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史上最强血脉 > 第732章 好消息
    “好想看一看不顾一切燃烧修为的上尉强者与紫电巨蟒之间的战斗,恐怕除了这一次机会,将再也不会有其他机会可以一见。”

    护卫中,有痴迷与修行战斗者,在护卫众人都在祈祷着铁星河快点修为燃烧殆尽死之时,他竟嘀咕除了这样的言论。

    这样的言论被温浩给听见,他对着那名护卫道:“你去吧。”

    “我,真的可以去么?”护卫眼睛一亮,他没想到温浩竟听见了他的嘀咕,还打算要同意他的意愿。

    作为一名在绝地里又活过来的战士,在临近过死亡过后,他对死亡的畏惧,似乎没有像先前的那般可怕了。

    他是军人,作为张家军中的一员,他就是不怕死,还是得遵守军令,捍卫他身为一名张家军士兵的天职,得为了他的团队着想。

    这温浩同意了他的请求,这无不就意味着他可以完成自己的想法。

    “小心一点,若回不来,我按高规格的丧葬抚恤给你家人的。”温浩这句话不是在警告,他是真想让人去探一探星河城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此刻的护卫众人,恐怕都是死里逃生的庆幸,这个时候,他们都多少会心不在焉没有状态,派这样的他们去,即便是城门大开着,一去可能将不再回来。

    有人主动请缨,他不会拒绝。

    他想弄清楚城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他更想收集紫电巨蟒的战斗信息,想收集上尉强者在燃烧修为时的战斗信息。这是宝贵经验,有遇到过一次紫电巨蟒,难保不会遇上第二次。

    在遇上紫电巨蟒前,他总是安慰自己,说他们的运气不会那么背,不会遇上被作为紫电军团绝对武器横行霸道的紫电巨蟒。

    这一次,就真让他给遇上了。

    没有任何准备的他们,被紫电巨蟒几个来回,损失大半。就连张兮也跟着命丧与紫电巨蟒的嘴中。

    张家军没有了张兮,依旧是张家军。

    他不会让张家军解散。

    在那张倾盆大口到来时,以张兮的能力明明可以脱逃,躲过一阵子,让他们被吃。

    结果张兮没有脱逃,让被吃掉的是他自己。

    是他的主动跳进紫电

    巨蟒的嘴中,给他们争取了时间,从而才有了他们能继续活下来的转机。

    张家军要继续下去,哪怕他们的人数急剧减少。

    今后的张家军只有一个使命,就是向紫电军团复仇,向紫电巨蟒复仇。

    要向那样的怪物复仇,收集情报,至关重要。

    “是。”这名护卫不管温浩的警告是什么意思,感谢温浩解决了他的后顾之忧,然后大胆的向着星河城内跑了去。

    这条命是捡回来的,他要用捡回来的命,做一些以前想做,但又重来没有做过的事情。

    他要放肆,狠狠的放肆。

    死亡,又有何惧。

    大不了把先前的死亡,还回去罢了。

    在他走后,温浩紧紧的盯着护卫身影消失的城门口,在他身后,不少护卫就地坐了下来,有的直接往地上躺了下去,他们在休息,他们在放松,他们望着天空,他们将自己的情绪全部专注于某一件事情上。

    他们必须让自己的情绪专注于某一件事情上,他们只能将目光全神贯注的注意到一件可以让他们百分百集中注意力的事物上,他们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放松。

    他们不敢用余光看向周边,他们不敢有半刻的松懈。

    在他们的周边,躺了太多战士们的身体。

    紫电巨蟒是吃进去不少照夜士兵,但更多的,是碾压至死的尸体,太多的尸体受到他们的碾压,残骸遍野,不成人形。

    人固有一死,死在人的手上,大不了最多就是被刀砍掉身体的一个部分,多多少少还能找到,认出谁是谁,哪条胳膊是谁的,谁的身体少了什么部分,给他立墓碑的时候可以给他们刻上他们的名字。

    可经过紫电巨蟒那庞大蛇身躯的碾压之后,人样是没有的,身体经过那样庞大蛇身躯的碾压后,只剩下肉泥。

    那人的骨头被肉包着,经历庞大的力量,硕大的重量,碾成了渣,成渣的骨头刺破了皮,被触碰到的身体刹那间四分五裂,血肉四溅,与旁边的战士身体交回在一起,都无法分清楚哪一部分是谁的,那一部分又是谁的。

    成为战友,死后不分你我也是佳话。

    可他们的死亡,留给活人的,是无尽残酷,是无法接受。

    大战之后,没有胜者。

    只要有伤亡,就没有胜利的一方。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每一方,都为之付出了惨重代价。

    雪崩之后,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他们庆幸他们还活着,他们庆幸跟对了一个老大。

    他们老大所向往的,也是一种不流血的胜利,流血的胜利太过残酷。

    “好消息,好消息,好消息!”

    紧盯着城门不敢移动半分视线的温浩,看到城门口出现了一道身影,在那道身影的口中,不断向他们吼着三个字。

    他用力的向他们这边奔跑着,奋力的奔跑着,尽力的奔跑着。

    不知道是被吓到,还是经历过大战身体体力有所降低,还是脚上踩了什么会影响到他奔跑的东西。

    他摔倒在了地上。

    他怔怔的盯着落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分不清到底是他战友,还是敌人的眼珠。

    好一会儿,他才从地上爬起来。

    借着好消息的信念,借着要与战友们一起分享好消息的兴奋,他克服了看到眼珠时的恐惧,站起身来,再次跑向温浩等人。

    他又摔了一跤。

    他再次爬了起来。

    他又摔倒了。

    温浩上前,其他还能站起来的护卫跟着上前,一起将他给扶了起来。

    他们的心里升腾起了一个希望,一个他们觉得是异想天开,无比想要实现,可以用很多他们所在乎的东西,所拥有的东西去交换的希望。

    “是不是老大,还活着?”

    温浩情不自禁的抢先问道。

    “啊?那个,我,没有见到老大。”

    被扶起来的护卫看着众人期待的目光,不太好意思的明说道。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