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秘宝堂异闻·贵子方 > 避与求
    和期心如明镜。

    在秘宝堂呆了五年,于她而言,长教习戚策琰既是上级,也像师父。不过这位师父很不和蔼可亲,脾气差还喜欢刁难人。可凭她的聪明才智,至今还未有过马失前蹄、阴沟翻船之事。

    路都铺好了,她只消打马看花就够了。

    “莫岩不是不想让我进侯府,是不想让我和春儿进侯府。”和期见戚策琰的杯子空了,忙不迭从面前一排杯子中挑出一杯最热的,恭敬地推了过去。

    戚策琰颔首:“接着说。”

    “莫岩知道我们是三皇子派来的人,所以他肯定读过荐信。我们一行四人,而我打扮的也不像下人,所以这人也知道信里说的‘和期’就是我,他是有意将我错认为侍女的。”

    和期像是渴了,自己也挑了一杯水,一饮而尽,继续说道:“莫岩用‘侯妃不让闲杂人等进府’作背景,但真论起来,我、戚福、春儿都算闲人,为何他只相中了戚福、却不让我和春儿进去呢?”

    她拿起茶杯的瓷盖,轻轻敲击着杯沿,发出一些叮叮咚咚的声音。“后来他被你拆穿,想将自己的意图伪装成‘不许下人进府’,可这又和先前放戚福进府矛盾了。”

    提起莫岩,自然想到了那赶客的行径。和期眼珠骨碌碌一转,决定小小地暗讽一下:“要说不受欢迎,长教习和我不是五十笑百嘛。”

    侯府自己都将女子藏起来,拦着外头的不让进也合乎情理。但莫岩为了此事甚至不惜得罪和期这个“皇子特使”和小北境侯,其抱掩的秘密应该甚为巨大。

    “他是为了什么呢?”戚策琰问道。

    和期犹疑道:“为了安胎?”

    但安胎用得着避忌女子?

    她一向嘴比脑子快,说完后大脑才开始运转,将线索摘出,一条条码齐,而后在机杼上编织:男性后裔、侯妃有女、安胎怪屋……她本就聪明,一块纹理清晰的云锦很快就被织好了。可它展现出的图案却让她犹疑了。

    寻思了半天,和期开口问道:“长教习,你在堂屋看到的那些画,上面可有女子?”

    戚策琰明白和期已经找对了路,不过她的切入点倒是十分新奇。戚策琰在记忆中搜寻,发现八张风俗画中的确没有女子:才子出游、沙场征战、朝堂议事……就连新婚那张画中也只有新郎官和道贺的男性亲友,不见新娘的身影。

    “没有。”他记得那些小幅画里面的婴孩也是男孩。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和期讲出推测:“侯府没准在行什么求子仪式。”避忌女子、屋子的诡异装饰,都与她听说过的是某种祈灵术很相近。她灵光一闪,又进一步发散道:“或许侯府百年来都只诞下男性后裔,也是因为这个?”

    戚策琰不置可否,起身活动了下筋骨。

    和期将他的沉默视作默认,忽然兴奋起来:“没想到还能遇见这种奇事!我们明天就回侯府探探吧!”

    “你不是要去石镇了么?还想去侯府查?”戚策琰屈伸胳膊,深吸一口气。

    她先前无心说出的那句“去石镇”,算是白送了莫岩一个由头。从小侯妃那出来后,莫岩古道热肠,说要去石镇得趁早,而后便吆喝着下人又是备东西又是套马车,还要派府兵护送。戚策琰推让了好半天,最后找了个耒阳有故友的托辞,才得以从这难却的盛情中脱身,逃过了被打包送去石镇的劫数。

    “长教习运筹帷幄,高瞻远瞩,”和期小心翼翼地恭维道,“您既然能答应离开侯府,必然也有回去的办法。”这不是踢皮球,本就是他主动提出要来万福楼住的。如果非得留下,她完全可以装作突发疾病、晕死在那管家面前,或者假装丢了东西。可戚策琰老神在在,肯定是心里有数了。

    可戚策琰不这么想。

    “你这是在怪我?”他直切要害。

    ……

    和期一时语塞,干脆封嘴装乖。就在这个当口,她的肚子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咕噜”声。

    戚策琰的冷峻变成了无语。

    和期忍不住自辩:“从刚才到现在,我只吃了府医给煎的一副治头晕的药,比黄连还苦……”她指了指柜上放着的一个小木匣,委屈道:“他还给我带了许多。”

    “不早说,”戚策言径直走向门口,朝楼下喊了一声:“小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