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圣诞节前的23天 > 第46章
    正式表演时他们的节目还是放在中间靠后的位置,这是怎么个意思呢——就是你们不能早点表演结束回观众席看节目,也不能在观众席看了节目再过来表演。

    然后他们一整个社团就在候场区,疯狂合影。

    来源长佩文学网()

    集体大合照来一组(现代人拍照怎么可能只拍一张?天真!),我跟你来一组,你跟他和她来一组......

    柳一铭脸都笑僵了跟这个拍和那个拍——他最想的,还是跟林知夕合影,两人都西装革履的打扮,唉,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啊......

    他抿紧了唇,还是忍住了。

    别去打扰人家了吧,圣诞节送了围巾之后就彻底没关系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后台的人个个都开心激动得很,柳一铭心里却无比失落,而即将上台表演还多了些紧张。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越想越烦,越想越气,还饿。

    柳一铭从包里拿出水杯,拧开杯盖的那一刻,他又想起了林知夕,忍不住往那边轻轻一瞥——你说这算什么?他也拿着杯子喝水呢,一个浅紫色一个湖蓝色,多般配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是啊,原本多般配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的,人声鼎沸落在心上是没来由的烦躁,初中那篇课文里的一句话总在脑海里盘旋:“热闹都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想到这里,心里又忍不住一沉。

    终于,七点四十五分的时候,轮到他们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个熟悉的舞台,又勾起了柳一铭的回忆。

    无数的回忆涌了上来。

    他远远地看着,林知夕如玉般的脸在炫目的灯光下更显精致,恍惚间他以为回到了三个月前的初见,那心动的感觉,如出一辙。

    没有轮到他亮相的时候,就在那猩红的帷幕后头,目光从未离开过林知夕的身体一丝一毫,心里千丝万缕的情绪糅杂在一起,逼得他整个脑子乱成一团。

    柳一铭不知道他们的节目什么时候开始的,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满脑子只有那个人,只有他。

    怎么这么想哭呢?

    他叹了口气,结束之后回到了后台。

    这就跟做梦一样。

    “大家今晚的表现都非常好,这么久的排练还有努力,都辛苦了!”学姐心情非常好。然后又东拉西扯讲了一些事情,最后,“那什么,大家如果在观众席有座位就可以去看节目,如果没有就留在这后面玩吧。最好还是别提前走,后面还有一些事情......”

    来源长佩文学网()

    “可以去吃晚饭吗?”

    “对啊,学姐,好饿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学姐略一沉思,说:“速去速回。咱主席说了的,大家都要在。”

    “哦,好吧好吧。”

    柳一铭觉得自己饿得两眼快冒金星了,陈允天和几个女同学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林知夕也不见人影。他冷哼一声,虽然很饿也不想出去,心里堵得慌,直接靠着墙坐在地上。

    “你不去吃饭啊?”林知夕的那个女搭档见他坐在地上闷闷不乐的,便问。

    柳一铭摇了摇头:“不想吃。身体不舒服。”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女搭档忽然眸光一亮:“我忽然想起个事情!”

    柳一铭皱了皱眉。

    那女搭档不知道从哪儿拿出那支包装好的白玫瑰,这是刚刚在舞台上,林知夕给她的,对,这就是个道具。

    一只手把玫瑰递给柳一铭,另一只手给了他一把紫皮糖,声音带着些许八卦的味道:“林知夕让我给你的。花也是,糖也是。”

    柳一铭咬紧了唇忽然鼻尖一酸,千万情绪涌了上来,眼泪毫无防备地落下来——那女搭档见证全程,分外震惊:“你你你,你怎么了?”

    柳一铭把糖塞进羽绒服兜里,花轻轻地放入包里,扯了张纸巾擦去眼泪,声音颤抖着:“没,没什么。今天眼睛不大舒服......”

    来源长佩文学网()

    “啊?”

    柳一铭唇角挤出一丝笑:“你快去吃饭吧。我,我先去把衣服换下来。”

    “嗯嗯。”

    柳一铭抱着自己的衣服小跑着去了厕所,刚进去,他就看到林知夕——上身薄薄一件秋衣,**仅一条内裤。

    靠,他咋不穿秋裤?

    靠,那还是双十一一起买的情侣款......

    靠,我今天穿的也是!

    来源长佩文学网()

    这般情景,上一次见着是什么时候了?

    上一次是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周三,他记得非常清楚——这里就不展开想象和描述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林知夕瞪大了眼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怎么?至于吗?”柳一铭强忍住心头的激动,“又不是没看过。”

    来源长佩文学网()

    林知夕持续瞪大了眼,皱紧了眉头:“你不吃饭?”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不也没吃饭吗?”

    “我来换衣服啊。”

    “我也是来换衣服的啊。”柳一铭自顾自地开始脱衣服。

    林知夕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飞快地穿上裤子,套上打底和卫衣,墨绿色的棉服搭在手臂上,对着镜子理了理那自然卷。

    “你不卸妆?”柳一铭装作随口一问,实则这个问题在心里盘旋好久好久、斟酌好久好久,才问出口。

    “在这儿怎么卸?”林知夕转过身来看着他。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好像也是哦。”柳一铭换下了那套闪瞎眼的银色亮片西装,赤条条的(其实穿着秋衣秋裤)站在林知夕面前,他反而有一点点不好意思了。

    背过身去先穿上了裤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在干嘛?”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带着些戏谑的意思。

    “穿衣服啊。”

    “你干嘛背对着我?”

    “我乐意。”

    “看不得?”

    柳一铭扣上衬衣的扣子,转过身来,眉毛一挑,尬笑两声:“林知夕,你说咱俩现在是什么关系?”

    来源长佩文学网()

    林知夕没想到柳一铭会抛过来这么个问题,一下子怔住了。

    “你送我花和糖是什么意思?”柳一铭眼底的光愈发黯淡,咬紧了唇,声音冷冷的,“我不知道你现在对我是个什么想法......今天你的一系列操作都让我觉得挺迷的,你特么想干什么啊你?扯开了说,不丢人,我还喜欢你,我还忘不了你。如果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了,那就停止你的某些行为,你不要给我希望。我还是很伤心很痛苦,都二十来天了还是没走出来。你不一样,你非常决绝。就这样。”

    “我,我非常决绝?”林知夕握紧了拳头。

    柳一铭冷笑两声:“对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其实......”

    “你别其实了。”柳一铭披上羽绒服,“你是不是下家都找好了?”

    “什么下家?”林知夕眉心一蹙,“你在说什么?”

    柳一铭摆摆手,声音冰冷如刺骨般:“不好意思,这事情与我无关了。我不该瞎BB的,对不起。”

    撂下这么一句,柳一铭提起自己的东西,往门口走去。

    来源长佩文学网()

    “柳一铭!”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听见他叫他的名字,明明很想继续往前走、毫不理会,可是那个声音掠过耳畔的那一刻,心里忽然一沉,脚跟注了铅一般沉重难移。

    我怎么这么没出息。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顿在原地,握紧了拳头,指甲陷入皮肤里,脸上忽然如燎起火,身体不住地颤抖着,心里痒痒地似乎被虫蛀蚀着一般难受。

    “你为什么停住了?”

    对啊,我为什么停住了。

    柳一铭下一步想到的不是拂袖而去,而是转过身对上林知夕的目光,有些恼:“你管我啊!”

    “我现在的确是管不了你了。”他的语气里似乎有些遗憾意味在。

    柳一铭心里一抽,皱起了眉,忽然一嗓子吼了出来:“神经病啊你!”

    话落抬脚便走,脸红着小跑回了后台。

    迎新晚会彻底落幕,动作慢慢悠悠,九点一刻的时候柳一铭终于回到了寝室。

    卸了妆,洗了澡,然后爬上床,开始继续织他那围巾,还有一点点,今晚索性就熬个夜吧,圣诞节快到了。

    终于,可以放下了吧。

    可是他今天这一系列操作都是些什么个意思......

    管他的呢,神经病。

    满脑子都是今日份的林知夕,从早到晚他的所有模样一一在脑海里各种回放浮现,心里酸酸的,织着围巾的手也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一想到他,生理和心理就是双重的难受。

    这些天他一直在反思自己,反思那个不懂脑子谈恋爱的自己。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就是很没出息,嘴上说着要放下要放下,可如果现在林知夕回来找他复合的话,他肯定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他,在他肩膀上蹭来蹭去,然后哭个稀里哗啦。

    真正动了感情的一段恋爱,哪里说放下就能放下。

    他抿着唇,像个没有感情的织围巾机器,重复着手上的动作,耳机里是这几天一直循环的自选歌单,正好切到这一首:“And maybe we got lost in translation/Maybe I asked too much/But maybe this thing was s masterpiece/Till you tore it all up/Running scared/I was there/I remember it all too well......”

    听着听着又想哭了。

    一熬就熬到了十二点半,那个破围巾总算是织好了,他对此非常满意,眼里不知不觉中闪起了细碎的光。

    那柔软细腻的触感,让他想起了林知夕的某一件毛衣。

    那一次,他将毛衣掀开,含着笑把手放上他的腰......

    真的要放下吗?

    真的,放下吧。

    可我不甘心。

    他......

    柳一铭嘴角勾起一丝苦笑,闭上眼那一刻,脸颊上又出现了那熟悉的炽热之感。

    来源长佩文学网()

    You tell me your past,thinking your future was me.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