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母一边放下手提包,一边坐在夏一朵身旁,说:“要不搬到市区去住吧,你当时不是说喜欢悦璟湾那个小区么?正好离公司比较近,沈律回家也顺路。”

    夏一朵正要拒绝的时候,沈律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轻声说:“都说没什么大碍了,怎么还专程来一趟?”

    方晓玲抬头看了看自家的儿子,嫌弃道:“外面39度高温,老母亲的皮都要被烤掉一层了,你说话怎么就不能窝心点?你手又不是断了,你还真以为我专程为你跑一趟?”

    沈律识趣的远离了纷争,又折回去房间,消失在两人的目光中。

    夏一朵很少同时和沈律、沈母一起,并不知道他们的相处方式原来这么平民,这不是普通人家的母子相处模式吗?

    想不到豪门世家也差不多。

    夏一朵这时候想起了自己世界里的爸爸,因为家里是独生女的原因,爸爸分外疼爱她,虽然总爱口头损她,可就是这种轻松的相处模式,让夏一朵从小养成了乐观开朗的性格。

    相反原主的爸妈似乎和她似乎水火不容般,一相处就是噼里啪啦的吵。

    沈母注意到夏一朵有点怪异的神情,便说:“让你见笑了。”

    夏一朵摆手,忙说:“没有,你们这样挺好的。”

    沈母也笑了,站了起来道:“虽然很想跟你聊聊天,不过我还是想为你们下两个菜,听说你最喜欢吃水煮牛肉?”

    夏一朵没想到下厨竟然也是沈母的强项之一!

    不过她想不到的是原主竟然和她一样喜欢吃水煮牛肉。

    “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我可喜欢煮菜了。就因为今天想煮菜,我才没带家里的一个两个,他们啰啰嗦嗦的太烦人了。”沈母说完便笑了笑,往厨房走去。

    既然婆婆要亲自下厨,夏一朵自然也不会呆坐着,她也跟去厨房看看需不需要她打下手,可还没进去就被沈母赶出来了,原因是:年轻姑娘别进厨房,对皮肤不好。

    这婆婆也太完美了叭。

    不过夏一朵也没好意思走开,直到沈母做完了两个菜才跟她一同走回客厅,这时候沈律已经坐在了餐椅上,等着开饭了。

    沈母打趣说道:“怎么还下来了?我都让人准备送去你房间呢。”

    沈律正色道:“我没这个习惯。”

    夏一朵听到这话想起了自己昨天在房间吃早餐的情景,妈蛋,他这话该不会影射我吧?可沈律端正坐在位子上,并没有看她。

    沈母:“那也要看情况啊,医生说了,再有下次你的手就要废了,你知不知道?”

    听到此话的夏一朵神情凝重的看着沈律,她并不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

    可沈律像毫不在意,“没那么严重,廖叔叔说只是韧带撕裂,你别小题大做的。”

    沈母轻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便没再说什么了,三人一同就座吃饭。

    吃饭时沈母也跟沈律一样,认真执行食不言的条例。

    可饭后没多久沈母似乎要赶着去什么地方,又训了沈律几句,便急匆匆的打算走了。

    夏一朵去门口送她,“这次太匆忙了,都没为您准备喜欢吃的。”

    沈母笑说:“那有时间你们就回老宅吃个饭吧,我给你们煮好吃的。沈律的收估计问题不大,这几天你就劳烦你照看一下了,帮我盯着他别再让他上蹿下跳的。”

    看来沈律还真是对所有人隐瞒了自己是被她的狗吓到掉进泳池的。

    不过夏一朵觉得高冷如沈律绝不可能会做出上蹿下跳的事,可还是乖巧的答道:“好的,我会照顾好他的,您开车注意安全。”

    送走了沈母后,夏一朵呼了一口气,准备回去,可回头便对上了倚在门边吊着手臂的沈律。

    两人对视了一眼,夏一朵看了看沈律包扎着的手,不知道他的旧患是不是很严重,似乎医生和沈母都十分紧张。

    说到底还是自己害他受了伤,她肯定会肩负起照料他的责任。

    “你确定?”沈律长身而立,有几缕黑发凌乱地垂在额前,几乎要遮住了他深邃的黑眸,可他凝视着夏一朵的目光却带着几分玩味的笑意。

    说实话,就算吊着手臂,穿着白衬衣黑裤的沈律也粗暴的好看!

    哪怕不穿西装也有着生人勿近的霸总气质。

    夏一朵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沈律听到了她和沈母的对话,便支吾道:“是我害你受的伤,我会负责照料你的。”

    对方看着夏一朵的眼神微微一沉,就在夏一朵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沈律用低沉的嗓音道:“那有劳你等下陪我去一趟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