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鸣鸿 > 第18章
    喻忱艰难的睁开双眼,太阳穴一阵一阵抽痛,脑袋里面像是被轰炸过一样剧痛。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眨了眨眼睛,环视这陌生的天花板和墙面,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哪里。

    沈真推门进来,手里还拿着纸碗,里面装了粥,他走到喻忱床边坐下,把粥递给他,叹了口气:“喻、喻哥,你总算…总算醒了。”

    “我怎么了?”喻忱撑起身子,低头喝了一口粥。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在、在那个房子里面…晕倒了呀…”沈真觑着他,“你不见了…好一会儿…等我们找、找到你的时候,你倒在阁楼里、里面了。”

    阁楼?

    “程天师呢?”喻忱猛然想起自己把刀刺入程恕腰腹的场景,心里一紧,抓住沈真问道。

    来源长佩文学网()

    沈真说:“程天师说、说你是被…困住了,房子里面…还有、还有那个人残余的一丝意、意识,她、她去追查了。”

    喻忱松了一口气,不是真的刺伤了程天师就好。

    “我们现在这是在哪?”喻忱喝完粥,把纸碗放在桌上。

    “在、在市局。”

    “怎么又回来了?”喻忱诧异道。

    来源长佩文学网()

    “只是来、来调资料…”沈真指向门外,“师父看见了你拿的本、本子,过来查…那些死者。”

    喻忱点头:“小师父,你带我去看看。”

    他跟着沈真刚出了休息室,就听见一个妇人歇斯底里的声音。

    “我儿子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就死在了你们局里?还拿出一段莫名其妙的录像忽悠我?你们这些警察,到底是办案的还是杀人的?!今天你们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喻忱霎时明白了,问沈真:“这是唐逸潇的妈妈?”

    沈真点头。

    来源长佩文学网()

    唐家夫妇跟冯磊在刑侦科门口对峙着,一个小女孩坐在两人后面的椅子上,表情淡漠疏离,仿佛死的不是她亲哥,而是一个陌生人。

    唐母指着冯磊鼻子痛骂,冯磊也不惧她,撩起眼皮子看了她几眼,没吭声。

    等唐母骂完了,唐父又在旁边给冯磊施压:“冯磊,我看你这队长是不想当了?人就死在你们市局,你觉得这事还能过去吗?我已经给杜局反应了,信不信立刻让你停职查办?!”

    这对夫妻一唱一和,恨不得把冯磊直接生吞活剥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喻忱走到他们面前,冷笑一声:“两位家长,难道看了那视频你们还没明白?自己儿子有这种令人作呕的癖好,你们不可能不知情吧?”

    唐母上下扫了他两眼,发出一声不屑的哼笑:“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这里轮得上你说话?”

    冯磊给他使了使眼色,想把ta劝走,喻忱对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有你们这样的家庭,出来唐逸潇这样的畜生也不奇怪。”

    唐父横眉立目,怒道:“臭小子你说什么?!”

    “欸别急。”喻忱不慌不忙的掏出了非调局的证件和卢煜一案的档案,晾在两人面前。

    他似笑非笑的说道:“还好我回去先把档案做好了,不然怎么应对你们这些疯狗?”

    唐父唐母脸色难看,唐母恶狠狠的瞪着他手里的档案,想伸手从他手里抢走,唐父赶紧抓住她的手腕,给她使眼色。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们的宝贝儿子呢,对同学实施校园霸凌,过程极其残忍,以至于对方死亡。我估计他也不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了吧?前前后后加起来,早就该判死刑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喻忱微微后仰起头,睨着他们。

    来源长佩文学网()

    唐母不知道非调局,唐父却清楚得很。那里的人没一个是普通的,绝对都身怀绝技,而且受到国家机关的重点保护,一般人根本都不知道这个部门的存在,哪里还敢招惹。

    唐父对着他讪笑了一下,拉着唐母退到了一边。

    来源长佩文学网()

    这个蠢女人什么都不懂,他还得为自己的前途着想。

    看着这两口子瞬间低眉顺眼的模样,喻忱在心里轻叹一口气。

    他转过身对着冯磊笑道:“冯队,张天师呢?”

    冯磊说:“在信息科呢。”

    喻忱跟着沈真走过去一看,张慎行正坐在椅子上,旁边的小警察在给他调资料。

    来源长佩文学网()

    张慎行抬起眼皮瞟了他一眼,哼道:“醒啦?”

    喻忱笑嘻嘻的坐在他舅舅旁边,说:“还不醒您不就要担心了吗?哪敢再睡啊。”

    “我看你小子,干啥啥不行,招鬼第一名。”张慎行叹道,“也不知道你爸怎么想的,就你这体质,居然也敢放出来?”

    小警察调出来何梦年的资料,说:“张天师您请看。”

    众人都把目光聚集到屏幕上。

    何梦年板着一张漂亮的面孔冷冷的看向镜头,旁边记录着他的详细资料。

    他是科班出身,一直都很勤奋努力,凭着一张好脸和精湛的演技一炮而红。

    来源长佩文学网()

    娱乐圈凭着这两点火的人太多了,喻忱没太在意,继续看下去。

    以旁人对何梦年的评价,这人看起来简直完美无缺,连对黑粉、私生饭都彬彬有礼,从不出言伤人。

    在业界获得的认可就更多了,几乎没一个人不对他称赞叫好。

    某件事好或者坏到了极致,反而显得不正常。毕竟没有绝对的黑白、正邪之分,更多人遵从着人性本能,生活在灰色地带。

    何梦年这个人,真是越来越让人感到疑惑了。

    喻忱又想到何梦年那记述不同的人死期的本子,心里越发觉得怪异。

    既然何梦年是这样一个业务能力强、品德修养良好的人,到底是因为什么被别人记恨上,直接挖了脑髓?

    不会仅仅只是因为嫉妒吧?

    如果真是因为别人的嫉妒而被杀,那何梦年就是典型的怀璧其罪。

    况且那杀人手法,真不像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张慎行皱着眉头看了半天,才示意小警察调出何梦年本子上其他死者的资料。

    这些人的死因都很正常,无非是车祸之类的意外和疾病,看起来并无不妥之处。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但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她们都是女性。”喻忱眯着眼盯紧屏幕,“而且都是肤白貌美的年轻女性,小到何梦年的妹妹十三岁,大到三十四岁。”

    张慎行脸色凝重,他慢慢喝了一口茶,说:“今晚我们要再去一趟何梦年家。”

    -

    喻忱正和沈真伴着啤酒吃夜宵,刚吃到一半,就被他舅舅叫走了。

    两人上了张慎行的车,喻忱前后找了两圈,嘀咕道:“程天师呢?怎么没来?”

    张慎行觑了他一眼,说:“没程天师你就不能活了?没出息。”

    “嗐,这不是有他在更安心点嘛,舅舅你怎么还凶我。”喻忱委屈的说。

    “我张天师就护不了你周全?”张慎行假意冷声道,“才跟别人待了几天,就巴不得拜入门下了?你也不看看你那样儿,谁肯要你。”

    喻忱没骨头似的靠在沈真身上,懒懒道:“就算程天师不要我,我爸也会要我。”

    张慎行闻言,没吭声。

    很快就到了何梦年家门口,邓敏似乎根本不想再掺合,这次连面都没露,只在手机上说随便他们调查。

    几人直接进了别墅,比上次更为仔细的检查起来。

    张慎行不让喻忱离他太远,两个人在不远处行动。

    喻忱又回到了走廊那几幅油画中间。

    来源长佩文学网()

    这几幅画,无非都是何梦年本人的海报。

    他以欣赏的角度来看,不得不说,这位艺人的颜和身材实在是没得挑,这些画更是极大的凸显了他本人的性感和美丽。

    但喻忱总觉得有哪个怪异的点在心里打转,说不出来。

    张慎行也站在他旁边打量,眉头皱得紧紧的。

    他盯着墙上那幅何梦年温和微笑的画,突然明白了什么,心里一惊。

    他猛然伸手想抓住喻忱,电光石火间,那幅画骤然裂出一道口子,直直把喻忱吞了进去。

    张慎行满脸怒色,当即掏出宗师级的符箓,把其他几张画像都贴满了。

    那些精美的油画一碰上符箓,纷纷燃烧起来,画框背后传来一声声极其嘶哑恐怖的惨叫。

    张慎行面沉如水,沈真匆匆从楼下赶上来,见到这一幕瞪大了双眼。

    五个画框很快就齐齐掉落在地,背后附着的物体也全都暴露了出来。

    这些画框后面,都是一个个带锁的柜子,张慎行伸手一震,五块锁瞬间迸裂开来。

    他拉开柜门一看,里面的东西发出一阵恶臭,带着尸油的腐烂气味立刻蔓延了整座别墅。

    那是一张张完整的人皮,全都是从女人身上剥下来的,有的已经干枯腐烂,散发出一股股带着脂油的刺鼻尸臭味,有的还泛着肌肤的淡淡光泽。

    饶是天师张慎行,见到这令人作呕的一幕也难以忍受,拂起衣袖挡在口鼻前。

    沈真直接走到墙角吐了,也不敢看他师父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

    张慎行现在也算不清最后那个画框里面的情况,喻忱生生被吞了进去,尚难料得凶吉。

    -

    来源长佩文学网()

    喻忱这次更懵了,不知道一幅画怎么还就能把自己吸进去。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掉进一个漆黑一片的空间里,眼睛就像是瞎了一般,怎么眨怎么揉都无法视物。

    他被彻底剥夺了视觉。

    喻忱看不见,心里焦虑极了,暗暗告诫自己冷静下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

    突然,四周响起一道低沉性感的声音:

    “你这副皮囊,倒是很不错。”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