拼个你死我活,斗出王来,才可解阵……”

    “所以说,这个阵是什么?!”苏妙惊恐道,“我们被圈起来了?为什么我们会被圈起来?!”

    “……”卷发女鬼道,“为什么妙妙也在?”

    “阴阳眼也算数?”灰衣老鬼不解道,“决斗阵只是鬼之间的擂台,是把人隔离开,在两界中间进行的决斗……按理说,妙妙应该会被隔离出去才对。”

    鬼阵只能圈鬼,然而苏妙作为人,却也被圈了进来。

    “有人下了决斗书。”墨镜鬼幽幽说道,“向鬼王决斗,是王者战,挑战书贴出来,以被挑战者为中心,方圆五百米,就会形成决斗区。决斗区是封闭的,只有两种情况能开阵,挑战者消失,或者被挑战者消失。”

    “拿着你的花,到他身边去。”墨镜鬼道,“能下挑战书,证明挑战者就在不远处,马上就要来了……好在你的花要开了。我和司令去拖住挑战者,尽量给你们留时间。”

    “晚了。”卷发女鬼抖了起来,极度的恐惧使她被死亡束缚,身体被割裂成八块。

    苏妙惊了。

    “姐姐……”

    这是……碎尸?卷发女鬼生前竟然是被人碎了尸?

    灰衣老鬼道:“别想你怎么死的!顶住!这些算什么,不要怕!”

    寒气袭来,寒气夹带着淡淡的血腥味,一点点冰冻。

    苏妙怀中的花颤抖了起来。

    她抬起头,看到了黑压压的鬼,手中带着黑色的刀枪棍棒,朝这里走来。

    “这……”苏妙愣愣道,“多数打少数……是不是太不公平了?”

    “大鬼!”墨镜鬼面部扭曲,一道黑血从他眉心的弹孔蜿蜒下来,他也顶不住了。

    “是大鬼!”

    灰衣老鬼走上前,说道:“他娘的,以为我怕?!小姑娘进去!”

    苏妙抱紧花盆,慢慢退到卓忘言床前。

    “连二化都没有的小鬼,不躲起来,是要来送命吗?”一个极其变态的声音响起。

    苏妙意识到,这不仅是多数打少数,这还是上阶虐下阶。

    她身边的鬼都是鬼影,正如卷发女鬼所说,鬼影没什么反抗能力,只能躲。

    而对方,它们全是有鬼身的大鬼啊!

    “去他娘的,老子命早没了!”司令骂道。

    “哦?那你们也没什么用啊。”变态说道,“你是能打,还是能挡?”

    “老子让你砍,还能耽误你个两三秒!”司令道,“老子是打不了你,但也不是没用!”

    弹药不够,身体填充,誓要和侵略者抗到底!

    对方听到这句话后,嘁了一声。

    苏妙头皮一紧,转过头。

    屋内密密麻麻站了一圈鬼,双目闪着血色。

    他们都有身体,手中握着黑色的刀,刀刃泛着幽光。

    镜子里,只有苏妙一人,抱着花盆。

    “把花给我。”一只脸上带着刀疤的大鬼说道。

    苏妙没有说话。

    “没听见吗?把花给我!”刀疤大鬼瞪眼,血几乎要从他的眼睛里迸溅而出。

    苏妙依然不说话。

    她大脑飞快转动,思考着现在的方法。

    既然会问她要花,而不是直接动手来夺,那么就证明他们的目标不是她,也不打算伤到她。

    苏妙定下心后,打算无视到底。

    她一屁股坐在卓忘言床边,把花紧紧搂在胸前,怒视着这些鬼。

    大鬼们慢慢缩小着包围圈。

    鬼气越来越近,苏妙整个人都吓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