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可你像极了他 > 第49章
    “我叫燕芳,是你…妈妈的妹妹,也就是你的小姨。”

    余睿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还能这么戏剧化,先是发现自己是个可笑的替身,现在又来了这么一个女人,把自己可笑的身世也一并告诉了他。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在你们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这里了,所以你们不认识我很正常……”燕芳始终低着头,把手心里的杯子转了转,又缓缓开口说道:“我和你的爸爸……”

    她慢慢抬眼看向余睿,虚虚地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那您这次来,是打算把我带走?”余睿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看着她与母亲七分相像的容貌,看着她始终泛红的眼眶,心里却是自己都不曾想过的坚硬,甚至于有些想笑,“所以说我就是一个物件,你们谁需要我,我就要到哪去,是吗?”

    “不是的!不是的!孩子!”一直红着眼的女人突然焦急起来,她一直含在眼眶里的泪水又掉落下来,“是我……是我对不起你……是妈妈……”

    “阿姨,无论怎么样,这是我自己的生活。”说着,余睿站了起来,他俯视着这个哭泣着的女人,俯视着自己真正的“妈妈”,心里只有无尽的悲凉,他觉得自己现在就站在悬崖边上,再往前踏一步,就会尸骨无存,“我已经成年了,我不想也不需要再被别人‘关心’了。”

    “小睿!妈妈对不起你……当初我以为……以为你死了……”燕芳满脸是泪地抓住了余睿的手腕,她的手心里都是泪水,蹭的余睿手腕上冰凉冰凉的,“当初……当初……我和你爸爸,和余弘书生下你……可是没多久你病了,不停地咳嗽,医生说是肺炎……我当时特别着急,你当时咳得嗓子都出不了声了……但是我们这边的医院不行,大夫都说治不了……余弘书当时说他要带着你去别的城市治病,我没敢去……当时我们俩的关系还……还……”

    “说了这么多,您就是要提醒我,我是你们偷情来的累赘?”说罢,余睿的眼底也泛起水光,他使劲咬着嘴唇,把喉咙里的哽咽咽了下去,“谢谢您,现在我知道了,能请您放手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当时余弘书跟我说你死掉了,说送到医院就没救了……我没办法,我当时抱着你的骨灰太绝望了……”说到这,燕芳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她的嘴角颤抖着,说话的声音带上来牙齿咬合的摩擦声,“后来……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余弘书把我的儿子带回了家去给燕萍那个疯子做儿子!!!她把孩子弄丢了就要我来赔吗!她疯了就要我来负责吗!!”

    余睿依旧静静地站着看着她,却没有了要离开的意思。

    “当年燕萍生了两个孩子,龙凤胎,所有人都高兴得不行。可是谁能想到没过多久她生的那个儿子丢了,就是他们去照全家福的那天……余弘书说他当时公司有事就先离开了,等到再回到家的时候,那个男孩就没了。”燕芳她松开了余睿的手腕,慢慢地平静了下来,语气也变得柔和,又带着些许的疲惫,“那个时候所有人天天都在找,找了好久都没有消息,那孩子又太小不记事,也不可能自己回来。再之后,我姐就疯了……”

    说到这儿,燕芳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余睿沉默着看她,突然感觉她好像在一瞬间变得好老好老……

    “她开始胡言乱语,砸东西,甚至打孩子……小澈身上被她掐得都是伤。余弘书只能把她送到医院去……我那个时候工作稳定,也没有家要照顾,就过来帮忙到医院照顾我姐,回家照顾小澈。”燕芳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声音却比刚才沙哑了很多,“可能当时鬼迷心窍了吧……不知怎么的就跟余弘书他……唉……本来我想了想说就算了吧……只要我们都闭口不提,这件事就谁都不会知道,我也绝对不会再让它发生……可是过了一个月我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为什么不流掉?为什么还要生下来?”余睿忍不住开口问道。他知道自己这么问很残忍,但是现在错乱的人生让他根本喘不过气来,还不如从一开始就死掉!

    “那个时候我太年轻了,余弘书说了几句好听的话我便信了,就糊里糊涂地生下了你……可谁有知道会是这样呢?”余睿以为燕芳又要流泪,谁知他却轻轻的笑了,她用手揩了揩眼角的水汽,仿佛掉入了什么甜美的回忆一般,“其实快要生你的时候,我后悔过,我问医生能不能把孩子流掉。医生告诉我,孩子流掉的话我也会死……哪有人不怕死啊……我就想着那就生下来吧!等我生下你,看到你第一眼的时候,我却一点都不后悔了……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最好看的孩子,就像个小天使一样,每天我怎么抱你都抱不够,可是我却二十多年没再抱过你……”

    “当时我拿到你骨灰的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想跟你一起死了,好到地下陪你……我想着你还那么小,一个人孤零零的得多害怕啊……可是就在那个时候你的姥爷重病,我姐疯了,我因为怀孕一直躲着,我不能抛下我的父母啊……老爷子得了癌,晚期,没救了,他说他临死前想看我结婚成家……我就和一个才认识不到两个月的男人结婚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老爷子去了,过了不久妈也走了,我便一直都没有再回来。又过了几年,我和那个男的离婚了,我们也一直都没有孩子。我以为我跟你的缘分就这么断了,可是谁知道那天我在一个饭局上看见了一个男孩。我的公司和飞扬集团有合作,当时那个男孩就站在我的合伙人身边,我看见他左耳后的那一块圆圆的疤痕,几乎一瞬间就确定了他就是我姐走丢的那个孩子,余明泽。”

    明泽……

    来源长佩文学网()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余睿开始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这个名字就像一个诅咒,一个怎么都无法摆脱的诅咒。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的眉毛眼睛都和余弘书很像,下巴圆圆的,跟我姐一模一样,还有他耳朵后面那块疤痕,那不是什么胎记,是他小的时候被我姐不小心磕到的,那个形状很特殊,我一直记得……”

    来源长佩文学网()

    “够了!”一直沉默着的余睿突然怒吼道,“我不想听他的事……他跟我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来源长佩文学网()

    “小睿,你长得跟他很像……尤其是眉毛还有眼睛的地方……”

    来源长佩文学网()

    “有意思吗?那我跟一个死人比来比去!”余睿被气得发抖,声音都变得尖锐起来,“我不欠他的!为什么这些破帐都要我替他还?他死了怨我嘛?怨我吗!!!”

    来源长佩文学网()

    “对不起,小睿……是妈妈对不起你……”燕芳起身抱住了余睿,含着眼泪说:“你跟妈妈走吧!好不好?不用再过这样的苦日子了,也不用再这么寄人篱下的过……妈妈可以给你更好的生活……”

    “放开我!”余睿一下子挣脱开燕芳的怀抱,他看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听着她说话,只觉得心寒,“妈?你养过我几天你就让我叫你?”说着,余睿的表情也变得轻蔑起来,他几乎是嘲讽一般地说着:“再说我凭什么相信你?就凭你在这给我讲这些胡扯的故事?就凭那个什么疤痕?他人都死了!!就是扬了他的骨灰也都看不出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燕芳被这些话吓了一跳,半晌又低着头哑哑地哭了起来。

    “你走吧……也别哭了……”余睿的声音冷静了下来,“为了我这个人……不值得流这么多眼泪的。”

    “小睿!”燕芳在余睿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叫住了他,“燕萍发病是因为我,我知道你还活着太激动了,想见你她又不同意,我被逼急了,没忍住便告诉了她这些事……无论是什么身份,我想我都应该跟你说对不起……孩子,是我一直对不起你,无论是二十年前还是现在……如果我没有出现的话,也许你会过得很幸福……”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余睿背对着她静静地站了好一会,终是什么都没说,便缓步离开了。

    ………………………………………………

    “怎么这么久才来?那个阿姨呢?”明澈坐在母亲的病床旁边,一边帮母亲整理着床铺一边又说:“王大夫说,妈的状况好了很多,现在都可以跟别人好好说话了。”

    “是吗……”余睿轻声走到明澈身边,“挺好的。”

    “你怎么了?感觉你不开心呢?”明澈转头看向余睿,又用手戳了戳他始终紧皱的眉心,笑着说:“人不大,一天愁事还挺多的,怎么了?刚才那个阿姨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她认错人了。”

    “是吗?可是她……”

    明澈还想再继续问什么,余睿却打断了她,他的声音冷冷的,让明澈觉得很是奇怪。

    “她认错人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好吧……”

    他们两个人就静静地守在母亲的病床前,过了一会林峰也到了,手里提的满满都是补品和水果。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买这么多干嘛?”明澈看着余睿把林峰手里的东西一个一个接过来,又对林峰说:“买这么多,吃不完就只能放坏掉,浪费死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看到就买了,没想那么多,没事,一会我给病房里那些人都送点就行了。”林峰轻轻揽过明澈的肩,问道:“妈怎么样?”

    “挺好的,大夫说有好转的迹象。”

    “那太好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嗯。”

    躺在病床上的人似乎被他们的说话声吵到了,她微微皱了皱眉,又轻轻咳了两声,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您醒了,妈。”余睿坐在床边轻声说道:“我们回来看你了。”

    燕萍本来混沌的眼睛里突然迸出光亮来,她一下子握住余睿的手,激动得嘴唇都在抖。

    “小泽……你回来了……你回来了看妈了……你原谅妈了是不是?”

    余睿只觉得心里所有的血肉一下子被人掏空了,空洞的腔室凉飕飕的,冷得要命。

    “是啊……妈……我回来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妈,你又糊涂啦!哪有什么小泽啊!这是小睿啊!你最宝贝的小睿啊!”明澈微笑着把手搭在了余睿的肩膀上,又把另一只手伸了过去握住了母亲的手。

    “小睿……小睿……”燕萍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余睿,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一样,嘴里还在不停地嘟囔着余睿的名字……突然,她尖叫起来,像抓住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撇掉余睿的手,指着余睿的鼻子大声哭喊道:“就是你!就是你!如果没有你!我的明泽怎么会死!如果没有你!我的宝贝怎么会这么年轻就……都是你!都是你!我是造了什么孽啊!!!!白白养了别人的杂种这么多年!!到头来自己的宝贝却早早的没了!!!!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余睿看着面前这个因为极度愤怒而面目狰狞的母亲,他看着指着自己鼻梁骨的这只手,突然耳朵里一阵蜂鸣,便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看见有几位医生跑进来,看着他们把发着疯的母亲控制住,然后看着指着自己,好像是让自己远离……

    可是他不想走,他很委屈,也很难过……为什么这些都是他的错呢?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想让母亲抱抱自己,便开了口。

    “妈……”

    “别这么叫我!你有什么资格这么叫我!!!!”

    母亲挥起巴掌。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余睿眼睛里那仅存的最后一丝光亮也“啪”的一声粉碎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