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养丞 > 正文 第222章 第 222 章
    唐见微叫童少灼过来, 的确是想给她粗糙的皮肤滋润滋润,做些修补,顺便也问问那晚的细节。

    “阿周和小五他们当晚被一辆自称仁义坊童府的马车拦住,我去查过了, 仁义坊的确有这么一家人。”

    童少悬坐在一旁一边逗着女儿一边说, “那个童六郎没有说谎, 不过驾马车的车夫就不一定了。据那童六郎所说, 马车车夫是十几天前刚刚招来的,办事儿很勤快,不仅主动将府上损坏的马车拎去修理, 更是将其粉饰一新,完完全全按照咱们家的马车给粉饰的。

    “那晚童六郎要出门办事去, 原本并不是要走这条路,但是那车夫说他知道另外一条小路更近, 于是就往这儿走,碰上了。”

    童少灼问:“那车夫呢?”

    “逃了。”童少悬说, “估计身上藏着匕首, 捆他的绳子被齐齐割断, 还打伤了两个帮派兄弟,将童六郎留在这儿,自己逃走了。”

    童少灼一边玩着茶盏一边思索:“看来这童六郎应该是被无辜牵连的。如果我没想错的话,这仁义坊童氏应该还有些权势,因为此事让咱们得罪了童六郎,这是想要给咱们家树敌呢。”

    童少悬喜道:“二姐和我想得一模一样!我也在猜测,若是单纯想要将阿周和小五引开, 让阿慎身处险境的话, 何必提前十几日真的潜入另一个童府作祟?这么大费周章是何必?直接按照咱们家的马车造一辆一模一样的也可以掩人耳目。

    “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要我们多惹些祸事。

    “那仁义坊的童府家主乃是京兆府少尹, 要是得罪了此人,往后在博陵行走定会平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我已经亲自向童六郎道歉,且说明原委,挑选了一堆御赐珍稀贡品给他,亲自将他送回了仁义坊。

    “这童六郎人还挺好,知道我们家的孕妇正值要生产的时候遇险,便说能明白我们为何如此愤怒着急,宽恕了先前对他的粗暴无礼。”

    唐见微道:“这家人倒是仁慈宽厚,可以结交,回头等出了月子我再亲自登门拜访。哎,二姐,初步的护理都给你抹完了,先别动弹啊,让它在你脸上多停留一会儿,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再清洗掉。每日按三餐来敷,最好你从脸到脚趾都抹一遍,不出三个月,保证水水润润。”

    “真有这么神奇?我这张脸能变得和阿念一样娇嫩么?”

    即便在外行军作战这么多年,童少灼对自己这张皮囊还是很在意的。

    她拿着面铜镜不停地照,正好照的时候童少悬就坐在她身后。

    童少悬白皙如雪的肌肤和童少灼蜜色的脸庞一前一后,五官还格外相似,一黑一白对比强烈,万分滑稽。

    童少灼都快哭了:“阿慎,我这张脸还有人看得上么?我这辈子还能成亲吗?”

    唐见微忍不住莞尔:“阿彻姐姐可是天子亲封的致果校尉,年少有为多少人仰慕呢!若是阿彻姐姐有这个心思,等我出了月子立即给姐姐张罗。姐姐你喜欢什么样的?喜欢小郎君还是小娘子?”

    童少灼想了想说:“我还真不知道……”

    她长到二十多岁,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刺探军情,怎么杀敌。

    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之上,一旦注意力有片刻的分散,都有可能招致杀身之祸。

    对于自己感情的事,童少灼可从来没想过,也没工夫想。

    小郎君和小娘子的滋味有什么不同,更是一无所知。

    童少灼这一次回博陵是来授封休养的。

    天子给她们轻骑上下不少的赏赐,之前救唐见微时戴的黄金面具,就是天子给她的赏赐之一。

    作为七品校尉,即便不再去边关出战,每年也能拿到足够吃喝的俸禄。

    但是对童少灼而言,军旅生涯并不让她觉得恐惧和枯燥,反而是她的乐土。

    她想要快点将后背的伤养好,再到边疆杀敌。

    大都城的生活的确很安逸,跟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也很舒服,让她享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可是在她内心深处,这一切只是短暂的停留罢了,她不属于这里。

    等到三月初三上巳节那日,天子将在明江边上为她们举办授封筵席,这段时间就让她们好好在家里休息休息,陪陪父母。

    原本她是没怎么想过成家之事,可如今见到四妹和媳妇这么恩爱,还生了个可爱的女儿,一家子其乐融融的,的确让她有些心动。

    重回前线征战还是留在博陵享福?

    小郎君还是小娘子呢?

    带着这个问题,童少灼出门去将脸上的药膏洗掉。

    结果门一开,站在门外不知偷听多久的童少潜,差点整个人翻进来。

    童少灼赶紧接住她,乐了:“阿深,你在这里偷听什么?直接进去啊。”

    “我可没偷听,你别胡说,我不过是路过而已。”童少潜立即从她怀里站回来,拍了拍自己的裙摆,假装若无其事继续往前走。

    “哎,阿深,你也还没成家么?”童少灼追上来揽住她肩膀,好奇的问道,“为何你到现在还没有成亲?那你喜欢小郎君还是喜欢小娘子?”

    “我……谁都不喜欢!”这个人身上带着的那股陌生的气息让童少潜很不舒服,和童家格格不入。

    她将肩膀一抖,把童少灼的手给抖开,随后迅速远离她。

    童少灼:“……”

    阿深这么讨厌我么?是因为我之前老是欺负她,给她留下阴影了吗?

    想到妹妹可能真不喜欢自己,童少灼心里酸溜溜的。

    二姐走了之后,唐见微和童少悬继续回溯了阿难出生的那晚发生的事情。

    “所以为什么澜家的人会以攻玉为借口,想将咱们骗出去?想必她们已经知道攻玉不在咱们府上住,恐怕早就盯上她了。”

    童少悬想到这件事情便有些心急,“不行,我还是要去把攻玉叫回来。无论如何,在咱们府里还是更安全一些。澜氏她们总不可能带人杀上门来。而且进进出出的还有阿周他们照应,总好过一个人单独出行。”

    听童少悬所言,唐见微若有所思。

    只怕阿器不想继续住在童府,也是为了不牵连我们。

    或许阿器早就知道自己成了澜氏的眼中钉。

    思绪流转之间,唐见微更加能够确定先前的猜测——东小门事变当晚,应该就是阿器困住了吕澜心。

    所以在阻止六皇子出城一事上,阿器是立了功的,她也应当受到天子的嘉奖。

    只不过她所做的事全都在暗处,若她不说吕澜心不说,天子未必知晓。

    想到此处,唐见微心中有些惋惜:“阿念你别着急,我已经让阿白去找她了,让阿白跟阿器说,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她来见咱们一面。不管发生什么事,阿器是出于什么目的要搬出去,为了她也好也为了咱们也好,她不能再一个人住在外面。澜氏手下高手云集,超出咱们的意料。你还记得前阵子我收下的阿旭和七郎吗?”

    童少悬点头:“自然记得,这二位可是驰骋沙场多年的老兵。”

    “我被澜以微算计的那晚,就是他俩赶的车。他们什么时候被杀我完全没有察觉到。待我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赶车的已经换了人。”

    童少悬被她说得后背一凛:“竟这般厉害……”

    “阿旭和七郎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而且经验丰富,洞察力惊人,所以我才会带上他们一块儿出门。即便是他们俩都于瞬息之间丢了性命,澜氏手中到底有什么样的人,到现在为止咱们无法下定论。要不是你有前后眼,一早改装了马车,又提升了暗器的杀伤力,那晚到底什么结局还真未可知。”

    “暗器和机巧我还会继续改造,无论什么时候出门咱们都好随身携带。还有那扎人的铁胆衣我也多做几件。”

    唐见微看童少悬趴在床边,担忧之时也透着些兴奋,可爱得就像只小狗子,让唐见微心中有了一份安全感:

    “如今我们在明敌在暗,等大嫂回来,我要与大嫂好好商量一下防敌计策。普通的高手是不扛用了,无论是为了咱们的安全着想还是为了稳固钧天坊,咱们需要的是顶尖的影卫。而澜氏那头的情况,依旧有些云里雾里。”

    童少悬双手趴着床沿,小下巴搭上手背上,就差竖耳朵摇尾巴了,却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有个人可以给咱们答案。”

    唐见微:“……”

    都已经当娘了,怎么可爱的程度一点都没减弱。

    被她这么一提醒,唐见微也立即想到了,两人同时开口:“憧舟!”

    童少悬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拧起小眉头:“没错,憧舟是阿姿争取到最为有利的砝码。上回国舅爷的事儿,憧舟提醒的晚了一步,若是咱们能再早一些得到消息,早些防范的话,国舅爷也未必会死。”

    唐见微摸着她光滑的小脸蛋:“没错,澜宛能让憧舟去救六皇子,可想而知对憧舟还是很信任的。阿念,你猜当时憧舟说澜宛要拉下一个人,而那个人是谁她并不知晓,这话是真话还是有所保留?”

    “阿慎的意思是,当时她已经知道要被陷害的正是国舅爷?”

    “不是没这个可能。其实我到现在也不太能相信此人。以澜宛的狠辣,她会允许一个背叛她的下属活着吗?若这憧舟是假意归顺,是澜宛埋在咱们身边的细作,想要探听咱们的消息的话,如今她已经得手了。”

    童少悬被她说得头皮有些发麻:“也是……为何假传攻玉有难的消息,正好选择大姐和大嫂以及我都不在府上的时机?莫非对方已经知道咱们童府之内的情形了?”

    唐见微点了点头:“但看阿姿似乎对憧舟还是很信任和疼爱的,已然跟她姐妹相称。我会让阿姿留意,可也不好说得太绝对。”

    .

    数日前,聚星坊客栈。

    石如琢脚步有些飘忽地找到客栈的掌柜,问有没有多余的房间。

    “有是有。”掌柜说,“但是正月里周边来博陵的游客不少,房间的价格要比平时高一些。”

    石如琢给了他一两银子,掌柜欣然接下,立即吩咐小二腾房。

    “给我三楼最角落的房间。”石如琢说。

    “哎,好嘞!”掌柜看她脸色白得吓人,嘴唇似乎也比常人更鲜红,看着状态很不对劲,便好心问她,“石正字,您这是怎么了?病了吗?”

    “没事。”

    石如琢拿了房门钥匙便往外走,走到一辆马车前,将车帘打开,钥匙递了进去之后什么也没说,这意思便是要让车里的人自己上楼。

    “哎,阿器。”吕澜心躺在车里叫苦,“人家走不动。”

    石如琢:“那你就在车里冻着吧。”

    石如琢就要走,吕澜心对着她的后脑勺不紧不慢地笑说:

    “你送我上去,我就告诉你一个关于澜家的秘密。”

    石如琢:“……”,,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