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我,我可以 > 第7章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简单跟室友概括了一下:“吃饭,表白,没成,看电影。”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三星说:“你俩是要参演人类迷惑大赏?吃个饭就告白了,告完白还没成,然后还去看电影?“

    这么一说好像是没有什么逻辑,但事实真就是这么回事。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跟他们说,江以说要追我,说想和我认真的在一起,说我有什么不满意跟他说,他改。

    他们说我别说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看着宿舍里两只单身狗,一只刚分手,体贴的闭了麦,洗漱上床睡觉。

    然后没睡着。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给江以发消息戳他。

    来源长佩文学网()

    [cola:睡不着,好像是有点激动]

    江以过了七八分钟才回。

    来源长佩文学网()

    [江以:我也激动,刚刚趁着兴奋劲儿把活肝完了。你睡不着的话,我陪你啊]

    [cola:你你你,你撩我就撩彻底点,后半句话我要语音版!!!]

    江·有求必应·以秒回一条四秒的语音:“小可睡不着的话,我陪你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不行,四秒太短了,听不够啊!

    我想跟他说“太短了你这语音不够诚意”,结果刚打到“你”字,就手抖发出去了,还没等我补上后半句话,对面给我回了一个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表情。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赶紧打字:不是!我还没说完……

    字又没打完,江以一个微信电话打进来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手忙脚乱在床上翻出耳机戴上,接听。

    来源长佩文学网()

    听到那边带着几分笑意的声音:“小可,我觉得我可以证明,我不是。”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不是不是,我也不是,不是那意思,我……”

    “知道,逗你玩的。你要实在睡不着,我带你王者上分啊?我李白打得还不错。“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好啊好啊,我欣然答应。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江以没挂,直接连着麦进游戏。

    来源长佩文学网()

    等更新时,江以还在跟我说不太常玩,总掉段,等我登上游戏找到他一看,荣耀。

    来源长佩文学网()

    行叭。

    来源长佩文学网()

    多亏前两天刚肝到最强王者,不然我还不够格被带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刚上线,就收到室友的匹配组队邀请,我残忍拒绝,摘了一只耳机跟他们说:“我跟我准男朋友上分,没空不约嗷!”

    说完赶紧塞上耳机,不理他们的口吐芬芳。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耳机里江以重复了一句:“准男朋友?”

    “啊,对鸭,随时能转正的准男朋友。”

    江以低声笑了下:“挺好。”

    来源长佩文学网()

    江以玩李白的话,那我就玩瑶吧。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平时是常玩射手,不过辅助我也会。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但没想到刚开局就被队友骂了。

    队友在公屏里疯狂输出。

    [公孙离:辅助呢?辅助过来啊!辅助跟打野干什么!辅助你会不会玩?辅助你菜鸡吗?]

    他一句一个“辅助”,差点没给我看出“文字恐惧症”。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没搭理他,继续紧紧跟着李白打野。

    江以也看到了,他冷哼一声,转头逮住一个对面的典韦,跟我说:“准备补他。”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李白一波输出,典韦剩一丝血线,我一技能收了个人头,拿下首杀。

    来源长佩文学网()

    然后我看到公屏里——

    [李白:说谁菜鸡?]

    江以没再理他,跟我说:“叫声哥哥,下个人头也是你的。”

    又开始了又开始了。

    又到了这个我最喜欢的狂撩环节了。

    但他说话的太过猖狂。

    “哥哥你挺撩啊,但也挺狂啊,说不定下个人头我能抢到呢。”

    那边江以很明显的笑出气声,我看到李白的角色停下打野,绕着我走了一圈,好像在说:就这?就这?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giao!!!

    这是嘲讽,赤裸裸的嘲讽!

    来源长佩文学网()

    然后我一个辅助开始跟打野抢人头。

    最后李白轻松拿下二杀,我差点给对面送个头。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扯下脸皮扔在地上摩擦:“你骗我!你说我叫哥哥人头就是我的!我刚刚明明叫你哥哥了,你还抢我人头!我不跟你了,我去下路找小菜鸡去!”

    我的瑶说走就走,飘飘悠悠就要去下路。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李白赶紧跟上来:“我错了我不该,我不对我有罪!”

    我俩这边还没掰扯清楚,我的瑶飘过一个草丛,李白在后面跟过来。

    来源长佩文学网()

    “小可别跑了,好像有人。”

    江以那边话音未落,我已经躺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然后我看着瑶的尸体被对方三个无情践踏。

    对,三个!

    我敲里吗哦!!!对面草里蹲他mua三个人,你们是在斗地主吗?

    “给你报仇。”

    江以一边说着,我看着李白一波极限操作打了个一换二,然后躺我旁边跟我一起回城来了。

    因为这边我俩双双毙命,我们的沙币队友公孙离在公屏里更嚣张了,一口一个菜哔。

    来源长佩文学网()

    “小可我们不理他,哥哥带你去找那三个报仇。”

    事实证明,跟(准)男朋友打游戏,比跟室友开黑时不时“队友祭天法力无边”要快落的多。

    尤其是江以的李白操作贼溜,走位还十分风骚,我的瑶骑着李白一晚上打下来,直接加了十多星。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哥,你这李白太溜了,你跟我说你不常玩?我不信!”

    来源长佩文学网()

    “前段时间赶工,确实是不怎么玩,一直掉段,国服都掉出来了。”

    “……”行叭行叭!

    大佬的世界,是我不配。

    来源长佩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