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域极西之地的西暝皇宫内,昭煜魔尊刚走过屏风就感觉到怀中的婴儿变得不一样了。之前表现得很是乖巧聪慧的孩子忽然间就不乖了,不但咿咿呀呀的叫着还一个劲的挣扎想要从他怀里爬出去,这让他只得先安抚孩子,都顾不得跟素素说话。

    凌素素一脸纠结的看着这个肃杀冷硬的高大男人,原本还在为他一身血与铁的锋锐气势而暗暗的心慌,看到他笨拙的哄孩子的样子真的是什么心慌都没有了,这就一个反差萌的奶爸啊,真是想怕都怕不起来。

    从小把弟弟带大的凌素素一眼就看出他抱孩子的姿势有误才会让孩子不舒服的闹腾,就开口道:“你抱孩子的姿势不对,要让他的头颈部躺在你的手肘,这样他才会舒服。”

    汗都冒出来的昭煜按照她说的方法总算令怀中的婴孩安静下来,然后看着这个分别了三千年的暗恋对象故作无事的打起招呼。

    “好久不见。”

    “你谁啊?”凌素素下意识的说,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

    抽搐下唇角,魔尊自报姓名,“我是昭煜。”

    “你是小鱼!”

    凌素素吃惊的叫着,赶忙上下打量这个至少一米九以上魁梧健壮一身阳刚之气的男人,真是一点都没法从他身上找到半分属于小鱼的影子。

    她的病弱美少年呢?就算长大也应该是面若好女的美青年啊,怎么长成了一个纯爷们?

    这何止是小鱼变大鱼,简直就是小鱼变鲸鱼!物种都不一样了喂!

    时间已经不是杀猪刀了,简直就是三十米长的大砍刀啊!直接就把她的美少年给砍成了糙爷们。

    哪怕现在的小鱼长得也很帅,但那是充满男人味的帅,跟她想象中的纤弱美青年简直就是个完全相反的存在啊!

    看出素素的纠结,昭煜魔尊解释道:“这才是本尊真正的样貌,当年本尊刚刚借体重生过于虚弱才只能维持那种弱小的模样。”

    “所以你根本就不是西暝皇朝的小可怜皇子,你究竟是谁?”

    “以前的身份不重要。”

    脸上闪过一丝阴霾的昭煜魔尊并不愿在这件事上多谈,随即就转移了话题。

    “素素,你昏迷了五年,现在感觉如何?”

    “五年!!!我睡了这么久吗?”

    凌素素一脸的吃惊,她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觉,没想到竟然过了好几年。

    她记得自己借助诛魔剑追踪那个凶手进入魔域,原本以为吸食血肉的家伙得长得多没人样,结果对方TM压根就不是人,青面獠牙四臂双头长得那叫一个辣眼睛。

    那个怪物很是忌惮诛魔剑一直在逃跑,直到被逼入一处绝地才开始反击。张开血盆大口用力一吸,她一个恍惚就发现附近的生灵尽数死绝,而她也再也感应不到藏于体内属于弟弟的一魂一魄。

    心念急转的凌素素已经明白对方不但吸食生灵血肉,还能吞噬魂魄。之前是弟弟的魂魄为她挡了这一劫,

    看到那怪物又张开大口,生怕自己的魂魄被吸走的凌素素情急之下将一整箱的雷火弹都丢出去。一颗雷火弹就能杀伤一个元婴期的修士,一整箱上百颗的雷火弹爆炸后直接就形成了一朵蘑菇云。那个怪物被炸成粉末,距离爆炸点极近的她也没讨到好,当时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昭煜魔尊耐心的解释道:“五年前,一个善于潜行的魔族偷入灵华界,本尊一路追查来到镇魔塔才知道你追着那个魔族而去。这简直就是胡闹!若非你有诛魔剑在手他根本就不会惧怕你,逼急了一口就能将你的魂魄吸走。本尊虽然立刻赶去到底还是晚了一步,你已经跟他同归于尽,不得已只得聚集你的魂魄投入肉仙芝中重塑身体,这才令你获得重生。”

    凌素素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自己竟然已经凉了一回。还有肉仙芝不是传说中的顶级仙药吗?据说用肉仙芝塑体后就会变成木灵之体,从此修炼起来一路坦途再无瓶颈百分之百的飞升成仙。她一直以为只是想象出来的药,原来竟然是真的。

    “你既然有肉仙芝,怎么不用来给自己塑体?”

    凌素素下意识的问,倒不是怀疑昭煜说谎,只是奇怪他怎么不用在自身。修魔一看就没有前途,还是修仙比较好。

    “肉仙芝承载不了本尊的魂魄。”

    昭煜魔尊简短的答,随即将怀中的婴孩递过去。

    “当年本尊发现你弟弟的一魂一魄被那个魔族化作的魔气包裹,竟有化婴的迹象,就一同带了回来精心培育。如今五年过去,已经魔气凝体变成了真正的婴儿。”

    “这是我弟?!”

    凌素素赶紧接过抱在怀里,看着怀中软软小小的婴儿发觉眉眼确实跟弟弟小时候很像。

    欣喜的抱紧自家弟弟,凌素素忽然想起来关切的问:“我弟的身体用魔气凝结真的没问题吗?不会让接近他的人沾染魔气吗?”

    “不会,他如今是真正的血肉之躯,所吸收的魔气已经化为魔核藏于丹田之中,不会让接触到的人入魔。”

    “那就好,我可以带他回家了。”凌素素开心的笑着,让昭煜魔尊微微一怔,“你要离开?”

    “是呀,我都离开家五年了,我打算明天就带着我弟回昆仑。”

    凌素素没什么心机的说,让昭煜魔尊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却说不出挽留的话,让她好好休息就转身大步离开。

    走出玉仙宫的昭煜魔尊一身的郁气已经掩饰不住,心情极端不好的他周身不自觉的散发出一股锋锐逼人的气势,让人不敢靠近。

    一直守在殿外听了全程的扶风鼓起勇气上前劝说道:“尊上,您若喜欢那姑娘强行留下便是,何必——”

    “闭嘴!”

    昭煜魔尊扫过去的刀锋般锐利的目光令扶风不自觉的畏缩一下,知道自己逾越了,赶忙跪地请罪。

    没有再理会这个被自己纵得失了分寸的下属,昭煜一展深黑的披风就飞入夜色中,打算去裂境之地跟那些魔族厮杀一番,纾解心中的抑郁。

    扶风还在懊恼自己说出令尊上生气的话,那个脸上带着刺青一直负责照顾凌素素的干练女子冷冷道:“尊上是何等的正派刚直之人,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你不该提出那种建议侮辱尊上。”

    “绿衣,我只是觉得尊上这三千年来过得太寂寞了,难得遇到在意的姑娘,才会忍不住劝说。”

    “你不应该劝说。”

    “我知道错了。”

    “你应该直接给凌素素喂忘尘丹。”

    “啊?”

    扶风吃惊的看向绿衣,想不到她比自己还有想法。

    “尊上不知该拿那个姑娘怎么办,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就应该为他分忧,哪怕为此受罚也在所不惜。”

    “你说的太对了!我们的命都是尊上给的,为了尊上受罚又算得了什么?!”

    扶风站起来振奋的说着,为了主上的幸福他决定拼了,当即就趁夜潜入御药房偷拿回来一瓶忘尘丹。

    玉仙宫中,绿衣已经熬好了一碗滋补汤药,看到扶风想把整瓶药都倒进去赶忙阻止。

    “你想被尊上扫地出门吗?一颗就够了。”

    “可一颗只能顶十年啊!”

    扶风一脸的不解,看到他单蠢的模样,绿衣觉得真是白瞎了他那张一看不像好人的妖邪脸。

    “就是因为能顶十年才只用一颗。我们做下属的擅自做这种事已经是逾越了,最终的决定权要留给尊上。若是尊上决意不肯趁人之危,凌素素失忆的时间也不过是十年,很快就过去了。”

    “哦。”

    明白过来的扶风将一颗忘尘丹下入汤中,绿衣看到乳白色的丹药入汤即化再不见踪迹,就进入内殿殷切的劝凌素素喝下补元气。

    凌素素正觉身体虚弱,把怀中的弟弟放到一边就接过汤碗喝下,接着就失去了意识,手中的汤碗也掉落在地上发出碎裂声。

    绿衣把碎片收拾好走出寝殿,看着等在外面的扶风说:“成了!等她醒来就会忘记所有的一切,到时候我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那咱俩赶快给她编排一个身份,尊上的恋人你觉得怎样?”

    “以尊上的性格对待凌素素必定是发乎情止于礼,恋人的身份难以令两人更进一步。还是妻子的身份最合适,到时候让凌素素对尊上主动一些,成不成就看这一遭了。”

    “好,咱俩赶紧对对词,不能让她看出破绽。”

    扶风开始跟绿衣商讨一会儿要用的台词,务必要令她相信自己是尊上的妻子。

    不知过了多久,服下忘尘丹的凌素素缓缓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脸上也带着茫然之色。她确实忘记了今生的一切,不过前世的记忆还在,看到古香古色、贵气十足的清雅房间,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穿越了。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绣着精致花纹轻柔顺滑到不可思议的古代衣裙,凌素素确定自己穿的这个身份还不错,现在就缺一个喊着“小姐你醒了”的为她介绍人物背景的丫鬟了。

    “娘娘,您醒了!太好了!真是上天保佑。”

    绿衣走进来一脸欣喜的说,把一个忠心的丫鬟演得惟妙惟肖。

    【娘娘?她这是要走宫斗路线了吗?】

    瞬间进入演戏状态的凌素素一脸虚弱的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娘娘因为难产昏睡了好久,太医说您就算醒来也会失忆忘记一切,过去的事情您还记得多少?”

    绿衣说着言语间已经带着一丝试探,而凌素素只想给那个太医点个赞。虽说难产还能失忆这事挺奇葩的,但不管怎么说总算是糊弄过去了。

    “我一点过去的记忆都没有。”

    装忧郁的凌素素正想问自己的便宜孩子在哪,就听到身边传来咿呀的声音,转头一看就看到身边躺着一个超可爱的宝宝。

    凌素素抱起这个孩子问:“这就是我的孩子?”

    “回娘娘的话,他正是我们西暝皇朝的魔君。”

    凌素素的笑容有些维持不住了,魔君是什么鬼啊?娘娘不是应该生太子或是皇子的吗?谁听说过娘娘生魔君的?她这是走武侠路线还是仙侠路线亦或是魔幻路线啊?

    “这孩子的父亲……”

    凌素素试探的问,早就等着她这话的绿衣当即说出设定好的台词。

    “魔君的父亲是我们西暝皇朝的昭煜魔尊,也是您的丈夫,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娘娘能够成为魔后呢!”

    就在这时,殿外传来一个男子急促的声音,“绿衣,不好了,外朝那些老臣又在劝说尊上选妃。虽说尊上拒绝了,可娘娘再不醒只怕真的会有妃子进宫。”

    “你别急,娘娘已经醒了,她一定可以和尊上重归于好的。”

    绿衣对着殿外的人说完,随即一脸忠心的对凌素素说:“娘娘,您就不要再和尊上闹别扭了。您昏迷后很多不要脸的女人都缠着尊上妄图做魔妃,万一她们真的成了魔妃一定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甚至有可能危害到魔君!”

    【所以说还是要走宫斗路线吗?还是魔改版的宫斗剧?】

    心里吐槽的凌素素一脸哀愁的说:“我该怎么办?如今我什么都不记得,要怎么挽回丈夫的心?”

    绿衣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给她出主意,“娘娘以前的性子太强硬了,您就软和一些,再对尊上主动点,等您和尊上甜甜蜜蜜,谁还敢说选妃的事?到时候气死那些小妖精。”

    凌素素相当真诚的用附和人设身份的言语说:“你说的没错,是该如此。”

    两人势均力敌的飙着演技,简直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看到对方对自己一点怀疑都没有的样子,心里都对自身的演技非常满意。

    等那个叫绿衣的宫女告退后,凌素素抱着儿子心里真是愁得慌。

    她现在最好的做法的就是像绿衣说的那样,把魔尊老公勾搭到自己的碗里杜绝那些会威胁到自己地位的小妖精们!

    可她又没见过那个昭煜魔尊,万一长得又老又丑她绝对做不到的。

    所以还得做两手准备。长得好看,那就帅哥到我的碗里来。长得丑,没办法,只能丑拒了。

    嗯,就这样。反正有便宜儿子在,想必那啥魔尊也不能把自己打入冷宫。

    说起来那个叫绿衣的宫女脸上的刺青真是够酷的,总觉得她表现出来的不像真实性格!但要说她讲的是谎言又不太可能,谁会用这种会被轻易戳穿的事骗人啊!

    凌素素很快就将这点小疑惑抛到脑后,完全没想到真的有人会用这种一戳就破的谎言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