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灵韵仙莲 > 66.第六十六章 偷渡者?
    “你是……天裕?”

    金发少年眯眯眼,笑着应到,“嗯。”

    我怎么记得天裕是个……头发乱糟糟的,充斥着灰尘的,看起来像是丐帮帮主的傻小子?水漠看到天裕点头,瞬间想自戳双眼。

    为什么变化能这么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啦,是不是在想小爷为什么这么帅呀?”天裕像个狐狸一样笑了起来,“我不都跟你说了嘛,我只是懒得打扮啦。但是去凤凰屿这件事情,还是要注意些的。毕竟……凤凰族和龙族都是很难打交道的。”

    天裕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打了个激灵。

    “你就穿成这样去?”天裕皱皱眉,打量着水漠身上灰色的朴素麻衣。

    “不可以吗?”水漠皱皱眉,只是去一趟凤凰屿而已,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衣服?

    “啧,你先换上这套衣服吧。”天裕在地上的行李中翻找,找出来一件浅黄色的长裙,“虽然很普通,但是总比你身上这套要好多了。你先穿上,我再跟你解释为什么。”

    水漠看着他手上的裙子,犹豫着要不要接过来,一只手就伸了过来,挡在了两人之间。

    “师兄?咋了?”天裕看着被抢走的裙子,“诶诶诶你别扔啊,那本来是我要送给怜怜的!”

    “怜怜是谁?”夕言皱皱眉,“总之,她不能穿你给的裙子。”

    “好了好了师兄我错了。”天裕看见夕言难看到好像糊了一脸墨色的神色连忙开口,生怕夕言一生气把自己烤了。“但是她一定要换一身衣服,要不我们都死定了。”

    “我知道了。衣服你自己收起来。”夕言的神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转过身对水漠说道:“凤凰族和龙族都是很重视外表的。获得批准进入他们族群的人万万不可穿的比较随便,一般都要穿正装。这几天你身体有恙,我都快把这事忘记了。潋滟她已经帮你准备好衣服了,不是裙子,是比较舒服好看的低级灵装。”

    说着,夕言从戒指里面取出一套青蓝色配着群青水纹边的灵装,莲叶边的设计煞是好看。天裕傻眼了。

    “低级灵装?师兄,这分明是水袖云青……”

    在冰戒中的水吟闻言一凛。水袖云青!高级灵装之一,价格绝对不非。他刚想告诉水漠,就看见夕言捂住了天裕的嘴,在天裕挣扎的时候笑笑,“不过是一件普通的衣服而已,不用在意。潋滟应该也不想此行出什么差错,你收下吧。”

    水漠点点头,心里也明白自己和轩辕族现在应该是交易的关系,也就没多想,进去客栈换衣服了。

    走出不远的轩辕潋滟猛地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了?”晴方好忧愁地看了一眼潋滟,“不会是生病了吧?最近一直在到处奔波。”

    潋滟揉揉鼻子,总觉得自己被那个混小子给卖掉了。

    “哦对了,我前两天看到你弟弟在街上买了一件水袖云青,虽然还是那么面无表情,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的肉疼。”晴方好难得的多话了一句。

    潋滟:“……”

    她似乎知道自己已经为什么感觉被卖了。

    夕言的审美在某种程度上博得了水漠的好感。水袖云青的设计很符合水漠淡然的气质,而且外形非常贴合水漠的曲线。里面是一层弹性极佳的护甲,虽然等级不高,但是活动范围很大,不会在战斗的时候束手束脚。而且护甲的颜色很浅,加上外面青蓝色的羽纱,基本上看不见了。除了方便战斗的内甲,外衣有两层,一层是素色的淡蓝色,另一层是淡绿色的羽纱,边缘点缀着流苏,袖子果真如名是水袖的设计,但是改短了一些,手肘的地方开了一条浅浅的叉,方便活动。裙子刚好长到脚踝,并不碍于走路,而且很好地遮住了内甲的长裤,看起来和裙子没什么区别。除非认真观察,要不根本看不出来是一套易于战斗的装备。

    水漠系好腰带,意外地发现腰间还有一个香囊,里面装的是半干的莲花花瓣,泛着淡淡的粉色光晕,幽然香气萦绕在笔尖。

    当她走出去的时候,淡色头发在风中飘扬,把夕言和天裕看呆了。

    “啧啧啧,真是,人靠衣装啊。”天裕砸砸嘴,在夕言威慑的目光下站得笔直。

    “谢谢。”她走到夕言旁边,心情难得地好了一点。毕竟穿了这么久的麻布衣裳,硬要说不在意也是不可能的。这套水袖云青肯定很贵,虽然没有人跟她提起价钱,但是她不能白受别人的好处。

    “嗯,不用。”夕言难得地愣了一下,很不好意思地举起手擦了擦鼻尖。

    一种微妙的气氛在两人之间蔓延,一旁的天裕嗅了嗅鼻子,真想一巴掌把这俩刮到凤凰屿去,咋就这么尴尬呢,感觉就像三个人的电影,却没有他的名字。

    等等去凤凰屿有他的份啊!

    天裕连忙干咳一声,“那个,我们还是先走吧。晚了就此错过约定时间了。”

    夕言点点头,拿出了一个小型的铜镜,当他向铜镜注入灵力时,铜镜散发出月白色的光辉,在空中投射出一片一人高的光屏。

    感受道旁边两人仿佛在看新奇玩意的眼神,他一边持续稳住空间波动,一边解释道:“这是空间镜。可以在同一大陆上作转移。但是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这是轩辕族的法器,平时是不会借给族人的。”

    “我怎么又想打喷嚏了?”潋滟皱着眉揉揉鼻尖,“这要什么时候才走的到头啊?干脆用空间镜吧,方好。嗯……?我的镜子呢?”

    她摸着空空如也的储物袋,抽抽嘴角,纸拿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老姐,江湖救急。改天请你吃饭。”

    晴方好好奇地凑过来看看,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江湖救急?他怕不是搬空了你的仓库啊。”

    夕言打了个喷嚏,一边对着满满的储物袋暗感心虚,一边示意两人进入空间镜,“进去的时候闭上眼睛,要不你会感到晕眩。”

    水漠点点头,跟在天裕后面跨进了空间镜。

    进入混乱空间的感觉很奇妙,就像是跨进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潭水里,只是进去的时候脚底感受到了一丝波纹的跃动,随即就在黑暗中找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我们到了。”

    水漠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形形色色的人和交通工具让她一时没缓过神来。

    大部分人都穿着专门的服装,像是统一的白色长袍,蓝色长袍,偶尔也可以看见一些散客。在宽阔的大厅里,不少人在门口卸下“交通工具”上的行李,这些交通工具多半是走兽,也可以看见一群人搭乘着飞行巨兽,在门口一个接一个地检查。

    “你们这里也要检查?”水漠颇感兴趣地打量了一下车水马龙的景象,丝毫没感到己方的三个人因为华丽的装束已经被大家用惊奇的眼光看了个遍。

    天裕以为水漠说的是西大陆,也就没有在意。“是啊,西大陆和各个大陆之间的大型传送阵都要经过严密的检查,我只去过几次离西大陆很近的岛屿,也要检查,但倒还真没见过这么大阵势的。看这阵势,应该是最近有一些邪恶分子在伺机而动了。”

    “邪恶分子?”

    天裕点点头,“对。像是一些专门以偷渡各种丹药和凤凰族等幼年灵兽的家族不少,这可是一笔大买卖,主要是丹药生意。普通的丹药买卖是被允许的,但是牵扯到灵兽的买卖是被禁止的,比如说用幼年灵兽炼丹之类的。”

    “这么残忍?”水漠皱眉。用灵兽炼丹已经是一件血淋淋的,无法接受的事情了。更何况当年慕璃用自身的凤凰真火炼丹的时候经历过多么巨大的痛苦,甚至付出了生命,她虽然没有看见,但是通过崔长老的描述,就已经感到心悸了。

    夕言插了一句:“其实这种买卖还真不算少。有很大一部分人就是靠着买卖灵兽赚了一大笔黑心钱。”

    “难道没有人阻止他们?”

    “有是有,但是他们抓了马上跑,不清楚下手时间和地点,甚至不知道修为。据说有一种捕兽器,成功几率非常大。”

    几个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检查的地方走去。就在这时,检查的人中,有一个穿着粉紫色长裙,带着金色首饰的女子突然抬头,看向他们,随即走了过来。

    “你们几个!站住!”她皱皱眉,伸手拦住水漠等人。“能让我检查一下你们的行李吗?”

    夕言点点头,只当是例行检查,拿出了储物戒指递给女子。没想到,储物戒指一到了女子手上,就散发出了灿金色的光辉,在偌大的大厅里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视线,三两成群地发出议论声。

    “你们还有什么想说的?”女子眯了眯眼睛,“只有和凤凰族相关的东西,才会和凤凰族人产生共鸣。这样的光辉,绝不是幼年族人可以发出的,说,你们对我们族的族人做了些什么!”

    “大大大姐,不是这样的,你听我们解释…….”天裕惊恐地看着四周围过来的警卫,绞尽脑汁想了一个最快的解释方法。“你们族有个叫慕璃的对吗?”

    女子听到慕璃的名字,脸一黑,“你别告诉我,你们认识那个姓崔的混蛋?”

    “对……啊。”天裕还没来得及反应为什么女子要用“混蛋”来形容崔长老,就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结果就看见女子的神色彻底沉了下来。

    她倨傲地抬起尖尖的下巴,伸手向那几个警卫示意了一下,“把他们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