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 别救我!! > 15.嘿嘿嘿(补四句话)
    鸣人:过了几个月,还是没有死,蓝廋香菇.jpg

    系统:粑粑,几个月那是作者的算法,现在你已经三岁能跑能上树了。

    鸣人:在我心里,我一直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宝宝。

    系统:粑粑,你把手里的塑料苦无放下一切好说。

    塑料苦无这种烂大街的玩具在见过血的忍者眼里徒有其表,一看就是出不了人命的物件,所以小孩子不懂事玩着玩着就上嘴尝尝味,接下来肯定就会嫌弃的呸俩口,毕竟塑料那种奇奇怪怪的玩意比不上糖果一分一毫,然后木叶暗部就懵逼的看着人柱力直接把塑料做的忍具吞了下去,蹲在树干上喂蚊子的暗部小队长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栽下去,往昔岁月不饶人,算算遥远的退休生活更是悲痛欲绝。

    当所有日常用品被小孩子怀着各种莫名其妙的想法探索出s级别的杀伤力,把人柱力火速送到医院后暗部差点忍不住抱在一起痛哭流涕,而这也是千奈这个月第五次见到鸣人了,接过鸣人直往里面冲的千奈心里很难受。

    “借过!借过!”

    听到走廊上喧哗的声音医忍快速的反应过来,其他的病人也见怪不怪的让出一条道,千奈跑向手术室的同时熟练的为小孩子输送查克拉,不同于其他能跑能跳的小孩子,医忍小心翼翼的处理卡在人柱力喉咙里的玩具苦无,当太阳从头顶爬过半个天空,塑料苦无终于取了出来,透明的塑料上粘着碎肉和鲜血,仿佛在嘲讽看护人的无能。

    喉咙撕裂的小孩子不能吃饭喝水,输液瓶换完后千奈利索的拔出针头,手心里升腾出的绿色查克拉像是变魔术一般,引得病床上的小孩子眼睛转过来,湛蓝的天空中浮现出一抹翠绿,望着那份清澈透明的千奈在碧蓝的天空里绽开最温柔的微笑。

    夜晚来临,银盘边上散落几颗星点,病床上的小孩子已经睡着了,拉窗帘拉到一半的千奈回头,月光捕捉到她脸庞上悄悄流过的水珠。

    那个塑料苦无是她在鸣人第四次出院时送的礼物,当初选来选去觉得最适合这个岁数销量最多的玩具反倒成了小孩子遭罪的凶器,千奈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差点把鸣人置之死地的苦无,塑料的尖端圆润,当时挑选礼物的千奈选择如此,一半是因为鸣人是男孩子另一半缘由就在这份圆润上。手紧紧的攥着塑料,用了很大劲,千奈才从断裂的塑料上感受到扎手的痛楚。

    展开手来,千奈呆呆的看着戳进肉里的塑料,她任由鲜血流下来,染红了白色的袖子又滴滴答答的在地板上汇聚。

    征愣间,床上小孩子翻身的响动唤回了千奈的心神,她快速的拔掉手心的碎塑料,仔细清理过伤口,幽幽绿光下手恢复原状,而地上的碎片却再也拼不回去了。俯身擦去血迹,月光冰凉,照得她指甲尖都泛着寒气。

    擦着擦着视线越来越模糊,千奈用袖子抹了一把泪,袖子上的血腥味又糊的她想要呕吐,或许是因为月光太美,又或许是因为医院的夜晚太过安宁,千奈打开窗户学着那些个忍者的坏毛病,当她隔着玻璃看向小鸣人时,有种恍然若梦的惆怅。

    第一次相遇是在木叶九尾动乱,千奈救了小鸣人舌头底下多了些墨水,医疗忍术却也在那一夜突破了瓶劲,之后一日比一日的进步。第二次是在其他人的言论中,她想说九尾妖狐不是鸣人,话还没说出来舌头就烫的发慌……真真正正再次与小鸣人遇上是小孩子冷水不知道烧开喝,闹肚闹的吃不进去东西好几天才送过来,然后小孩子又住了回来,因为水烧开了不知道凉一会儿一口闷直接烫伤了嗓子,口吐鲜血躺在监护室里没有眼泪没有哭喊,当时千奈也是如同现在,趴在玻璃上安静的守着。

    那个时候她在玻璃上用指头划出鸣人的名字,小鸣人从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她检查小孩子身体恢复情况即将宣布出院的时候,小小的孩子憋不住了,好奇的问玻璃上写的是什么,千奈如实回答:“是鸣人。”

    “那是什么?”

    “那是你的名字啊”

    “大姐姐写错了”

    “唉?!”

    “我叫怪物,不叫鸣人。”

    “鸣人才不是怪物,怪物是……”舌底灼热蔓延,千奈眼睁睁的看着小孩子发亮的眼睛渐渐黯淡。

    病房的门开了,走廊的灯光溜进去了一会儿就被拒之门外,里纪春织没有开灯,因为她要找的人不在屋子里。走到病床边上,她从小孩子的被上看到窗帘缝隙透出的皎洁月光,那月光又随着帘布的摆动时隐时现。春织叹了口气还是走了过去,千奈站在窗外一动不动,直到春织掀开那层遮挡光亮的黑沉走到她面前,拉开俩人隔着的那扇玻璃跨了过去,又关上了窗时她扭过头看向春织。

    春织伸手在千奈的面前晃了俩下,千奈眼珠子也跟着转了个来回,在暗部觉得千奈异常行为的真相即将揭晓,阴谋会在盈盈月光下无处遁形之时,春织开口了:“要不这次鸣人出院礼物就算了吧。”

    千奈忧郁望向空中悬月,她不死心:“不,我觉得我这回准备的礼物就是小鸣人吞了也没事。”

    “你上上回送的饭团太干,小鸣人差点噎死。”

    “我那知道暗部那群傻子没一个会水遁的。”

    “还有你上上上回送的书。”

    “小鸣人啃的时候暗部估计都瞎了。”

    “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就这么喜欢给它送礼物。”

    “因为它是它,鸣人是鸣人。”

    千奈的话在宁静的夜晚像是吹拂的风,而这风吹过春织的头发,在她的耳廓边上打着旋,春织忍不住回头看向屋内的人,对,一个人,一个跟她相比还太小的孩子。

    在同样明亮的月光下,一个是暴虐的妖狐,一个是沉睡的孩童,境界从未有过的分明,春织此时才发觉这个事实,一阵风掠过面前的布晃动,那个孩子的身影也被淹没在黑暗里。于是,在明亮的月光缓缓照拂着床上的小包时,春织说:“这次的礼物算我一份。”

    当晚,在暗部眼皮子底下,友和千奈跟里纪春织蹲在一块就送什么礼物争论了半天,然后论着论着就变成批判大会了。

    千奈:“这届暗部的智商捉急。”

    春织:“唉,还是有点优点的,最起码眉毛跟苍蓝野兽看齐了。”

    春织最后还是没想好送什么给鸣人,只好认同千奈所谓的吞了也没事的礼物,那个礼物本质上也不算礼物,在小孩子躺在病床上不能吃不能喝的日子里,千奈从自己的小包里掏出来《霸道忍者恋上我》,书皮上的忍者冷酷无情一幅霸道总裁的气势,书外的春织女王一拳头镇压了在带坏小孩子路上奔跑的某人,并且把坏蛋这个标签贴在了千奈的脸上。

    千奈:“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春织:“不开不开我不开,卡……谁来也不开”

    鸣人:小狐狸乖乖把门开开~

    九尾:不开不开我不开,谁来也不开~

    系统:……

    小孩子的世界充满奇思妙想,可是当这份美好带入现实,后来的故事就变了味道。

    宇智波富岳觉得这届暗部脑子进水,连带着根部脑子也不好使了,漩涡鸣人这个月第六次进医院,暗部给的理由竟然是童话故事听多了跟兔子赛跑导致意外,更让他愤怒的是根部竟然默认了这个说法。他都快被他们蠢笑了,照这样下去下回人柱力进狼肚子里都很有可能。

    宇智波鼬在南河川的岸边找到佐助,大大的湖水前小豆丁吹出来的火球巨大,蒸腾出来大片的浓雾。

    风,起了。

    千奈走进空无一人的病房,眼前的窗户大开着,被卷出去的帘布湿了一半。

    森林深处,头发湿漉漉的鸣人对着一窝狼说:“我是小红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