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偷偷藏不住 > 22.偷偷
    订阅比例不足, 补足可阅。感谢支持正版。  段嘉许:“嗯。”

    “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 我回答上了。”桑稚顿了下,慢吞吞地组织措词,“后来他问我, 要不要取代他的位置,当我们班的班主任。我觉得这肯定不行的,我就拒绝了。”

    “……”

    段嘉许:?

    桑稚小心翼翼地瞅了他一眼,像是想看他的反应, 很快就收回视线。她乖乖站在原地, 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然后他就说要请家长。”

    说完最后一个字。

    桑稚觉得整个世界好像都安静了。

    隐瞒了一些内容,桑稚的心情其实就挺心虚的。见他迟迟不说话,她忍不住说:“你别不信。”

    闻言, 段嘉许总算开了口, 话里含着笑:“我是真有点不信。”

    他似乎是真的觉得好笑。肩膀微颤,胸膛随之起伏, 喉咙里发出细碎的笑声,掺杂着浅浅的气息。他本就生得好看,笑起来更是夺目耀眼,唇色艳得发亮。

    两人的距离靠的近。

    桑稚能闻到他身上还未散去的烟味,更觉得不自在。

    她勉强憋出了句:“我说的是真的。”

    段嘉许:“嗯?没骗我?”

    桑稚用力点头,模样极其真诚:“没有,是真的。不信的话你明天去就知道了。我现在骗你, 老师明天也会跟你说实话的。”

    “这样啊……”

    话音刚落, 门再度被开启。

    桑延没看他们, 往衣柜的方向走,直截了当道:“小鬼,出去。”

    虽然因为诬陷他的事情,桑稚有点理亏,但她还是不太情愿就这么走了,嗫嚅道:“我在这呆着不行吗?”

    桑延回头,皮笑肉不笑地:“我要换衣服。”

    “那这个哥哥……”说到这,桑稚扯住段嘉许的衣服下摆,“这个哥哥应该也要出去吧,我觉得他也不是很想看你换衣服。”

    桑延只当没听见:“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桑稚当他默认,扯着段嘉许往外走:“好,我们会关的。”

    “……”

    桑延盯着他俩看了一会儿,而后摆了摆手,懒得再管。

    因为这个话题不能让第三个人听见。

    出了房间之后,桑稚立刻把段嘉许扯回自己的房间,警惕地把门关上,急切地问:“哥哥,那你明天来不来呀?我都跟你说实话了的……”

    段嘉许垂下眼睑,懒洋洋道:“你怎么不找你哥去?”

    “怎么可以!”桑稚瞪大眼,“我刚刚那样冤枉他……我要是告诉他了,他会立刻告诉我妈妈的。”

    段嘉许仍在笑:“你哥哥不是那样的人。”

    “……”

    这语气听不出是认真还是在开玩笑。

    桑稚刚刚虽然威胁了他,但也只是说大话,此时完全没辙。

    毫无退路之际,她又想起先前的事情,很记仇地提醒:“哥哥,刚刚要不是你跟我哥说那样的话,我跟他才不会吵架。”

    段嘉许挑眉:“嗯?”

    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

    桑延站在外头,看向段嘉许:“走了。”

    像是没听清桑稚刚刚的话,段嘉许点头:“小孩,下次见。”

    桑稚不敢相信。

    这怎么就下次见了!

    还没谈妥呢!

    察觉到段嘉许是真的要走了,桑稚立刻拽住他的胳膊:“你们这么快就要走了吗?都这么晚了,吃完晚饭再走吧?”

    段嘉许婉拒道:“下次吧。”

    桑稚盯着他,完全没有要放手的意思。

    什么下次啊!

    刚刚的话题你就这么忘了吗!你是年龄大有健忘症吗!

    但她也不敢把这些话说出口,只能可怜兮兮地问:“下次是什么时候……”

    段嘉许弯着唇,没有说话。

    看着两人这生离死别般的互动,桑延扬眉:“你俩干什么呢,第一次见就看对眼了?段嘉许,你可悠着点,我妹才十二岁。”

    桑稚下意识反驳:“十三了。”

    听到这个数字,段嘉许有些诧异,目光又放到了桑稚的身上。

    “十三了?”

    语气听起来,似乎极其不敢相信。

    仿佛她已经十三岁了,是一件多么天方夜谭的事情。

    这个反应,非常直接地踩到了桑稚的痛脚。她瞬间忘记了自己还有求于人,很不高兴地说:“你是不是想说我很矮,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十三岁。”

    桑延抱着臂倚在门边,煽风点火道:“他就是这个意思。”

    段嘉许挠了挠眼下的皮肤,摇头:“不是。”

    话里却不带几分真切。

    桑稚盯着他们两个看了几秒,发脾气了:“算了,我不跟你们说。”她没再像刚刚那样跟桑延对吵,仿佛真的受到了伤害,低声说着:“反正我还会长的。”

    见状,桑延的内心少见地浮起了一丝愧疚,出声安慰:“长得矮不挺好的吗?等你三十岁了,说不定还有人以为你才十八呢。”

    这更像是在往她痛处里扎针。

    桑稚板着脸:“所以是因为你长得高,别人才会以为你是我爸吗?”

    “……”

    桑延的那点愧疚瞬间荡然无存。

    小姑娘眼圈还发着红,一副被欺负惨了的样子,却依然不甘示弱。

    两次把她惹不高兴的源头好像都是他。段嘉许叹息了声,态度开始松动,问道:“十三岁,读初二?”

    桑稚不看他,硬邦邦道:“初一。”

    “哪个学校?”

    “旭日中学。”桑稚顿了顿,不知道自己这突然浮起来的想法是不是对的,但还是很没骨气地补了句,“初一一班。”

    段嘉许拖着腔重复:“旭日中学初一一班——”

    而后,他弯下腰,对上她的眼。

    “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桑稚淡抿了下唇,小声道:“我叫桑稚。”

    “桑稚?”

    “对。”桑稚不由自主地避开了他的视线,“稚气的稚。”

    段嘉许亲昵地捏了捏她的脸:“那,小桑稚。”

    “……”

    他压低了声音,像是在跟她说悄悄话,不让任何人听见。

    “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了吗?”

    -

    跟黎萍道别之后,两人出了桑家。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晚霞晕染整个天空,气温也多了几分凉意。

    段嘉许突然问:“你妹妹应该还挺听话吧?”

    “听话?”桑延嗤了声,他不知从哪翻到了根棒棒糖,此刻正咬在嘴里,“那小鬼叛逆期呢,难管的很。”

    叛逆期。

    难管。

    倒也还好。

    段嘉许考虑了一番。毕竟是个心智还没成熟的小孩,而且也不清楚有没有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他还是跟桑延提了这个事情:“你妹妹被叫家长了,刚刚问我能不能帮她去见老师,你自己看看怎么处理?”

    桑延啧了声:“怪不得一直留你吃饭,我就知道这小鬼没打什么好主意。”

    段嘉许笑着没说话。

    “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事,叫好几次了,次次都那几个原因。”桑延低头给人回消息,心不在焉地问,“你明天有空不?有空就帮我去一趟吧,我明天有点事。”

    “明天啊……”

    “嗯。没有就算了,我一会儿跟我妈说一声。”

    刚答应了她,转眼就告家长。

    那小孩估计又得哭。

    “没有也得有啊。”段嘉许眉眼低垂,散漫地说,“总不能骗小孩。”

    -

    听到玄关处的门被关上的声音。桑稚偷偷看了眼,而后光着脚丫子跑到黎萍的面前:“妈妈,哥哥怎么回来了?”

    黎萍:“他说在附近打球,就顺路过来洗个澡。”

    “那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留他们吃晚饭呀?”

    “你哥那朋友有事。”黎萍并不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悠悠地问,“只只,你哥真打你了?”

    “……”桑稚立刻心虚起来,不敢再问,转身往房间跑,“我写作业去了!”

    回到房间,上了锁。

    桑稚踢飞拖鞋,跳到床上,扯过一旁的布偶抱到怀里。她的情绪仍旧不好,思绪却不知不觉放了空,脑海里反复回荡着段嘉许最后说的那句话。

    ——“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了吗?”

    回应的应该是她的那句“下次是什么时候”。

    这代表这他会来吧?

    桑稚总算松了口气,翻了个身,双腿交替晃悠着,愉快地哼起了歌。她看着外头暗下来的天,继续想着刚刚的事情。

    再往前——

    段嘉许抬起手,捏了捏她的脸。

    “……”

    “?”

    桑稚立刻坐了起来。

    她刚刚是被那个男人捏脸了吧?

    没错吧?

    他怎么能捏她的脸?

    才第一次见面!!!他!怎么!能!捏她的脸!

    捏就算了。

    为!什!么!要凑那么近!

    还……还!喊她小桑稚……

    算了。

    桑稚平复着情绪,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强调着:“算了。”

    就当是他帮自己的忙,勉强给他占的便宜。

    她的目光一扫,恰好看到书桌上的镜子。

    跟镜子里的自己撞上了视线,注意到了自己红透了的脸。

    桑稚的冷静瞬间垮掉。

    ?

    你!为什么!要!露出一副!是你!占了便宜!的!样子啊!!!!

    活了十三年,第一次拥有这样的情绪。

    桑稚倒回床上,无所适从地把自己卷进被子里,感受着里面的空气越来越稀的感觉。

    然后,听着心跳不断放大的声音。

    -

    第二天清早。

    桑稚洗漱完,走出客厅的时候,桑荣和黎萍都已经坐在餐桌上吃早餐了。既然已经找到了帮手,她也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没跟他们说家长的事情。

    她到餐桌前坐下。

    黎萍替桑稚装了碗瘦肉粥。

    刚醒来,都没有想说话的欲望。

    房子里安安静静。

    桑稚慢吞吞地喝着粥,忽地想起了段嘉许昨天的反应。她吐了口气,小声问:“爸爸,我是不是有点矮。”

    桑荣看向她,问:“谁说你了吗?”

    桑稚点头,什么事情都第一时间往桑延身上推:“哥哥说我。”

    黎萍:“别听你哥的。”

    桑稚用勺子戳了戳碗底:“可我同学都才十二岁,都比我高。殷真如都一米六了。”

    桑荣安慰她:“你才多大,还会长高的。”

    “你们都长得高,我怎么就长不高了。我坐公交车的时候,还有人给我让座,以为我是小学生。”桑稚的情绪格外低落,闷闷地问,“哥哥十三岁的时候有一米五吗?”

    黎萍犹豫着说:“你哥是男孩子,所以……”

    桑荣突然打断她,回答桑稚的话:“没有。”

    “……”

    “哪有那么高。”桑荣平静地说,“爸爸不太记得了,但是爸爸勉强有个印象。你哥那个时候,应该还不到一米四。”

    “……”

    第一章

    烈日炎炎,蝉鸣声响破天际。

    旭日中学二楼的某间教室。

    陈明旭站在讲台上,拿着把教用三角尺讲课。上衣被汗水打湿了大半。

    空气热的像是要冒出泡。天花板上的风扇运作着,发出很大的声响。在这高温下,吹出来的风似乎都是滚烫的。

    底下的学生也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他不免有些暴躁。

    “看黑板。”注意到坐在第三排女生的状态,陈明旭稍稍皱了眉,尺子拍打.黑板的力道加重,“听见没有!看黑板!”

    几个即将睡着的学生猛地清醒,睁大迷蒙的眼,逼迫自己看向黑板。

    女生仿佛没听见,依然低着头,拿着铅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她长着张漂亮而无害的脸,因为年龄尚小,还有些稚嫩,更显得可爱。

    坐姿端正,气质恬静温和,看上去就是那种老师最喜欢的听话学生。

    ——排开此时她把讲台上的老师当成空气的行为。

    陈明旭的眉头皱得更深,嘴里继续念叨着:“角一等于角二,角三等于108度——”

    见题目都快读完了,她还没有要抬起头的征兆。陈明旭忍了半天的怒火瞬间上了头,重重地把三角尺拍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