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综英美]持宠而娇 > Twenty One
    洛基一手端着蛋糕,另一只手的指尖还捻着红色的小叉子,看向敖暻的时候眼中毫无偷吃的心虚。

    “怎么了?”男人好整以暇地端着盘子,嘴角还沾着奶黄色蛋糕屑。

    “我的蛋糕!”

    敖暻气鼓鼓地迈着步子到他面前,那小模样别提有多愤怒了,金色的眸子里几乎能迸出火星子来。

    “哦~你说这个?”洛基堂而皇之地当着敖暻的面又切了一块吃了进去,挑了挑眉,“味道很不错。”

    “……”

    堂堂龙族小公主被一句话瞬间气成河豚,粉白小脸鼓得圆圆的,劈手就要去抢蛋糕:“你之前不是说这是垃圾食品吗?还给我!”

    “我改变主意了,不行吗?”洛基好整以暇地将盘子太高,就是欺负敖暻顾忌着那个中庭人在场不敢用法术,同时又没他高,就可劲儿欺负这个小丫头。

    看着敖暻一个劲儿贴着他蹦高但就是够不着的着急样,他还故意发出“嗯~”的享受喟叹:“这个蛋糕味道真不错,甜而不腻,入口即化,阿斯加德的厨师长也未必能有这样的好手艺。”

    “你——!”

    嘲讽可忍吃我蛋糕不可忍,小龙女当即伸出一只手来指着洛基的鼻子,正欲理论外加武力制裁,柯林就充当和事佬连忙把她拉开了。

    “龙姐,算了算了,”柯林把自己还没吃的那一半芝士蛋糕也贡献了出来,免得两人为了这个打起来,“我的蛋糕给你吃,别跟你男朋友生气啊,不值当,回去再让他跪键盘。”

    “他才不是什么……”

    “这话应该我说才对。”洛基挑衅地又戳了一大块蛋糕,口腔活动的幅度十分夸张,好像他吃得不是一块入口即化的蛋糕,而是一块颇有嚼劲的牛轧糖。

    “拜托老兄,你就少说两句吧,抢女朋友的蛋糕?我以为你是逗她呢。”

    洛基翻了个白眼:“我逗她干什么,没劲。”

    “哎你这个人……”柯林正待跟这个漂亮男人理论一下应该怎么对女朋友,敖暻就从他手里接过了蛋糕,“柯林,你不用跟他说,他才不是我男朋友呢。”

    “啊不,也不用因为蛋糕分手啊是吧,多大点事……”柯林显然内心戏太多,又回过头劝说敖暻回心转意。

    “真的不是。”敖暻端着蛋糕,闷闷不乐地坐在她的办公桌旁,叉子戳下去又慢腾腾提起来,看起来心事很重。

    敖暻想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小蛋糕被洛基抢走,而且还是一边说这是垃圾食品一边还要吃她的,心里越想越委屈。没过一会儿,她的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小金豆子顺着脸颊滚落下来,滴进了松软的蛋糕里。

    “……”两位男士都愣住了。

    洛基心里还没来得及笑,就被柯林一把推了过去,站在敖暻旁边看着她抽抽搭搭一边哭一边吃,看起来是被欺负狠了,他还从来没见敖暻哭过。

    “不就是一块蛋糕么。”洛基嘲笑道,“哭哭啼啼的,也不觉羞?”

    “……”敖暻恨恨地往嘴里塞了一大块蛋糕,根本不想理他。

    抢我蛋糕你还有理了?

    她吃着蛋糕,表情像在啃洛基的骨头,但是眼泪并未止住,也不跟他说话。

    洛基觉得她这么忍气吞声的样子大大取悦了自己,便一边吃着蛋糕一边看那个金豆子不住往下掉。

    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其实并不真的是这种幸灾乐祸的人,如果真的伤害到了谁,洛基也会手足无措,但是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忽略了自己的本性——他是恶作剧之神,但却不是恶贯满盈之身。

    敖暻哭的时候很招人疼,她不会大吵大闹,要么就是看着你直流眼泪,要么就是啜泣,极能激发人们的罪恶感。

    洛基一开始还沾沾自喜,但是后来愈发心虚,那一滴滴眼泪就像落在他心上,令他渐渐笑不出来。

    敖暻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蛋糕,在洛基看来,这或许是小姑娘在等他的道歉。

    要不要道歉呢?说我真的只是想看她生气到哭出来的样子?但是这样显得我真没风度,比做出来还要令人不齿。

    对于他来说,恶作剧比道歉要容易得多,尤其是真心实意的那种道歉,除了弗丽嘉,他自己都不记得还有谁有这份殊荣能得到。

    毕竟面对奥丁的时候他都敢阳奉阴违。

    他垂眸看着安静落泪一脸委屈的小公主,心里千回百转地纠结,那股子得意早就被眼泪给冲刷进了兀儿德之泉。

    “……就是一块蛋糕而已,你至于这么生气吗?”

    洛基最终还是把那块被他吃了一半的芝士蛋糕放在敖暻的办公桌上,还往她手边推了推:“我还给你,别哭了。”

    敖暻“腾”地一下站起来,瞪了他一眼,孩子气地从他脚上踩了过去,端着蛋糕到窗边吃去了,一副不想理他的样子。

    “嘶——!”

    洛基似乎从那毫不留情的一脚里感受到了她的潜台词:谁要吃你剩下的?

    “……爱吃不吃。”

    王子殿下也多得是小脾气,当下把那块蛋糕吃了个干净,自觉没有哄敖暻的必要,昂首挺胸地从办公室离开了。

    “龙姐……他,他走了……”

    敖暻当然知道洛基已经走了,她气势汹汹地吃完蛋糕,抄起白大褂正准备去操练恐龙,克莱尔就一通电话打进了办公室来。

    “敖暻,你现在还待在展馆吗?”

    “在啊,当然在。”

    “有媒体要来采访你,关于那天你从沧龙嘴里把人要回来的事,现在已经往展馆出发了。”

    “采访?”

    采访是什么?敖暻一脸茫然。

    “你要因此出名啦。”克莱尔调侃,“那段视频可是在youtube成了首页热门呢。”

    “等等,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的真名字。”

    敖暻这才意识到有个化名是多么重要,她果真还是不想被凡人们直呼大名,而且这样也确实……有点麻烦。

    “哦?你想换成化名?”

    “嗯。”

    “okay……这也没什么,看着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新闻上确实有点儿怪对吧,那你想改成什么名字?放心,我还没告诉他们你叫什么呢。”

    “这个……”

    事发突然,敖暻一时也有些无从下手,她看着远处因为恐龙活动而摇摆的树枝,脑中灵光一闪:“龙孟章。”

    “龙孟章?听起来好怪,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额……个人信仰?”

    东方青龙被尊为孟章神君,她自己信自己,没毛病。

    “……好吧,其实还不错,你要不要考虑英文名?”

    “英文名?我不会起英文名……”

    “反正是化名嘛,想想你喜欢的词,或者喜欢的颜色?喜欢的花?”

    看起来外国人的名字更加简单粗暴。

    “……赛安【cyan】怎么样?”

    “听起来不错,这是你喜欢的颜色吗?”

    “对,我喜欢。”

    敖暻在心里默默补了一句:这是我本身的颜色。

    “记者等一下就过去了,你不要紧张,不自在的话可以让他们给你打个马赛克什么的遮住脸,他们大概是想看看你和暴虐龙相处得怎么样,如果有不想回答的问题可以直说,别担心。”

    “我知道了。”

    嘴上说知道了,但是当人扛着长·枪短炮冲进门的时候还是把敖暻吓了一跳。

    采访她的是两个人,其中一个负责拍摄,摄影师看到敖暻之后,大大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我们是第一家。”

    “什么第一家?”敖暻一脸迷茫。

    她根本不知道独家新闻对这些媒体人有多重要,为了独家消息,他们甚至可以穿着高跟鞋狂奔五五公里。

    “您就是那位饲养员小姐吧?”

    “你看我像女人吗?”柯林在旁边吐槽。

    “哎呀哎呀,真是久仰大名。”摄影师连忙扑上来,抓着敖暻的手一阵疯狂摇晃,满脸的热切,“我是星球日报的摄影师,你可以叫我鲍勃,这是我的搭档克拉克·肯特,他负责这次的采访。”

    相比鲍勃不太自然的热络,这位叫克拉克的男记者显然要儒雅绅士地多。他从鲍勃的身侧向前一步,伸出厚实的手掌:“很荣幸能够采访你,女士,请问我应该怎么称呼您?”

    “你可以叫我龙孟章,或者赛安。”有克拉克解围,敖暻得以自然地把手从过于热情的鲍勃那里抽回来,免得一不小心把他甩到另一边去。

    “好的,赛安小姐。”克拉克明智地选择了比较好说的版本,“很高兴见到你。”

    相比他旁边那位要扛着摄像机的男人,克拉克显然健壮得太多了,敖暻不知道这是不是记者们的标准体型,但是她觉得这人有点眼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克拉克?你去过……”

    克拉克心里一惊,他看着女孩颇有辨识度的金色眸子,突然想起来了维也纳和大都会那天的雷电交加。

    “可能是在大都会,您去过大都会吗?”他连忙打断了敖暻的话,免得她说出维也纳的事。

    “去过啊。”

    “那您可能是在路上碰见过我,我来自大都会。”

    “可是——”可是我碰见你是在维也纳吧?

    克拉克握着敖暻的手蓦然紧了紧,想要提醒她不要暴露他,旁边的鲍勃却对他们的眉来眼去感到不满。

    “我们是来做正事的,克拉克,你别抓着人家不放手!该开始录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