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穿成恶毒女配她女儿[穿书] > 第十六章
    艾雯见到被黎晓带出来的好友,眼泪差点飙出来。等徐曼秦上车后,她连忙开车,离开这个地方。黎晓一开始就同艾雯说好,徐曼秦先在她那边住一段时间。毕竟黎晓周围肯定是展嘉荫他们重点监视地点。

    艾雯看徐曼秦神色平静中蕴含着激动,说道:“我还以为你真的疯了。我就说你没那么容易被打击……”

    装疯卖傻了将近一年,让徐曼秦有些心力交瘁,她闭上眼,声音很轻,“我要是不疯,只要展嘉荫出了什么事,他们都会推到我身上,晓晓也会永远成为他的眼中钉。”

    “只有我疯了,他才会稍微怜惜晓晓,对她好一点。”

    艾雯听着心中一酸,也难怪曼秦被困在那地方后,不曾想方设法往外界传递消息。失去了徐家庇护的她,现在最重要的便是黎晓这个唯一的女儿。

    黎晓也感觉自己鼻子有点酸,她握住徐曼秦的手,“你放心,该讨回来的公道,我都会全部要回来的。”

    徐曼秦睁开眼,静静地看着她,“你变了很多。”

    她眼眶也红了起来,“这一年你应该吃了不少苦头。”

    以前的女儿脸上满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桀骜,仿佛骄傲的公主,整个人犹如热烈的太阳。现在的她,则沉稳冷静,整个人都沉淀了下来。谈起黎南觉,仿佛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一样。

    没有父母保护的她成长得很快。

    黎晓抿了抿唇,轻描淡写道:“其实也还好。展嘉荫爱名声,就算是为了表现,她也不敢对我不好。”

    在面对徐曼秦这个原主的女儿,她甚至不敢说原主已经不在的消息,生怕徐曼秦会因此真的被这噩耗打击到。

    艾雯先将徐曼秦送到了她买的一处房子,又将黎晓给送回别墅。

    这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起来,黎晓看了看客厅中在那边敲字的麻雀精,从冰箱中拿了一袋面包出来,吃了几块垫垫肚子后,便打电话给司机,让司机送她去黎家宅子。接下来,她还有一场战役要打呢。

    黎南觉一个晚上没睡,只是静静地看着监控器里的画面。

    他当初娶徐曼秦,仅仅只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根本没有什么感情。等后来有了心爱的女人,徐曼秦对嘉荫一次次的陷害,让他对这女人转为厌恶。

    他以为他依旧讨厌她的,然而在收到她被火烧死的消息后,却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心中某个角落反而有些空,说不出是什么心情。

    监控里的徐曼秦将娃娃当做黎晓,将椅子当做他。在她的世界中,她拥有恩爱的夫妻和可爱的女儿。

    她为他亲手设计衣服,为他学着做点心。疯了的她,才敢真正表达出自己的感情,尽情地做他黎南觉的妻子。

    他一直以为徐曼秦心中最重要的就是地位以及徐家的荣耀。原来在她内心深处,最重要的是他和黎晓吗?

    保镖说她死前还哭着喊他的名字,说她很害怕。他从来不知道她怕黑的。徐曼秦在他面前,一贯骄傲强硬。

    可是这样的徐曼秦却死了,死在黑暗中,死在烈火里。死前不知道她是否有恢复清醒的意识。

    他看着被保镖送过来的手镯,手镯被烈火烧的断成一块一块,看不出原本的样子。没有人知道,这手镯是他结婚前拍卖下来送给她的。他当时只是觉得这个衬她的手,没想到她一直佩戴着。

    展嘉荫在不远处看着沉默的黎南觉,她的心仿佛也泡在一潭苦水里。

    她知道南觉肯定后悔了,后悔曾经那样冷酷无情地对待徐曼秦。徐曼秦没死便算了,她这一死,便将所有不好的地方都抹了去。而且她还死的那么惨,在火里活活被烧死,烧成了炭,看不出原本国色天香的美貌。

    她走上前,温声说道:“虽然姐姐死了,但晓晓还在。我们到时候把姐姐的财产都给她,再给她一部分咱们的家产,也算是弥补了。”

    与其等别人提出来,还不如她主动提出这一点。更不用说,她之前还答应过黎晓,会将她那份给她。

    黎南觉最后看了一眼视频,视频里的徐曼秦抱着娃娃,一脸甜蜜地对披着床单的椅子说道:“南觉,今天是晓晓十岁生日,我们一起祝她生日快乐,天天开心。”

    他忽然想起黎晓最重要的成年礼直接被他给忽略了过去,别说礼物,连一声祝福都没收到。而千菲的成年礼,却注定是众星捧月,万人庆贺。

    他关上视频,声音低沉,“我准备把公司10的股份给晓晓,市区中心那栋楼也给她。”

    展嘉荫听到这话,差点没跳起来。

    南觉他母亲拥有公司15的股份,南觉本人则持有37。南觉先前同她说了,菲儿和千行的生日宴,他会一人给他们5的股份。她原本以为南觉最多也就是个黎晓5的股份和几套房子,没想到居然直接就是10。市区中心那栋楼她也是知道的,那楼占地面积不小,一共有五层,加上位于最繁华的地段,价值最少50亿。原本这栋楼她是要留给千菲,给她开商铺的。

    再加上徐曼秦留给黎晓的那些财物,黎晓以后能继承到的比她的女儿还多。她的女儿,哪里不如她了?

    她脑子中不自觉掠过一个念头:徐曼秦死得真不是时候。

    她这一死,让南觉对黎晓的愧疚放到最大化,让他难得冲动了一回,想要当一回慈父。

    她眼睛有些模糊,他这时候只想着黎晓,那千菲和千行呢?他们也是他的孩子,从小还吃了那么多的苦头。偏偏她不能反对,毕竟她是温柔善良的女人,怎么能阻止丈夫给继女分家产。

    她只能露出一个言不由衷的笑容,“这是应该的。”

    黎南觉看着她一如既往的温柔模样,眼神柔和了下来,“嘉荫,谢谢你的体谅,我就知道你能理解我。”

    他伸手想要握住她的手,他想他还是幸运的,拥有嘉荫这样体贴善良视金钱如粪土的爱人。

    这时候,一声充满焦急情绪的爸爸打断了他的行动。他抬起头,看到自己的大女儿黎晓满脸汗地跑了进来。

    “怎么了?晓晓?”

    黎晓一脸犹豫,“爸爸,我能见见妈妈吗?”

    黎南觉心中一跳,“你妈妈还在养病,不方便见人。”

    黎晓抽了抽鼻子,“我很久没看到妈妈了,很想她。我、我昨晚梦到妈妈了。”

    “我梦到妈妈来找我,让我好好过日子,别总惹你生气。我有点不安。妈妈真的没事吗?”

    她仰起头,眼睛被眼泪润湿,显得弱小可怜。平时强势的人,一旦流露出脆弱的模样,杀伤力便不是一般的强。

    黎南觉难得感到心虚,对着那双泪眼,他怎么也没法说出真相,“你妈她没事,她治疗已经到了关键时候。”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把这事往后拖。至少不能让黎晓觉得她母亲是因为他们而死的。他也没想到黎晓居然会做这么一个梦,或许是徐曼秦给她托梦的吧?

    她离开这世界后,心中惦记的还是他们。这让黎南觉心情十分复杂。原本徐曼秦在他心中有九分坏,最多一成好。如今,那点不好随着人的死亡和她的痴情而渐渐淡去。

    他咳嗽了一声,转移话题,“你也成年了。你妈名下那些财产也该交给你了。”他补充了一句,“这也是你妈的意思。正好我也想给你补上去年的成年礼物。”

    黎晓配合地睁大眼睛,“什么礼物?”

    她瞥见展嘉荫苍白的脸色,心情就更好了。

    和黎南觉刷了一波父女情深后,黎南觉便去公司开会,他还得准备股份转让的文书。

    黎晓也没想到黎南觉居然真的对她大方了一回,分给她的那部分,最少也价值百亿了。她当然是毫不客气地笑纳了。

    等黎南觉走后,展嘉荫走了过来,轻声说道:“晓晓,我今天劝了你爸,你爸也准备将你那份财产提前分给你。你是不是该把那视频……”

    黎晓觉得好笑,黎南觉要分她东西,只怕是因为受了徐曼秦死亡的刺激。这展嘉荫倒厉害,到她嘴里,反而成了她的功劳了,只怕她现在不知道心里多憋屈呢。

    被捧惯了的人,在黎南觉这边受了委屈,说不定要去别的地方找安慰。

    于是黎晓装作相信的样子,“行,等我拿到了,我就立刻删掉。你也别忘记催一催任叔叔,让他快点把十亿转给我。他不会没钱给我吧?”

    “不过以他的身份,要借钱也很容易的。他对你还真是好啊,亏了十亿也没有半点怨言。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我也必须承认,嫁人就得嫁任叔叔这样的。”

    展嘉荫今天刚因为黎南觉的行为而受伤,又有无怨无悔的任卲唐做对比,心里的天平不自觉向他倾斜。卲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她怎么能让他为了她而低声下气借钱。这件事的缘由在她身上,她得帮他!

    黎晓进行例行的挑拨离间日常后,便挥挥衣袖离开了。

    而她也没想到自己的挑拨效果如此的快。

    八月五号。

    黎晓拿着一叠照片,一张张看过去。这些照片是章颜这段时间跟着任卲唐拍摄到的。她作为女鬼,有着天然的优势,安装摄像头那叫一个轻易。她的辛苦没有白费,也着实拍到了一些不错的照片。

    第一张照片中,任卲唐伸手擦掉展嘉荫嘴角的蛋糕残渣,眼神宠溺而深情。

    第二张,展嘉荫差点摔倒,任卲唐手疾眼快地扶住她,手搂着她的腰不愿放开,展嘉荫耳朵还红了。

    第三张,展嘉荫垂泪,任卲唐眼神焦急,一副心痛难忍的模样。

    第四张,任卲唐情难自禁,将展嘉荫拥抱在怀里。

    ……

    黎晓慢慢欣赏着这些照片,即使她讨厌展嘉荫,也不得不承认,展嘉荫那张脸虽然并非什么绝代美女,但还是颇为上镜。她真实年纪都有37了,神态却依旧宛若少女。

    黎晓从这三十多张照片中,挑选出十张看起来最暧昧的。展嘉荫这个人,还真的一点都没有自己已婚的自觉,和备胎男配那叫一个藕断丝连。当然了,她肯定觉得,自己和任卲唐只是单纯的好朋友,都是别人想法太污了。

    黎南觉头顶的帽子又大又绿,如此的耀眼,只有她一个人欣赏太可惜了,她应该多让几个人欣赏一下!

    很好,先给渣爹和她那重男轻女的奶奶寄一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