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足坛巨星 > 003 有人在遛鸟
    足球是一项复杂的运动。

    场上二十多个人在九十多分钟内为一颗皮球展开争夺。

    场上挥洒着的不止是汗水,还有深埋心底的野性以及青春张扬。

    当然,这些对于罗纳而言很陌生。

    也许这副躯体从出生那一天起骨子里烙印着足球的基因,然而这副躯体现在的拥有者在潜意识里并没有完全接受眼前这个身份。

    十六岁零三个月的男孩子还小的很,也就是个中学生而已,在遥远的东方会埋头在书山题海当中。不过罗纳既然向桑托斯教练作出承诺,表示自己会试试看,那他在确定不合适、彻底放弃之前就会竭尽全力去尝试,就像是现在,在爱德华七世公园里和过去两年多一样在坚持负重跑。

    负重跑结合着上下坡和变速,这是作为田径运动员的罗娜过去使用过的训练方法,为的是加强蹬摆速度、提升专项速度力量。不过她那会儿的负重跑都是拖着轮胎进行训练,跟小罗纳经常采用的小腿捆绑沙袋又不一样。

    确切的来说,罗纳现在采用的负重跑应该叫做脚踝负重跑才对,这是为了增强脚踝力量。对于罗纳而言,脚踝力量不是什么陌生的词眼。

    在奔跑过程中,脚踝承受的压力在体重的两到三倍之间。负荷过大,这也是专业的运动员经常会出现踝关节损伤的原因。专业运动员的身体素质很变态,然而这种变态很多时候建立在以牺牲身体健康为条件的前提下。

    现在罗纳进行这项训练的目的则是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增加脚踝的承受能力,等到真正的大赛来临时保证身体不会拖后退。

    他得承认,小罗纳为了足球的确是竭尽所能。

    爱德华七世公园的山坡相当的平缓,六点多的清晨,里斯本太阳还没有出来,只不过东方燃起了一片绚丽的红色,黎明前的清晨映衬下,公园的山坡都披上了金红色的纱衣。

    在第五次下坡的时候,罗纳看着眼前的一切,脑海里浮现着曾经的小小少年喘着粗气在山坡上来回奔跑、在月色中大汗淋漓的模样。

    这让罗纳为几天前的自己感到羞愧,他承认对于环境、对足球的陌生让他下意识的抵触,可是就像是十五岁的罗娜被国青队看中一样,十三岁的法鲁小子也是具有天赋的。

    曾经的足球小子也好,那个新科世锦赛百米冠军也罢,他们都死了。如今活着的罗纳,不应该浪费人生、牺牲那个小小少年曾经做出的努力才是。

    活下去,在足球道路上扬名立万,就像是罗娜曾经在跑道上做到的那样。

    这次,罗纳不是对桑托斯教练做出那给自己留着后路的许诺,他是在对自己承诺。

    ……

    列奥是第一个发现罗纳不对劲的——他的舍友怎么来上课了?

    而且还提前来了,在他来到教室的时候,罗纳正在看书?还是一本英语书?!

    “你看得懂吗?”他们是舍友,也是同桌。

    看到列奥大咧咧地坐下,罗纳终于抬起头来,“看不太懂。”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

    虽然前世的时候田协特意请了人教他们英语,方便进行国际赛事时和外国同行以及记者们交流,可翻来覆去的也就那么十几句而已。

    而且他只会说,单个的字母拎出来倒是都认识,组合起来念啥?

    罗纳不知道。

    列奥听到这话哈哈大笑,亏得他还以为罗纳真是打算重新做人了呢,原来只是装样子。

    罗纳要是读心术,就会反驳列奥说你误会了,他并不是装样子,只是真的看不懂而已。

    当然也不止列奥一个人这么想,教授英语的老师在看到罗纳出现在教室后,还没开始点名就是嘲笑了起来,“哦,上帝今天施展了什么魔法,我们的法鲁少年竟然又出现在我的课堂上。”

    英语老师那讥诮的神色让罗纳想起来前些天大闹课堂的事情,记忆也越发的清晰——

    老师点名时,在德鲁蒙德·罗纳这个名字前面加了“来自法鲁的少年”这么几个单词,这让足球小子脾气爆炸,然后就闹出了砸桌子的事情,以及“我再也不来上你的课了”。

    当时罗纳疯狂的模样让英语老师都吓了一跳,等到男孩离开后,她才是反应过来,然而作为老师的尊严被挑衅了,所以当看到罗纳时,英语老师忍不住地便是嘲讽了一句。

    当然,几天前罗纳之所以会在课堂上发飙,那是因为他的同学们又嘲笑他的法鲁口音了,那嘲笑他的同学出生于里斯本这个大城市,家境很是不错。

    此时此刻,面对老师的讥诮,罗纳抬头看了一眼,然后便是收回自己的目光,继续看自己的书。他想他现在想要一本单词书,或许还得需要walkman来帮助自己。

    葡萄牙语属于印欧语系-罗曼语族-西罗曼语支,而英语则是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系日耳曼语支,罗纳虽然只会那简单的几句,也还能听出这位英语老师的英语口语相当糟糕这一事实,大概有点像是他之前认识的那个日本短跑选手吧。

    俱乐部的训练时间是在下午的三点钟到五点半,中午放学后罗纳就获得了短暂的自由。他应该去商店里买一个walkman帮助自己锻炼英语,等能让自己的舌头不再打结时,麻溜的跟英语老师吵架。

    然而钱包不允许他这么骄傲——是的,他很穷,在阿克契特训练营的罗纳每个月有五十欧元的收入,然而这些收入他几乎全都寄给了母亲,每个月只留给自己十欧元用于必要的开支。而在升入一线队后,按照合同上的约定,他他每个月是二百二十欧的收入。三月中旬的时候罗纳拿到了这220欧,然后将其中的一大半寄给了母亲,至于剩余的那一百欧,去酒吧的时候花出去了,以至于他现在只有不到二十欧傍身。

    穷,不然为什么要去女装店里做销售员呢?

    再等等,等到这个月发工资就好了,再等三天就好了。

    里斯本学院的餐厅里,罗纳正喝着牛肉汤,听坐在一起的列奥、雷伊斯说后天的比赛。

    足球比赛的一年不是按照自然年计算的,一个赛季从八月初开始到次年的五月底,现在是四月份,00-01的下半赛季,后天的比赛里斯本竞技将会对阵波尔图,葡萄牙甲级联赛的三巨头之一。

    “要是你还在一线队就好了。”雷伊斯说着说着感慨了一句。

    “那样的话你就能光明正大的逃训练了,对不对?”列奥毫不犹豫地戳穿了同伴的想法。

    在三个人中,罗纳无疑是最好运的,他在夜间偷偷去健身房训练的时候被桑托斯教练撞到,然后直接从阿克契特训练营毕业进入一线队,甚至于省下了b队、预备队这些环节。

    然而好景不长,刚到一线队尚且没有进入比赛大名单的罗纳就这么被下放到了b队……

    而今天下午,罗纳就得去b队那里报到训练了。

    “对了?”

    这让两个小伙伴都齐齐看向了罗纳。

    列奥有一头热烈的红头发,而且他皮肤偏白,脸上的小雀斑很是明显。当然这会儿引起罗纳注意的倒不是这头红发,而是列奥脸上的大米粒,那粒大米来自于桌上的海鲜饭;至于雷伊斯,他则是黑发黑眼睛以及一张大黑脸。两个人目前都还在阿克契特训练营中接受训练,在成为职业球员的路上慢了罗纳一小步。

    这会儿两个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罗纳,想着最为聪明的罗纳是不是想出了什么办法,让他们也能去看和波尔图的国家德比之战。

    “我想知道,我去b队之后,工资怎么发?”五十欧和二百二十欧,差着事呢。

    列奥:……

    雷伊斯:……

    他们想打人怎么办,怎么发工资这么一件小事,这有那么重要吗?

    ……

    离开俱乐部餐厅时,罗纳往公寓那边去,俱乐部为他们这些来自葡萄牙各地接受青训的穷苦出身的孩子们提供了公寓居住,尽管条件并不算是很好。而初来贵宝地的罗纳也已经熟悉了公寓的构造,这比他在遥远的东方住的运动员公寓差多了。

    不过时代不同嘛,这两者之间差了十七年。

    “嗨,你今天不去看田径队的训练了?”列奥的话让罗纳骤然间回过神来。

    他过去的习惯,每天午饭后都会离开学院的餐厅小跑着去田径场,坐在田径场外的那块石头上,看着田径队的人训练。

    还没想好怎么解释,雷伊斯先笑起来,“之前这家伙还以为他那里泡坏了,我怎么觉得他是脑袋在海水里面泡坏了呢?”

    你才脑子进水了。

    罗纳腹诽了一句,然后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小跑着往田径场那边去。

    “嗨,罗纳,你跑错方向了,田径场在那边。”列奥热心地指正,“这家伙,怎么到现在还分不清方向?在球场上他是怎么分清球门方向的?”

    雷伊斯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而被嘀咕的人则是默默转了方向,小跑了一段路后这才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是不是傻?”闯祸精脑袋瓜也不好使,他也想要知道之前是怎么在足球场上训练的?

    国内外的田径场都差不多,罗纳像是缺水的鱼拼命的在小水沟里汲取生命之源似的,他在田径场外的小道上,跟着田径场里的人一起,听到哨声后启动、奔跑。

    那样子,似乎让他能够更为迅速的适应着这陌生的环境。

    然而下午三点钟的时候,他还是准时往b队的训练基地那边赶,提前过去的原因在于他得去那里换衣服,听桑托斯教练的意思,他的衣服和一些日常用品已经被丢到了b队的更衣室那边。

    当然,他也有想要提前适应环境的意思。

    b队更衣室门外,听着门里面没什么动静,罗纳放心地推开了门。

    然后,他看到有人在遛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