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的竹马是太子 > 第二十六章
    董轻婳猛的站起身,往台下走,也顾不得众人疑惑的目光,她只想着,为何赢溱会和别人打起来,有没有受伤。

    而同时站起身的还有□□里那个为首的唤邵思的女子,两个人同时往台下走,木制的楼梯响起了“吱呀”的声音。

    夫子们愣了半晌对着两个人道:“回去,全部回去。”

    董轻婳心急,却不敢忤逆夫子。

    只好干巴巴的站在原地,眼神里含着焦急,目光悠长的望着夫子们的背影。

    而在这时,邵思倒是转头看着董轻婳,眼里带着些探究,过了半晌,不动声色的转头回来。

    过了一会,猎场里走出了几个男子,而为首的就是赢溱,董轻婳见他头发和衣着都没有乱,不由得舒了口气。

    天知道她刚刚有多担心。

    赢溱倒是还是那副淡淡的模样,只是身后的那个人脸上有些肿,一看就知道被打的不轻。

    而夫子则在旁边训斥那个男子。

    董轻婳见状,又舒了一口气,在这时慕倩伸出手将她牵住,两个人一起小跑到了赢溱的身边,后者背对着她们,刚要到的时候,身后忽然涌上几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邵思,董轻婳愣了一下,就这一下,被邵思和她几个朋友一起挤开了,而邵思则站在了赢溱的面前。

    董轻婳站在他后面,邵思却是勇敢的对赢溱说话,问他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而赢溱始终是淡淡的那副表情。

    董轻婳站在身后,轻轻的抿着唇,想叫他,又没开口。

    而就在这时,夫子忽然对着那个被打的人说:“说实诚话,你到底说了什么话!”

    而那人看了一眼赢溱,想到他警告的那句话。于是对着夫子道:“我我就是嘴碎”

    夫子气的不行,想着要在众人的面上给他狠狠的教训一顿,于是道:“说,你说了什么话!”

    那被打的人叫做李申,是个小纨绔,家中有点小钱,但碍于年纪不是很大,被夫子这么气急的吼,他立刻焉了,道:“就就”

    他刚想说,赢溱的眼神如飞刀般对着他射过去。

    李申嘴唇哆嗦了几下,看见了赢溱面前站着的那个邵思,于是对着夫子道:“我嘴碎说了邵思两句被被秦溱听见了就就说说是不许对邵思出言不逊,所以打了我。”

    出言不逊大多是一些不可见人的话。

    他话音刚落,夫子拿着一把戒尺,大喊一句:“该!”

    “我今日非得罚罚你,让你乱嚼舌根。”

    夫子扯着李申走了,而站在赢溱身后的董轻婳却像是步入了寒冬里,光裸着身子,任由风吹雨打,都抵不过心中的那堵闷气。

    赢溱

    赢溱为了邵思打架。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董轻婳的脑海里。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心口一抽一抽的,直疼。

    而恰恰在这时,邵思的声音响起,道:“谢谢你啊,溱小公子。”

    周围的女子的眼神董轻婳看见了,有羡慕的,嫉妒的,更多的还是面对着她的邵思的眼神,眼里的欣喜藏不住,以及那满满的娇羞。

    董轻婳第一次觉得这样的带着娇羞的眼神莫名的刺眼,她眼眶一红,转身走了。

    董轻婳不知道赢溱回话了没有,她也没问。

    只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慕倩的反应才真实,她呆呆的站在原地,眼里和脑海里一直否认太子殿下会帮邵思打架,前提还是因为别人侮辱了邵思。

    怎么可能!

    皇兄这个人没看着你求他都算好了,怎么可能还冲上去帮邵思。

    要是换作董轻婳,慕倩倒是觉得有可能。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他帮了邵思。

    慕倩刚想问问董轻婳怎么想的,但是转身一看,那人不知道何时已经走了,背影小小个的,好不惹人怜。

    慕倩顾不得这么多,提起裙摆就追了上去。

    而赢溱一直听着眼前的女子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少顷,说了三个字。

    邵思当场噤声了。

    ·

    董轻婳坐在了一处空旷的地方,双眼红红的望着远处发呆,鼻子一吸一吸的,红粉红粉的小嘴紧紧的抿住。

    慕倩多多少少能理解小姐妹的心思,于是跟着坐在了脏兮兮的泥巴地上。

    身边传来稀稀疏疏的风滑动树叶的声音,董轻婳却是无心观赏风景,只一味的回想着刚刚的李申说的话。

    “我嘴碎说了邵思,赢溱打了我”

    慕倩侧眸,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她。

    过了半晌,慕倩小声道:“婳婳姐姐,不然不然你去问问皇兄,到底怎么回事。”

    而董轻婳却只是摇摇头。

    不想问,不想去知道。

    且刚刚李申说完之后邵思的名字,他没有否认,那就是承认了。

    董轻婳自认一直以来不是勇敢的人,这一点点的开始,她就害怕的躲了起来。

    ·

    直到一行人坐上了马车,车内,董轻婳还以为邵思会趾高气昂的一直炫耀赢溱为了她打架,可是,邵思却是无比的安静,连带着她那几个小姐妹也安静无声。

    董轻婳乐得自在。

    坐马车回到了太学,刚好申时已过,到了放学的时候,董轻婳回到了乙班,神色早就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待众人都走了,她才不急不慢的走出了班门口,走到了后院,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院子中间的赢溱。

    董轻婳垂着眼眸,一步一步的缓慢靠近他,头却越埋越低,不让他窥探到自己的心里。

    赢溱看见她越垂越低的头,不免挑眉,轻笑了一声,不知道她又闹什么别扭,不免有些好笑的问道:“怎么了?小不点?”

    董轻婳闷闷的道:“没事。”

    说罢,也不去看他,转身就往门口走,赢溱蹙眉,走上前,和往常一样将她手上的书本拿过来,却不想被那人避开了。

    董轻婳继续用她那闷闷的嗓子道:“我自己拿,不劳烦太子殿下了。”

    赢溱纳闷了,猛的将她往回拉,董轻婳正走神呢,被他一扯,“哎哟”一声,往后倒了去。

    她往后倒的瞬间,伴随着一声娇声的呼喊。

    眼前的天地瞬间在交换着,吓得她瞪大了眼。

    而罪魁祸首此刻拎着她的衣领,脸色不好看,眼神里藏着温怒,咬牙切齿的问:“你什么意思?”

    董轻婳心中委屈的不行,被他一大声一点吼,她就红了眼,第一次拼命的挣扎着,企图将他放在她领子上的手挣脱开。

    但是她低估了赢溱这人的霸气。

    之间她挣扎着,下一刻,蓦然被他单手提了起来,领着她的衣领子。

    单手把她提起来了!

    董轻婳:“”

    “啊啊啊啊,你放开,放开!”

    赢溱冷冷的哼笑了一下,他本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只不过之前在她面前略微收敛了一些,但是现在!

    是她逼他的!

    赢溱将一只手捂住她哭喊的嘴,提着她出去的时候,看见了最老的夫子,这个夫子是完全认识赢溱和董轻婳的,也知晓他们的身份,见他们这样,于是笑呵呵的道:“早些回去吧啊”

    赢溱点头,一只手捂着董轻婳的嘴,后者垂着脑袋,眼里满是恐惧,她刚刚就不应该和他犟!

    赢溱出了太学就立刻上了小小胖驶来的马车。

    马车里。

    赢溱狠狠的捏着董轻婳的下巴,一张脸没有好脸色,眼里满是寒霜,紧紧的盯着她。

    董轻婳不去看他的眼神,一想到他为了别人打架,看他一眼都嫌多,于是将头撇向了另一边。

    “呵!”良久,赢溱才吐出了这一个字。

    他放开了她小小的尖尖的下巴。

    一放开,她下巴处一道红色的痕,一看就知道他刚刚真的没有温柔,下手不轻。

    董轻婳忍着疼,眼里蓄满了泪水,就是倔强的不肯掉下来。

    而赢溱显然也被气的不轻。

    狠狠的咬着腮,也不去看她。

    两个人就这么无声的坐着马车回到了皇宫的偏角门,董轻婳先他一步走下去,边走边小跑着。

    后者深呼吸了一口气,狠狠的咬牙,脾气暴躁的道:“谁理你谁是狗!”

    听见了这句话的董轻婳,再也憋不住了,抽泣起来。

    赢溱在后面大喊:“不许哭!”

    董轻婳不理他,边哭边跑。

    赢溱顾不得收拾书,从包袱里抓了一颗糖跑到了她身边。

    一只手刚想扯她的衣领子的时候,那人似乎心有灵犀,转个身泪眼汪汪的看着他,金豆子似乎不要钱似的啪嗒啪嗒的一直掉。

    宫里的小道里只有几个侍卫,见是太子殿下和公主殿下于是行了个礼,见两个祖宗情绪不高,于是赶紧撤了。

    而董轻婳伸出手,一边抹眼泪一边说:“你不是呜你理我你你就是狗狗吗?”

    赢溱没心情和她贫,他蹙眉,凶巴巴的塞了一颗糖进她嘴里,又蹙眉,问:“你到底怎么了?你要是再不说,我就真的以后都不理你了。”

    只会拿不理她来当威胁的借口。

    董轻婳一边抽泣;一边受不了糖果的香气,慢慢的吸了一下糖果的香气。

    一边吃一边红着眼哭。

    好不惹人怜。

    赢溱被她哭的乱了心神,伸出手抓住她,将声音放温柔,问道:“小不点,你到底怎么了?”

    许是他的声音带有蛊惑人心的味道,那个她觉得今早觉得一辈子也不好意思问出的话,还是问了出来。

    她委屈巴巴的问:“太子殿下为为什么要帮邵思打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