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仵作娇娘 > 正文 十样花26
    冯钦不知霍危楼出牢室后听了什么, 可这一问,却令他强撑着镇定的眼神闪了闪。

    霍危楼不等他回答,继续问:“你的母亲是如何死的?”

    冯钦混浊的眸子半狭, 枯槁的面皮因咬紧牙关, 轻微的抖动起来,他换了个姿势坐着,双手交叠在身前紧握住。

    霍危楼死死盯着他,“你父亲修道得道, 在府中自封天师圣主, 你母亲对他言听计从,把他当做真神一般供奉, 而你小小年纪也跟着他修道,便得了他的真传, 本来你们一家三口修道也不算什么,可后来,你母亲死了。”

    冯钦艰难的吞咽了一下,微眯着的眸子生出恼恨, 十分不愿听到这些。

    霍危楼语声越发兴味,似在说十分有趣之事, “听闻你母亲死前亦曾神志不清过,你应当十分明白神志不清的人是哪般言行,是以当你知道安宁县主幼时归府后得了疯傻之症,你便松了一口气,本侯猜, 你母亲的疯傻,多半和你脱不开关系。”

    这话不知何处戳中了冯钦的痛点,他双手抓住了膝头的袍衫, 拖的镣铐一阵脆响,手背上青筋隐现,似在奋力克制。

    霍危楼话语愈发尖锐,“你父亲虽觉自己是天师真神,却不曾行凶为恶,你得了他的真传,却比他更恶毒,你对你母亲做了什么?第一个被你取血献祭的人,可是你母亲?”

    听到这话,冯钦眼底的怒意再也压不住,一字一顿的道:“侯爷可知自己在说什么?弑母之罪,我可承担不起!”

    霍危楼毫不在意,神色更为轻蔑,“你能对结发妻子和长子下手,又如何能顾惜你母亲,你父亲对道学颇有深究、甚至想开宗立派,你跟着他修行,见他得了大道,心生嫉羡,为了早日修成真神法身,便开始涉猎歪门邪道!要么是你哄骗你母亲献祭自己助你修道,要么,便是你母亲知道了你有此行凶为恶之心,阻你不成,郁郁寡欢得了疯症。”

    霍危楼所言自然只是话术,冯钦能以符文镇压老忠义伯的魂魄,必定是对其憎恶甚深,而伯夫人过世时冯钦还不至双十之龄,多半与他关系不大,他要冯钦自辩。

    “可笑,因为我?!怎会是因为我?”冯钦瞪着霍危楼,眼底血丝满布,尤显得怒意勃然,“我母亲她根本是——”

    几欲脱口的话戛然而止,冯钦在溃败边缘找回了自己的神志,他警惕的望着霍危楼,忽然反应了过来,将前倾的身子靠回椅背,他又将面上怒意压了下去。

    “侯爷在套我的话。”

    冯钦的敏锐并不让霍危楼失望,他知道这个方向是对的,他的理智能帮他一次,还能帮他第二次吗?

    于是他淡声道:“你只否认你母亲不是因你而死,却不否认你谋害了安阳郡主和冯钰,让本侯来猜一猜,你母亲不是因你而死,那一定是因你父亲。”

    冯钦唇角紧抿,眼底还是通红一片,却不再说话。

    “你在你父亲的院子里留下了镇压亡魂的符文,按照道家的说法,你是不想让他往生投胎,可见你对他颇为忌恨,再让本侯猜猜,你自幼跟着他,被他掌控,你母亲同样如此,更有甚者,你父亲或许对你母亲颇为残忍,你目睹你母亲被他折磨,自己也在他手中吃了不少苦头,因此对他生恨——”

    “后来你眼睁睁看着你母亲神志不清,重病亡故,恨自是更深。”他望着冯钦,“你未曾护住你母亲,更有甚者,你畏惧你父亲,不得不站在你父亲那边,看着你母亲受苦。”

    冯钦纵然打定主意不再言语,可霍危楼这些话还是牵扯出许多前尘往事,他不愿想,可霍危楼每多言一句,便有更多的回忆纷至沓来,令他又生出噩梦般的恐惧。

    他骤然抬眸,“你不是也不曾护住定国公吗?”

    霍危楼的父亲定国公被长公主逼死,这在世家间多有流传,冯钦做为皇亲国戚之一,自然也常有听闻,他定定的盯着霍危楼,想看霍危楼露出愧责的表情。

    可霍危楼眉梢都未抬一下,“你承认了。”

    愤怒和恐惧会使人失去理智,冯钦无法做到滴水不漏,愤怒到了一定的地步,便会想反击,可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青年心志手段不凡,几乎无懈可击,于是他想到了他同样可悲的家事。

    他的话的确变相承认了不曾护住母亲,可母亲又何曾护住过他?

    越来越多的回忆潮水一般涌来,压的冯钦控制不住面上神情,这时,霍危楼又冷冷的道:“你护不住母亲,却斗不过父亲,好容易有了心爱的妻子,却亲手了结了她的性命,你的长子口口声声唤你做父亲,可你杀了他,你比你父亲更为狠毒。”

    “我不是!”

    这最后一句话令冯钦无法接受,他猛地怒喝一声。

    他胸膛剧烈的起伏,眼底赤红一片,唇角抽搐几下,再也忍不住的为自己辩解起来,“你不懂他是怎样的人,他才是世上最绝情寡义之人,我的母亲本是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却因恋慕他,甘愿随他修道,他要做天师真神,母亲便顺从他供奉他,像对真正的神祇那样跪拜他,可他还是不满足,是他!是他不满足修道家教义,他想集神道佛之大成,是他先用了母亲的血炼那俢死之术,他才是最无情无义的男人,不,他不配做男人不配做父亲,只有最无能的男人才会利用女人的恋慕去折磨她——”

    “修道得道要了却红尘世俗,可他根本抛不下伯府的权势,他只能折磨自己最亲近之人!我母亲是被他折磨而死,我亦深受其苦,我何罪之有?”

    他呼吸凌乱,指尖不受控制的颤抖,明知应该保持冷静,可心智无休止的陷入旧事之中,而霍危楼的指控,好似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怎么可能比自己的父亲狠毒?

    “你何罪之有?你步了他的后尘!”

    霍危楼字字铮然,掷地有声,这些话,如利剑一般朝冯钦危在旦夕的心防上扎去!

    “安阳颅骨上的裂伤,是你亲手所砸,一击致命,冯钰更是被你编造谎言行活祭之术,他死的时候只有五岁,你说他患了瘟疫,他必定当真觉得自己患了瘟疫,你要用他的血,他或许为了让你高兴,不哭不闹的让你取血,他一定是你谋害过的孩子里面最乖巧的,没有哪个天真年幼的孩子会拒绝自己的父亲。”

    冯钦面皮止不住的痉挛起来,霍危楼形容的太过栩栩如生,竟将那些被他刻意尘封的场景牵扯了出来,他肩上好似压上了无形的枷锁,令他难以承受的弯腰下去,他将脸埋进掌心,仿佛如此便能逃避霍危楼的控诉。

    “你无法反抗你的父亲,憎恨你的父亲,可你最终成了他,甚至比他还要狠辣无情,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又害死那么多和冯钰年纪相仿的孩子,每杀死一人,便多一对父母陷入苦痛之中,你是嫉妒那些孩子比你幼年过得喜乐吗?你还用孩童的血继续修炼邪门歪道,哪怕这些邪术曾令你和你母亲痛苦不堪,你比你父亲更丧心病狂!”

    霍危楼望着崩溃边缘的冯钦剑眉紧皱,冯钦对父亲的恨意他明白,可他不解为何冯钦能继续修邪道,还比冯垣有过之无不及。

    “他……他纵然死了,可他的鬼魂也不会饶过我和我母亲,而我只有修炼的比他厉害,才能不受他的掌控,我也想保护母亲,我也想护住妻儿……”

    冯钦抖抖索索的说着,语声中透着惊心的畏怕,霍危楼剑眉高扬,匪夷所思,再一深想,又觉背脊漫上一片寒意,幼年便被父亲掌控,目睹母亲备受折磨,却又耳濡目染父亲修道入魔,后来虽是憎恶父亲,却竟当真觉得这世上有邪术,还想在邪术上胜过父亲!

    这是何等可怕的心魔!

    这瞬间,霍危楼不知是该可怜他还是该憎恶他。

    “我……我不想杀安阳——”

    他抬起头来,脸上一片濡湿,眼底空茫又带着祈求,祈求霍危楼相信他。

    “是她,是她知道我让钰儿帮我修道,她吓坏了,她要入宫告诉太后……我……我也不想让钰儿死,那俢死之术本该活祭,可我心疼他才只是取一些血罢了,可我没想到他当真病了,病的虚弱,安阳去后,他也跟着去了……”

    说至此处,他忽然面露癫狂之状,“一定是他,一定是他知道我用符文镇压着他,是他不让我好过,是他带走了我的安阳,他要带走我身边所有至亲至爱之人,是,我错了……我的确错了,我错在未曾修成大道令他魂飞魄散!”

    “是他……是他一直缠着我,我若不一直修炼,他还会带走烨儿,会带走我的一切,我又能如何?”

    冯钦年过四十,从前在世人眼前,何等仙风道骨气度不凡,可此刻的他鬓发散乱,满脸泪痕,眼底空茫绝望,似乎再有一句话,他便要彻底的溃败失控。

    霍危楼只想攻破他的心防,见他神色越发有疯癫之状,连忙问:“那些孩子,你是如何挑选并行凶的?”

    “孩子?”冯钦浑身都在颤抖,闻言做回忆之状,可很快,他煎熬的皱眉,只摇头却不答话,好似神思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拽进黑暗的深渊泥沼,再也回不来了。

    霍危楼起身,快步走至冯钦跟前,一把攥住他的领子,“本侯在问你,那些孩子你是如何挑选且行凶的?明归澜,薄家的薄兰舟,还有后来被你谋害的四人,除了他们,你可还害过其他人?!”

    霍危楼疾声厉色,迫使冯钦仰头看他,然而冯钦却好似透过他看到了别的什么,空茫的眼瞳骤然被恐惧替代,他下意识往后蜷缩,根本听不清霍危楼的问题,见他如此,霍危楼既急且怒,抬手便将拳头落在了他颧骨上。

    “冯钦,你清醒一点!”

    疼痛唤回了冯钦的两分神志,见他瞳孔缩动,霍危楼又问:“你记不记得当年如何绑架了明归澜,又如何害了薄兰舟?!后面的那些孩子,你是如何谋害的?!”

    “薄——薄兰——”

    “对,薄兰舟!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冯钦眉头痛苦的皱在一起,听到霍危楼的喝问,神情一时清醒一时茫然,看的霍危楼心焦不已,“我再问你一遍,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那一夜你不止掳走了一人,是所有案子里面,唯一一次掳走了两人,可你却让其中一人逃脱了,你一定记得!”

    冯钦被霍危楼的骇人之势所摄,几个片段在他脑海中闪过,他终于模糊想起了那段久远的记忆。

    “对,是有个姐弟两,在那破庙里,我……我的目标本就是弟弟,也未想让姐姐活命……后来……后来那个姐姐……”

    霍危楼心知冯钰要说“那个姐姐扔下了弟弟”,忍不住面露憎恶,他听到过数次这般说辞,每说一次“扔下”二字,他都能想到薄若幽愧责难当的样子。

    “那个姐姐太聪明了——”

    “她……她将弟弟藏在柜子里,想用自己引开我,我……差点中计,追出去被她刺了一下才发觉不对,我懒得处置她,又回破庙里,我以为弟弟跑了,可谁知……”

    “谁知弟弟太害怕了,竟始终躲在柜子里未动……我将他捉住时,他吓得哭都不敢哭出声,口中却一直在喊‘姐姐’‘姐姐’,真是太可怜了,我将他捉回去,再想去找那姐姐时已经来不及了,她……她早不知逃到哪里去了……”

    霍危楼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可看到冯钦边说边露出恼恨之色时,他骤然想明白了一切!

    握着衣领的五指猛地收紧,霍危楼一把将冯钦提起来,掠倒椅子,直朝着身后的墙面撞去,砰的一声重响令冯钦剧烈咳嗽起来,霍危楼手握在他脖颈上,只要稍一用力便能捏断他的颈骨,“是你让李绅做了假供!”

    这话如雷音掷地,他指节一收,牢室内其他人甚至能听到冯钦骨头摩擦的咯咯声,路柯从未见霍危楼如此盛怒,当下上前两步,“侯爷息怒!”

    霍危楼的确怒不可遏,薄若幽的病本已见好,却是在听了李绅的证供之后再度复发,薄兰舟的命因那假供压在她肩上,愧责让她神志失常,差点要变成另外一个长公主。冯钦从一开始就忌惮薄若幽,不仅因她当年从破庙外逃走,亦因她如今成了衙门的仵作!

    杀死一个人不止要她的命,还可以让她癫狂让她疯傻,到了那时候,谁会相信一个疯子的话?!

    杀意在霍危楼眼底一闪而过,这便是冯钦!

    行凶为恶只会挑最弱小的孩子下手,为了逃脱罪责,无所不用其极,因冯垣而生的心魔不过是借口,他本就歹毒到了骨子里,便是碎尸万段也不为过!

    路柯和绣衣使们没见过这样的霍危楼,他周身戾气横生,所有人都知道他动了杀心,路柯不敢劝,其余人亦大气也不敢喘,而冯钦憋的脸色涨红,奋力挣扎却徒劳无果,就在大家以为冯钦今日必死之时,忽然,霍危楼一把将冯钦掼在了地上。

    冯钦如货物一般重重摔了出去,他大口大口的喘气,又咳嗽着蜷缩成一团,霍危楼死盯了眼前的墙面片刻,再转眸时,眼底的戾气淡了三分。

    路柯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侯爷——”

    “审,继续审,拿我的令牌去请个太医来,他不能疯不能死,得好好活着将每一桩案子前情后果交代的清清楚楚。”

    “是!属下明白!”

    霍危楼掏出袖中锦帕擦了擦手,大步出了牢室。

    他一路出了天牢,待外头寒风迎面吹来,脚下方才一顿,此时已是后半夜,天穹之上无星无月,外头不知何时开始竟又窸窸窣窣落起了雪,此时去见她,哪里见得到人?

    可霍危楼没多停留,他出门翻身上马,直朝着长寿坊程宅而去,纷扬的雪沫打湿了他的鬓发,可他却很急很怕。

    这样风雪交加的长夜,薄若幽或许正在噩梦里挣扎。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终于写出来了,亲妈落泪tt,,网址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