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麻衣相师 > 正文 第1316章 不死仙药
    我看见,一大片雪,悄无声息的对着我们滑下来了。

    说“滑”,只怕用词还真不太真准确,那个速度,跟涨潮一样!

    刚才那一场雪崩,最多是个泥石流,现在可倒好,这是海啸!

    程星河他们一回头,脸色顿时也白了,苍蝇拍虽然是个向导,但是根本没见过这个世面,嘴里喃喃的就说道:“不对啊……不可能啊……”

    哑巴兰反应竟然是最快的,一下把站不太起来的苏寻背在了身上,程星河也回过神,把苍蝇拍抄起来了,回头就瞅着我:“往哪儿跑?”

    人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渺小。

    冷静——越严重的时候,越不能慌!

    我拼命把一颗心往下摁,可四周围白皑皑的一片,上哪儿躲着去?

    那个“帮手”耐心的看了我们一眼,确定我是蛤蟆上岸干瞪眼,就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认识个地方,我领着你去。”

    这人心理素质真不错!

    说着,一摆手,做出个“跟我来”的手势,奔着前面就跑过去了。

    他跑起来的姿势很特别,有点像是动物世界里的狍子。

    我抓住白藿香,跟上去,程星河他们也就跟上去了。

    那种感觉是非常恐怖的——后面的东西死死追赶着你,随时会把你整个吞噬下去,这种感觉,让人根本不敢回头。

    雪粒子扑在脸上,就跟进了一个装满雪的滚筒洗衣机一样。

    人的速度当然赶不上雪的速度,一秒钟的功夫,感觉出来,背后那股子力量就更近了一步。

    我们大家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堪称一番瞎跑。

    跑了一气,除了感觉雪越来越近,眼前毛线的生路都没有,程星河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七星,那个人……”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想问我“信得过吗”?

    可这个时候,不信他,有别的法子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忽然就觉得,身后的力量更大了,好像一只巨手推在了我们后背上,心里全提了起来——追上来了!

    但就在这一瞬间,我们几个跟萝卜一样,被人直接薅起,天地之间一番旋转,就跟穿越了一样,眼前由一片

    雪白,变成了一片漆黑。

    这是个山里的夹缝。

    这个位置十分特殊,雪喷涌而过,竟然根本淹没不到这里。

    我一低头,看见白藿香撞在我身上,赶紧把她拉起来了,接着一个人影缓缓的在我面前站起,伸了一个拦腰,好像刚才不是从雪崩之中逃出来,而是从自家床上下来一样。

    是那个帮手。

    他回过头来看着我,缓缓的说道:“哎耶,可吓死俺了,俺的肝儿好颤。”

    不像!你浑身上下哪一块,都不像是被吓着了!

    这根本是个淡定侠啊!

    淡定侠回头瞅着我,因为脸被包裹的太严实,我也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就听见围巾口罩后面传来了一个含糊不清的声音:“小先生,你没得事儿吧?”

    我是没事儿,回头一瞅,程星河他

    们也都好端端的,尤其程星河,仔细检查了一遍浑身哪儿都没少,这才后怕了起来,回头瞅着自己背进来的苍蝇拍,习惯性的要伸手——记账。

    但他再一瞅苍蝇拍那个样子,手又缩回来了——这不是逮着秃子挠一把吗?

    而苍蝇拍整个人都木了,显然受的惊吓不小,白藿香一皱眉头,过去给她来了几针。

    经脉疏通了,苍蝇拍忽然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接着一阵剧烈咳嗽,终于哇的一下哭出声来,人应该是没啥大事儿了。

    苏寻和哑巴兰也没掉队,我们同时都松了一口气。

    而苍蝇拍哭的差不离了,回头瞅着我,忽然咣当一声,重重给我磕了个头:“老板,是我不好,我都收了钱了……”

    那个动静听的我直心疼,连忙把她拉了起来:“不怪你不怪你。”

    苍蝇拍抽泣了起来:“么子不怪呢,出了么子事儿,怎么跟几位家里人交代,我都收了钱了……”

    她自己的命不放心上,还惦记着怎么跟我们交代。

    我心里一阵感动,摸了摸她的头——她脑袋上是本地特有的发型,粗麻花辫,又挽在头上做成个圆圈。

    忽然有一种感觉,要是我有妹妹的话,是不是也这种感觉呢?

    也真是服了我自己了,心比巨无霸还大,大难当前,潇湘没救出来,还有心情想这些有的没的。

    于是我赶紧回过神来,立马看向了那

    个“帮手”:“这次可真是多谢你了!”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要不是他,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来,刚才那个雪崩一滑,我们只能给雪伥鬼做替身了。

    那人连忙摆手:“小先生说话言重了——您可是俺们西派以后的接班人,这点子小事儿,不敢挂齿。”

    而苍蝇拍也缓过来了,怔怔的望着那个人,问他:“这位老板——我都寻摸不到躲避的地方,你是怎么寻出来的?”

    那个人答道:“这是老天保佑我们小先生——这是山路是个双钳螃蟹。”

    还真没错——之前也没留心,这个山路前面有两座矮山,两侧各有四个山路,确实是双钳螃蟹。

    “当时俺追上你们,正在盘山螃蟹的屁股上,大家都吃过螃蟹,掀盖子,自然要从螃蟹屁股掀,俺觉着,这地方肯定有缝隙,当然啦,也就是个运气好。”

    不像——他当时带着我们跑的时候,分明是个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且,最后踏进这个缝隙那一步,都跟精密计算过一样,但凡晚一步,大家都得全军覆没。

    不愧是杜蘅芷派来的人,硬是靠谱。

    而程星河也露出个不明觉厉的表情,低声说道:“可幸亏你在西派开了这么个外挂,想不到还真能跟你沾上光。”

    那个人点头哈腰的:“其实吓的够呛。”

    这会儿仔细一看这个地方,像是一个狭长的长廊,离着外面,只有一条缝。

    出去是不怎么好出去了,苍蝇拍也迷失了方向,只好仔细看看下一步怎么走,程星河怕死,刚才吓得不轻,拽着我就去撒尿。

    结果撒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忽然就喊了一嗓子:“你摸我干啥?冻死我了!”

    我顿时一愣,我没摸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