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秘宝堂异闻·贵子方 > 公堂争执
    五爪龙,四爪蛟。

    天子饰龙,诸侯饰蛟。这一条是雷打不动。但近二十年规矩有所松动,除国公和分封各地的十二侯爵外,其嫡子也可在衣饰上使用蛟纹。这人年纪不大,不是小国公,就是小侯爵。

    怎么办?

    知府求救似地望向师爷。师爷看了一眼玉佩,也变了脸色,他眼珠一转,忽然朝戚策琰喝道:“好你个赵满贵!不但谎称自己只剩下一块玉佩,现在连这玉也是假的!如此作弄朝廷命官,来人!将这二人带去牢里听候处置!”

    知府大惊,一把拽住师爷的衣袖,从牙缝挤出几个字:“你疯了吗?”

    得先让他们离开这儿。师爷用气声和口型安抚知府,顺便在心里骂了他一句:真是个庸才。

    几个衙役得令,伸手去抓戚策琰与和期的胳膊。

    戚策琰身手利落,放倒了几个衙役后,他神情自若,一拱手道:“大人,不是小的欺瞒,因为途中遇到了盗匪,金银全被抢走了!”

    横生枝节,这人到底想做什么!

    知府听着堂下一片哗然,看着红绿鬣狗竖起的耳朵,脑壳开始隐隐作痛。

    师爷又朝几个衙役使了眼色,可这些人连和期与戚策琰的边儿都没沾着,就被红衣人和绿衣人给擒住了

    “又是盗匪劫掠,知府大人,”为首的红衣人讥讽道,“要是再不审,我都要怀疑你就是盗匪头子了。”

    知府怒目圆瞪:“你说什么?”

    一个绿衣服老头也帮腔:“的确,过去也曾有过官匪勾结之事。”

    知府鼻子都气歪了,但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他躲着不审两富商案顶多被骂昏庸,但要他今天坚持不理会这“赵满贵”的案子,怕是真的要被围观百姓当作土匪头子了,这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大罪。

    “刚才我在外头听去了一点,”戚策琰欣然道:“既然大家都受了匪徒的难,不如大人今天一并审了吧。”

    原是在这等着呢。和期恍然,由衷佩服她这长教习的筹谋。

    知府急火攻心,眼前发黑,简直要口吐鲜血。他现在满心想的都是脚底抹油,立刻称病溜回内堂。但师爷按住了他,把蛟纹玉佩推到桌案正中,搁在他眼皮子底下,似乎是在提醒他这次逃不掉了。

    一声有气无力的惊堂木。

    李胥的小舅子站在左,富子骁的大伯站在右,戚策琰在中间斡旋。和期仔细听着,用心记下了许多细节,以防戚策琰事后考问:

    比如,知府其实没正经审过两案,只是简单地问了两句话;

    李胥小舅子说知府不上心他们家的案子,但言语间,知府却对李案了解更多,明显是实地查探过的,对富案反而是一问三不知;

    李案和富案并不发生于同一条路,李胥在前往耒阳的必经之路上遇害,而富子骁则在从石镇返回耒阳的途中被杀。

    ……

    三人你一言我一语,谈到李胥和富子骁来西岭的意图时,和期产生了兴趣。

    据小舅子说,李胥此行是为拜福神求子的。而富家那边说富子骁是为了接他妻子回家,一年前他也曾带着妻子去过福神庙,而后不知怎的,他妻子就留在耒阳住下了。

    福神教虽是代越的国教,可已经式微百年,直到十几年前“拜福神、得贵子”这个传闻流行起来后才稍微有了些回转。其中西岭耒阳的福神庙据说最为灵验,香火也最为鼎盛,香客来自代越各地,络绎不绝。

    原来富豪们也信这等玄学。和期嗤笑。

    就在她琢磨福神庙的时候,戚策琰那边的情况却似乎有些失控了。

    被问到损失时,戚策琰面不改色地扯谎:“我折损了五百两白银,玉手镯三对,金钗五支。”

    “我侄儿丢了多少钱我不知道,但是前日我接手查账,发现莫名少了一万金。”富子骁大伯沉吟道。市面上银多金少,有个看热闹的将一万金折算成了银两,其数额之巨大引起了一片惊叹。

    “我家……没丢什么东西。”李胥的小舅子皱起眉头,“贼人什么都没拿走,要说丢了什么,我大姐先前得了个石偶,爱不释手,时常带在身边把玩,好像只丢了那个。”

    “石偶?”

    富子骁大伯忽然冷笑了两声。戚策琰暗道不妙。

    “你们‘缎王’李家,行事如此抠搜,连个不值钱的玩意都记挂在心上,怪不得会觉得别人会为了区区几卷金丝缎雇凶杀人,真是小人之心。”

    “杀人凶手还敢反咬?”李胥小舅子火冒三丈,怒喝道:“行凶者意在取我大姐夫妻二人性命,而非财物!这就是你家雇凶的证据!”

    公堂上空聚集起火~药味道的乌云,云朵愈来愈黑,几乎是扔进个火星就会爆炸。戚策琰知道局势已经不可挽回,不动声色地退了两步,站到和期身边。

    和期旁观了一会爆炸的火光,感慨道:“人证黄三也死了,信也没了,这下可真是扯不清了。”

    “你打算怎么办?”她低声问戚策琰。

    戚策琰偏头,冲她眨了眨眼:“收网。”

    “大人!”

    红绿缠斗的后面,“赵满贵”忽然大喝了一声,中气十足,吓了知府和师爷一跳。

    “您……你有什么事情?”知府尽力整肃表情,语气却恭敬客气得不得了。

    “大人刚才不是要将我下狱吗?”“赵满贵”看样子很是费解。

    你要是早点这么说多好!知府恨不得捶胸顿足,立刻命令拉架的衙役将这对夫妇带走。

    “你在这看着,别让这些东西闹出人命来,我去看看。”他低声对师爷说道。

    师爷是最先提出了这个点子的人,此刻却面色凝重,他拽住知府,语重心长:“这人来头不简单,大人,切记要过脑子再说话。”

    他们来头不简单还用你说?知府不明就里。

    此时,李家和富家已经动起手来了。知府忽然感到“嗖”的一阵风,原来是有个东西直朝自己面门砸了过来,他一缩脖子,鞋子贴着他头皮飞了过去。知府惊出了一身冷汗,师爷后面说的话他完全没听进去,潦草地应了两声就拿着玉佩溜去内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