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江湖位面小人物 > 第四百八十六章 大铁锥与绣花针
    金九龄居然不再强让,而是应声答应了下来。

    他才入无名岛,无功无劳,似乎也想要在小老头和宫九面前露一手,以彰显他的价值。

    小老头不动声色地也起身,说道“既然二位都有此兴致,我亦不敢拂了雅意。只是此间主人非我,还需宫九世子同意才是。”

    小老头不做主,却将决定权交给了宫九。

    宫九沉思片刻,答应道“好,来人,去从万兵阁中取来十八般武器,以供二位大侠使用。”

    他的话音落下,马上便有旁边等候着的人匆匆离去。

    宫九派遣人去拿兵刃,当然是存了私心的人人皆知,陆小凤最出名的绝技是“灵犀一指”,指力之高,天下无双。

    所以金九龄要是空手与他战斗,必然大大吃亏;可有了武器,变化自然就多了起来。

    但是谁也不能说宫九是有所偏袒因为使用武器,本就是武林比武较技之中,一件再天经地义不过的事情,无人可以指摘。

    若不许别人使用兵器,才是荒诞至极的。

    未过多时,武器已至。

    是由十六位大汉合力抬着的一面巨大的兵器架,架子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兵刃,有大有小,有长有短,有正有奇。

    大汉们顺着波斯地毯慢慢走来,将一列列挂好的兵器展示在众人面前。

    刀枪棍棒,斧钺钩叉,长鞭、大钳、绳索、拂尘、钢爪、飞钩、夺命剪、双铜锏、画眉戟、丈八蛇矛、青龙偃月刀乃至于苏微云还看到了七种武器之中的“多情环”。

    这一面巨大的架子竟然几乎是将天下能见到的各类兵刃,全都包含在内,就算有几样极为特殊的不在其中,但也无关紧要了。

    陆小凤和常无意眼中不由露出惊色,而宫九却只是淡然道“见笑。”

    “二位可各自挑选一样兵刃使用,或者多挑几样也不妨。”

    大殿本来极为宽敞,但在这面大架子搬进来之后,却也让空间变得有些拥挤。

    金九龄对着这面巨大的兵器架子看了半天,最终笑了笑,指着一物说道“我若所料不差,这当然是南海神力王所用过的大铁锥”

    南海神力王,刚刚出道时擅用的是流星锤,他天生神力,一对飞锤在他手里,来去自如,已可如臂驱使。

    然而后来他内功修为渐长,又改用铁锥,铁锥尾端绑了一根手臂粗细的铁链子,一掷之下,可达五丈之远

    从此之后,他与人对决,再也没出过第二锥;因为没人能接得住他的一锥,沾着便是血肉飞溅,骨断筋离

    宫九不禁满意地道“金大人果然好眼力,南海神力王本来也算是一位高手,只可惜未免小气了些。”

    金九龄道“哦”

    宫九接着说道“我上次向他讨要一株深海的珊瑚,开出了三十万两的价格,没想到他还是不愿意给我。”

    金九龄叹息道“那么他的铁锥能在此处见到,便也不是怪事了。”

    宫九看向陆小凤,问道“不知陆大侠又要选取什么兵刃”

    陆小凤依然显得很冷静,他还在细细地思考。

    金九龄选择大铁锥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他那天下无双,无物不夹的“灵犀一指”一定是夹不住一个比桌子还要大的大铁锥的。

    所以他的优势已经荡然无存。

    “我选这一样。”

    他指的是一个打造精致,设计巧妙的圆筒,圆筒旁边还有一个小小的绣包,绣包里面装着十多二十根银针。

    宫九疑问道“你要用暗器”

    陆小凤道“我要用的是这里面的针”

    金九龄选了一个最庞大,最笨拙的武器,他却偏偏就要选一样最小巧,最精细的武器。

    以柔克刚,以巧胜拙,本就是武学当中很精奥的道理。

    金九龄懂得占便宜,陆小凤却要以最博大的武学之道来胜过他。

    金九龄已将头发盘起,冠正衣整,立于场中,凝声问道“陆大侠要用的兵器已选好了么就是这根针”

    陆小凤道“我已选好。”

    在左边坐在末位的宫主却忽然起身,又劝阻道“不妥。”

    陆小凤道“为何不妥”

    宫主道“你可识得那针”

    陆小凤问道“未曾见过”

    宫主道“此针为天绝地灭神针,乃是暗器之中最阴毒的一种,也许只有传说中的孔雀翎才能胜之一二。”

    陆小凤道“针上有毒”

    “自然有毒,而且是见血封喉的剧毒”宫主巧笑着,眼波流转,说道“闻名天下的陆小凤大侠,想必是不至于使用这等歹毒之器的,是么”

    陆小凤冷哼一声,说道“那么请岛主备一根无名之针即可。无名的东西,想必质量也很次,大概就可以随便用用了。”

    他故意强调了“无名”二字,将其贬低的一文不值,来讽刺“无名岛”上的众人。

    小老头却不着恼,只是嘻嘻地笑着,说道“令人去织女阁,将”

    苏微云打断了他的话,道“不必了。我正好带了绣花针,是神针薛家的特制,可借与陆大侠用一用。”

    他说罢,真的在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锦囊,从里面拈出一根细细的绣花针来。

    针的尾巴上还带着一根柔软的彩线,苏微云将线条轻轻解开,才将绣花针递给了陆小凤。

    始终淡定的小老头一看到这根绣花针,神色却变得有些奇怪,问道“想不到苏大侠真的去学绣花了,绣花之中,莫非也有大道”

    苏微云笑道“这句话你该去问金九龄才对。我只会绣凤凰,他却绣出了上千万两银子。”

    小老头摇头不语。

    陆小凤接过绣花针,以食指和大拇指用力拈住,问道“兵刃已备,是否可以开战了”

    “当然可以”金九龄大笑道“我用大铁锥,你用的却是绣花针,别人见了,不以为你是绣花大盗才怪”

    陆小凤道“只可惜我不会绣瞎子。”

    大殿中心。

    两人已开始交锋。两人之间本来还隔着一面巨大的兵器架子,但现在架子已被宫九远远地推开。

    足足需要十六位大汉才能抬动的兵器架,却被他单手一推,便往大殿的角落处滑去。

    这当然对于金九龄来说会更加有利。

    他的大铁锥施展开来,如云从飞龙,在空中来回摇摆,每一击都不快,却很精准,攻的全是陆小凤的必手指粗。

    更出奇的是,明明是一只巨大而沉重的铁锥,每次击出,却居然连风声都听不见,好似完全无痕迹的一般。

    这位六扇门第一捕头金九龄的武功,俨然已经到了举重若轻,从心所欲的境界。

    而陆小凤则也很神奇,他手里面拈着一根绣花针,四处游动,攻少守多。

    本是轻灵奇门类的兵刃,但是他的每一针刺出,反而显得都很凝滞,仿佛是举着很重的武器一样。

    两人的招式和状态,竟好像是反了过来,令人捉摸不透。

    “你看得懂他们的过招吗”

    小老头转头对着宫主问道。

    宫主两只美丽的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场中的二人,看了半天,却摇头道“我看不太懂。”

    小老头道“你可知道以前我告诉过你,剑客练剑,有一种真正的高手的境界”

    宫主道“我记得,你说的是手中无剑,心中有剑。”

    小老头只问到这里,便不说话了。

    宫主有些疑惑,又看往场中。

    只见陆小凤飞掠左右,绣花针的破空之声“咻咻”作响,忽而在东,忽而在西,笼罩了金九龄的上半身,尤其是肩颈之处,更是其常攻的部位。

    金九龄将大铁锥挥动得更快,这件兵器的厉害不只是铁锥而已,它尾端的铁链也可作为防守之用。

    铁链亦动,却依然无声,

    陆小凤的绣花针竟然反倒比他的铁锥显得凌厉许多。

    宫主正看得入神,小老头忽又问道“你还不懂”

    宫主猛然惊醒一样,一个激灵,看了看小老头的脸,说道“我我确实不太懂。”

    小老头耐心地解释道“心中有剑,便不必在乎手中有没有剑。”

    宫主道“嗯。”

    小老头道“既然根本不在乎手中有没有剑,那么手中究竟是何物,是轻是重,是大是小,是宽是窄,又有什么关系”

    宫主恍然大悟,小老头已为她一语点破大宗师第二境界的奥妙。

    “你的经验尚浅,还要多多磨炼才是。”

    小老头像是个老夫子,不厌其烦地教导宫主。

    宫主道“所以金九龄是大宗师第二境界的人喽”

    小老头道“对。”

    宫主道“还是比不上九哥厉害。”

    小老头道“也对。”

    宫主嘟了嘟嘴,说道“那陆小凤呢他也是大宗师第二境界的么那你看他们谁会输,谁会赢”

    “陆小凤不”

    小老头还没说完话,陆小凤已先道“我会赢”

    他在与人决斗之余,竟还有心思去聆听观战旁人的对话,这已是游刃有余的表现。

    陆小凤喊出这句话之后,金九龄的招式果然就变了。

    他本来走的是轻巧路子,以重为轻,但此刻却风格一变,使出了大开大合,威猛逼人的招式。

    呼、呼、呼、呼

    气流卷涌,风声阵阵,几乎让人觉得是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响起的。

    这样一来,才是真正地将大铁锥的优势发挥到了极致。

    而陆小凤的招式也跟着变了。

    他居然完全放弃了进攻,而是凭着身法之快,四处腾挪,频繁闪避。

    这不能怪他的武功不够精妙,任谁面对这一只重逾百斤的大铁锥,都很难有什么好的法门去拆解对方的招式。

    宫主微笑道“这个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是不是要输了”

    小老头问道“何以见得”

    宫主道“他连攻招都已放弃了,被逼得团团乱转,像是只热锅上的蚂蚁。”

    常无意的脸色也难看了下来。

    他也瞧得出来,如果不是大殿实在宽敞,给予了陆小凤足够的闪避余地,他恐怕早被大铁锥击中了。

    苏微云却拍了拍常无意的肩膀,笑道“不出意外,你的大仇可以得报了。”

    常无意呆住,急问道“陆大侠难道不是快要落败了吗”

    苏微云道“以我看来,不出十五招,他便可赢了。”

    常无意道“真的”

    他刚刚问完这句话,金九龄已又连续用出三招,有两招是传统的锤法,另外一招却是中原王家的“霸王枪法”,不知从哪里被他学到了一招半式。

    然而明显能够感觉到的是,这一式用大铁锥使出的霸王枪法,力道已没有先前那么的大。

    苏微云道“大力不能久用,怒气不可久盛。那位宫主的武艺虽被调教得不错,经验见识方面却要差上不少了。”

    之前小老头和宫主的对话,本来都掩盖在了陆小凤和金九龄的打斗声中,传不到另一边来,但似乎都被苏微云一听无余。

    场中,金九龄的铁锥越用越老,陆小凤的眼睛却渐渐发出亮光。

    “轰”

    金九龄忽地将手中兵器一掷而出,这上百斤重的大铁锥猛然击去,彷如一位绝世刺客做出了最后的致命一击

    当初在博浪沙的沧海力士刺秦王时发出的惊天一锥,或许都及不上眼前这一掷强猛。

    哗

    金九龄原本认为陆小凤没有地方可以闪躲,所以将兵器投出,但是陆小凤却轻轻一扭,以一种奇异的姿态,险之又险地躲开了这一击

    大铁锥继续破空而去,带着呼啸风声,竟是要击中小老头的身躯。

    小老头伸出一只左手,轻轻去抬这重逾百斤的大铁锥,他似乎要凭一人之力,去硬接这夺命一掷之威

    嗡

    铁锥不停振动,发出鸣声。

    小老头的手掌碰到大铁锥的一瞬间,整个人忽然下陷了三分,而铁锥也慢慢地不动了。

    常无意已不能再看金九龄和陆小凤的决斗,而是将目光投注向了小老头,他惊呼道“好高明的卸力技巧”

    小老头当然不是凭空矮了三分的,他是将铁锥之力全都卸入地面去了。

    苏微云赞道“岂止是高明世上能硬接下这一铁锥的,恐怕只有他一人而已”

    另外一旁,金九龄失去武器,他本欲再从兵器架中取一柄剑,但陆小凤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

    嗖、嗖

    几针拨动,陆小凤将金九龄的退路完全封死,一针朝着他的额心刺去

    “得饶人处且饶人”

    一边忽传来小老头的声音。

    只见那大铁锥又从他手中飞袭而来,要横拦在金九龄和陆小凤的中间,挡下这次杀着

    “去”

    大铁锥飞在半空之时,却被另外一张斜地里扔来的极重的银桌挡住。

    二物相击,发出巨大的碰撞声音,而后纷纷落地,,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请加qq群647377658群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