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 第121章 予你江山(3)
    听见那声“我”字。

    许娇的目光看向来人,不经意间余光就将人上下扫了一眼, 随后又看了看自己相对成年人来说过于纤细的手腕, 想也知道, 这个身体并未成年。

    她便假装自己被吓到了的样子, 点了点头, 应了一声:“哦。”

    想了想,学着周围的那些宫人们的称呼, 又补充道:“虞大人好品味。”竟然能从她这豆芽菜一样的小身板里面看出未来的美貌。

    系统听出了一点微妙的不对劲:“等等, 她的意思难道不是现在要把你那个什么吗?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啊?”

    许娇想也不想地回答:“她不是这样的人。”

    系统:“?”不知道为什么,它觉得有被秀到。

    都还没确定这个角色到底是不是和前几个世界的人一样,为什么许娇就能这样毫无保留地施以信任?

    系统还未出声来问,许娇就已经知道了它要开口的内容, 随口应了一句:“是也没关系。”

    系统被她弄懵圈了:“恩?”

    许娇悠悠地回答:“敢对未成年人做出不合适的事情,我就把她狗头摘掉。”

    系统:“……”

    对哦。

    差点忘了许娇是有点身手的人,它总是忘记这一点。

    但是这个世界是带有一点武侠色彩的, 要拼内功的,许娇真的能打赢这个虞烨吗?

    系统的疑惑还没得到解答,眼下,虞烨却被许娇一点不紧张的模样逗笑了,周围的宫人有人无意间瞥见她唇角的弧度, 又胆战心惊地将脑袋压得更低。

    她们可不敢忘记,就是这样一个笑起来格外好看的女人, 刚才眼也不眨地夺去了一个下人的性命。

    “你倒是有趣, ”虞烨笑够了, 缓缓地开口,周身自带着一种从尸山火海里出来的气息,哪怕话语里满是轻松,但没人敢忽略她的任何一句话:“既是如此,臣便在殿内恭候殿下。”

    说完,她转身想往外走,步子踏出去稍许,又想起来什么,偏头对许娇道:

    “沐浴这等小事,还是让下人来做。”

    “有我在,她们不敢对你不敬,你尽管吩咐便是了。”

    许娇听她这样说,就知道自己大概率是得习惯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没再说什么。

    只是进入那浴桶里的时候,她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让系统给自己传送了一下原主的记忆,顺便提醒一下这个世界的剧情。

    ……

    经过沉浸式回忆体验——

    许娇终于想起来了,这本书是自己一本古代架空文的番外,以其中一个人气很高的配角为视角,原书叫做《帝王策》。

    这本叫做《重生番外之虞帝故事》。

    名字都很简单,《帝王策》这本书讲的是类似战国时期的背景,中原有齐楚燕韩梁五国并立,其中军事实力最强的是梁国,但是因为处于西北的苦寒地,总是跟其他部族做斗争,忙于防御草原部族的劫掠,所以在五国中反倒处于常常被其他国家集体出兵侵占的国家。

    在梁国的国库未充盈,农业尚不能支撑巨大军事消耗之前,梁国都通过使臣的外交手段进行斡旋,男主角小时候就被立为梁国的太子,年纪轻轻就被送到其他国家去当过质子。

    后来的故事自然是他一路成长,收服其余国家的公主、美人,然后坐拥江山,也跟皇后女主经历无数的波折最终依然相伴一生的幸福故事。

    既然虞烨不是主角,那她的故事自然就不怎么幸运——

    在原本的故事里,虞家本是武将世家,是大燕最繁荣的家族,为皇族许氏效忠,可惜许氏出的皇帝一代比一代暴戾,燕桀帝尚在的时候,为了收回虞家的兵权,一时兴起,说是虞家有男儿冒犯了自己的后宫妃子,便让人将虞家满门抄了。

    光是这样还不算,他还让人将虞烨亲爹身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取下来,当做自己内殿的门帘,扬言这虞氏一族向来高风亮节,生要为大燕守国门,死怕也是无法在陵墓里安寝的,便让他来替自己守家门,护佑大燕的皇帝代代顺遂。

    这做法引得燕国的其他大臣们怒极,可惜被许家用更雷霆的手段镇压了。

    言官进谏最激烈的时候,大燕的皇帝将带头的那个人处以凌迟的酷刑,当夜却夜宴群臣,宴上各案桌上呈了一碗汤,汤中有粉色的肉丸子。

    有大臣出来按例感谢皇帝的赠予,却被燕帝深深看了一眼,随后道:“郭爱卿若知他身去后,尚能为同袍裹腹,想必九泉下也会安息吧。”

    众人这才知道这皇帝是用先前凌迟那言官的肉煮的这锅汤。

    当晚回去,不知多少人夜里扣着嗓子在吐。

    许家的皇帝做下的荒唐事还不止这些,从桀帝开始,这些皇帝太子就互相比着谁更凶残似的,发明了许多的重刑,甚至以在朝堂上当着众人亲手杀人为乐。

    或许是天意。

    当年虞家有个女扮男装,离开父兄偷偷去边关参军的虞烨,就是许家的报应,她在军中一日日成长起来,暗中联合燕国的各方势力,因为许家人造孽太多,男子总在三十出头就陷入疯魔而亡,她打入宫中也是势如破竹。

    她将整个燕都皇宫血洗了。

    但那一日,举国上下,无一家百姓为这旧王朝流一滴泪。

    只是报了仇的虞烨也没了念想,随手扶持了一个王孙贵族当皇帝,整个人就退隐幕后了,奈何小皇帝实在扶不起来,轻易被心思浮动的臣子给杀害,国内陷入一片乱,等到梁国的大军到了边境的时候,虞烨亲自披甲上阵杀敌——

    她是在战场上站着死去的。

    死的时候,硝烟怒火卷去了燕国的战旗,她身中三百一十八支箭。

    这场战役恰是梁国已经继位称帝的男主角领兵亲率的,听见有人报虞烨战死,他走上前去,才发现对方死后也依然目光如炬,没有一个士兵敢在她的视线下踏入燕国的土地。

    他站在虞烨战死的身躯前,对她许诺,进入大燕之后,不杀一百姓,给大燕子民盛世太平。

    随后,虞烨的眼睛才被他阖上。

    自此,历史的版图又翻过新的一页,燕国归梁。

    ……

    文章连载到这里的时候,许多的读者为虞烨的人生凄惨而落泪,纷纷血泪留言想让许娇给她安排个重来的故事,她该有更好的结局。

    若不是她的年少太过坎坷,她该是一颗与男主角一样,在这历史上留下深重痕迹的星星。

    如果她重来,她若在梁国称帝,她能为百姓做的一定更多。

    许娇写到最后,不知怎么灵感突至,给虞烨单独开了个番外,但也没有很长,只有两章,就是虞烨在死后看到的事情,还有发现自己的世界陷入黑暗,重生过来的事情。

    后面的部分都做留白处理。

    任由读者去想象不一样的五国光景。

    ……

    许娇重新睁开眼睛。

    她没想到当年那些偷懒不想写的留白,现在终究还是要还回去,现在她怀疑是不是哪个读者看自己的小说怨念太深,非常想看一些不一样的故事,所以才把她丢进来让她亲自上演。

    木桶里的水还有余温,就在这飘飘袅袅的雾气里,许娇的头发和身子都被宫人仔细小心地擦干,随后,雪白柔软像云一样的中衣被妥帖地穿了上来,极其亲肤的布料让人忍不住想要再仔细抚摸,好在许娇也是见过市面的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只是接下来,她却看见了自己的外衣——

    红色的。

    本国只有太子才穿红,皇帝则是明黄色。

    光是看一眼这服饰,许娇就隐约猜到了什么。

    但她没有说,再多的话,跟这些宫人说是没有意义的,虞烨想做什么,她还得再探究探究。

    许娇脑海里只有一个初步猜测。

    就是重生回来的虞烨已经知道了原先的皇帝是扶不起的阿斗,她想要找个更好控制的人上位,但这人又不能太愚蠢,所以……她看中了自己?

    怀揣着这样的念头,许娇安静地让宫人们将自己带到了虞烨在的地方,瞧见那栋上书房的时候,许娇眼中一点惊讶都没有,好像不知道这地方是只有皇帝才能来的一样。

    她进入殿内,正与几个穿着朝服、坐在椅子上的大臣们对上。

    许娇一个都不认识。

    目光下意识就去望桌案后的虞烨,恰好那人也看了过来,眉目里自然地带了几分笑容,却没有给大臣们介绍一下她的意思,只让身边一位老太监将臣子们送了出去。

    随后,她上下看了许娇一眼:“这颜色很衬你。”

    她原以为这小姑娘压不住这样艳丽的颜色,没想到小小的身板,竟能将这大红穿出一种沉稳的感觉,若是再将太子的礼冠戴上,还真是有几分皇室的威严。

    不愧是许家人。

    无论性情如何,模样长相确实是这大燕无可挑剔的。

    所以先帝们总是带着那副蛊惑人的神仙似的皮囊,做着比修罗更恐怖的事情。

    虞烨夸完,对许娇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知道我叫你来做甚么?”

    许娇点了点头,人才走到虞烨的跟前,竟然被拉着坐到对方的怀里去,她被这过分亲昵的动作弄得顿了顿,话慢了半拍出来,还是那副温吞的调子:

    “知道。”

    “你想要一个听话的又不太蠢的傀儡。”

    虞烨将下巴压在她的头顶,听见她这句,气息顿了顿。

    许娇感觉到气氛不太对劲,便保持着这姿势没动,只问:“我说错了么?难道你其实是看上了我的美貌,又想感受一下将皇室压在身下的快感,所以才别出心裁地给我一个活命的机会——”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因为她的嘴巴被虞烨捏住了。

    许娇的腮帮子鼓了一下,下一瞬,下巴被人捏着,往侧面偏了偏,她余光便见那人幽幽黑眸里一簇格外森寒的光在闪烁。

    与此同时,虞烨的薄唇贴在她的耳边,带着笑意的声音落进她的耳朵里:

    “人很聪明。”

    “只是……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就将你毒哑了,再将你压在这案上,做你方才说的那些事情,将你撑满了、碾碎了,让你叫也叫不出来,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