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英你下去吧,也累一天了”萧景琰把毛笔放下,对着列战英摆了摆手,眼睛依旧看着案上的书册。稍微感叹“这些活反正今天也是做不完的”

    “是”列战英行了个常礼,“那战英退下了,殿下也早点歇息吧”

    萧景琰点点头,舒展舒展筋骨,捶捶因为一天的辛累而发酸发痛的颈部,随后起身回房。

    在他被册立为五珠亲王后一直是这样的日子,奔走于宫室官场之间,尔虐我诈早已习以为常。有时真的会觉得十分迷茫,似乎自己离理想中的生活更远了。可是那个往昔相伴的少年,那七万赤焰军的忠魂还在看着他呢。他没有理由退缩叫苦,他一定要建立一个百姓和乐,多少人期盼并为之争取的大梁盛世。

    想着想着便觉又有了斗志可以再看个十篇八篇,可是已经到了内房门前,倒舍不得走了。不知不觉勾起一抹笑意,推开了门。他现在也是有软肋的人了。

    一眼便看到背着他端坐在椅子上手头绣着什么的女子。他悄悄走到她身后,探下身抱住了她。

    “哎呀,真是的。”宋凝无须多想便知道是谁这般无赖。

    他闷哼一声,靠着她的肩闻着她身上的馨香,不由得安然。就这样沉寂了一会儿。他缓过神,问道“怎么是你一人啊,又不让侍女陪着。”把手缓缓放在她隆起的小腹上。

    “摸准了你这时候要来,看她们一天到晚的也辛苦就遣下去了”宋凝微微侧过脸轻笑。

    “下次可不准,你可别有什么闪失”拉过她正对自己。

    “到底是心疼我还是肚子里的孩子王爷心里知道”萧景琰看她这副模样笑了起来,都说怀孕女子的脾气性格总与平日不同,实在有道理。阿凝也爱使小脾气了,倒更加可爱了。

    萧景琰拿起她手中的绣布,“夫人做的衣服也不是给本王的啊,这笔账怎么算?”

    见她又笑起来,萧景琰用手轻刮她的鼻尖,“替我更衣吧”

    两人吹灭了烛灯,躺在榻上。萧景琰习惯性地环着宋凝睡,这些个月养成了新习惯,让宋凝背过自己,自己从她背后环上,能够好好地保护她和孩子,把他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两个人都牢牢地固在怀里,这才安心。睡前还想说什么夫妻间的悄悄话。

    “阿凝...”萧景琰低低地唤了一句。

    “嗯?”宋凝听他叫自己小名,睁开眼应了一声,等他的下文。

    “这些日子你有孕在身我也没功夫多陪陪你,是我不好。你可怪我?”

    宋凝在他怀里转过身,脸贴着他的胸膛。“阿凝都明白。”她要说不落寞不怪他是假的,可是她真的知道。她也是当过将军的人啊,有国才有家。他现在在朝廷,从前在疆场,一样的拼杀。她如今在这些方面没办法帮上他什么,那就管好王府,不给他后顾之忧,全力支持他。

    “景琰哥...你放心做你的事就好。对我也不要有什么愧疚。孩子和我都明白的。”

    萧景琰忍不住在她额上轻吻一记,随后把吻落到了她的嘴角,再是嘴唇。小心翼翼的不敢有再多的举动。便又牢牢环着她,心里十分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