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玄幻小说 > 穿成偏执大佬的宠妻 > 60.第60章
    商母听到商境言这么说, 差点没一口老血闷在心中把自己给呛死。

    她看着自己曾经成熟睿智的儿子,不明白他现在怎么这么愚钝了,那摆明了就是一小妖精啊。

    难怪他曾经非要娶她, 估计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被勾魂了。

    “唉。”

    商母长叹了口气。

    大师一看到商境言进来,吓得杵在那儿, 也不敢再装神弄鬼了。

    夏倾歪了歪头,无害地笑着问:“大师,您怎么不继续了呢?”

    大师弱弱地看了眼商境言, 当着商家这位三少爷的面, 他还敢么?

    “您要是不尽快把我给收走, 今晚我就从你家窗户爬进去, 把你的魂给勾走。”

    夏倾开玩笑似的说, 但没想到商境言特别较真。

    他在她的腰上警告性地拧了下, 在她耳边低声道:“你只准勾我的。”

    夏倾被他低音炮的嗓音弄得浑身像过了电似的,酥麻了一下。

    大师站在那儿, 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看向商母。

    他那个眼神是在说‘别忘了把账给我结一下, 我跑这一趟可不容易’。

    商母烦躁地冲他摆了摆手,让他滚。

    什么玩意儿, 这不是过来闹笑话的吗?

    “那个……钱结一下吧?”大师伸出一只手来。

    商母心想让你把这小妖精给收了你都做不到,事没办成还好意思要钱?

    “没钱, 滚。”

    她板着一张脸, 十分不耐烦地吼了声。

    大师急了, “是你好几天前就去我那里预约, 说……”

    商母怕他当着商境言的面把自己算计夏倾的事情给抖落出来,连忙打断道:“你去管家那里领吧。”

    大师心满意足地走了。

    商境言还想叫住他询问什么,但夏倾却阻止了他。

    就一个江湖骗子罢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大师一走,客厅里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商母有些尴尬地笑笑,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对他们两个人说:“厨房肯定做好饭了,要不然我们去吃饭吧?”

    “不用了。”商境言冷冷开口,把夏倾揽进怀里,警告道:“以后不要再瞎折腾了,我的女人什么样都跟你没关系,又不是跟你过日子,别碰了我的底线。”

    商境言有些痞地说完这一番话,接着就揽着夏倾走了。

    夏倾忽然觉得这男人很靠得住。

    两个人从老宅出来以后,夏倾想想刚才还发生的事情还觉得特好笑。

    “你妈真够逗的,竟然觉得我是妖精。”

    “她说得难道不对吗?”

    “啊?”

    “我的魂儿都被你给勾没了。”商境言捏了捏她的鼻子,目光中流露出些许宠溺。

    夏倾对上这样温柔的眼神,感觉心跳的节奏有些乱了套。

    ……

    翌日。

    夏倾从公司离开后,去了医院一趟,她想看看夏母到底是不是装的,有没有老实地在医院待着。

    夏倾进到病房里,两名护工都坐在椅子上,而夏母正躺在病床上,两条腿在不停地乱蹬,还发出“嘿嘿”的傻笑声。

    一看到夏倾,两名护工都站了起来。

    “她今天情况怎么样?”

    “还是疯疯癫癫的,也不知道嘴里在说什么。”护工老实交代。

    “你们好好看着她。”

    “我们明白。”

    夏倾没有在医院多待,看完后就离开了。

    开着车从医院出去,夏倾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人的名字——顾潇潇。

    她还真想瞧瞧小说里长得惊为天人的女主是什么样子,如果她真的超级漂亮的话,应该就是女主,如果不是,那就是重名了。

    夏倾上次在蛋糕的结账单上看见了那家店的地址,于是直接开着车过去了。

    一推开门进去,夏倾就闻到了浓浓的奶香味。

    她来到透明的柜子前,看见里边有好多精致的糕点。

    “美女,请问你想买什么?”一个女孩走过来,温柔地询问。

    夏倾扭头看了眼,见女孩长相普通,工作牌上也不是顾潇潇的名字。

    店里的环境一目了然,就只有她一个人。

    “你们店里是不是有个叫顾潇潇的美女啊?我上次来是她给我结的账。”夏倾很自然地询问。

    “你说潇潇啊!她是大学生,偶尔过来兼职的。”

    “还没毕业啊!难怪看着那么年轻呢。”

    “不仅年轻,潇潇还是她们学校的校花,专业课第一。”

    夏倾一听就知道这是女主光环了,长得美还学霸,简直不让别人活了。

    “真棒。”她笑着点点头,挑了些法式面包让这名店员帮忙称重。

    夏倾这趟过来没见到顾潇潇还是有些遗憾的,不过她相信,命运的齿轮一直都在旋转,她们迟早都会碰到的。

    夏倾因为进了一趟蛋糕店,等坐进车里的时候,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件事,商境言的生日好像要到了。

    她闭上眼,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原主每年都会给商境言过生日,曾经还给商境言送了很多名贵的东西,比如钻石腕表之类的,还真是大方。

    夏倾最近正好在学习烘焙,那就等周末,他过生日的那一天,给他做一个蛋糕吧。

    换做是之前,夏倾就算知道商境言要过生日,肯定也不会有任何表示,但想到他之前为了她而选择去救夏母,让自己受了一身的伤,她就觉得很过意不去。

    夏倾是个善良的人,也爱恨分明,他曾经是有对她不好的地方,但现在的他越来越好了不是吗?

    反正就给他做一个蛋糕,就当自己打发时间了。夏倾默默在心底替自己找借口。

    在此之前,夏倾其实并没有实战的经验,她只在网上看过一些别人分享的做烘焙的视频。

    周末一晃就到,夏倾也没事先对商境言说她要给他过生日,而商境言似乎也根本不重视自己的生日,没听他提过这事儿。

    夏倾上午起床后,就开始忙活着准备做蛋糕,商境言正好去一个工地考察他的房地产项目了,也没在家,能够任由她发挥。

    哼着愉悦的小曲,夏倾看着视频,学着里边的步骤开始做蛋糕。

    第一步当然是要先打蛋,之后用搅拌器进行搅拌,夏倾做得乐不思蜀。

    管家时不时地进来看一眼,心想少夫人真是会玩。

    夏倾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终于做出来一个蛋糕胚,模样跟她想象中完全不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好像马蜂窝一样,上面有好多的窟窿。

    “奇怪,我明明是按照步骤做的啊。”

    夏倾小声嘀咕着,切下来一块尝了尝口感,实在太硬了。

    没办法,她只能放弃,然后重新再做一个。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到了晚上六点多,夏倾终于做好了一个8寸的水果蛋糕,巧克力淋在蛋糕胚的外层,最上面铺了草莓、火龙果、黄桃等水果。

    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她十分满意地点头,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

    这算是她人生中做出来的第一个成品蛋糕,正好是在商境言生日这一天,也算是够给他面子了吧。

    夏倾没有给商境言打电话,她以为他肯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厨房还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摆上桌,夏倾将蛋糕放在了正中间,然后坐在椅子上静静等着商境言回来。

    然而,一直到八点,商境言也没有回来,他也没打个电话说他去做什么了。

    夏倾几次拿起手机想打电话问问他,但心里总是觉得矛盾,那样的话就好像她在向他示好一样。

    算了,他不回来就不回来吧。

    夏倾拿起筷子,自己简单地吃了些菜,然后就上楼去了。

    她洗完澡躺下,看了眼手机,时间已经九点多了。

    商境言是应酬去了吗?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一连三个疑问从夏倾的心底冒出来,她拿起手机,要拨出电话的时候却又给放下。

    难道你忘了他曾经是怎么对待原主的吗?你刚穿过来时,他又是怎么对你的吗?给他做个蛋糕已经仁至义尽了好吗?!

    夏倾十分纠结地扯着自己的头发,最终还是决定关上灯,躺下睡觉。

    她在洗脑自己,决定不能这么轻易就原谅商境言,她不要在这个世界做一个心软的人,她要做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边突然一束光笔直地打进漆黑的房间。

    夏倾一直在睁着眼睛望天花板,当感受到光亮,她一下子反应过来是商境言回来了。

    心底还有点儿小激动,但很快,她就翻了个身,又闭上眼睛睡觉。

    回来就回来吧,关她什么事。

    楼下,商境言带着一身疲惫进了家门,他发丝凌乱,像是经过一场恶战,令整个人充满着野性,而在他洁白的衬衫上竟染着点点的血迹,十分得触目惊心。

    管家看到商境言进门,刚想说“三少爷,您可回来了”,结果话还没说,就看见他满身的血迹,整个人被吓了一跳。

    “三少爷,您……您受伤了?”

    管家吓坏了,声音都打着哆嗦。

    商境言没有回答,而是问:“夏倾呢?”

    “夫人她上楼休息去了。”管家说完,想到了什么,立刻道:“今天是三少爷您的生日吧?夫人她亲手为您做了个蛋糕,还让厨房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就等您回来吃,但等了有俩小时没等到,她就上去了。”

    商境言听管家这么说完,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我不回来你他妈不会给我打电话吗?”

    向来优雅从容的商家三少爷爆了粗口,一脸的急切与怒意。

    管家还没来得及解释呢,就见商境言急匆匆地跑进了餐厅。

    桌上,正中间的位置静静地放着一个水果蛋糕……

    看到的那一瞬间,商境言感觉自己的心房最柔软的位置瞬间轰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