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 > 11.第 11 章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瑶瑶,你怎么又在背《千字文》呀?”眼儿圆圆,身子圆圆的幼童歪着脑袋看着眼前同样只有两三岁的女娃好奇的问道。

    “瑶瑶也不知道,可是姥姥让瑶瑶背,瑶瑶就背了呗。”女娃眼睛亮亮,嘴角有着两个迷人的小酒窝,穿着大红色的襦裙衬得她皮肤如同上好的羊脂玉。

    “瑶瑶,姥姥为什么那么喜欢你呢,不过姥姥一直都只喜欢女娃娃。”幼童脸上多了一丝落寞,他是离合派唯一的男娃娃,身边都是女娃,同时姥姥从来不待见自己,这让他更加的难过伤心了。

    “仙仙,你别难过了,瑶瑶喜欢你就好了呀。”瑶瑶拍了拍仙仙的肩膀,笑得如同满山花开,明媚动人。

    “姥姥?”一声娇啼,打断了坐在上首沉思的美妇,她烟波微转,看了眼进来的女人,没有说话。

    “姥姥,你吩咐的事情,妾身已经都办好了。”

    “嗯,知道了。”美妇拨弄着自己修长的手指,脸上的申请有些倦怠。

    “那妾身先退下了。”

    美妇摆摆手,没有再做言语。

    屋外阳光明媚,与屋内的寒冷形成强烈的对比,自从姥姥再次醒来之后整个离合派都充满着阴冷的寒气,令人压抑又有着莫名的兴奋。

    那是一种嗜血的兴奋。

    相对于离合派的压抑,无言山一片祥和,到处盛开的鲜花,让人心情都变得舒畅起来,可惜,眼前的美景,有人却不太领情。

    “还没有我以前住的地方漂亮呢……”阿柒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的花田。

    “哪里来的无知小儿,竟敢在爷爷管辖地带大放厥词,小心我扔你去当花肥!!!”突然一个褐色浑身沾满泥土的四肢枯长的小妖怪从花丛里一跃而起,跳到了阿柒的面前。

    “咦?这个是?”阿柒凑近那个枯瘦的小妖,蓝汪汪的大眼睛怕是这个小妖全身最干净的地方了,纯净的像一壶干净的泉水。

    “看什么看,再看老子挖掉你的眼睛!”小妖恶狠狠的扬了扬自己的利爪。

    “花奴,你又皮痒了?”言初好笑的看着眼前这个只有三尺高的花奴。

    “啊,主人,主人,你怎么也来了,主人快看,有外来的!”只见那花奴的皮肤一下子从褐色变成了浅粉色,褐色的头发也变成了浅绿色的,而且最为神奇的是,那枯瘦的四肢全都变成了肥嘟嘟的肉爪。

    “好可爱……”粉色的软毛,肉嘟嘟的小身子,还有那圆圆的脑袋,浅绿色的软发,令人心醉的水蓝色的双眼,在加上那一脸花痴的表情。

    “花奴不可爱,花奴不喜欢母的!”小小的花奴双手叉腰,肉嘟嘟的小脸气鼓鼓的。

    “这就是传说中的,可以照顾任何花卉植物的花奴?”阿柒伸手想抚摸花奴,可惜花奴一脸嫌弃,甚至想张嘴咬她。

    “你还是别惹她了,我这无言山的万顷花田,都得靠她一个人打理呢,还有你别再拖延下山的时间了!”拎起阿柒的后衣领,言初瞪了一眼刚准备得意洋洋嘲笑阿柒的花奴,小花奴立刻蔫掉了。

    “知道知道,我下山还不行么,别拉我衣领,我会自己走啦!!!”

    “就你这个速度,要等天黑才能到山下吧!”言初一脸不信任。

    花奴歪着脑袋,看着两个人拉拉扯扯下了山,心里暗暗嘀咕:“那个长的丑丑的人类女娃,有什么好的,还不如花奴可爱呢。”不过想归想,花奴再次一头扎进了花田之中。

    灵隐城这几天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在灵隐城偏南方,有一座七层宝塔,每一层都用不同颜色的灵石铺成,闪着彩虹七彩,并且每一层飞檐上都有着一尊神兽压阵,而且这座塔本身就是一件天品灵器,里面自成天地,可以容纳万余人。这座塔,便是灵隐城最热闹的地方——珍宝阁。

    进入珍宝阁必须有无言山发放的“无”字牌,每块“无”字牌,是可以进行抢夺的,根据抢夺的无字牌上的序号,分为上中下三等席位,同样,不同席位拿到竞价物品也不尽相同。

    “我好像有无字牌耶,也不知道是几号。”阿柒抓着言初的衣袖奋力挤到珍宝阁大门口,看着门口张贴的告示,她想起来自己便宜爹妈给她留下的那个兽皮袋里,就有这么一块似金似木的无字牌。

    正当她想掏出来看一眼的时候,一只大手按住了她的动手,这一刻阿柒也发现四周嘈杂的人声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何时,一个身着火红大氅的年轻男子站在了他们的面前,同时还有几位同样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的人散布在他们四周。

    “胡某不才,只是这耳朵生来比别人灵敏些,刚刚听闻这位姑娘手上有无字牌,不知道是否可以取出来一见?”男子凤眼上扬,皮肤洁白如玉,唇红如血,乌鸦鸦的青丝泛着幽紫光华,如果此刻他不是盯着阿柒的兽皮袋直勾勾,或许阿柒还能平心静气地称赞对面男人一句真绝色,可惜那□□裸的眼神,让阿柒只觉得背后一阵凉意。

    “北丘狐族,手上至少有三块上品无字牌,不知道这位胡道友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我可知道南离凤族上个月刚刚被不知名的人物盗取了一块上品无字牌,至今只剩两块了。”言初好笑地扫了眼对面男子。

    胡不语心里暗叫不好,他们北丘狐族盗取南离凤族的无字牌,本以为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眼前这个白发少年居然一语点破了。

    他扫了眼人群中身穿明黄羽衣的男子,果然凤家小子此刻已经盯上自己了。

    “这北丘狐族,还是南离凤族,都是大族,除了两三块上品无字牌,更是有着数十块中品和下品的无字牌,既然两家都有这么多底蕴,还是把机会让给我们这些散修吧。”人群中一个大胡子男子哑着嗓子说道。

    大胡子的说法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胡不语看了眼凤落,向言初行了个礼,老老实实退回人群之中,凤落狠狠瞪了眼胡不语,并没有出手。

    “老夫洛霸天,人称刀疤天,小姑娘看着才筑基修为,又无长辈跟随,怕是在路边捡到了这无字牌,倒也算运气好,只可惜现在怕是要交出来了。”洛霸天眼神略带杀意和轻视瞪着阿柒道。

    阿柒此刻早已悔得肠子都青了,果然修真界,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巴,不然随时都可能招来杀身之祸。眼下,她看了眼言初,随即低下了头,言初怕是不打算插手了。

    “请问二位是否要进行无字牌争夺?”来者一袭白衣,周围的人,看清此人面目之后,均有理往后退了三步。

    “没想到,一次小小的无字牌争夺,居然让灵隐城的城主都出来围观了,也不知道此刻的牌究竟属于几品?”人群中小声议论了起来。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灵隐城的城主,夜魅。

    “姑娘,你那块令牌,不知可否先拿出来给夜某看一眼?”夜魅笑得和和气气,那张平凡的脸,顿时让人生出一丝好感来。

    阿柒有些犹豫看了看言初,这么大阵势她突然有些手脚僵硬了。

    “拿出来给他看看吧。”言初很随意道。

    阿柒没办法,只好从兽皮袋里掏出自己的无字牌,不情不愿递给了夜魅。

    人群中胡不语和凤落眼尖的发现,那块无字牌居然没有数字,整个令牌只有一个大大“无”字。

    “难道,是传说的母牌?!”人群中不知道谁惊呼起来。

    所谓母牌,全天下只有一块,一直跟在无言山之主,无敌老祖身边,母牌代表老祖身份,不是可以任意争夺的身份象征。

    夜魅看着手中母牌,也有些困惑了,他自称为灵隐城主,除了一开始被领进一处昏暗之地,得到了他修炼功法后半部分之后,就未曾见过无敌老祖。

    眼前这个女娃娃居然带着老祖的母牌出现,难道老祖有什么指示?

    “不对,那个不是母牌,是子牌,是当年药圣王远之和他夫人进入无言山得到的子牌!”人群中有陆家的人,当他看见阿柒的脸的时候,便断定出那根本不是老祖的母牌,只是当年出世的子牌,难怪当初在陆家小寨没有找到这些东西,全被这野丫头藏起来了!看来这事得早些上报给家主。

    无论是母牌还是子牌,只要不是数字牌,都代表着无上的权利。

    洛霸天的眼神更加凶残起来,只要夺得这子牌,他就能够让珍宝阁答应自己三件事!

    夜魅扫了眼四周蠢蠢欲动的人群,冷笑了一声,“子牌不可抢夺,难道你们不知道无言山的规矩么?”

    犹如一盆冷水淋在众人的脑袋上。

    “阿柒,看来你是不能安安稳稳去挑战无言山一层了,我刚刚发现陆家的人了。”言初嘴角微微扬起。

    “你不要一脸幸灾乐祸,我这次算是要进狼窝了!”

    “主人,我们都看好你!”

    远处,夏梦妍看了眼站在珍宝阁门前的阿柒,眼里全是震惊,她,她,她怎么会现在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