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秘宝堂异闻·贵子方 > 沐浴风波
    “对,”和期伸手掩嘴,捂住一个哈欠,“不过这么晚,也没人看你穿什么衣服。”

    她其实又困又饿,也想赶紧将脏衣服换下来,可戚策琰偏偏没听出话里有话,怡然自得地坐着,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和期一屁股坐回床上,委婉道:“那……长教习,咱们明个晨起见?”

    看样子这人是还晕着,没搞清楚状况。戚策琰发现自己的嘴角不知何时弯了起来,赶紧将其展平。他顺着她的杆子往上爬:“好啊,那你出去吧。”

    嗯?要换房间?

    五脏庙香火不旺,脑大仙也下凡去享受了。和期迟钝了好一会才想到,她试探地朝戚策琰唤了一声:“赵满贵?”

    “是,娘子。”戚策琰拿起茶杯,用指尖在内缘拭了一圈,而后将聚集的灰尘“呼”地轻吹掉。

    和期五味杂陈。

    在外头行走,戚策琰与她时常需要假扮夫妻。情势所迫,也有过几次共寝的经历。戚策琰不遑多论,是实打实的正人君子,而和期洁身自好,也无怀春之意。实际上,两人连做上司和下属都常剑拔弩张,更别提什么男女之情了。对于共宿一室之事,开始时两人还彼此尴尬,后来次数多了,就把规矩立下了,一个躺床一个睡地,睡觉时将床帏一扯,彼此相安无事。

    但这相安无事只限于入眠时。在睡前,情况则大有不同,堪称修罗场。究其原因,是她这个长教习视她如草芥,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的念头……床,是需要抢的。

    此时和期脑子不够用,身体率先作出了反应,她无意识地将腿蜷缩上床,摆出了躺坐的姿势,像是在占据地盘。她琢磨:硬拼力气,她打不过戚策琰,拼口舌,那人绝对要用满腹经纶来□□她。要是拿出她的老本行,耍耍鬼点子、走走旁门左道……倒还有点可能。

    “长教习……你,想不想先沐浴一下?”她挥铲,挖了一个大坑出来。

    和期的如意算盘是这样的:要是戚策琰说想,她便以虚弱和避嫌为由,提前拉上床帏、占据床榻,之后再装作沉睡不起就行;要是戚策琰说不想,那她就说想,然后以女子沐浴有男子在屋内不方便为借口,将他赶出去,然后顺理成章地将床据为己有。

    美滋滋。

    “沐浴?好啊。”戚策琰欣然跳进陷阱。

    和期暗自高兴,正欲收网,却听那人又毫无怜悯之意地补充道:“你下楼去,叫人给我烧桶热水抬上来。”

    “然后,你暂时就别进屋了。”陷阱里面的猛兽轻松跃出大坑,然后将她拱了进去,“我沐浴时,喜静。”

    和期争辩了几句,可先前说了,要是论道,戚策琰动动小手指就能将她弹飞。戚策琰振振有词,他先说自己身着蟒纹,不便出门见人,又说沐浴这事是她提出来的,理应由她去跑一趟。

    实在不愿接受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苦果,和期决意先下手为强。她抱紧被子往床里面滚去,呻~吟道:“我、我好像又开始头疼了……”

    然而,她就是耍无赖也不及戚策琰,后者瞥了她一眼,竟然自顾自地开始宽衣解带了。

    和期用力伸长手臂,想去扯床帏,可她转念一想,她与戚策琰两军对垒,现在害羞无异于是败降。她对此人毫无杂念,又自恃胸怀坦荡,便光明正大地看了过去。

    她家长教习样貌甚好,身材也是一等一的优越:他颈窝深陷,宽肩窄胯,腰背腹该有的肌肉一块不少,且形状分明,散发着力量感和旺盛的男子气概,却又不似江湖莽夫那样粗野蛮横。

    一切都犹如老石匠的手笔,雕刻得恰到好处。和期不由赞叹道。

    眼见戚策琰脱得只剩一条单裤,和期觉得是时候鸣锣收兵了,她再次伸出手臂,可却够不到床帏,她只能悄悄往床边滚,试图缩短距离。

    可戚策琰不知何时也走到了床边,和期的翻滚正好到了正面,两人短兵相接。她朝上瞅,他居高临下地往下看,两人大眼瞪小眼。

    两人虽是一躺一立,但挨得极近。

    即便是坦荡如和期,面对此情此景,也开始觉得有些脸红了。她想躲开戚策琰的视线,可他裸着上身,她又没办法往别的地方看。

    现在言败来不来得及?她苦恼要怎么打破这尴尬的场面。

    可戚策琰看起来是行痛打落水狗之策略,不想轻易放过她。他突然俯身,两手撑于她肩旁,将两人脸与脸的间隔缩短至只余一手长。

    与此同时,他的眼神还牢牢锁着她的眼神,两人的对视未曾休止。

    “你要干嘛?”和期脸庞的红霞蔓延至耳根,她瞳孔放大,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戚策琰全然是一副胜者做派,将那毫无波澜的模样维持到了战局最后。

    “你身下有我要换穿的衣服,赶紧起来。”他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