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时雨将晴 > 戒指
    一开始有点尴尬。

    虽说前后座舱隔着一定的距离,但透明的玻璃还是剥削了一部分安全感。

    两个大男人坐在里面,对于他们而言,座舱两边软凳之间的位置连伸直双腿都做不到,不管怎么样,都会互相碰撞。

    来源长佩文学网()

    轻轻的碰撞变得暧昧,无声的片刻对视后两个人都笑了。

    时也转过头,看向座舱外,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说给赵行止听:“我今天脸红的次数都超标了。”说完才敢转过来,“你发现了吗?”

    “嗯。”赵行止点头,比时也还紧张。

    摩天轮的座舱里没有灯,所有的光都源自于窗外基座上挂着的灯带——还好,他应该不知道我也在脸红。赵行止清了清嗓子:“偶尔来游乐园,是不是还不错?”

    摩天轮上升到一定高度,地面那些热闹的笑声和音乐也就听不真切了。

    时也说是,又说只要不逼着他去玩那些刺激的项目,偶尔来游乐园确实不错。

    “我以为你不会怕。”赵行止一边说一边飞快地确认了一下他们目前的位置。

    时也笑:“我不是怕,而是觉得累。照理说来这些地方是为了放松,但如果又叫又闹的,感觉身体吃不消,我可能是老了,还是更喜欢待在家里或者去安静的地方。”

    来源长佩文学网()

    赵行止左耳进右耳出,胡乱应和了几声。

    他像个失去控制的机器人,耳边嗡嗡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时也觉得座舱里太闷,便抬手把窗户推了起来,风从外涌进微微摇晃的座舱,吹得赵行止稍微冷静了一些。他不能再拖延,终于开口——

    “你听说过那个传说吗?”赵行止问。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什么啊?”时也好奇,“什么传说。”

    “关于摩天轮的。”赵行止说道,“如果一对情侣在摩天轮到达顶点的时候接吻,那他们就会永远幸福——我知道这些传说听起来有些胡扯——比如情侣合唱《广岛之恋》就一定会分手这类的......”赵行止咽了咽口水,觉得喉咙干燥到不行。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但我真的很想跟你永远幸福。”大脑发出指令,命令他要在这个时候笑一笑,于是他笑了,又把已经被体温捂热的红色绒布圆盒摸出来,打开。那里面是戒指,准备了很久的戒指。

    赵行止原本打算下跪,但空间实在不允许,便只是稍往下屈膝:“时也,你愿意吗?”

    这些话被他说得七零八碎,甚至和一开始打好的腹稿相差甚远,但意思是那个意思,再多说只是在浪费时间。赵行止看窗外,有些急,他还等着接吻呢。

    高空中的风并没有卷走任何话语,时也听得清清楚楚。

    在他的潜意识里,这好像是早晚会发生的事,他有过期待,却也不想太过形式化——可现在这样好像就是他最满意最感动的那个仪式。

    也许他先点了头,也许他先说了好,也许座舱就如同表盘上的指针抵达了正顶端的数字十二,戒指被稳稳推过无名指的指关节,只剩下甜蜜的呼吸。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

    来源长佩文学网()

    风声成了赞歌。

    眼泪也酝成了钻石。

    时也笑一阵又哭一阵:“幸好我不恐高。”

    “不然我就只好当着所有人的面来这么一出了。”赵行止没带纸巾,只能用手指轻轻擦过时也的眼角,“幸好我们没有合唱《广岛之恋》。”

    时也这下是彻底笑了:“以后也不许学。”

    “我学那个干嘛?”赵行止眨眨眼,“我现在的心情很微妙,就像参加马拉松似的,终于跑过了终点线......不对,不能说是终点线,应该是里程碑。”

    “嗯。”时也一直摸戒指,“有点像在做梦。但很好,真的很好。”

    剩下的半圈好似一转眼就结束了。

    工作人员在座舱进入相应区域后向前一步拉开了从外面扣上锁的门:“小心脚下。”

    赵行止先下,随即把手伸给时也:“慢一点。”

    时也没松开手,虽然忐忑却握住了:“现在要回去吗?”

    “看你。”赵行止眼里透出笑意,“手,很暖和。”

    他们从左边的通道出去,时也又抬手看了看戒指,感觉自己都快高兴地蹦起来了。

    “你好像小孩子。”赵行止忍俊不禁,“收到礼物就很开心,藏都藏不住。”赵行止想到对方之前的反常,问:“那之前是为什么?吃饭前我觉得你不太对劲。”

    时也知道自己没瞒过去,支吾着开口:“......看到叔叔阿姨了。”说着他想把手抽出来,却被赵行止握得更紧。

    “我不是要催你。”时也解释道,“只是看到他们才知道自己并不是一直住在乌托邦——有种奇怪的负罪感。”

    “那也不需要你来背。”赵行止安慰时也,“戒指戴上就不能再退回来了,你看,戒指是一个圆环,正好把你套住。”他有自己的考量,不想时也牵扯进来——虽然到最后,肯定也逃不掉。但他了解他的父母,至少他们不会直接为难对方。

    来源长佩文学网()

    时也叹气:“带上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嗯?”

    来源长佩文学网()

    “出柜的时候带上我。”时也说,“不是都套住了吗?”

    赵行止笑笑:“好啊。”答得很快,心里给的那句话却是完全相反的拒绝。

    -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新的一年从划掉写顺手的年份数字开始。

    文件批阅到最后,赵行止用力地划掉了那四个代表年份的数字,接着笔尖顿了顿。或许是因为才加了墨,他又过分用力,笔尖在这时候突然涌出了一些墨。墨水迅速浸湿了文件纸,赵行止慌忙要抬手,却不小心带动了文件,于是轻飘飘的纸张一翻,墨水飞溅,迅速混入了他身上那件黑色的衬衣。

    来源长佩文学网()

    肉眼看,当然看不出来。

    赵行止皱眉,手扶着椅子扶手往后一退,眼睁睁看着纸张飘到地上,把地板也弄花了。他有些恼,收好钢笔拨了内线,让人进来打扫,他去换了件衬衣。

    再走回办公桌前,地板已经被清理干净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那张弄上墨水的纸被镇纸压着,摆在办公桌的一角,这会儿已经干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刚才的文件,重新送一份进来。”赵行止拿起电话,“对了,再送杯咖啡。”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好的赵总。”乔助理答,没过几分钟就把赵行止需要的文件和咖啡一并送了进来。

    赵行止拧开笔帽:“你等一下。”他把文件扑开,重新写了先前的批阅内容,这次没有写错年份数字,钢笔出墨量也正好。

    “可以了。”赵行止把文件递过去,扬了扬下巴,“这个,抓紧时间。”

    “是。”乔助理点点头,“我会催着进度,尽快完成。”

    “嗯。”赵行止看着那杯咖啡,觉得自己是有点神经过敏,挥挥手,让乔博涵出去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