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女配撂挑子 > 14.圣母女配14
    黑一备好纸墨笔砚后,就躬身告退了。

    姜金媛右臂的伤口已经愈合,但还不宜劳累用力,李慕深便十分体贴的拈起毫笔,在砚台里饱蘸浓墨:“信里要写什么内容,你说,我代笔。”

    “就一句话,柳曼丽所诞双生女,皆为你之骨肉,落款写无名氏罢。”姜金媛声音冷淡的说道。

    李慕深微挑眉峰,有些诧异:“你……”

    “不错,平陵城城主不是我的生父,他只能算个继父,我生父是顾清庭,很意外么?”姜金媛笑着反问。

    李慕深淡定道:“还好。”说着,就笔走游龙,一字不差写下姜金媛说的话,写完信,李慕深又问,“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姜金媛想了想:“别叫卧虎堂的其他人看见这封信。”

    很明显,顾清庭在卧虎堂另有家室,要不然,叫他爹的那个小姑娘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这是自然。”李慕深搁下笔,笑着把信折起来。

    次日下午,一个面皮白净,蓄着短须的青衣男子,难以置信的盯着手中信纸,刚刚,也不知是哪路高手,传给他一支信镖,他满心疑惑的拆了信,谁知,竟看到‘柳曼丽所诞双生女,皆为你之骨肉’这番话。

    青衣男子,正是顾清庭。

    看到信的那一刻,他……懵逼了。

    柳曼丽生的那对双胞胎女儿,竟然是他的……骨肉?顾清庭很想坚定否认这个荒谬的大笑话,可他还是忍不住回忆起来,那年,顾氏全族被魏王诛杀,只有他一个人逃脱在外,与他一起颠沛流亡的,还有他的未婚妻柳曼丽,那一日,两人在逃跑路上遇到了大雨,后来在一座破庙里栖身,他记得,那时候天气很冷,两人只能紧紧抱在一起互相取暖,之后,就情不自禁的……有了夫妻之实。

    算算那对双生姐妹的年龄,似乎也对得上。

    顾清庭缓缓揉碎手中信纸,面上一阵阴晴不定:不行,他一定要找柳曼丽问清楚!

    每个月初三,平陵城城主夫人柳曼丽都要去城外的含光寺进香祈福,风雨无阻。

    九月初三这日,自然也不例外。

    檀香味四处弥散的幽静佛殿里,柳曼丽屈膝跪到蒲团上,双手合十,目光哀伤的凝望着金身佛像,她轻泣着喃喃低语道:“清庭哥哥,你还好么?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在哪里呀?老天爷开眼,我们的金姝终于找回来了,可她和金媛都喜欢上了致远,金姝在外面受了那么苦,我对她有愧,一心只想弥补她,明知会让金媛伤心,我还是拆散了金媛和致远,金媛被我这个亲娘伤透了心,她宁肯离家出走,都不愿再待在我身边,清庭哥哥,你会怪我么……”

    隐身在暗处的顾清庭再按捺不住,他轻轻闪身出来,走到柳曼丽的面前。

    柳曼丽正泪眼朦胧的诉说思念和烦恼,一个黑影陡然映入眼帘,着实吓了她一大跳,她下意识的要喊,却被黑衣人抢先捂住了嘴,柳曼丽心头骇然、猛烈挣扎之际,一道低沉沙哑的男音,仿若炸雷似轰入耳孔:“曼丽,别怕,是我,顾清庭,清庭哥哥!”

    “千万别乱喊,知道么?”见柳曼丽安静下来,眸中满是震惊激动之色,顾清庭又轻轻说了一句。

    柳曼丽赶紧点头。

    嘴巴甫一被松开,柳曼丽就忍不住泪珠滚滚:“清庭哥哥……”

    ‘嘘’,一根手指竖在唇边,顾清庭小声道:“曼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过来。”

    顾清庭知道,柳曼丽有初三来含光寺进香的习惯,而且,她每次进香,都会屏退护卫和丫鬟,独自在佛殿里待上许久,他以前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全都懂了。

    那日,接到匿名信之后,他就亲自来含光寺踩点,无意间竟发现,含光寺的佛殿里都有隐蔽的暗室,正好方便他和柳曼丽说话。

    暗室常年无人打扫,自有一股难闻的灰尘味道,柳曼丽捂着口鼻,秀眉微皱道:“清庭哥哥,这里好像很久都没人进来过了。”

    顾清庭举着照明的蜡烛,温声回道:“这里应该是战乱时,和尚们避难的暗室,如今天下太平,自然就荒置不用了……”把蜡烛放到满是积灰的桌上,顾清庭转身抱住柳曼丽,心情激荡道:“曼丽,我刚刚听你说,我们的金姝,难道金姝……是我的女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快告诉我呀!”

    如果赵金姝和赵金媛真是自己的女儿,那他岂不是在害自己的亲骨肉。

    ……天呐。

    柳曼丽伏在顾清庭怀里,紧紧搂住他的腰,泪水止不住的滚落:“清庭哥哥,金姝和金媛都是你的女儿,当年,我们两个被赵明赐捉到以后,我苦苦哀求他放了你,他不肯答应,后来,他又说,只要我愿意嫁给他,他可以露些破绽,叫你有机会逃出去,我没有办法,只能敷衍着先答应他,你逃走以后,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爹娘知道后很生气,他们叫我流了孩子,我不肯答应……”

    “赵明赐说,我要想保住你的孩子,只能赶紧嫁给他,充作我和他的孩子,一旦我怀有顾家血脉的事情被魏王知晓,不仅我和孩子要死,还会牵累柳氏一族,我别无选择,只能迅速嫁进了赵家……”

    “后来,我们的一个女儿被坏人抢走了,我找了十五年,才终于找到她……”

    “清庭哥哥,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找我,我等了你整整十八年,今天,我终于等到你了……”

    “你呢,清庭哥哥,这么多年了,你都在哪里呀,为什么不早点来找我……”

    见柳曼丽字字含泪,哀戚无比,顾清庭这才知道,原来他一直误会了未婚妻,他强压住羞愧难当的心绪,哑声说道:“当年,看守我的卫兵的确有了疏漏,我才趁机逃了出来,不过,在我逃出来之前,有一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对我说,你受够了和我四处流亡的生活,要和我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你还说,你终于发现,你心里爱的其实是赵明赐,不是我……”

    “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说过这些话,清庭哥哥,直到现在,我心里爱的是还是你呀。”柳曼丽急急辩解道。

    顾清庭惨然一笑:“赵明赐一直对你心怀不轨,会用这样的下作伎俩欺骗我,也不足为奇,都是我糊涂,中了他的奸计,竟然真的误会了你,对不起,曼丽……”

    “清庭哥哥,你别这么说,我不怪你……”柳曼丽仰起泪光盈盈的俏脸,眸光中充满了深切的爱慕依恋。

    顾清庭看得心头一痛,忍不住俯下头,吻住她娇媚莹润的唇瓣。

    柳曼丽心里满是激动欢喜,顾清庭心底却尽是惭愧悔恨,怀揣着两种迥异心情的男女,吻的难舍难分,激情忘我,若非身处脏污不堪的暗室,两人只怕早就解衣宽带滚做一团了,一个缠绵至极的深吻过后,若非有顾清庭扶着,柳曼丽几乎就要瘫软在地上:“清庭哥哥,我不是在做梦吧,我竟然真的等到你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顾清庭搂着柳曼丽,嘴上还在不停亲吻她的脖颈,语气动情道:“曼丽,你跟我走吧,带上咱们的女儿,不要再留在赵明赐身边,他害我全族,我必要他血债血偿。”

    “不……不,清庭哥哥,我不能跟你走。”若是无牵无挂,柳曼丽十分愿意和顾清庭远走高飞,但是,“清庭哥哥,我和赵明赐还有一儿一女,他们年纪还小,我不能丢下他们两个不管……”

    一听柳曼丽的拒绝,顾清庭刚刚发热的脑子,这会儿也冷静了下来,柳曼丽和别的男人生有孩子,他……又何尝不是。

    就算柳曼丽愿意跟他走,他又该如何安置,若是叫卧虎堂的岳父和妻女知道,他又该如何解释,他要报顾氏大仇,还需卧虎堂鼎力相助,他不能……

    顿了一顿后,顾清庭才顺势说道:“曼丽,你不愿意跟我走,我不勉强,等我报了顾氏大仇,我再来找你。”

    “你要走了么,清庭哥哥,我以后还能见到你么?”柳曼丽紧紧偎在顾清庭怀里,脸上满是不舍和依赖。

    顾清庭心底软了软,低声道:“能,我还会来含光寺找你的。”

    “清庭哥哥,我每月初三都会来含光寺,你一定要来呀。”见顾清庭点头答应,柳曼丽只觉心里溢满了甜蜜的感觉,她靠在心上人的胸口,声音缠绵道,“清庭哥哥,你知道我为什么每月初三要来一趟佛寺么?”

    顾清庭好奇道:“为什么?”

    “当年,我们在破庙……的日子,正是初三,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素日又无法和其他人提起你,只能来这佛门清净地,吐一吐我的心里话。”忆及人生中的第一次欢好,柳曼丽不由绯红了面颊。

    想起那一夜的缱绻缠绵,顾清庭也是心头一荡:“曼丽……”

    “清庭哥哥……”柳曼丽轻轻低唤。

    昏暗脏污的佛门暗室里,很快又响起一阵令人脸红心跳的激吻声响。

    不提顾清庭和柳曼丽旧情复燃,再说姜金媛这边,匿名信寄出去之后,她就继续一心一意的养伤。

    姜金媛的伤口渐渐痊愈,别提自己吃饭洗头了,就是舞一套动作幅度巨大的剑法,也没啥大问题,偏李慕深忧天忧地,还把她当严重病号看待,总担心她会累着,吃饭时非要喂,脏衣服抢着洗,什么洗头洗脚的事情,更是一手包揽,搞得姜金媛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残废了:“喂,你再这么折腾下去,我就要变成什么都不会干的小孩子了!”

    “被你发现了啊,赵姑娘,我就是要把你惯成小孩子,叫你永远也离不开我的照顾。”李慕深一边笑答,一边给姜金媛洗头发。

    姜金媛默了默,低低骂了一句:“……居心不良!”

    “努力追求喜欢的姑娘,此乃人之常情,怎么会是居心不良,赵姑娘莫要乱扣我大帽子。”李慕深轻轻揉洗着心爱姑娘的长发,状似不经意的提起,“哦,对了,紫一那边传消息过来,你生父已经和你娘亲见过面了,就在一座叫含光寺的寺庙里。”

    闻言,姜金媛扯了扯嘴角,反应冷淡道:“随便他们,我才懒得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