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好名都被占了 > 01贡品-28
    作者有话要说:</br>7月15-29日期间晋江整改,不能买vip章节,不能发表新章。

    我会努力存稿,在7月30日开站后,连续日更第二个故事,谢谢大家支持。

    求关注!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舞越扬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玄型符号、arongrong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舞越扬 30瓶;yuanyua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本章之后v,此前章节的修改为增加分段空行。<hr size=1 />  鉴于系统孜孜不倦的打击和提示,安如昔决定选完美男之后,就开始制作唐余这个月的解药。毕竟她还不太清楚究竟唐余哪天毒发,这个在解毒秘籍上只说因人而异。有人身体素质好毒发就慢,有人体弱多病毒发就快。按道理唐余算是身体好的那一类吧。

    唐余这几日都觉得特别容易疲倦,或许一时没有内力支撑,也或许是前段时间内伤外伤不断,还有可能是因为长公主殿下的毒药。也不知道这个月哪天,那毒药就会发作。他还不如趁着能吃好睡好的时候抓紧休息。

    于是回到府里,进了长公主的院子,没见有什么特别的吩咐,唐余立刻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继续睡觉。

    清晨,照例是被饿醒的。唐余并非多么勤奋,可是为了饭折,依然穿戴整齐,甚至少有地束了长发,显得整个人不再那么慵懒。这是南唐时下流行的男子发髻,双鬓垂髫,脑后也是散下一圈,与弱冠男子戴发冠的完全束发方式略有区别。最是适合唐余这种十七八岁美少年。

    长公主起的也比往日早,厅堂上早饭还冒着热气。

    唐余毕恭毕敬行礼,眼神却很难不看那满满一桌饭菜。

    安如昔立刻会意,让人上了一副新碗筷,赐了座位,说道:“一会儿你陪我去前院看看我府里那些侍从,替我找找有否堪用的人。以前我不太喜欢的应该已经处理了,这些个留下来的背景相对干净一些。”

    “……”唐余抓紧吃了两口饭才答道,“殿下,如此重要的事情是否应该让管侍卫协助您?”

    “你想偷懒?当初都不肯要素琴给你的好琴,就是懒得拿回来练琴吧。现在手边没琴,不安排你点别的事情,岂能都让你吃吃喝喝荒废了大好时光?”安如昔一本正经道,“选人这事,你也要参与。说不得其中混着个把南唐间谍,是你熟人呢。”

    唐余端饭碗的手明显一颤,假装惶恐,十分没骨气地答道:“殿下切莫冤枉在下。在下若是有那等本事能联络到南唐间谍,早就将人卖了向您换解药了。”

    安如昔鼻孔里哼了一声,并不相信唐余的话。

    毕竟唐余出身黑羽卫,那黑羽卫就是与南唐谍报系统之首,与各处情报暗装都是互通的。哪怕唐余当年真的只是边缘弟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训练,说不得也是认识南唐密谍的。还有一种可能,不排除唐余实际上已经掌控了黑羽卫,他才是最大的头目。只不过他将身份藏的最深,轻易是不会联系下线的,而大雍这边的下线恐怕还无人知道黑羽卫首领的身份。

    两人貌合神离,还算和谐的用完了早饭,安如昔大步走在前面出了自己的主院,又走了一段路才到达寻常召见人的那处前院。

    唐余一路上默默跟随,只当是饭后遛弯了。毕竟长公主府里的那些男人们,他应该都不认识,那些人里也不会有人认识他。你好我好大家好,看看管笠怎么协助长公主选人,他充数点头捧场说好就行。

    其实在吃饭前,安如昔已经叫人往宫里递了牌子,求见廖太妃。一般情况并不是每次都能得到觐见许可,也不是立刻就得到回复。运气好当天下午就能轮上,如果偏巧宫里贵人们有正经事忙,等一两天是快的,十天半个月才能进宫见想见的人也是可能。就算她是长公主的身份,到底并非皇太后亲生,在外人看来又已经戴发修行不沾世俗了。

    所以,安如昔眼下要抓紧时间筛选府里这些美男侍卫们,如果真有一两个看得上眼,又肯配合她的,她还要多些时间深入了解。再者,她也打算试试唐余,哪怕他目前消极怠工,可万一遇上个愣头青,或者一门心思要巴结长公主争宠的,唐余就是个现成的靶子。不怕他不害人,就怕别人不害他。以唐余那种腹黑程度,只要敢惹他的,就等着好戏看吧。

    到了前院,十七名侍卫已经被管笠集合好,整整齐齐排成三行六列,管笠在第一排最上首位置,见长公主到来,他立刻带着众人向长公主行礼问安。

    安如昔一看这一众美男,虽说衣饰各异,却有大半都是披头散发,仿照前两天唐余那种发型。可是,那种中分黑长直的发型并不是什么人都能驾驭的了啊!

    这些人抬眼自然也看到了长公主殿下身后的唐余,然后惊讶的发现人家今天是束起了长发。

    这……难道长公主最近不是迷恋散发的美男么?有些人暗暗肉痛,花了不少银钱打听长公主殿下近日的新宠都有哪些特色,衣饰如何打扮,却原来都是假情报。

    人家唐余能被长公主殿下看上,并不是靠打扮,唐余是长的真好看。这种容貌,哪怕就是绣花枕头,也比他们这些枕头身上的花绣的漂亮。

    安如昔暗暗叹了一口气,心中安慰自己,好歹那些学着唐余一样披头散发的人,可以被认为起码是在试图投她所好。她吩咐道:“那些披散头发的站出来。”

    让人站出来,她仔细看看这些人的黑化度。

    黑化度为零的,再查查底细,若是能用,就先用这些吧,有积极性的人比没有积极性的人用起来方便。

    安如昔很快就从站出来的九个人里,分辨出了三个黑化度为零的,让管笠带去仔细盘问一下身份来历,都有什么才艺。其实无论是她还是原身,对这三人还真没什么印象。没印象总比印象不好要强一些。

    然后安如昔将唐余推到前面,命令道:“唐余,你挑挑看,有没有觉得顺眼的,或者投缘的?”

    唐余看着另外那八位刚才“落选”的帅哥,其实打心底就有一种别扭排斥。有的太娘,有的太瘦,这个太矮,那个太高的脸长得过于方正,身材匀称不高不矮的明显牛气冲冲眼高于顶,有的五官还行可惜皮肤太黑,有的不修边幅邋遢的脸都没洗,还有低头畏缩目光躲闪的这种压根是不打算被选中……

    总之这八位,若是在大街上遇到或许是比寻常路人有出彩的地方,但是在长公主府内站成一排,他就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最可恶是那个还敢躲闪的人。长公主殿下至少身份尊贵人长得美,老兄你嫌弃的是啥?就算嫌弃也是要稍微掩饰一下吧。

    “你们不想被选中的后退一步。”唐余随口下了个指令。

    其中七人瞬间后退。

    那唯一留在原地的竟然是不修边幅邋遢到脸都没洗的。

    唐余也有点吃惊。

    结果那人是双手扶着腿,正努力往后边搬呢,而且嘴上还惶恐地解释道:“别选我,我腿脚不太好!身有痼疾。”

    “你有病,还敢来长公主府?你是谁送来的?”唐余摆出一脸仗势欺人蛮横不讲理的样子,“就选你了。”

    那人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若是地上有洞早就将头埋进去了。可惜这前院是方砖铺的,现挖坑不太容易。

    安如昔听到这边动静,立刻被吸引过来,盯着那跪在地上体若筛糠的人看。

    那人身上穿的是一件粗布蓝色衣裳,领口袖口好像许久不曾清洗,油腻发黄,头发胡子一大把,脸恨不得贴地上根本看不出容貌。不过腿脚不便这件事,却让安如昔激发了原身的一段记忆。

    这人应该是叫郑丘,早年间是工部的一名小官,擅长修建营造之事。三年前不知为何与军系那边的一名将官起了冲突,打斗中被人废了一条腿。后因着腿脚不利索受上司嫌弃,升迁无望,从此心灰意冷。长公主是在河边遇到此人喝醉了发酒疯寻短见,便将他直接带回了府内。

    在长公主原身的记忆中,郑丘男生女相,长得极为柔美,那种惊艳哪怕只是三年前看了一眼,仍印象深刻。

    “这人好像是叫郑丘,三年前被我带回府里的。”安如昔解释了一句。

    唐余对照那郑丘刚才的反应,心说这人八成是哪里有特色,被长公主强行掳劫来的吧。

    “记得他长得很漂亮,怎么变成如此邋遢模样?”安如昔转头问管笠,“府里可曾苛待了他?”

    管笠一脸冤枉,心里还纳闷,要说当初整治唐余那是他故意吩咐过的,不过这郑丘虽然生的也不错,可殿下只将他带回府里就再没召见过,显然是新鲜劲早过了丢在脑后。

    按道理这种不太会成为争宠威胁的人,他都是以常规府里侍卫的那套待遇来给的,四时的衣裳、吃穿用度样样不少,甚至也没拦着不让他走动,哪怕自求离去也未必是不行的。而且记得还请过太医给郑丘看腿,那腿的确被人伤了筋骨,便是接续上了也回不到行走自如的样子了。

    所以他每到冬天还多给郑丘拨些炭火。要说十分照顾还做不到,但绝对不曾苛待。

    莫非这郑丘是还想着寻死么?要真寻死早该死了,大家都知道长公主府里的侍卫们每年都有几个莫名失踪或伤亡的。

    郑丘虽然现在样子邋遢一些,好歹是活着的。

    “郑丘,昨天连夜就通知你们,今日长公主殿下召见,怎么还是此等不修边幅的模样?难不成你不想被殿下宠幸么?”管笠问的理直气壮,在他心目中,能被长公主殿下看上,那是多大的福分和荣耀?

    “我……”那人声音发虚,并不抬头。

    唐余却觉得此人的身形动作甚至这发颤的声音,有那么几分说不出的熟悉。正要靠的更近一些看得仔细,却见那人抬手甩出一道寒光,直奔他面门而来。

    在原身记忆之中郑丘是不会武功的,否则也不会让人轻易废了腿,安如昔立刻反应过来这人是假冒的,真的郑丘恐怕已经死了或被人换走了。

    但是那人攻击的方向并不是自己,竟然是近在咫尺的唐余。

    这刺客的目标是唐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