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秘宝堂异闻·贵子方 > 两桩疑案
    耒阳,初春。

    西岭冬天冷,春天也没见多好,成天成宿地刮黑风,耒阳是其都府,自然也不能逃过此劫。在漫天的黄沙里,大街小巷,商铺闭户,行人寥寥。

    两辆马车从城东门驶入,停在了府街口,车门开了,一道雪白现身于灰黄之中。和期从车上跳下,刚站稳就被奔袭的沙尘来了个迎头痛击,她被沙子迷了眼,捂住脸“诶呦”了一声。

    和期身后,穿着灰色锦袍的戚策琰也下了车,他头戴纱斗笠,看起来早有防备。这两人仿佛不是同乘一车来的:戚策琰经过和期时,只当她作空气,兀自向前去了。

    和期泪眼朦胧,隐约感到身边擦过什么人,急忙小声唤道:“等等我!”她费劲地睁眼,发现那人还夹着一顶斗笠。

    “谢长教习。”和期小跑几步,感激地伸出手去,却怎么也拽不动。

    “名字?”高处的纱斗笠蹦出两个字,带着股寒气。

    和期叫苦不迭。三皇子叫他们查的这两个案子,各有一对死者,其中一对是李胥夫妇,可另一对夫妇的名字她却绞尽脑汁也回忆不起来。因为这个,戚策琰脸黑了一路,还对她处处苛责。

    “……李胥。”她耍了个毫无意义的小聪明。

    戚策琰没说话,脚步却一下子变快了。和期拽着斗笠,力气又没他大,差点没被拖个跟头。

    “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属下这一次吧……”和期边讨饶边小跑。

    戚策琰不为所动,步子越迈越大。

    平地又起了股黄沙风,就在和期面前。她尽管捂住了口鼻,却还是被灌了一嘴土腥。和期“呸呸”地吐完沙粒,朝远处喊道:“你再给我点时间!我肯定能想起来!”

    她心念电转,又补了一句:“到府衙门口之前,我绝对记得起来!”

    纱斗笠飞砸到和期怀里。

    “你要说不出来呢?”

    “随您处置。”和其如获救星,赶忙把斗笠戴上。

    代越国的皇子公主,成年开府后都会请设“秘宝堂”,从贵族子女遴选天资聪颖者入堂侍奉。设秘宝堂,一为寻珍探宝以饰奢靡,二则为该皇嗣合法地招揽幕僚或门客。

    这次暗访西岭的差事,就是皇帝指派给三皇子,三皇子再交托给自己的秘宝堂的。

    三皇子的秘宝堂中,戚策琰是“长教习”,地位最高。和期是“教习”,是戚策琰的副手。此外,秘宝堂还设“执事”和“学徒”:前者听命于长教习,掌管堂内事务;后者位次最低,听从上位者差遣。

    长教习是鹰眼,在他手下做事,即便犯错,也不可有半分欺瞒。和期如此告诫秘宝堂其他人。却无自知之明——明明她自己才是最知错不改、屡错屡犯的那个。

    “贾肖?”

    “肖子方?”

    “方子宵?”

    远处府衙的轮廓已清晰可辨,可和期的努力还是毫无起色。

    戚策琰忽然皱起眉头,和期大喜:“是方子宵?”

    “不是,是人。”戚策琰努了努下巴,示意仰着脸瞅他的和期往前看。

    和期将酸痛的脖子扭正,果然,前面出现了乌泱泱一片五彩斑斓的衣服。再走近一点看,原来那色彩还分层,最外面是土灰和杂色,内里则可分为三派:穿红的一堆站于左,着绿的一码立于右,剩下的藏蓝站得高,但只有一小撮,气势很弱。

    一个灰衣服兴冲冲地奔着那缤纷而去,戚策琰叫住他:“大哥,衙门前面这么热闹,所为何事啊?”

    “唉,还不是先前官道上死了两户人嘛,”看热闹的越多,这热闹越热闹,灰衣服停了脚步,热络地向戚策琰解释起来:“偏巧死的还都是大户。这眼下就两个月了,什么人都没抓到,那人家能忍得了嘛!两家人都堵了衙门,嚷嚷着让官老爷给说法。”

    “这两家人之间还有恩怨?”戚策琰望向那对垒的红绿。

    “这你都看出来了?”灰衣服对他嗅探八卦的能力很是欣赏,神秘兮兮地给出了答案:“听说,是一家把另一家杀了。”

    “还有这等事?”戚策琰疑惑道,“这两家不都是苦主么?”

    灰衣服摇头:“这我就不清楚了。”他拍了拍戚策琰的背,催促道:“赶紧走,晚了就挤不到前面了。”

    戚策琰看着灰衣男子的背影,眉间沟壑愈深。

    他自己事先做了功课,知道两商贾确实有生意上的纠葛,但却从没想过竟会牵涉到杀人这一层。而且,西岭呈递的奏章将两案归为盗匪所为,行文间都作孤案说道,只字未提它们之间的关联。

    忽然,戚策琰见到有一人逆行,竟是和期。他这才发觉,趁他和人谈话的空档,这小妮子竟溜到前面看热闹去了。

    和期也兴冲冲的,不过和灰衣男不同,她的兴奋劲儿里还夹杂着一点死里逃生的庆幸,以及胜券在握的得意。

    “长教习,我想到那人的名字了。”和期敛容,故作严肃。

    这人,将“想到”两字咬得那么重,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戚策琰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

    和期没留意他的表情,她踮脚,努力凑到他耳边:“另一个案子的死者叫富子骁,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