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曾经沧海成桑田 > 1.被换座位后
    这是初三的战场,十五岁的学生将面临人生第一场大考——中考

    开始备战!

    这年的春天微风拂面,十分风凉,但是学生的心情是烦躁不安的。

    不知何时,中考也搞得和高考那么紧张激烈了。江一市被称为江南迪拜,作为江南一富饶地区,它经济发达、文化底蕴丰厚,娃娃们的学习自然也抓得紧了。

    在市中心偏西有一所初中。

    但它现在的校牌上,赫然写着“九中(柳泉部)”。

    我们柳泉初中因为种种原因,与实力相近的景田初中合并,以教育局的意思,是两校合并,发展更优。

    合并掉后就只存在一所。

    上级给出的答案是——

    柳泉灭,景田存。

    柳泉师生还没来得及消化这消息,又爆出一惊人内幕,第九高中挪用柳泉的这块地,发展成为九中(柳泉部)。

    这下出现一幕,九中学生与柳泉未毕业掉的学生,同在一个学校学习。

    我,应该是柳泉的最后一届的学生。

    我在初三一班,全年级的优班,在教学楼的二楼。

    那个三年都没换过的教室。

    楼上是九中高一,四楼是高二。

    到了今年六月,最后一届学生走掉,九中就会把我们柳泉整个吃掉吧。

    自去年开始,柳泉为转交九中,来了次彻底的装修。柳泉学子默默流泪,我去我们还没毕业掉呢,就把我们母校改成这样!还刷大红的漆,乱添砖加瓦,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呀!

    经过大半年装修,被赶进图书实验楼被迫学习半年的柳泉学生终于可以住回原来的教室了。

    里面所有的陈设都换新了。

    班主任开学再三叮嘱,这空调没九中校长的意思,不许私开。

    底下学生又一番窃窃私语,哼,装了怎么不用啊,嫌弃我们柳泉的?

    “好了好了,”桑田拍拍手,“这学期我们班加进几位新进生,都是在上学期期末考中表现优异的,大家欢迎他们!”

    一阵掌声,学生好奇的望着门口。

    一共进来六位。三男三女,背着书包,略带紧张。

    “来自我介绍,从这位男生开始。”桑田说。

    简单介绍完,桑田领我们站门外排身高,安排座位。

    今年我又没长,啊啊啊,老天你天妒英才吗,连一米六都不给我,要不是我是个女生,娇小一点无所谓,男生若这样就残废了。

    还好,不是最矮,还坐第二排。

    “吴良,你坐这。”桑田突然对我开口道。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班级正中,讲台前的那个位置。

    老师,我做错了什么吗?我改!

    坐那位置的是一个新进生,疑惑的转过头来看我。

    桑田点点头:“坐呢。”

    我慢慢地站起身坐过去,紧接着桑田叫了考全班第二的男生坐在我后面。

    接连她又喊了几位,排成我这一小组,五位学霸!

    呃慢着,我好像不算学霸吧,学习只能算中等偏上。

    于是我不解的看向,哦不,应该是仰视桑田。

    她长得高,对我这小个子来说就是很高。

    平生第一次坐第一排,离她好近。

    她发现了我的目光,随即看我,我心虚了一下赶紧低下头。

    诶,我为什么要心虚?

    “甄风流,你能看得到黑板的吧?”桑田问无人组最后一位,考全班第一的男生,因为他最高,就坐最后面。”

    “么事。”甄风流艰难的伸了一下脖子,我们前面四个人默契的趴下。

    “我跟劳动委员商量过,以后坐中间的你们不参与值日……”

    老师万岁,您真是英明。

    “……你们每人负责擦黑板,一人一天,正好!”

    什么鬼?擦一天的黑板?你还不如让我做值日。

    桑田继续:“还有,以后每逢大考取班级前五坐这中间一排,原有的同学如果考不到就要退出这个位置,让给别的勤奋的同学了……”

    “啊,那么残酷……”坐第三个的女生方欣叹道。

    桑田一笑:“怎么,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

    “ok,第一节课是什么?英语?好快快擦黑板的,今天周二,齐盛!”

    班级里开始忙活,三位英语课代表齐刷刷冲出去。

    齐盛黑着脸,一手捂嘴,一手拿抹布擦那满满一粉笔字的黑板。

    粉笔灰扑向离黑板最近的我。

    我却呆呆的。

    原来,那次期末我考了第五。

    齐盛擦完朝讲台上一甩抹布。

    “嘿嘿!”我赶紧一仰头,避开灰。

    齐盛嬉笑了一声,走回座位。

    我看了眼左右坐着的两位乖乖女,刚想唠嗑两句,一个女的气势冲冲的拎着大包小包踏进教室。

    “你们想我了没?”英语李老师一手点着卷子一边问。

    其他课代表走来走去发新书。

    “没。”齐盛在我背后说。

    “没人理我啊?”李老师抬了下头。

    “有啊,我。”方欣接话。

    “你?……耶?你怎么坐这?呦,甄风流也在……桑老师怎么把你们这么排座位啊,我亲爱的小国宝呢,这个寒假她天天来我这不可蹭饭,一日不见,我可想死她了。”

    某个角落幽幽传来一句:“你妹!”

    大家哄笑。

    李连英转过头,一撇嘴:“桑老师把你安排在第一排了?嗯……”走过去一扬手,敲个毛栗子:“打起来倒顺手!”

    国宝捂头,“你……谋杀亲夫。”

    班里瞬间笑倒一片,李老师也笑了一会不和她理论,往讲台上拿过一摞卷子,恢复严肃:“开始做听力练习。”

    此刻我体会到了坐第一排的不好之处,那就是全年级最喜怒无常的人正在我前方一米不到,以极大的气场,极富杀伤力的眼神扫视全班。

    听力放完,她就叫我起来报答案。

    “AABBCAB……”

    “错!”

    我浑身抖了一下。

    “错了两个,”她斜我一眼,“看来一个寒假没好好练啊。齐盛告诉她哪两个错了。”

    齐盛站起来:“第三个和第四个,应该是……”

    一番讲解后,李:“坐下,你们两个。”

    我连口气也不敢呼,这什么破座位,桑老师想的什么破主意,坐在这里简直是造孽的,赶紧来场大考换了算了。

    又一道凌厉的眼神盯向我。

    我正襟危坐,李一转身去写板书。

    好险,看来现在不是走神的时候,能熬几天是几天。桑田,你等着!

    或许我们的缘分就这么意外的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