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都市小说 > 宋医生,谈个恋爱否 > 正文 第四百六十五章 要背背
    “那行,你俩收拾好就过来。”陈导搓搓手,一脸笑容。

    之前洛以夏老觉得陈导慈祥的像她爹,此刻她觉得他像个猥琐的中年油腻男。

    洛以夏连翻了好几个白眼,嘴角都快抽到耳后根了,才把情绪调整好。

    “你要是不想去,就不去了哈。”洛以夏讨好对宋承颐说。

    宋承颐转身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宋承颐,你烦死了。”洛以夏烦躁的跺了跺脚。

    结果宋承颐又探出了脑袋,洛以夏立马收了动作,谄媚的笑着,当做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直等着宋承颐收拾好,洛以夏才去换了衣服,就把身上的睡衣换成了正常的衣服而已。

    在小雯追着问她要不要擦个粉涂个口红的时候。

    洛以夏连连摆手,“我就去吃个饭,擦什么口红都得吃进肚子。”

    宋承颐一直在帐篷外等着她,低着头,踢着脚边的小石子。

    此时的夕阳撒在宋承颐的身边,余晖都落在身上。

    明明穿着简简单单的白衬衫,可是依旧吸引着洛以夏所有的注意力。

    洛以夏看着他许久未出声,宋承颐抬头间发现了她,平静如水的眸子盯着她。

    洛以夏笑着跑了过去,挽上了宋承颐的胳膊。

    宋承颐没佛开她,任由她拉着朝前走。

    说是聚餐还是不是只能在临时搭建的大棚下面吃,就和那个路边摊整的一样。

    不过这里条件艰苦,大家也都习惯了。

    正如陈导说的确实没几个人。

    除却陈导还有一另一个副导演,还有个编剧,然后就是这几个主演。

    洛以夏带着宋承颐一起过来,大家都把视线投在了宋承颐身上。

    一来是宋承颐确实长的吸引眼球,二是下午抱着洛以夏离开的时候男友力爆棚。

    “哟,不介绍介绍?”邵禹端着啤酒杯吹着口哨。

    “邵老师,你现在就和那个地痞流氓没啥区别。”洛以夏张口就来。

    听完,引得大家一阵哄笑,邵禹也不在意,还是催促着她介绍。

    洛以夏大大方方的承认,“我家祖宗。”

    宋承颐后面接话,“你们好,我是夏夏男朋友,这阵子麻烦大家照顾她了。”

    宋承颐很客气,随后应着的几个人也跟着客气上了。

    没聊两句,宋承颐就被邵禹拉着去喝酒去了。

    洛以夏坐在姜文蓁身边,怨妇一样远远的盯着宋承颐的后背。

    “行了啊,收敛收敛,小伙子后背都快被你盯出两窟窿了。”

    洛以夏丧气的吃了两口肉。

    “话说回来,你才多大啊?就有男朋友了?你也知道我们这行业交男朋友或者女朋友等于失业,你不偷摸着藏着,还直接给带了出来。”

    洛以夏笑笑,“我要是糊了,就回家,他养我。”

    “我作为过来人,还是觉得能瞒就瞒着,不要想着什么公开,你这事业还没什么起色呢。”

    “嗯,我知道,他在美国进修,这次跑过来看我,好久都没见一面了,总不能寒着他的心吧。”

    洛以夏心想,到底谁寒了谁的心啊,她倒是从来没想瞒着任何人宋承颐是他男朋友。

    以前大学的时候,不想公开,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觉得丢他的面,后来发现宋承颐从来没这么觉得,所幸就不瞒了。

    现在只是想自己的私生活不被打扰,但是能找到好时机她还是要公开的,总归她这辈子都只有他一个男朋友,一个丈夫。

    “话说回来,这小伙子长得不错,气质好,在哪找到这么好的。”姜文蓁笑着打趣。

    “我校友?不对应该是邻居,他就住在我隔壁呢,然后大学的时候在一起了。”洛以夏是挑着说的,捡着一些重点。

    “青梅竹马啊?”

    “算是吧。”

    “下次这么好的男人一定要藏好了,不要再带出来,让人嫉妒。”姜文蓁拍了拍她的脑袋。

    洛以夏笑的双眼都弯成了月牙。

    宋承颐酒量依旧不好,浅浅的碰了几杯,喝了点啤酒,也倒是没人为难他。

    邵禹这性子,几杯酒下去就搭着宋承颐的肩膀,和人称兄道弟了。

    宋承颐脸上一直都挂着笑,洛以夏看了不禁撇撇嘴,到现在都没给我什么好脸色呢,还对着别的男人笑。

    生闷气一般的灌了两杯啤酒下去,喝的打了个饱嗝。

    这才酒壮怂人胆,不服气的上去,“邵老师,您别总拉着我男朋友不放啊。”

    一桌人都在笑。

    陈导,“邵禹看到没,人小姑娘还吃着你醋了。”

    邵禹连忙点头,“是是是,是哥的错,你俩小别胜新婚,哥还拉着他喝酒,我的错我的错。”

    说完,就把宋承颐向着她身边推了推。

    洛以夏偷摸着喝了点酒,宋承颐一过去就闻到了浓烈的酒味。

    洛以夏又重新挽着宋承颐,高兴的像是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亲昵的蹭了蹭宋承颐的胸口。

    “你喝酒了?”

    洛以夏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眨巴了两下点点头。

    宋承颐叹口气,伸手在她脑后摸了摸,一下一下的揉着她的头发,“吃点菜吧,都没吃什么。”

    后半程几乎就开始了无微不至的投喂模式,大家就喝的挺欢,也没人注意到这边。

    洛以夏小脸红扑扑的,宋承颐觉得好笑,自己虽然酒量不好,但也不至于喝点啤酒就醉啊,之前大马金刀的和林娅拼酒的气势呢。

    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准备给林娅发个信息问问,结果刚刚翻到通讯录,小姑娘抱着她胳膊,紧张兮兮的看着他,“你为什么给林娅发信息啊?”

    “我没给她发。”

    “我都看到了上面她的备注了,还有你那时候和林娅说什么呢?都瞒着我不告诉我。”洛以夏哼哼唧唧的委屈极了。

    “今早也是林娅去接的你,不是说了上午的飞机吗,你俩下午才回来了,是不是还一起吃了午饭啊?”这醋味酸的慌啊,宋承颐觉得现在吃饺子都不用蘸醋了。

    “没在一起吃午饭。”宋承颐没骗她,真没一起吃,二人各自凑合的,林娅去买礼物,跑了一上午,他去订的蛋糕,还买了其他的东西,哪有时间一起去吃个午饭啊。

    “宋承颐,我告诉你哈,虽然我和林娅是好姐妹,关系很好,但是关系再好,她都不能碰我男朋友,不然我会很伤心的,我一伤心就不喜欢你了。”

    宋承颐听着这话更乐了,果然是喝醉了,都不太清醒了。

    “吃饱了嘛?”宋承颐捏了捏她的脸。

    “嗯。”洛以夏摇头晃脑着。

    “行,吃饱了回去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哦。”洛以夏像个小孩子一样回答着,但是任凭着宋承颐怎么拽她,她就是一步都不走。

    宋承颐挑眉看她,洛以夏嘻嘻着,然后伸出双手,“要背背。”

    宋承颐无奈又宠溺的笑了笑,然后在她面前蹲下身子。

    洛以夏满足的趴了上去。

    宋承颐和几人打了招呼就背着她回去。

    从剧组这里到帐篷确实有一截路。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只有剧组的照明灯亮着,室外的小飞娥就不断地围着路灯转,投在地上有着小片的阴影。

    石子路很是难走,主要是有点硌脚。

    洛以夏被晚风吹着倒是清醒了不少,闷闷的趴在宋承颐的颈窝处。

    “嗯?怎么不说话了?”宋承颐顺着石子路走。

    路灯照在二人身上,扯出老长的影子。

    “你是不是不生我气了。”洛以夏双手攀着宋承颐的脖子,小手纠结的绞在一起。

    “你说呢?”宋承颐语气没什么起伏,辩不出喜怒。

    “我觉得不是什么很重的伤,才没告诉你,不想让你担心。”

    “那我现在看到你我就不担心了吗?”宋承颐语气极轻的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