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小说 > 都市小说 > 女配是玄学大师[穿书] > 25.第二十五章
    白秋秋凝望着自己眼前的咖啡。

    助理跟她说完了所有能说的, 已经愤怒的走了,走之前严令她快去跟琼宴道歉,如果这次她再不配合, 自己会立刻辞去自己的职务。

    言下之意,你再发疯, 我就不陪你玩了。

    白秋秋想说自己不需要什么助理,但是她说不出口。她知道,没有这个人一直帮她打理生活中的事, 结交圈里人, 她不可能达到今天这个高度。

    她茫然了一下, 犹豫很久, 还是拿出手机, 点开了一个号码。

    短暂的几声嘟嘟之后, 电话被立刻接通了。

    “季远……”

    白秋秋捂住嘴,泪水不听使唤的滑下。

    “秋秋, 怎么了?你是不是哭了?”

    季远的声音还是一如往常,温柔沉稳, 好像有他在,万事万物都不需要担心。

    “我没有……”白秋秋惊喜于他的敏锐, 用手指沾去自己的眼泪,说, “我想你了。”

    “……”季远意外了一下, 因为他就是跟白秋秋吵过架之后才出国的——白秋秋吵完架从来不会主动和好, 这次是怎么了?

    “秋秋, 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他起身,拿着手机走远了几步。

    白秋秋想说,想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他,但她沉默了一秒,最后却还是说:“不,没事,你现在很忙吧,我不打扰你了。”

    她在等,她知道自己这样说的话,季远就会说“你的事才是最重要的”,然后停下自己正在做的事,好好和她聊天。

    她跟他的聊天一向是这样的。

    但是她没想到,这次季远犹豫了一下,竟然只说:“那……好吧,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要好好吃饭,别又画得忘了时间。”

    “季远,快点来了!”白秋秋模糊听到电话对面有个女生的声音。

    “嗯……好,那我先挂了,晚上打给你。”季远轻声说完,然后第一次在她之前挂断了电话。

    只留下白秋秋不可置信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五雷轰顶!

    电话那头。

    季远挂上电话,冷冷的对他前面的阮菁说:“你最好有把我叫走的理由。”

    阮菁勾起一抹笑:“还把你叫走,我像是那么无聊的人吗?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像我们要找的东西?”

    拍卖册上,一柄冰绿色的发簪静静的躺在轻柔的丝绒里。

    ————————————————————————————————

    “来,喝!”

    “不怕喝完了,我们还留着好多东西,这些都是我们一家子的口粮!”

    冠兮珠宝里的柜台上,狸猫们已经推了一坛灵酒出来,预备要跟祁瑶瑶推杯换盏。

    他们一个个身子不大,却十分社会,连着码出一字十几个杯子,豪气干云,纷纷说不醉不归。

    祁瑶瑶哭笑不得,正在这时接到了一个电话:“喂?”

    “师父,”季鸣霄在那边说,“白白醒了。”

    “这么快?”祁瑶瑶有些吃惊,“那我会尽快回来的,你先照看他一下,记得不要让他碰到日光。”

    新鬼还是很怕日光的,一不容易就会被灼伤。

    “好的,”季鸣霄答应到,“那您快点回来。”

    虽然自己是他的师父没错,但是叫“您”……祁瑶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季鸣霄怎么叫她她都觉得怪。

    她不自在的嗯了一声,直接挂断了电话。

    眼前凑过来三张毛茸茸的大头:“谁?”

    “姘头?”

    “小男朋友?”

    祁瑶瑶轻轻敲了他们一人一下,说:“说什么呢,这是你们以后的老板。”

    “我们以后的老板不是你吗?”狸猫们怀疑的看着她。

    “难道是?”

    “老板娘?”

    “老板娘是女的,你们真傻!”

    他们又开始吵吵嚷嚷,祁瑶瑶听得头疼,直接一甩袖,将他们都收进了自己的袖子里,走出店门。

    “别说了,我直接带你们去见他吧,反正之后不久就要用上你们了。”

    ——————————————————————————————

    下午,季家二楼的家庭影院里,阮特助对着沙发上的空气,尽职尽责的问:“白白想玩什么,我可以给他拿过来。”

    “他说不用,谢谢阮叔叔。”季鸣霄给他重复了一遍,怀疑的打量他,“你不是看不见吗?”

    “老板,我确实看不见。”阮特助点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

    “那你怎么知道白白在这的?”

    祁瑶瑶刚刚回来,闻言问他:“阮特助看不见什么?”

    季鸣霄说:“他明明看不见白白,却自从白白醒了,却每次都能找到白白去哪了,比我还快。”

    祁瑶瑶也好奇的望向阮特助。

    “也没什么,只是我一直跟着老板的视线方向寻找……”阮特助微微鞠躬,含蓄的彰显了一下自己的敬业,“然后偶然发现,白白动起来的时候会有一阵很细微的微风。”

    “阮叔叔一直这么厉害!以前他就能准确的猜中我想吃什么。”白白坐在沙发上,仰慕的给阮特助鼓掌。

    他外表看上去还是十分邪门,但是神智清明,性格也已经完全恢复了——不过他好像比以前内向了一点,祁瑶瑶发现他的笑容不如以前灿烂了。

    “阮叔叔这么厉害?”祁瑶瑶揉揉他,逗他说话。

    “是呀,”白白皱起鼻子,“他每次一发现我最想吃什么零食之后,就直接把它们拿走自己吃了。”

    季鸣霄:“……咳,这是我吩咐阮特助的,因为白白就喜欢趁我们不注意吃那种不健康的零食。”

    祁瑶瑶谴责了一下他们两个大男人联手欺负小孩子,又安慰白白:“没事,以后你想吃啥尽管吃,完全不用担心长胖或者蛀牙了。”

    “那……”白白想了想,犹犹豫豫的问:“我还能长大吗?”

    季鸣霄一愣。

    “刚刚哥哥跟我说的时候,也说我无论吃什么都可以……”白白自从醒过来,已经烦恼这个问题很久了。

    他怕自己永远长不大了,一边问一边努力眨着眼睛,试图把眼泪逼回去,“是因为我以后吃什么都不能长大了吗?”

    季鸣霄究竟是怎么跟白白解释的?

    祁瑶瑶轻轻把他抱起来,放到自己腿上,给他擦眼泪:“没有的事,以后你修为精深了,还能自如控制自己长什么样呢。”

    “到时候你是胖是瘦,年龄外貌,都可以随心变化。”

    “那我以后想长大就长大了?”白白听懂了,十分兴奋。

    “……是吧。”祁瑶瑶说,“我见过一直是个小孩子样子的鬼仆,也有老爷爷。只不过你真正的样子倒确实不会再变了。”

    “那这样还挺好的……”白白长出一口气,庆幸的看自己哥哥,小声说,“我以后还是可以帮哥哥的忙。”

    季鸣霄看着认真的白白,想说什么,最后还是郑重的承诺:“你会好好长大的。”

    哥会护着你,再也不让你遇到这种危险了。

    白白嗯了一声,突然说:“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唧唧叫……”

    祁瑶瑶突然想起:“啊!我忘了把狸猫们放出来了。”

    她轻轻一展袖子,放映厅里瞬间东倒西歪趴满了一地的狸猫!

    季鸣霄,阮特助:“……”

    白白睁大眼睛:“猫猫!”

    狸猫们在祁瑶瑶的袖子里摇晃了一路,被晃的晕头转向,都趴在地上蔫哒哒地不动弹。只有李老板一人修为不低,勉强保持了理智:“人、人类小孩!”

    不对,这明明是只厉鬼……不,鬼王吧!

    这汹涌到直冲天际的鬼气……李老板一翻白眼,选择再次晕了过去。

    “猫猫晕了……”白白为难的说到。

    “没事,他们过会儿就醒了。”祁瑶瑶叹了口气,心累的说道,“鸣霄,你抱着白白,我要拿玉出来。”

    季鸣霄嗯了一声:“行。”

    白白主动抱住哥哥,方便姐姐动作。祁瑶瑶拿出一块她挑选过的玉佩——这玉佩是一条鱼的式样,看上去十分精巧,更难得的是灵气莹润,几乎是狸猫们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她让白白闭眼,与眼前的玉佩互相感应,自己则闭目捏诀,催生出玉髓里的灵气。

    季鸣霄看见玉佩里缓缓飘出了一丝他从来没看到过的翠色絮状物,温柔的包裹住了白白,对面不远处,祁瑶瑶静静的闭着双眼,看上去几乎像睡着了。

    他心里突然涌起一丝不确定感,下意识伸出了手,想触碰到祁瑶瑶。

    “我这几天就一直念叨着要来看季柏,结果太忙了一直没来……”就在这时,家庭影院的门被人推开,陆怀安抱着一大束花和身边的季奶奶一起走了进来,“既然现在医生还在治疗,我就在这玩一会吧,奶奶别顾虑我啦——”

    他话音未落,就目瞪口呆的看到,放映厅的矮沙发上,有两个他这辈子都想不到会一起出现的人。

    季鸣霄,和一个女人!

    他还一脸深情!

    还正准备伸手摸那姑娘的脸!

    那姑娘眼睛还是闭上的!

    他,陆怀安,居然在有生之年——撞上了“那个”季鸣霄的恋爱现场?

    季奶奶在旁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停住了,他也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打扰,下意识退了一步。

    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腿被什么活着的东西抱住了。

    陆怀安僵硬的视线下移,与一只晕淘淘的狸猫面面相觑。

    狸猫:“?”

    陆怀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