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谁要和你虐恋情深 > 第667章 恶怪
    在宁然看来,她对待艾依和啾啾的态度谈不上什么差别。

    艾依虽然对她热络,但她能看清她的心是冷的,至于啾啾,到底相处时间还短。

    但这两个人在宁然眼中是有很大差别的。

    艾依虽然外表是孩子,但宁然却将她当成成年人,而啾啾,则是真正的孩子。

    对于孩子,只要不是心理变态,态度都会宽容一些。

    艾依不知道宁然的想法,在她眼里,就是宁然对啾啾的偏爱了。

    “哪里好了,明明那么丑!”她忍不住开口道。

    宁然有些意外地看向她,是自己弄错了吗?刚刚艾依的情绪居然带着……嫉妒?

    她嫉妒什么?

    啾啾瞪着眼睛道:“你胡说,宁然姐姐说我画得很好!”

    小家伙可不是委曲求全的性格,这会瞪着眼睛张牙舞爪的样子,就像一只小老虎。

    宁然看得有些好笑,摸了摸她的脑袋道:“没错,你画得很好。”

    见宁然居然帮啾啾不帮自己,艾依委屈极了,含着泪便转身跑了。

    宁然有些无语地看着她的背影。

    她怎么觉得……自己似乎有些高估了这人?

    对神灵没有敬畏,轻视半神……或许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底牌,而是因为不知天高地厚?

    这样的想法没有任何依据,宁然虽然想到了,但到底还是先按下不提了。

    今年的年景很好,整个云山村都是大丰收,便是附近的山林里,野物也要比往年都多,匹山的收获也不错,从他偶尔透出的口风,这个月卖出猎物的金币似乎比以往多上了一倍。

    “我之前在城里看到有渔民卖海货,价格比以往都要便宜,我琢磨着还能便宜一些。等下次去,我买点海货回来。”饭桌上,匹山难得好心情道。

    申鄂的眼睛顿时亮了,“爸爸我要吃龙虾,我要吃大龙虾!”

    便是申度也道:“我想吃烤鱿鱼。”

    他们所在的位置离还并不远,但因为这年头海洋捕捞的难度,海鲜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以家里的经济条件,往往一年都吃不上几回。

    匹山点头,目光落到宁然身上,琢磨着还得买点海虾和蛏子,上次买了宁然就

    很喜欢。

    不止这样,因为猎物多,这几天家里的肉就没有断过。宁然还好,经历过上万年只吃素之后,几天没肉吃还真不被她看在眼里。再者,知道那脾脏并没有什么监视效果,她真要馋的话,空间里各种吃的应有尽有。倒是申度和申鄂,这两天显见是非常开心。

    不单单是匹山家,整个云山村的人这两天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

    然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坏消息传了过来。

    一日夜里,突然有恐怖的嘶鸣声以及吼叫声响起,本来正在梦乡中的众人都被惊醒,一个个从家里走了出来。

    “是有野兽吗?”

    “野兽的声音有这么可怕吗?会不会是怪物?”

    “一定是怪物,刚刚那个声音太吓人了。”

    ……

    文修也披着袍子从学堂里走了出来,然而,他的结论却和大家都不同。

    “恶怪?”宁然一脸疑惑。

    文修点了点头,有些意外道:“我也没想到,众美大陆居然会有恶怪。”

    “恶怪到底是什么?”宁然问道。

    文修想了想道:“真要说的就是一些类似于怨气、煞气、邪恶之气这类聚集起来的意念集合体吧。本来,这种意念集合体虽然对环境和磁场有一定影响,但也仅限于此。然而,若是有神灵将之点化……就会变成恶怪。”

    “点化?”宁然皱眉。

    文修点了点头道:“其实就是赠予一部分神力给这些意念集合体。”

    “恶怪会做什么?”宁然问道,其他人也目光灼灼地看过来。

    “……吃人吧。”文修想了想道:“而且,越是拥有神力的人类,越是能够得到恶怪的青睐。如你这样体内有着神赐器官的半神,就更是让恶怪垂涎了。”

    “甚至,如今在位的神灵中,就有是恶怪吞噬半神乃至于神灵成为的。”

    宁然眼睛都瞪大了,“既然这样,那那些神灵为什么还要点化恶怪?”

    “大概是因为好玩吧。”文修叹了口气道:“神灵都非常任性,喜欢恶作剧的神灵有不少。只要有热闹看,他们才不管自己的行为会不会给其他人带来灾难呢。”

    一旁其他村民的脸都已经白了,村长哆嗦着道:“那……神灵会出手将恶怪消灭吗?”

    文修沉

    默了许久,才道:“如果有必要的话。”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他叹了口气道:“很少有神灵会管这种事,除非……”

    “除非?”村长紧张地问道。

    “打个比方。”文修道:“如果宁然被恶怪吃了,她的生父知道之后,会出手消灭恶怪。”但那也仅仅只是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损了面子。

    这话他没有说出来,但在场的人却听懂了。

    “那怎么办?我们、我们要逃吗?”村长夫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众美大陆相较众国大陆一直都算得上是和平的,恶怪这种存在,一向都是出没于众国大陆的。

    因此,这会大家都有些慌了神。

    文修摇了摇头,“逃不掉。”

    他看向宁然,有些可惜道:“若是宁然已经长大,那可能还有一点胜算,然而,她还太小了。”

    只是听文修述说,大家虽然害怕他口中的恶怪,但到底没有清楚的认知。

    然而很快,他们对此就有了清晰的认知。

    那是一天中午,突然有两个陌生人狼狈地跑进了村里,直言要找村长。

    众人看他们不像是坏人,又委实慌张着急,便带着他们去了村长那儿。

    那两个陌生人在村长家里待了没多久,村长就脸色难看地出来了。他将包括匹山在内的几个青壮年叫了过来,犹豫了下,他又让人去把文修和宁然都叫了过来。

    文修带着宁然刚到,村长就迎了上去,“隔壁的小草村遇难了,这两位是唯一的幸存者,我打算带人前去查看一下,希望学者你带着宁然一起过来看一下。”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