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韩四当官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练兵先练胆
    韩秀峰早就跟士绅们说过兵勇入营之后要轮流去静海效力的事,士绅们也觉得没经历过战阵的兵算不得好兵,只是有些士绅担心庄里的后生害怕,一直瞒着没跟他们说。

    上阵打仗搞不好会丢性命的,刚知道这消息的青壮自然害怕,早就知道的那些是既害怕又有些侥幸,因为只要去阵前效力一个半月,只要能熬过那一个半月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毕竟河营不同于其它地方的绿营兵,今后是要常驻固安拱卫京畿的。

    不但不会被调去平乱,而且离家近。更重要的是韩老爷公正廉洁,不但不会克扣钱粮,甚至连平时的吃穿用度都管,这就意味着不管领多少钱粮都能省下来送家里去,一年少说也能挣十几两,比在庄里一边种地一边做乡勇强多了。

    正因为如此,那些早晓得要去静海效力一个半月的青壮不想给送他们来的士绅丢脸,七嘴八舌地喊道:“不怕!”

    来得全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后生,许多之前就认得,谁也不想被谁比下去,更不敢让送他们来的士绅不快,就这么跟着喊了起来。没一个打退堂鼓,韩秀峰满意地点点头,示意陈崇砥唱名,将他们编入左中右三营的各哨。

    佟春告病回了京城,关鹏程被打得半死不活刚抬走了,永祥只能兼左营营官,同大头、杨德彪一起领着昨天刚分发到各营的吉大吉二、王河东、葛二小等原盐捕营的把总、外委、额外外委,分列在校场左、中、右三个方向,接收唱到名的兵勇。

    “管家务,管钱、管大虎,左营前哨甲什!”

    从韩秀峰的亲随摇身一变为哨官的王河东一听到左营前哨,便冲刚被唱到名的两个青壮喊道:“这边,这儿呢,拿上铺盖,赶紧过来。”

    陈崇砥回头看了一眼,接着道:“管家务,管明生、管午生,中营前哨甲什!”

    “别看了,中营在这边!”吉大急忙道。

    被唱到名的管明生、管午生缓过神,连忙背上铺盖小跑着跑到吉大身边,吉大瞪了二人一眼,转身指指后头,让他们先去中营的书办那儿登记造册,领号帽号褂和兵器,然后跟之前唱

    到名的一样在后头列队。

    “八角村,陈观照,赵百寿,右营左哨乙什!”

    “右营在这边儿,麻利点,别磨蹭!”关鹏程被打了一顿板子,杨德彪直到这会儿仍心有余悸,因为营规他只记得几条,不像永祥背得滚瓜烂熟,暗想韩老爷那会儿要是让他宣营规,而他要是宣不出来,岂不是也要挨板子。所以此刻是心急如焚,想着赶紧把眼前事办了回去赶紧背营规。

    陈崇砥抑扬顿挫地唱名,唱到名的赶紧去找各自的营官哨官,道署兵房的六个书吏和河厅衙门的二十几个书办负责登记在册,忙得不亦乐乎。

    不过拢共就四百来号人,不一会儿就分发到了各营。

    等他们再次列好队,河营的兵营名册也造好了,陈崇砥从书吏手中接过名册仔仔细细核对了下,掏出官印加盖上呈给韩秀峰,韩秀峰看了一眼,示意不晓得啥时候跑回来的苏觉明在名册上用印。

    永祥等人带兵回营,士绅们意识到接下来没啥事了,纷纷上前拜别。

    照理说应该留人家吃顿酒的,但现在不但韩秀峰顾不上,连陈崇砥都不敢再耽误工夫,将一帮士绅送走便匆匆赶回河厅衙门,整整官服跑进大堂拜见不晓得身兼多少官职的肃顺大人。

    “二位免礼,坐下说话。”肃顺端坐在韩秀峰的位置上,放下茶杯笑问道:“韩同知,新兵入营的事都办妥了?”

    “大人刚才差人命下官将差事办妥再来拜见,下官不敢违令,是将前来投军的四百余青壮分发到各营各哨才来拜见的,这是新造的名册,请大人过目。”韩秀峰再次躬身一拜,旋即恭恭敬敬地呈上名册。

    肃顺不是那些只要有热闹就能看到晚的百姓,刚才见陈崇砥开始唱名,觉得接下来没啥好看的就直奔河厅衙门,并差人去给韩秀峰和陈崇砥传话。

    没想到刚坐下不大会儿,韩秀峰和陈崇砥就来了,接过名册看了看,笑道:“名册都造好了,这差事办得挺快的。”

    “禀大人,为迎这批兵勇入营,下官等人已经准备了十几天。”

    “原来早有准备,所以说凡事都得有备无患。”肃顺满意的点点头,想想又笑问道:“韩同知,永祥呢?”

    韩秀峰连忙

    拱手道:“禀大人,新任协办守备佟春告病回京,左营不能因此没了营官,下官只能让永祥兼领左营。可这会儿左营不再是个空架子,已经有了一百多号兵勇,下官不敢耽误公务,斗胆让他把新入营的兵勇安置好再来拜见。”

    “办差要紧,嗯,这事办得好。”

    “下官有失远迎,恳请大人恕罪!”

    “你又不晓得我会来,不知者不怪,恕什么罪。”肃顺刚才看了一会儿热闹,发现韩四确实是个会练兵的,发现坐在韩四身边的陈崇砥确实是个能吏,打心眼里觉这一趟没白来,笑看着二人直言不讳地说:“二位,皇上知道你们不容易,便让我来瞧瞧。要是有什么难处,你们尽管开口,只要我能说上话的自然会帮你们去说。”

    韩秀峰没想到肃顺不但如此平易近人,甚至会说出这番花,急忙站起来躬身道:“谢皇上挂念,谢大人体恤!”

    “皇上那边你们二位今后有的是机会谢恩,我呢只是奉旨来瞧瞧的,你们也无需多礼。”肃顺笑了笑,接着道:“皇上对你们二位寄予厚望,你们二位责任重大。我在京里的差事也不少,明儿一早就得回京复命,所以我们还是赶紧说正事吧。”

    “下官遵命,”韩秀峰意识到眼前这位圣眷正浓的宗室真是皇上派来给河营撑腰的,不想给他留下一个婆婆妈妈的坏印象,沉吟道:“禀大人,要说难处,河营的难处还真不少,不光缺钱粮,还缺人,缺马。”

    “先说说钱粮吧。”

    “大人恕罪,营里的钱粮一直是陈知县在办理,要不由陈知县向您禀报。”

    “也好,陈知县,但说无妨。”

    跟皇上跟前的大红人禀报公务的机会不是什么人都有的,陈崇砥不无感激地看了韩秀峰一眼,连忙躬身行了礼,随即事无巨细地禀报起来。

    河营有哪些进项,每项多少,有哪些开销,每项开销多少,折银多少,陈崇砥如数家珍,根本不用看账本。要不是之前调看过陈崇砥的履历,肃顺真会以为他是个钱谷师爷,而不是钦加从五品顶带的候补知县。

    “这么说想编练出一千五百精兵,每月少说还得再有两千五百两,一年下来就是三万两。”

    难得有

    这机会,能要自然多要点,可陈崇砥想想又有些后怕,急忙道:“大人,下官知道朝廷的钱粮也紧,知道要是按例确实用不着这么多,可绿营兵制是顺治朝时定下来的,现而今的一两银子远没那会儿值钱。”

    肃顺并不认为陈崇砥是在狮子大开口,因为他一样觉得朝廷的兵制已经应付不了现而今的局面,只是想改兵制谈何容易,别说他就是皇上也有心无力。

    再想到一时半会间帮河营找三万两真没那么容易,肃顺沉吟道:“要不这样,我明儿个回京之后帮你们求求皇上,看能不能想法儿先帮你们筹一万五千两。至于剩下的五千两,下半年再想办法。”

    “谢大人!”韩秀峰连忙拱手致谢。

    “刚才都说了,这是份内之事,不用谢,”肃顺摆摆手,接着道:“韩同知,钱粮的事暂且这样,你刚才说缺人,这我就有些奇怪了。刚才我也在外头看了一会儿,这兵应该不难招。”

    “禀大人,下官缺的不是一般的兵,而是会放炮并且打得准的炮手。”

    “河营有炮?”

    “皇上前些天刚命工部拨给我河营十尊新铸的劈山炮,下官现而今是有炮却没炮手。”

    “健锐营、骁骑营虽废弛了,但据我所知炮手倒是有几个,每年还都操练,我回京之后帮你问问,看能不能派几个过来教授那些新招的兵勇放炮,要是能调河营更好。”

    “谢大人!”

    “又来了,有事说事,别总是把谢挂在嘴边。”

    “下官遵命。”韩秀峰不无尴尬地笑了笑,接着道:“再就是河营全是步兵,没有马兵。要是在泰州,就算给马下官也不会要。但这是直隶,尤其顺天府这一带,真是一马平川,而行军打仗讲究的是兵贵神速,要是没一支马队,将来真要是有战事,下官担心会延误战机。”

    “这好办,马兵比炮手好找,”肃顺权衡了一番,抬头道:“明儿回京我就帮你们求求皇上,看能从刚调入关的察哈尔马队中调一哨马兵编入河营。”

    “太好了,有一哨足够了!”

    看着韩秀峰欣喜的样子,肃顺不禁笑道:“只是这一来钱粮又不敷了。”

    韩秀峰挠挠脖子正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肃顺接着道

    :“不过就像你刚才在校场上说的,皇上不差饿兵,朝廷的钱粮就算再紧也不差这么点。”

    “下官一定好好练兵,绝不负皇上的厚望,绝不负大人的一片良苦用心。”

    “晓得就好。”肃顺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话锋一转:“韩同知,你刚才说新任协办守备佟春告病,佟春这么一病左营就缺一个营官。要不这样,我留下一个人在河营效力,兵部那边的公文我回京之后再补办,你意下如何。”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下官正为缺一个营官发愁,大人能派人来下官求之不得!”

    “那就这么定,”肃顺立马抬头道:“顾得辉,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来拜见韩同知?”

    守住大门边的那个汉字反应过来,急忙上前躬身道:“得辉拜见韩老爷!”

    “顾……顾兄免礼,顾兄请起。”

    “韩同知,得辉跟下午挨过你板子的那个千总一样也是武举出身,曾在宣化镇领过几天兵,后来因为得罪了上官被夺了职,流落了到京城。我见他为人还算忠厚就收留了他,一直留在身边做亲随。不过到了河营他就是你的部下,要是兵领得不好,或把差事给办砸了,该怎么责罚就怎么责罚,不要给我留面子。”

    “瞧大人说的……”

    “志行老弟,我肃顺的为人你将来可以跟你在京里的那几位同乡打听打听。”肃顺摆摆手,示意顾得辉退下,随即起身笑道:“该办的差事办差不多了,志行老弟,今儿晚上还得在这儿叨扰一宿,据说河厅内宅已被腾出来作了库房……”

    韩秀峰早有准备,不等肃顺说完便拱手道:“禀大人,下官早想好了,正打算请您移步都司署呢,都司署还空着,都司署内宅虽比不上河厅内宅但也算清静。”

    “离这儿多远?”

    “不到两里,下官已差人去收拾了。”韩秀峰想想又小心翼翼地说:“再就是这边夜里会有点动静,应该不会传到都司署,真要是听到这边有什么响动,大人不用担心,因为动静是下官弄出来的。”

    肃顺乐了,好奇地问:“什么动静,大不大?”

    “禀大人,今儿下午入营的这四百多号兵,再过一个月就得去静海效力,操练的事一刻不能耽

    误,否则不但会让他们枉送性命,也会耗费朝廷的银子,毕竟他们真要是战死沙场,这抚恤烧埋银子不能少,所以下官打算让他们一入营就晓得当兵吃粮没那么简单,让他们听听枪炮声,闻闻硝烟味儿。”

    “三更半夜放几枪,吓唬吓唬那些睡得正酣的兵勇?”

    “正是,要是不用点非常手段,那根随时要上阵杀贼的弦他们就崩不起来,而去静海效力的时间又那么紧,下官只能出此下策。”

    “志行老弟,你就不怕乱营?”

    “禀大人,下官怕,但这会儿乱营总比等他们上了战阵,一听见长毛放枪放炮就吓得抱头鼠窜强。再说就算这会儿全跑光了,下官还可以收拢,就算收拢不齐还可以再招。”

    肃顺暗想果然是个会练兵的,不禁笑道:“练兵其实就是练胆,一入营就吓唬吓唬他们,先练练他们的胆子,有点意思。不去都司署了,给我找个地方,晚上就住这儿,我倒要瞧瞧他们会被吓成什么样,哈哈哈哈!”

    “三更半夜放几枪,吓唬吓唬那些睡得正酣的兵勇?”

    “正是,要是不用点非常手段,那根随时要上阵杀贼的弦他们就崩不起来,而去静海效力的时间又那么紧,下官只能出此下策。”

    “志行老弟,你就不怕乱营?”

    “禀大人,下官怕,但这会儿乱营总比等他们上了战阵,一听见长毛放枪放炮就吓得抱头鼠窜强。再说就算这会儿全跑光了,下官还可以收拢,就算收拢不齐还可以再招。”

    肃顺暗想果然是个会练兵的,不禁笑道:“练兵其实就是练胆,一入营就吓唬吓唬他们,先练练他们的胆子,有点意思。不去都司署了,给我找个地方,晚上就住这儿,我倒要瞧瞧他们会被吓成什么样,哈哈哈哈!”

    “三更半夜放几枪,吓唬吓唬那些睡得正酣的兵勇?”

    “正是,要是不用点非常手段,那根随时要上阵杀贼的弦他们就崩不起来,而去静海效力的时间又那么紧,下官只能出此下策。”

    “志行老弟,你就不怕乱营?”

    “禀大人,下官怕,但这会儿乱营总比等他们上了战阵,一听见长毛放枪放炮就吓得抱头鼠窜强。再说就算这会儿全跑光了,下官还可以收拢,就算收拢不齐还可以再招。”

    肃顺暗想果然是个会练兵的,不禁笑道:“练兵其实就是练胆,一入营就吓唬吓唬他们,先练练他们的胆子,有点意思。不去都司署了,给我找个地方,晚上就住这儿,我倒要瞧瞧他们会被吓成什么样,哈哈哈哈!”

    “三更半夜放几枪,吓唬吓唬那些睡得正酣的兵勇?”

    “正是,要是不用点非常手段,那根随时要上阵杀贼的弦他们就崩不起来,而去静海效力的时间又那么紧,下官只能出此下策。”

    “志行老弟,你就不怕乱营?”

    “禀大人,下官怕,但这会儿乱营总比等他们上了战阵,一听见长毛放枪放炮就吓得抱头鼠窜强。再说就算这会儿全跑光了,下官还可以收拢,就算收拢不齐还可以再招。”

    肃顺暗想果然是个会练兵的,不禁笑道:“练兵其实就是练胆,一入营就吓唬吓唬他们,先练练他们的胆子,有点意思。不去都司署了,给我找个地方,晚上就住这儿,我倒要瞧瞧他们会被吓成什么样,哈哈哈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