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书盟 > 玄幻小说 > 天空 > 第6章
    顾洲和李艺在一家肯德基店打工,收拾桌子,炸鸡等等什么都要干,脏活更是躲不过。

    两人现在在收拾垃圾桶,顾洲的袋子漏了个眼,可乐像水似的哗哗的往出淌,全流到他腿上,脚上。

    “妈的。”顾洲骂了句。

    李艺看到大笑,接着磕碜他,“这是你宝贝在家偷着骂你呢吧。”

    “你放屁呢,我宝贝从来不骂人,我宝贝乖着呢,要多乖有多乖,你知道个粑粑,净瞎几把哔哔。”

    “我就说了一句,你这架势跟我放枪呢,说句话都能臭死人,真不愿意理你。”

    “不理就不理,我宝贝理我就行,你算个啥。”

    来源长佩文学网()

    “好好好,我啥也不是,找你宝贝去吧。”

    顾洲坏笑,“你是不是没宝贝看我眼红啊,我看你也是挺可怜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李艺翻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得了,咱学校不有个学姐追你嘛,我要是告诉你那个宝贝,你说他会不会伤心死?”

    他吓唬顾洲。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要是敢说,我就把你脑袋揪下来,什么学姐不学姐的,我都跟她明明白白的说我有宝贝了,还追什么追。”

    来源长佩文学网()

    “你说不追就不追啊,人家听你的吗,我有点可怜你的小宝贝了呢。”

    “你能不能不烦我,他有什么好可怜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怎么不可怜,他一个小瞎子离了你能干什么,看他样子挺怕你不要他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想了想,“他可能只是怕我离开他。”

    “从小时候我们就在一起,一起上学,一起玩,我一直保护他,后来他被人笑话的连屋也不敢出,学也不上了,那时候他可怜的像个小狗一样,他对我只是依赖。”

    李艺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感觉不到他爱我。”

    来源长佩文学网()

    “what?你逗我玩呢?人家小瞎子都让你睡了,你还说不爱你?说的什么鬼话?”

    顾洲深吸一口气,斜眼看他。

    李艺缩了缩脖子,小声说,“我看他也不像是随便跟人睡的样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呵,他想又能怎么样?出的去屋子吗?在家都磕墙呢。”

    李艺无奈的说:“那你怎么想的,过几年就分手?”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沉思一会儿,“不会分手,走一步看一步吧。”

    “你较个什么劲啊,不管他爱不爱,在你身边就行了呗。”

    顾洲嗤笑一声,“你应该找个对象了,如果你付出了全部的爱,但是对方却并不爱你,只是依赖,或者是没办法找别人,你会怎么想?你还能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吗?”

    “人只要付出了就想要回报,没有回报的话,凭什么白白付出,浪费时间。”

    李艺点点头,“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你可别生气。”

    顾洲口气恶劣,“生气,别说了。”

    “你......,好吧,干活吧。”

    来源长佩文学网()

    “其实我还是想问,时间长了的话,你会不会腻啊?”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拎袋子的动作一滞,只回答说,“我爱他。”

    李艺愣住,片刻以后笑着说:“完了,那我没机会了,本来还想跟你将就将就呢,我还是找别人吧。”

    顾洲拎着垃圾袋就往外走,“你晚了,没机会了。”

    李艺在背后大声问他:“今晚去酒吧吗,算了,你不会去的,你还得给你宝贝买活动呢。”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扔下一句,“知道还问。”

    出去倒垃圾了。

    下班以后,李艺顾洲分道扬镳,顾洲带了几块炸鸡,又去买了果冻,薯条,棒棒糖一堆吃的,宝贝还不得开心死。

    “宝贝我回来了。”顾洲在门口换鞋。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屋里一片黑暗,没有开灯,只有月光投进屋里的影子。

    来源长佩文学网()

    陈凡猫一样的声音,小小的叫“顾洲,顾洲。”

    顾洲没开灯,把吃的放在沙发上,凭着感觉摸向陈凡,把他搂紧怀里,“自己在家乖不乖啊,怎么不看动画片,为什么闭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每天晚上,只要不是非要用灯,顾洲就不会开灯,他要陪着他的宝贝瞎子。

    陈凡任他搂着,也不怕热,小脑袋一直蹭他的肩膀,顾洲觉得他上辈子铁定是猫,无疑了。

    “不想看了。”他没有说是因为省电,他知道顾洲赚钱不容易,他想省一点钱。

    “一个人在家是不是特别无聊啊。”顾洲抬起陈凡的小脑袋,在他脸上来回亲,他皮肤特别好,滑滑嫩嫩,让人很想c,亲不够似的亲。

    陈凡睁着眼睛,不时的眨一眨,感受着顾洲的嘴唇,好暖。

    “嗯,不知道干什么好,我要是能出去赚钱多好。”

    顾洲打横抱起他,走进卧室,把他放到床上,顺势压在他身上,嘴唇对着嘴唇,喷着热气,“你赚什么钱,给我好好在家待着,嫌我养不起你了吗。”

    来源长佩文学网()

    “没......没有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声音沙哑,亲吻他的耳朵,不时舔一舔,“那你什么意思。”

    陈凡“嗯”了一声,被顾洲弄的控制不住的呻吟。

    来源长佩文学网()

    “我......我想......想帮你的。”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脱下他的短袖,抚摸他光滑的皮肤,笑着说,“那你帮帮我吧。”

    陈凡知道他什么意思,他感觉他那里顶住了他的腿,想起白天李艺对自己说的话,他犹豫的伸出手,放在顾洲的裤子上,拉开拉链,抖抖嗖嗖的摸着那里。

    顾洲瞬间火起,想不得别的了,大声在他耳边喘息着,“宝贝我爱死你了。”

    “你脖子怎么这么细,这么香,这么滑。”

    来源长佩文学网()

    陈凡被他舔的好痒好痒。

    顾洲脱下他的裤子,问他疼不疼,他磕磕巴巴的说不疼,便引来一顿恶意伤害。

    他觉得自己要被折磨疯了,每次都是天堂地狱来回漂,他好喜欢顾洲啊,不论他长什么样子,他都喜欢。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环着顾洲的脖子,****的轻轻吻着他的嘴唇。

    来源长佩文学网()

    一场暴风雨停歇之后,顾洲给他擦擦身,拿了回来时买的吃的给陈凡。

    来源长佩文学网()

    他扒开一个果冻,蹲在地上,陈凡盖着小被子侧身躺着对着他,“宝贝张嘴,张嘴阿。”

    陈凡听话的张开嘴,他闻到果冻的味道了。

    来源长佩文学网()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喂进他嘴里,“好吃吗?宝贝。”

    陈凡红潮还未褪尽,圆圆的眼睛带着一点泪光,乖巧的笑着说,“好吃。”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觉得他这个样子可爱极了,不接着c不行a,但是还要忍住,他的宝贝肿了,嘟囔着说疼。

    “那让我尝尝什么味的。”顾洲的舌头把他嘴里的果冻全部卷进自己嘴里,然后吧唧吧唧嘴,“宝贝可真甜。”

    陈凡的小孩更红了,闭着眼睛说,“我会一直甜的,你也要一直亲我啊,不能松开。”

    来源长佩文学网()

    顾洲开心极了,“好,一辈子不松开。”说完就开始了一辈子其中一部分的亲,正是当下。

    来源长佩文学网()