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佬他总想撸我 > 22.二十二颗糖
    为期三天的军训在苦逼高三狗的哀嚎声中结束, 沉迷唱军歌无法自拔的时渺渺有点意犹未尽,是以跟她同一屋檐下的景衍还要继续受团结就是腻酿的荼毒。

    景衍这几天连续在闹铃支配下起床做早餐, 努力睁开惺忪睡眼的一瞬间简直生不如死。

    他从前经常踩着第一节课下课铃声,才不紧不慢踏进学校门, 军训后紧绷的神经稍稍懈怠, 终于早起失败,关了闹铃后迷迷糊糊又睡了半个小时。

    猛地惊醒过来时, 在家里做早餐肯定是来不及了。

    草草收拾一下自己, 去敲时渺渺的卧室门,小姑娘依然睡得酣沉。

    “崽崽,起床了, 上学要迟到了!”

    景衍顺手将掉了一半的被子捡起来,微凉的手捏了捏小姑娘氤氲着淡淡粉色的软嫩脸颊, “快点,今天起晚了要去外面买早餐, 你想吃什么?”

    困得睁不开眼的时渺渺被子底下的小短腿烦躁地蹬了蹬, 紧闭的眼睫纤长浓密, 湿润晶莹,拿两只细嫩的小手揉搓着眼, 哼哼唧唧地不愿意起床。

    “快一点嘛,再磨蹭就迟到了。”景衍大手撑在她腋下,将穿着藕粉色毛绒睡裙的小姑娘从温暖的被窝里拎出来, “站好。”

    恹恹欲睡的时渺渺两条纤细笔直的腿软软地弯曲着, 圆润粉白的脚趾蜷缩着, 就着景衍的手劲仍双眸紧阖的歪着小脑袋打盹儿,微微张着红润的小嘴,因呼吸不畅而发出低弱的鼾声。

    景衍简直要被萌化了。

    他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肌肉绷紧,撑着小姑娘软得没有骨头一样的小身子,轻轻晃了晃她,故意逗她道:“崽崽不上学了好不好?这样就可以天天在家睡懒觉了……”

    “唔……”立志考大学的时渺渺被抓住了软肋,睡眼朦胧地奶声哼唧,扁着嘴踩实柔软的床面,嗓音含糊不清地小声抗议,“才不要呢。”

    景衍掀了掀唇,“那快点刷牙洗脸换衣服。”

    一中只有周一升旗和开学等特殊日子才硬性要求穿校服,景衍昨晚研究柠檬苏打水,折腾到很晚,睡前忘了提前给她准备今天要穿的衣服,索性直接将她抱到衣帽间。

    好在他家小姑娘有一种莫名的自信,坚信自己不管穿什么都超好看的,挑衣服倒也耽误不了几分钟。

    木耳领纯白针织衫,牛仔半身裙,卡其色羊绒大衣,搭配一双柔软舒适的小白鞋。

    景衍装好保温杯,牵着她出门的时候偶一低头,却发现她没穿毛袜,细瘦精致的脚踝暴露在冷风里。

    他眉头紧蹙,“快回去穿,天还有点冷,别冻感冒了。”

    “不要穿,班里女孩子都露脚踝呢,这样显高!”矮景衍近三十公分的时渺渺仰着小脑袋拒绝道。

    景衍:“……”

    “听谁胡说呢,那都是骗人的。”景衍头疼,小混蛋怎么变成学人精了,张嘴闭嘴都是别的女孩子都怎么怎么样。

    时渺渺不乐意穿,脊背一弯灵活地从他手臂下钻出去,却被景衍眼疾手快地勾住了大衣帽子。

    “穿长袜才显高呢。”景衍哄她,黑色背包随手甩到玄关鞋柜上,动作干净利落地一把将不听话的小崽子抱在怀里,匆匆上楼去衣帽间。

    “再磨蹭要迟到了,老师要让你罚站的!”

    景衍坐在沙发上,将扭着身子挣扎的小崽子摁在腿上,牢牢捆在怀里,大手捉住她肉乎乎的软嫩小脚,给她套上毛袜。

    时渺渺身上熨烫平整的大衣都拧巴皱了,一只脚被强硬地套上毛袜后,索性放弃抵抗往他怀里一躺,气呼呼地耷拉着小脸,粉润的小嘴撅起老高。

    景衍细长的凤眸眼尾飞斜,眸底噙着宠溺的笑意,修长的手指轻轻拽了一下她翘起弧度的上唇瓣,“又生气。”

    他将她从大腿上抱到沙发上坐着,起身去捡被她踢到墙角的鞋子,气鼓鼓的时渺渺却倏地反应过来,瞪大漆黑的眼瞳嗷嗷叫,“臭阿衍,你刚刚摸过我的脚又摸的嘴巴!”

    弯腰捡鞋的景衍:“……”

    他右手撑着眉骨,一脸无奈,单膝蹲下抓住她的脚。

    小姑娘秀致的眉倒竖,圆溜溜的明亮鹿眸瞪着他,像一只炸毛的小兽。

    景衍轻笑,“你自己还嫌弃你自己啊?”

    “那也不能……”时渺渺脆生生的嗓音戛然而止。

    身形颀长的少年微微偏头,隔着一层绒绒的毛袜,薄唇轻轻印在她大脚趾上。

    晨起的阳光穿透落地窗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柔和的金光,他一半清隽的侧颜隐在薄薄的阴影里,黑漆漆的眼瞳幽邃,深深地凝视着她。

    懵懂的小姑娘心脏猛地顿跳,她怔愣了片刻,缓慢地眨了眨浓密的眼睫。

    那一瞬间她倏而看见,一个人温柔到极致是什么样子。

    *

    应时渺渺强烈要求,两人上学的交通工具变成了单车,景衍细心地给她戴上毛线帽,拉低帽檐遮住她白嫩的小耳朵,柔软的围巾绕在她纤细的颈子上,拉高一点半遮住她的小脸。

    第一次坐在单车后座上的时渺渺却没顾得上兴奋,乖静地抱着景衍劲瘦的腰出神。

    小姑娘安静地反常,景衍下意识以为她还在为硬给她穿毛袜生气,耐心地包容着她的小性子,“崽?爸爸怕你着凉有错吗?”

    时渺渺垂头,嘴巴埋在宽大的黑色围巾里,缓慢地摇了摇小脑袋。意识到他看不见,才慢吞吞地轻轻启唇,“没有。”

    “那不气了好不好?”

    “我才没有生气呢……”时渺渺软绵绵地小声辩驳道。

    景衍勾了勾唇,正要开口说话,一道微哑的少年嗓音聒噪地从身后传来。

    “衍哥!渺渺妹子!早!上!好!啊!!”

    韩流意气风发地踩着两侧脚踏,骑站在单车后座上,两手搭在载他的清瘦男生肩膀上,噪声污染近距离立体环绕在骑车男生的耳廓里。

    他一口一个蟹黄包,激昂地指挥道:“许学霸,骑快点,超过他们!”

    “……”许温言忍了忍,秉承着最后一点良知没丧心病狂地把韩流这个逼晃下来。

    时渺渺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惊喜地睁大眼睛,软糯糯的嗓音热情问候道:“班长早上好鸭!樊牛早上好鸭!”

    “噗——”韩流放声大笑,“渺渺妹子,改名无所谓,姓氏是我最后的坚持了!”

    “许学霸,你快点儿行不行,追上追上!”他摁着许温言的肩膀前后晃了晃,“是不是一饿就腿软,给你补充点能量。”

    韩流拿着蟹黄包,伸长手臂绕到许温言唇边。

    许温言看着那只泛着油光的手,“……”

    “啧,跟我还客气什么,吃吧吃吧。”韩流硬要塞进他嘴里,许温言忍无可忍地怒吼,结果一张嘴那只包子就被塞入口腔里。

    “……”僵硬地咀嚼,面无表情地咽进肚子里。

    许温言以韩流的十年狗命发誓,他以后绕路,再也不从这条路走了!

    追上景衍,韩流一手摁着许温言的肩膀坐下来,咬着包子含混不清道:“这边堵得太严重了,明天我也骑车,衍哥约个时间碰头啊!”

    许温言:撤回刚才的话。

    时渺渺倏然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在星辰大海面前暴露了!

    这几天许温言见到她似乎都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兴许是购物中心见那一面他早不认识她了,可现在她就坐在景衍后座上。

    足智多谋的雁峰山小狼王吞了吞口水,试探地问道:“樊牛,你怎么会跟班长在一起呀?”

    韩流已经放弃纠正她谜一样的口音了,抱着许温言的腰感激涕零道:“我坐车上学堵在半路上了嘛,多亏了乐于助人的许学霸,要不然又要被太后姐姐罚抄四大名著了!”

    许温言脸色铁青,“韩流,你他妈松手!”

    “……”

    短暂的静默,韩流目瞪狗呆地惊叫,“许学霸,你竟然也会爆粗口啊!!!好不可思议好接地气好亲切啊!!!”

    突然走下神坛的许温言:“……”

    时渺渺也惊诧地睁大圆溜溜的眼眸,星辰大海生气的时候眼神好凶哦……

    她缓慢地眨了眨眼,倒还记得绕回正题,用假的不能再假的语调诚挚道:“好巧啊樊牛,我也是路上堵车遇到景同学诶!”

    景同学:“……”

    许温言神色稍缓,侧眸看了一眼露出明亮大眼睛紧张地盯着他的小姑娘,漆黑的眸底隐有笑意。

    “啊哈哈哈哈,那真是太巧了!”韩流嘲笑什么一般放肆的大笑,冷不丁被景衍踢了一脚小腿肚。

    韩流嗷的一嗓子,“沃日……出江花红似火,啊!清早起来一肚子诗意!”

    景衍:“……”

    他警告韩流跟他家崽崽发微信注意使用文明用语,表情包也不准乱发,这个逼挨了不少揍练就的条件反射倒是奇快。

    *

    认真做笔记的时渺渺撑到上午最后一节课,饿得快要胡说八道。

    早上就喝了一袋豆浆,景衍买的小笼包一口一个,用脑过度的她早就消耗完了。

    物理老师讲得什么东西她也听不懂,饥肠辘辘地对着他反光的脑壳顶发呆。

    他鼻梁很高,鼻头微微向内勾,隔着厚厚的镜片吊梢眼闪着锐利的光,“秃鹰队长”这个外号也不知道是哪一届的学长给取的,届届流传至今。

    时渺渺吸了吸鼻子,缓慢地回过神儿来,却发现秃鹰队长正在看她。

    “……你们看,我站在跟前好几分钟了,她终于发现了,也不知道脑子里都想的些什么!”

    时渺渺陡然惊了一下,她刷地抬眼,同桌邱晓晓正侧身看着她,细小的眼睛微斜,眸光似乎带着淡淡的尴尬。

    是替她感到尴尬吧。

    一瞬间,孤立无援的感觉。

    时渺渺慢吞吞地垂下头,细长的眼睫敛住心虚的眼眸,不敢与物理老师对视。

    她的桌子就在讲台侧后方,物理老师一手搭在讲台上,在她桌前又站了一会儿,中气十足的洪亮嗓门说了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子懵懵地,和了一团浆糊一般。

    终于,老师负手登上讲台,背身在黑板上继续板书。

    教室里微妙的气氛渐消,那种令人无地自容的安静终于被窃窃私语打破。

    “这算什么,拿小女生开刀指桑骂槐的,有本事直接去后排叫醒景衍跟韩流他们啊!”

    “可拉倒吧,秃鹰敢吗,赵臻臻就在他眼皮子底下睡觉他都装看不见,净挑着软柿子捏!”

    ……

    时渺渺突然明白,难堪究竟是怎样的境地了。

    邱晓晓用手肘悄悄碰了碰她,瞥了一眼物理老师,压低嗓音小声告诉她道:“秃鹰看你好一会儿了你都没反应。”

    “唔……”时渺渺抿了抿唇,看着她的眼睛静静地想,你为什么不能叫我一下呀?

    她鼓了鼓腮帮,莫名有种失落的感觉,但天性乐观的她心思很快又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这段小插曲很快被时渺渺遗忘了,吃过午饭回到教室,韩流跟齐昊正在玩王者荣耀,景衍还没回来。

    “卧槽?不玩了不玩了!”韩流被齐昊单杀了五次,终于放弃实现一雪前耻的豪言壮语。

    韩流伸长手臂勾着齐昊的脖子,“可以啊日天哥,这么牛逼还跟我谦虚!”

    齐昊啧了一声,正要甩开韩流的手,身后谁轻轻戳了一下他的肩膀。

    他回头,却见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略有些扭捏地举起手,将一盒巧克力举到他面前。

    齐昊:“我不买。”

    一脸娇羞的女孩:“???”

    她叫方琪琪,是隔壁十班的,军训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了,她特喜欢齐昊这种超man的魁梧肌肉男。

    恰好她跟韩流认识,没想到问韩流要他联系方式的时候,韩流说他就喜欢她这种软萌可爱的女孩,她激动地立刻买了巧克力来表白。

    然而……

    方琪琪抽了抽嘴角,害羞地跺了下脚,甜甜的嗓音轻声道:“齐昊,这是送给你的,希望你能够接受。”

    言罢,她睁大眼睛用无辜的眼神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好不好嘛?”

    齐昊:“我不吃甜食。”

    “……”方琪琪无助地看了韩流一眼,韩流哎呀一声,立刻从妹子手里接过巧克力,“送你你就拿着嘛,别辜负妹子一片真心啊。”

    齐昊认真脸,“可我真不吃甜食。”

    见他明显对她不感兴趣,方琪琪难堪地咬了咬唇,眼里的泪将落未落,捂着脸转身跑开了。

    韩流哎哟好几声,恨铁不能刚地推了他一把:“可爱妹子是用来疼的,你也太伤人心了吧!”

    齐昊继续打游戏,冷血无情道:“哪就可爱了?”

    “啧。”韩流勾着他脖子道,“你不觉得妹子泫然欲泣嘤嘤嘤的模样特别惹人怜爱么?”

    齐昊疯狂砍人:“嘤嘤嘤?老子也会,可爱个屁啊。”

    “……朽木不可雕也!”

    顿了顿,韩流不死心地问道,“难道在你心里就没有可爱的妹子?”

    齐昊仔细想了想,“有啊,渺渺妹子就挺可爱啊。”

    “沃日!我就知道你还在打我们家渺渺的主意!”

    “……滚!”

    韩流看了一眼手里的杏仁巧克力,他也不爱甜食,大咧咧地直接把巧克力送给时渺渺吃。

    正带着耳机听小跳蛙的时渺渺,对后排的表白事件丝毫不知,眼眸亮晶晶的道了谢,美滋滋地吃了好几颗。

    巧克力入口即化,口感香醇丝滑,不过时渺渺不喜欢吃坚果,慢吞吞地把杏仁吐到精致的小盒子里,一会儿丢掉。

    韩流撑着下巴默默地看了两眼,“萌妹子果然做什么都可爱到爆炸啊!”

    景衍直到午休快结束才回来,刚打完球的他一身汗气,路过时渺渺旁边的时候,脚步一顿。

    小姑娘侧着脸趴在桌上,睡颜乖静,一只耳机虚虚搭在白嫩的耳垂上,即将顺着精巧的下颌线滑落。

    他唇角弯了弯,微微俯下身捏起白色的耳机听了一下。

    “快乐的一只小跳蛙,李李李李李李扑伐~~~”景衍运动过后湿漉黑亮的眸氤氲起温软的笑意。

    他眸光不经意地一瞥,小姑娘桌子上放了一盒杏仁,他随手捻了一颗放到嘴里。

    时渺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逆着光的少年正将深棕色的杏仁放到唇齿间……

    睡眼朦胧的时渺渺猛然清醒,“别吃!”

    她倏地一喊,引来教室里同学的瞩目。

    景衍扬了扬眉,薄唇微掀,微微沙哑的嗓音含混着砂粒一般,慢条斯理地又捻了一颗:“时同学这么小气啊?”

    咀嚼的微小动作被无限放缓、放大。

    时渺渺眸光复杂地看着他削薄的唇,“……一言难尽。”

    目睹案件经过的韩流和齐昊:“的确一言难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