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异界之幽灵帝国 > 7.第七章 无名氏和幽界宰相
    我们又蹲了一会,红发男已经完全不见踪影了,我扒在断墙边缘探了探头,还是有些犹豫,如果他中途折返,该怎么办呀!

    “发什么呆呢,你不是赶时间吗?”略微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语调悠哉悠哉的,我顿时转过头,对他怒目而视。

    “你没听到吗,因为你那位英明神武的宰相,我的生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我心有戚戚然地摸了摸脖子,想象红发男说出“拔掉她的头”时的阴毒表情,不由浑身一颤。

    金发男微微叹了口气。“他就是这样的脾气,不过放心吧,他不敢真的那么做。”

    “真的?”我半信半疑。

    “既然你不赶时间,那我们再聊一会儿?”他说着,用手挥开地上的碎石瓦砾,背靠断墙坐了下去,一手支着脑袋,懒洋洋地笑说,一举一动间那个风情万种哟~~作为一名女性,我自惭形秽。

    “真的吗,你怎么确定他不敢那么做?我看他的样子不像开玩笑啊。”我锲而不舍地追问,关系到小命问题,决不能大意。

    “呵呵~他没在开玩笑。不过,既然你是宰相的女人,他最多放放狠话,不敢真的动手。你没听说宰相是什么样的人吗?”

    我心里一紧,顿时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了!特务的本性露出了狐狸尾巴!哈,想趁机套话,抓我的把柄?我才不会上当呢。

    “听说了,听说了,宰相嘛,英明神武,兢兢业业,宽容大度……”

    “哦?”他一脸很感兴趣的样子。

    我暗道果然,你个宰相的nc粉,幸好我早有警惕。“对啊,听说他不仅容貌无双,冠绝天下,还能文能武,智勇双全,智可败卓斯,武能杀拜格……”双手合十,作出强烈憧憬状。

    “嗯。还有吗?”他仿佛意犹未尽。

    掀桌,我大白银帝国的皇帝和元帅都拿来衬托你偶像了,还不知满足,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懂不懂啊!

    “还有……呃……”我绞尽脑汁,压榨我肚子里仅剩的那点儿墨水:“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诡计多端,啊不是,足智多谋!”

    “还有吗?”

    还不够??“魅力无边……”

    “嗯。”

    “千秋万代,万寿无疆!”这真的是最后的存货了……

    他哈哈大笑。那魅惑上挑的眼角挤出了几条细细的纹路,绿松石额饰在发间轻轻摇摆,我痴痴看着他,忽然产生了一种‘只要能让他笑我什么都愿意做’的想法。

    ……別瞪我,我也被自己恶心到了。

    他笑完了,说:“不错,宰相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不用担心,做他的女人,你很安全~”

    又来了,这种轻飘飘的尾音,他到底有没有身为美男子的意识,不知道卖萌可耻吗?

    “可我根本不是宰相的女人啊!我连他的面都没见过。你也知道,我今天刚来幽界!”我觉得不能让这个误会继续下去了,赶紧澄清道。

    他认真思考片刻,挑眉道:“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既然你跟宰相没关系,维登就没有理由对付你了。”

    哦~也是哦。腿蹲得有点麻了,我一手撑地,跳起来,重新飘回空中,向他摆了摆手。“那我就先走了,我们下次再聊吧!”见他点头,我想了想,沿着红发男刚才过来的路飘去,既然他去找了宰相,那么这个方向应该没错。

    飘了一段距离,我突然想起还不知道金发男的名字,一拍脑袋,转过身,发现他也已经站了起来,正在笑笑地看着我,我不由脸一红,他一直在注视着我的背影吗?

    双手扩成喇叭状,喊道:“我是芙尔汀怀斯特温,你叫什么名字?”

    “很高兴认识你,十四~”他笑眯眯地回答,双眸低掩,负手而立,姿态闲适,没有刻意放大声音,却清晰地传进了我的耳中。

    啊~~我讨厌这群口齿不清的幽灵!

    我嘴角抽搐地飘回他跟前,正想开口纠正,想了想,又暂时搁置了,十四就十四吧,下次纠正也不晚,当务之急还是见宰相要紧。

    “你叫什么名字?”我又问了一遍。

    谁知他摇了摇头:“我没有名字。”

    我皱眉看着他。他一愣,也微微蹙起眉,抬起一只手,抚上我的眉心,我头一偏,避开了他的触摸,非常不爽地说:“就知道占我便宜,却连名字都不愿意告诉我!”

    他坚持:“我没有名字。”

    鬼才信你嘞……

    “好吧,那看来我们无缘再相见了。拜拜~”我哼了一声,甩开他的手,扭头飘走了。

    他没有追上来,我也没有回头。

    ***

    大约十分钟后,我终于在又一堆废墟的另外一侧找到了目前为止唯一一座尚未被推倒的建筑。宝蓝色晶莹剔透的外表面,整体看起来与金发男给我展示的那座在建城堡的设计图具有明显的风格上的连贯性,具有浓郁的史前西方世界神话传说的气息,完全戳中我的审美和喜好,当即下定决心,如果回到人类世界,我一定要请人建造一座这样的房子!

    不过,我飘近墙边摸了摸,这到底用的什么材料,不可能真的是海洋之心母晶吧?

    如果是真的,那幽界宰相得有多丧心病狂才会拿它来盖房子啊……或者说,幽灵帝国的国库到底是有多充盈,才能拿来这么挥霍?卓斯大帝一定会哭晕在龙榻上的……

    “啧啧。”我摇摇头,尝试推了一下门,结果手还没碰到,门就自动弹开了,我呆了呆,探头一看,发现两名身穿黑色制服的骑士昂首挺胸地一边一个站着,目不斜视,面无表情,知道应该是他们开的门。

    从下属就能看出上司的风格。比如第一军团长维登(红发男)的下属全都是一脸嚣张样,而眼前这两位,从气质到气势都内敛许多,但毫无疑问都是强者。他们是宰相的人?

    “我……是来见宰相的。”见他们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我只好说。

    其中一位帅哥看了我一眼,目光在我身后打了个转,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说:“你的自由,小姐!”

    好吧……

    我想起红发男维登的说法,没有引导者,说明我在宫中拥有最大限度的自由。莫非是真的?可是为什么呢?我还不至于天真地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得到这种不明原因的特殊待遇,总觉得有猫腻啊!

    仔细回想今早睁眼后发现自己被穿的情形,一直到刚才为止所发生的一切,仍然没有头绪。只好把疑惑暂时放到一边。穿过一条走廊和一道门厅,每一个角落都经过精心修饰,富丽堂皇,而不失美感,我不由对宰相的人品稍微有了那么点信心。

    一个人的品位和品格总不会相差太远~

    “啊!”猝不及防,在转过一个拐角时,我和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迎面撞在了一起。

    那可真是痛啊!鼻子就像是直接被一块天外飞来的铁板给狠狠地拍了一下,我向后一趔趄,好在灵魂状态重力作用不太明显,滑行一段距离后堪堪停下了,没有摔得太难看。

    我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鼻子,眼冒金星地抬起头,看向罪魁祸首……

    Oh Shit!

    鼻子热热的,我好像要喷鼻血了……什么?不不不,当然是因为被撞的,我才不会花痴到看见美男就喷鼻血的地步呢!绝不!

    忽明忽暗的视线中(头晕眼花),那人稳如泰山地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冷睨着我,双手自然下垂,攥着一封拆开的信,我用自己在研究人员中少见的2.0的视力瞄了一眼上面的文字【宰相亲启】,心里登时‘咯噔’一下,中大奖了!

    我与幽界宰相不得不说的故事,从一段戏剧性的相遇开始,在一条幽静而昏暗的长廊里,我撞进了他坚实的怀抱中,从此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咳咳,现实是我像只皮球一样被弹开了,但这不妨碍理解嘛,文学作品中,一定的合理的艺术修饰总是允许的,对不对?

    他一袭银纹黑衣,衬托出高贵冷艳的气质,黑色长发高束,下巴瘦削,面白如玉,性感的薄唇轻轻抿起,一双深邃迷人的深色眼睛嵌在高挺的鼻翼两侧,一个银色面具将他的上半张脸遮挡住了,使得五官看上去没那么连贯,但这无阻他的俊美,反而更添了一丝神秘。

    够个性!够邪魅!够霸气!不愧是传说中的幽界宰相,完全是我的style啊!

    从专业灵魂学家的角度看,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灵魂。金发男的魂力虽强,却给我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飘渺地像是随时会散去。而他的灵魂凝练程度虽然逊于金发男,却非常稳定,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像是迟暮的老人和强壮的青年。

    而且,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觉得他有些眼熟?对于一个脸盲患者来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要知道,在我脑袋里,具有可识别性的男人统共就那么几个。更何况眼前这人还戴着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