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秘宝堂异闻·贵子方 > 侯府无春
    傍晚。万福楼二楼,“天”字号上房。

    “这是什么做法?”和期啧啧称奇。

    据戚策琰的描述,那堂屋烧着八~九盆炭火,热的像个大火炉,闷热至极;又到处都是红色,从墙壁、窗框、柱子、横梁,再到地板、桌椅,凡是能漆红漆的地方无一例外,其他无法用漆的地方则以红纸裱糊,让人觉得极度难受。而屋里的装饰则都是密密麻麻的画——

    八张巨幅的最显眼,内容分别是两张沙场征战、三张朝堂议事、一张举子看榜,还一张是才子出游,剩下一张让戚策琰印象最为深刻,是新郎在宴宾客时醉酒的滑稽画。此外还有无数张小幅的,画的大多是虎头虎脑、姿态各异的婴孩。

    “你还记得府医同莫岩说的‘红三、黑五’么?他说的应该是帷幔。”戚策琰回忆道。

    他和小侯妃之间悬着八块巨大的帷幔,八块帷幔各有间隔,依次排开:从他前面数五块是黑色的,从小侯妃前面数三块是红色的。两人就这么隔着帷幔、用纸笔、靠一个七八岁的小侍从来回传递,静静地“会面”了约半个时辰。

    “这么说,你连小侯妃长什么样都没看到?”和期很是诧异。

    “小忠勇侯妃出身于大富商韦家,韦家和南沼忠德侯沾些亲故,我小的时候曾在忠德侯府见过她一面。”戚策琰回忆起往事,“我记得她那时在侯府上树抓鸟、下塘逮鱼,完全没有闺秀的样子,被她父亲当众责打了也嘻嘻哈哈的,毫不在意。”

    “这么个活泼的姑娘,现在每天都被关在那个诡异的堂屋里呆着……真是可怜。”和期叹惋道。

    “她每天都呆在那里?”这下轮到戚策琰惊讶了。小侯妃的确是第三个“许久未出府”的人,对富商案一无所知。但他没料到的是,她的“未出府”却是连房间门槛都跨不出。

    更何况,她呆的地方还是那么个地狱。

    “胡郎中说她胎气不稳,不能随意出屋,你们会面的那个堂屋似乎是她除了寝处唯一能呆的地方了……”和期神情郁郁,又有些愤懑,“但按你那说法,这哪是安胎?分明是要把人逼疯啊!”

    戚策琰想起那些穿过帷幔不断飘到他面前的纸,纸面的字迹异样潦草,可见执笔人内心急切。小侯妃送来的每张纸都堆满了千奇百怪、杂乱无章的内容,上句话还在谈论诗词,下一句话又扯到了外面时兴的事物。想必是压抑太久,她渴求外界的气息已经如同渴求救命稻草。

    提到府医,戚策琰不免有些神经过敏,但还不能直言,他斟酌着词句开口:“那郎中对你……说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和期伏在圆茶桌上,有气无力,“一旦我要往把话头往那边拉,他就立刻扯别的。于是我找借口出门走了一遭,拽了几小厮想打听一下侯妃女儿的事情,可这几个小子看见我就像看见了鬼……全都跑走了。”

    戚策琰早就料到了结局,和期讲话时,他不露声色地观察了一番,确定这人的沮丧的确来由于府医的守口如瓶而非其他,放下心来。

    “说到小厮……”和期忽然直起背,扭头问戚策琰:“长教习,你刚才说,是个小厮帮你们来回送的信纸?小侯妃身边也没有丫鬟?”

    她这个“也”字提醒了戚策琰:他们在侯府连走路带入堂,居然一个丫鬟都没见过。

    “你想说什么?”戚策琰挑眉。

    “不止是丫鬟,侯府似乎连个粗使婆子都没有,我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和期对自己敏锐的观察力有些小得意。她拎起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杯沿都到了嘴边,像是觉得不妥,又满当当地倒了一杯新的。“胡郎中扯天扯地的时候,我拐弯抹角地把这件事给问了。”

    她盯紧新沏的那杯茶,留心不洒出一点水,将它平推给他,继续说道:“郎中说,丫鬟婆子都在柴火房、厨房、浣衣房这些地方,平时是不许随意走动的。”

    戚策琰懂和期的意思。柴火房、厨房、浣衣房……女使们都被拘在暗处不让人看见,而且即便是下人的分工再特殊,也不至于在小侯妃这样的贵眷近旁都不设丫鬟服侍。如此看来,侯府的女佣人们倒像是刻意被“藏”了起来。

    忽然,他脑海中闪现出一副画面:在炭火灼热烟气的催动下,红黑帷幔无风自动。

    不,是整个侯府的女人都被“藏”了起来。

    这个念头像是火炬,一下子让藏身于黑暗之中的疑团无所遁形。

    可对面那人仍在黑暗中迷路,她兴高采烈地摆了一排杯子,和茶水玩起了“满而不溢”的游戏。戚策琰手擎火炬冷眼旁观,心想不能让这混子坐享其成。

    “你那封荐信上面,有我的名字?”他端起茶杯,注意力被浅青色茶水中央一片倒悬的茶叶吸引了。

    “怎么可能?”听戚策琰没头没尾地提起这个,和期警觉起来,瞪大圆眼睛反驳,“我当时可还没想到……咳咳!”话说到一半她就说不下去了,开始心虚地装咳。

    戚策琰微抿一口茶水,那片茶叶却还是稳稳当当地竖在正中,着实有趣。“那是你同莫管家先前有过节?”

    先一个问题还像是钓鱼和找茬,后一个问题就是匪夷所思了。和期茫然反问:“长教习难不成以为属下先前混过江湖?”她入秘宝堂时十四岁,这么小的年纪就开始混江湖,怎么说也得是个魔王转世吧。

    “那你和我说说,为何莫岩先前不愿意让你进府?”她的长教习放下杯子,抛出考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